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一張房產證讓我看透眾人心
ohwologo5.png

口述:一張房產證讓我看透眾人心



  導語:一張房產證讓我看透了所有人的心,對於那些不值得珍惜和留戀的人,相忘於天涯才是最佳選擇。

  昔時玩伴 今日愛侶

  我和男友志明是同鄉,自小相識,後來因為學業和工作而分別十幾年,再見時便是去年“五一”。見面純屬巧合,我去一個舊友家取東西,恰巧志明就住在隔壁,在朋友的特意安排下,三人一起吃了頓飯,聊了會兒天。不得不說,那天聊得相當愉快,我和志明都對彼此有了點兒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志明開始追我,攻勢猛烈。志明在鄭州上班,我在老家工作。“五一”假期結束后,他回到鄭州,熱情不減反增,每天至少五六通電話,數十條短信,對我噓寒問暖、關懷備至。為了證明真心,志明還特意在胳膊上文上我的名字。鑒於他的誠意,我接受了這份感情,一個半月後,我和志明確定戀愛關係。

  女人總是少點兒安全感,為了讓自己安心,也為了試探志明的真誠,我要求志明在老家買套新房,志明二話不說,立刻請假歸來,短短一周就辦完所有相關手續。老家的房並不貴,120平方米,11萬元的首付,25萬元的貸款,一年後交房,作為婚房再合適不過。可是,也正是因為這套房,在我和志明的感情之路上埋下了定時炸彈,使得今天的我們遍體鱗傷。

  新房買下后,我對志明的心更加篤定,於是,我辭去老家的工作,趕赴鄭州陪伴他。同居的日子很美好,兩人甜蜜恩愛,琴瑟和鳴。一度,我曾天真地以為,我們的幸福和快樂會永遠地延續下去,沒有盡頭……

  爭吵是從辦理房產證時開始的。在開發商要求志明提供相關證件時,我就告訴他,房產證上要寫我們兩人的名字。志明毫不猶豫地點了頭。出於慎重,我建議志明將此事告訴他媽媽,畢竟房子是大事,需要家長知情。志明躊躇半晌,認為瞞着媽媽更為穩妥。可他越是這樣,我就越想讓他告訴母親,我和他是光明正大的男女朋友,房產證上加名字也是名正言順,何必偷偷摸摸?在我的要求下,志明終於將事情告知他媽,而志明媽媽聽后大發雷霆,她態度強硬地斥責兒子:“你怎麼知道你和嬌嬌將來一定會結婚?萬一分了手,房子怎麼處理?”志明捺着性子跟媽媽解釋:“正是因為一定會結婚,才會買下這套房。”

  可任憑志明怎樣做工作,如何說好話,志明媽媽就是不買賬,堅決不同意加上我的名字。再多說幾句,她就發了狠:“如果非要加上嬌嬌的名字,那以後你們的所有事情我都不再管,而且還要做個公證,證明那11萬元的首付里有我的4萬元。”聽到這話,我的氣就不打一處來,其實志明的家庭條件並不好,他的爸爸媽媽早年離婚,他跟着媽媽過,家裡一窮二白,要啥沒啥。就說這套房子吧,也不過是付了個首付,居然就牛成這樣。而我,獨生女,父親做生意,母親是公務員,自己的工作待遇也不錯。這麼說吧,跟志明在一起后,兩人的生活支出大部分都是我在負擔,就沖這一點,志明媽媽憑什麼跟我斤斤計較?

  加名不成 感情生隙

  還有一件事,讓我更覺自己占理。志明是我的初戀,但我卻不是志明的初戀,在我之前,他曾有過三次戀愛,而且不知是什麼原因,他還患有一種性病——皰疹,至今也未痊癒。一個女人需要多大的胸懷才能寬容和理解這種事?志明媽媽難道不該為兒子的錯誤承擔些許責任?有次實在忍不住氣,我在電話里跟志明媽媽挑明此事,她居然絲毫不以為意:“男人有點兒花花事再正常不過,你莫把燒火棍當做大槍扛!”

  還有一回,志明媽媽當面質問我,說從來沒見過兒子的工資,是不是都被我拿去買衣服了?我氣得七竅生煙,志明每月工資三千多元,拿去兩千元還房貸,剩下的那點兒錢還不夠交房租,家裡的水電氣暖都是我在承擔,真不知志明媽媽哪兒來的底氣,居然敢說我吃閑飯。

  生氣歸生氣,問題還是要解決的。考慮到交完首付后,志明和他媽媽已經捉襟見肘,我父母打算幫忙裝修房子,如此一來,房產證上加名字一事也許會更加順理成章。可志明媽媽還是不肯讓步,為了斷掉我的念想,她甚至放言:以後的房貸不用我管,裝修也不用我操心。總之,房子跟我一毛錢關係也沒有。

