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吵架之後男友竟把家裡的鎖換了

口述:吵架之後男友竟把家裡的鎖換了

  導語:“鎖,怎麼回事。”“換了。”我笑,笑得哭出眼淚。一吵架就換鎖,原來就是司徒海濤的規定動作。我算什麼,白吃白住白睡的三陪女?所謂的愛,經不起任何考驗。

  我拿着鑰匙,愣愣的站在走廊。這是我和司徒海濤合租的屋子,為什麼拿着對的鑰匙都打不開門?保安剛才來過,他擔心的問:“司徒太太,你還好吧?”在物業管理那兒,司徒海濤是登記人。所以,我被理所當然的稱為司徒太太。有實無名的身份,旁人不知道——自己,又豈會搞不清楚呢?

  這不,我這個冒牌的司徒太太無家可歸、無門可進。只是和司徒海濤小吵了幾句,我剛好要到臨縣出差。前後就三天光陰,怎麼就像隔世為人般恍惚不可終日?這讓我想起,剛開始同居的一件事:那次,我只是離開一個晚上。回來時候,也開不了門。司徒錦濤解釋:“鎖壞了。”

  當時,我也是半信半疑。大半夜的,還能找來修鎖師傅?可是質量最好的名牌鋼門,鎖哪有這麼容易壞掉呢?我曾經齷齪地認為:“司徒海濤在防我。”防我有意義嗎?屋子裡,還有我大量的私人物品。屬於司徒海濤的、最值錢的,就是他的那幾張卡。我又不知道密碼,拿不了他一分一毫啊。

  哦?難道把家裡的沙發、大櫃搬走!我沒這個閑工夫,也太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後來,磨合著也算關係融洽。很快的,我忽略了這層顧慮。司徒海濤沒有提,兩人在一起也別計較太多。可生活畢竟是真實而瑣碎的,司徒海濤身上的陋習怎麼藏也藏不住。我不由得不考慮,是否換個男人?

  相罵無好口,相打無好手。我這麼弱不禁風,打架是很傻的事兒。司徒海濤不和我鬧,直接上來就是冷戰。我對他無計可施,於是甩下一句話:“我出差了。”然後,匆匆忙忙出門。好像,還能聽到司徒海濤在背後吼道:“走,走了就別回來。”我這是公事好嗎?天寒地凍的,誰想往外跑。

  得,我拖着行李箱在走廊走來走去。司徒海濤的電話關機,他在哪裡與誰在一起我無從知道。我也想弄個明白,咱們之間就這麼玩完啦?思前想後的,時間一分一秒的飛逝而過。聽到沉重的腳步聲音,既熟悉又陌生。他回來了,多少個夜晚我等着他。再見面,我能說什麼?“你怎麼在這裡?”

  我無法回答司徒海濤的問題,我不該在這裡嗎?這是我的家!“鎖,怎麼回事。”“換了。”我笑,笑得哭出眼淚。一吵架就換鎖,原來就是司徒海濤的規定動作。我算什麼,白吃白住白睡的三陪女?所謂的愛,經不起任何考驗。任何風吹雨打,不由分說的尷尬現形。“恩,我來和你分手的!”……

  文章來源(飄雨桐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