首頁 » 情感 » 口述:妻子和父母反目成仇我受夾板氣

口述:妻子和父母反目成仇我受夾板氣

  導語:妻子與父母的矛盾愈演愈烈,日子過得愈發堵心。我該怎麼辦?是自己太懦弱,縱容老婆這樣放肆?還是父母太過分,沒有盡到應盡的責任?誰能給我指條明路?

  孩子出生 硝煙瀰漫

  最近,因為妻子妍妍跟我父母之間的矛盾,日子過得愈發堵心。我夾在中間左右為難,舉步維艱。這樣的局面始終無法打開,雙方的怨恨也越積越深,我不知該如何解決,請求大家的幫助。

  事情是這樣的。今年4月,妍妍給我生了個大胖兒子。月子里,我爸媽一直跟我們同住,幫忙伺候妍妍和孩子,但因為我媽身體不好,有腦梗死後遺症,做起活來不是那麼得心應手,所以我和妍妍還請了一位月嫂。即便如此,父母和妍妍之間還是不可避免地發生了衝突。月子結束后,月嫂離開的第四天,矛盾集中爆發,妍妍和我父母大鬧一場。盛怒之下,父親索性帶着母親回了自家。萬般無奈,我只得緊急找來一個保姆,幫忙應付日常生活。如此情形一直維持到現在,不僅毫無改觀,反而每況愈下。

  介紹一下月子里的矛盾。先說父母對妍妍的不滿:第一,有一次父母的同事晚上過來看望孩子,人家提着大包小包的禮品,好心好意地上門,可妍妍卻以夜裡不能看小孩為由(據說是她娘家的規矩)拒絕開門。同事尷尬不已,父母羞憤難當。第二,月嫂跟妍妍的相處也不和睦,她們在照顧孩子上常發生分歧,雖沒有大的衝突,但磕磕絆絆時有發生。妍妍曾想換掉月嫂,月嫂在我父親面前告狀,為此,我父親認為妍妍不好伺候,吹毛求疵。

  再說說妍妍對我父母的抱怨:第一,幹活不利索(月嫂是個兩面派,在我父母面前說妍妍的壞話,在妍妍面前說我父母的壞話)。月嫂跟妍妍訴苦,說讓我父母買某種月子餐食材,而他們總當做耳旁風,推三阻四,最後乾脆忘了。第二,照顧不用心。我父母喜歡跟鄰居聊天,好幾次在客廳里和別人談得雲天霧地,卻忘了家中還有個需要照顧的產婦,做不到關懷備至、噓寒問暖。

  其實,我對妍妍也有意見。大多數女人坐月子時都是跟月嫂同住一個房間,照顧孩子會方便許多。可妍妍偏不,非要我跟她同住。夜裡有事,她就打電話把睡在另一個房間的月嫂叫過來。為了避嫌,我還得穿衣起床,跟着一通忙亂。我的工作時間比較特殊,三班倒,可妍妍才不管我是否剛下夜班,隨時隨地把我叫醒,還儘是些端尿盆、關窗戶之類的小事。對此,我非常反感,曾多次向父母抱怨。父母也都附和我的意見,覺得妍妍太不懂事。

  還有,月子里有那麼幾天,月嫂因為家中有事要請假。妍妍不肯讓我父母沾手孩子的事務,不是打電話叫來我岳母,就是請她的三大姑四大姨幫忙。她總覺得我父母笨、懶,怕他們會“傷害”孩子(這是妍妍的原話)。我心裡憋屈極了,天下哪有不疼孫子的爺爺奶奶,她這麼疏遠我的父母,讓我在情感上無法接受。

  積怨已久 孽根深種

  也許有人會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些矛盾應該是由來已久吧?的確如此。

  妍妍和我父母的“梁子”在她剛懷孕時便已結下。懷孕后不久,妍妍見了紅,在醫院裡保胎一周,之後回家休養。在我的請求下,我父母過來照顧。起初,妍妍嫌棄我媽做飯不好吃,可憑良心說,按照她的要求,頂級廚師也烹調不出好味道。妍妍不吃蔥不吃蒜,不讓放這個不許放那個,飯菜的味道怎能好得了?大概過了一個月,妍妍又跟我商量,想把我父母趕走,把她媽接過來伺候。我不同意。事後,我把我媽叫到陽台上,原本是囑咐她幾句,讓她做飯盡量可口些,讓妍妍吃得開心些。可妍妍卻以為我們是背着她說她的壞話,氣勢洶洶地追過來,指着我的鼻子罵:“嫁給你,我真是後悔死了,你們一家子都不是好東西……”然後,妍妍給她媽打電話,說要回娘家,不大一會兒,我那唯恐天下不亂的岳母大人就來了,不是勸和,而是幫着女兒收拾行李。十分鐘后,兩人冷着臉揚長而去。

  妍妍在娘家一待就是三個月,因為她走得太無禮,我也帶着氣,所以並不常去看望。偶爾去的那幾次,妍妍也都是冷着臉,提着嗓,說些極傷感情的話。我們的交流多是通過微信,即便在那裡,她的語氣也總是透着狠,經常拿墮胎來威脅我。