  我知道志明媽媽的真實想法,她是擔心我和志明走不到結婚那一步(或者是即便結了婚,某日我會主動提出離婚),那房子就會被我白白分走一半。可是,她有沒有想過我的處境,如果只寫志明的名字,那房子便是他的婚前財產,根據《新婚姻法》,即便我們結婚,該房也跟我沒有關係。倘若將來志明出軌,我豈不是一無所有?志明媽媽這樣算計我,我又何必跟着她的兒子浪費青春?我可不想將來年老色衰時被人掃地出門。

  原本我父母對志明一家的印象還不錯,但因為這件事,他們也都有了意見,我媽說:“你這婆婆是不是腦子有問題?還沒結婚就想着離婚。如果她還如此堅持,這個婚不結也罷。”同樣是因為這件事,我和志明的關係也有了嫌隙,雖然他還試圖回到從前,可兩人都知道,有些東西不一樣了。有次我們拌嘴,志明居然打電話向他媽訴苦(這個笨蛋,明知道我和他媽媽水火不容,卻偏偏還要火上加油),你們猜他媽怎麼說,她勸兒子跟我分手,然後去鄉下找個女人:“城裡的女孩子你‘把’不住,找個農村老婆,麵糰一樣揉捏,想圓就圓,想扁就扁……”

  新仇舊恨 積重難返

  也許有人會說,談不攏就分手唄,我不是沒有這個想法,可是雖然志明媽媽自私刻薄,但志明待我還好,再加上自己在鄭州的工作還有半年才滿合同期。所以,我的打算是,等工作時限一結束,立刻回老家,到時再決定我和志明的感情去向——說得來自然好,說不來就分手。我媽也一再勸我:“憑你的條件,到哪裡找不到比他強的人?現在倒好,他媽媽還以為你上趕着求他!”

  也就是本着這種想法,我沒再提房產證一事。可是到了8月,事情又有新變故。志明有個姐姐(當年父母離婚時跟了爸爸),早年嫁作人婦,但流年不利,姐夫的生意出了問題,需要向銀行貸款進行資金周轉。大家都知道,貸款是需要擔保人的,他們便把主意打到志明身上(別的親友都不肯幫忙,而志明的父母都已年過六十,按照相關規定,不能再做擔保人)。在志明姐姐的眼淚攻勢下,志明媽媽居然同意了這個匪夷所思的要求,而且,為了讓女兒貸到更大數額的款項,一向對我不感冒的她,居然主動提出讓我和志明先領取結婚證(據說,夫妻身份的擔保在貸款時更有說服力)。

  我是真服了,天下還有這樣的母親,竟厚此薄彼到如此地步。為了女兒,不惜讓兒子兒媳背上沉重的債務負擔,將來她的女兒還不上貸款,那我和志明豈不是成了徹頭徹尾的冤大頭?志明倒是深以為然,他覺得新房的房產證還沒辦成,如果我們在此之前領取結婚證,那套房子自然就成了夫妻的婚後財產和共同財產,加不加名字也就無所謂了,皆大歡喜。可我想不通,憑什麼好日子還沒開始就成了“准債務人”,30萬元的貸款,如果不能如期返還,我和志明拿什麼去賠?

  我不同意貸款,志明媽媽便有了嫌棄我的理由,她每天給志明打兩通電話,話里話外都在指責我的“自私”:“如果嬌嬌是真心對你好,真心跟你過日子,為啥連這點兒委屈都受不了?她眼裡只有錢,只有房子,但凡讓她承擔點兒責任,她就不幹了。”在媽媽的教唆下,志明也對我漸生怨氣,三天兩頭找茬兒吵架,前天,幾句爭執后他居然主動提到分手:“我媽說得對,你壓根兒就沒想跟我同甘共苦,這樣的感情不要也罷!”

  這是志明第一次對我提分手,當然,我不會給他第二次機會。當天下午,趁着志明上班的時間,我叫了搬家公司,將行李搬到公司宿舍。分手就分手,這樣自私陰損的准婆婆,這樣不明事理的男友,對於他們,一絲一毫的留戀都是多餘的。

  兩天來,志明只給我打了一通電話,聽了我的想法后,他竟然沒有一句挽留,或許我的離開正中他和他媽媽的下懷。也好,一張房產證讓我看透了所有人的心,對於那些不值得珍惜和留戀的人,相忘於天涯才是最佳選擇。

  回復

  女性要求在配偶的房產證上加上自己的名字,原本也有她們的道理:現在年輕貌美隨了你,將來人老珠黃時被你一腳蹬掉,豈不是哭天無淚、入地無門?這種顧慮說到底還是一個安全感缺失的問題。但作為女性,千萬記得這句話:安全感最好自己給自己,從別人那裡討來的一切都不可靠,隨時都有被收回的可能。所以,千萬別將結婚當做尋找一張永久飯票,並抱着這樣的心思非要在房產證上加上自己的名字,或者試圖通過這個名字來拴住對方,如此反而更易出現過不到頭的婚姻。文章來源:東方今報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