  有一次,我們在微信里吵得厲害,我實在受不了,說了幾句難聽話后直接關機。因為心情不好,我沒有回家,約了個朋友出去喝酒。其間,妍妍打電話到我家,沒人接,她便帶着她媽找到我父母家,跟我父母發飆。話說妍妍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女性,卻躺在地上打滾耍賴,說什麼“死也要死在你們家,讓你們一家人不得安寧……”我父親一直試圖跟她溝通,搞清楚事情緣由,她便信口開河,說我夜不歸宿,在外面找野女人等。我爸氣極,當著她和她媽的面表態:“要是少峰真那樣,我打斷他的腿。”最後,妍妍非讓我媽陪她去我家找我,我爸不同意,她就使勁拽着我媽的胳膊往外拉,卻又被我爸將我媽給拽了回來。妍妍站在樓道里大嚷:“我倒了八輩子血霉,碰見你們這樣一家子!”當晚,我跟朋友在外面喝到十點多,回到家時,妍妍正和她媽在門口等着。一見面,自然又是一番惡鬥,然後,妍妍再次回了娘家。

  這次衝突后,我父母跟妍妍的關係急劇惡化,我和她的冷戰期也越拉越長。大概過了一個月,妍妍的哥哥打電話找我,約我出來談談。見面之後,哥哥勸我主動聯繫妍妍,說夫妻吵架別太當真,何況還有了孩子。我聽了哥哥的話,第二天就主動給妍妍發去信息,可能是哥哥也勸過她,妍妍的態度好了許多。第三天晚上,我下班回家,推門一看,妍妍居然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兩人就此和好。

  新仇舊恨 積重難返

  之後,我帶着妍妍,提着水果去父母家賠禮道歉(當然,是在我連哄帶騙、威逼利誘下),也是我父母太較真兒,事情過去了,不提也就算了,可我父親偏偏拿當初誰對誰錯的問題質問妍妍,妍妍也不是忍氣吞聲的人,雙方又爭執起來,是我費了老鼻子勁兒,才最終換得和解的局面。

  這所有的一切讓怨恨在我和妍妍、我父母和她父母心中種下了根。大家都在忍,都在等,直到孩子出生后,矛盾終於激化到臨界點,然後,撕破臉皮。

  這裡具體說下那天戰爭爆發的細節。前面說過,月嫂已經離家,事務一下子顯得繁雜而忙亂。因為一件小事,我跟妍妍拌了幾句嘴,便隨口讓她“滾”。妍妍勃然大怒:“滾就滾,我本來就不願意在這個家裡待。”說完,她抱着孩子就往外走。當時我父母都在,我媽就上前攔住妍妍不讓她走,我爸氣憤不已,在旁邊衝著我媽喊:“別攔着,讓她走!”這下可捅了馬蜂窩,妍妍立刻就給她媽打電話:“我公公和我丈夫都讓我滾,你快來接我。”

  隨後,妍妍開始收拾行李,並向我討要她的工資卡(平日家裡由我管賬)。如願后,她反鎖房門,在卧室里等待她媽的到來。不久后,妍妍的媽媽和弟弟一起來了。妍妍提着行李就要出門,我出來勸慰,岳母和小舅子也一起開勸。妍妍說不走也行,但我父母必須給她道歉。說實話,我也想讓大家當面鑼對面鼓地把事情說清楚,藏在心裡有弊無利。當著所有人的面,妍妍開始質問我父母:“我懷孕時沒讓你們照顧吧?請月嫂的錢也沒讓你們出吧?房子也沒讓你們買吧?(我們住的房子是父親當年的舊房,戶主仍是他,但他正在辦理過戶一事)憑什麼你們還要這樣對我?”我父親被氣得渾身發抖,當即摔門而去,連行李都不要了。

  從那之後,雙方陷入老死不相往來的局面,甚至孩子百天時,我父母都沒來看望。其間我曾多次去父母家調解,說要帶着妍妍和孩子過來賠禮道歉,但我父親堅決不肯再讓妍妍登門。妍妍的脾氣也是越來越暴,除了罵我,也罵我的父母,是那種恨極了的罵。我向岳父母求救,希望他們能勸解妍妍,可岳父母也站在妍妍一邊,反將我一通指責。我知道,在他們心中,妍妍是完美的女兒,只有別人犯錯,他們的女兒永遠是對的。可他們不知道,正是他們的寵溺,才讓妍妍有了今天的驕縱。

  我該怎麼辦?是自己太懦弱,縱容老婆這樣放肆?還是父母太過分,沒有盡到應盡的責任?誰能給我指條明路?

  回復

  在處理婆媳關係(公媳關係也一樣)的問題上,我覺得核心人物是丈夫。男人一定要強而有力,像一堵牆,成為雙方的支撐。同時,也要將雙方的情緒堵住,避免負面情緒穿牆而過。最糟糕的是,通過男人的口將他們的話傳給對方,在這方面,個人認為少峰的做法極欠考慮,不僅將自己對妻子的不滿告訴父母,而且將父母對妻子的情緒告訴妻子,此種行為只會導致矛盾的激化,仇恨的升級。

  另外,作為兒子、丈夫要發揮自己的作用,當好父母和妻子的“滅火器”。當雙方發生矛盾時,第一,不要置之不理,任由矛盾蔓延發展,也不要輕易評論誰對誰錯,而是給雙方的情緒“降溫”,積極調解。第二,不能兩邊挑刺,把父母和妻子各打五十大板,必要的時候還要自我犧牲,既要替妻子承擔責任,又要替父母承擔責任。文章來源:東方今報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