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網戀男友說我總提結婚很煩

口述:網戀男友說我總提結婚很煩

  導語:他去了哪裡?去幹什麼?我一無所知。他就這樣走了,忘了他曾經許下的“愛我一生一世”的諾言,忘了我全心的付出,把我一個人留在了這個充滿傷心回憶的地方,以如此絕情、不留任何餘地的方式結束了我們的感情。

  為他動心 為愛犧牲

  24歲之前,我的人生一帆風順,大學畢業后,我回到老家,又順利找到一份穩定且薪水不錯的工作。24歲那年,熱心的親戚給我介紹了一名官二代,他叫迪楠,年齡與我相當。交往了兩三個月後,我發現他是個十足的啃老族,且以此為榮。之後進一步了解,我又發現他脾氣暴躁,心眼特小。這與我想象中的另一半相差甚遠,我不願把自己的一生託付給這樣一個不靠譜的男人,於是,果斷地提出分手,可迪楠不同意。我以為疼愛我的父母會支持我的決定,可卻從他們的眼神中看到從未有過的失望。之後一邊是爸媽反覆做我的工作,希望我改變主意,一邊是迪楠糾纏不休。我原本快樂而平靜的生活頓時處於混亂狀態。

  和慕濤就是這時通過同學介紹在網上認識的,同學稱他是“知心大叔”,說大叔其實有些言過其實,他比我們只大五六歲,但真的很會開解人,聊過幾次后,我就將自己的煩惱告訴了他,他很認真地幫我分析,給我安慰,每次與他聊過之後,我的心情都會好上幾分。而且他還很有耐心,有一次,我又被爸媽訓斥,情緒低落,他一直安慰我,陪我聊天直到深夜。不知不覺中,我對他產生了一種依賴,有事沒事都想跟他聊上幾句。

  後來,我們見面了,慕濤談不上帥氣,可是人很精神,再加上他的溫柔、體貼,讓我的心不由得又向他靠近了一分。連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第二次見面,我就主動向他表白了。現在回想,這似乎是我這二十多年來最大膽的一次。慕濤似乎驚住了,目不轉睛地盯着我,卻一語不發。當我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僵硬的時候,他卻突然牽起了我的手,半真半假地說:“你怎麼搶了我的台詞。”我不確信地看着他,他笑着點了點頭,霎時,快要跌落谷底的心一下子又飛上了雲端。

  我和慕濤戀愛了。因為相隔兩地,我們不方便天天見面,但我們的戀情還是通過電話和QQ飛速升溫。只是偶爾想到相隔兩地,我也會情緒低落,所以當慕濤提出讓我去他那裡,說只有這樣我們才能長相廝守時,沉浸在熱戀中的我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這個決定遭到了我家人的強烈反對,他們不只是不贊成我去慕濤那兒,而是根本就不同意我和慕濤交往。他們認為這段感情太縹緲,我和慕濤一共只見了那麼幾次,根本不了解他的底細。我承認,家人的擔心不無道理,可之前他們讓我選擇迪楠已讓我有了心結,覺得他們的眼光也不怎麼樣。

  我堅持要為愛飛蛾撲火,根本聽不進他們的任何勸告,鐵了心只想儘快到慕濤身邊,再也不用聽家人的嘮叨,再也不用被迪楠糾纏。至於那份被許多人羨慕的工作,我毫不猶豫地就辭了。為了愛情,作出這點犧牲,我覺得是值得的。

  幸福短暫 步步退讓

  就這樣,不顧所有人的反對,我毅然決然地追隨慕濤來到他工作的城市。頭一年,我和慕濤過得還算愉快。那時候,他對我不錯,很包容我。記得初來的時候,我沒找到合適的工作,心情十分低落,他安慰我:“別擔心,就算一輩子找不到工作也不要緊,我養你。”那份真誠和擔當讓我覺得很安心、很溫暖。有時候,我因思念父母卻又沒法與他們和解而感到傷心,他總是表現得比我還難過,一個勁兒地自責,說都是因為他,才讓我背井離鄉,得不到家人的理解。每當這時,我就特別感動,覺得自己的付出沒有白費。後來,我找到了工作,每天早上他都會把我送到公交站台,直到我坐上車,他才會轉身離去。有時我下班晚,他擔心我路上不安全,就不辭辛苦地去接我。

  可幸福的日子不過才一年,慕濤對我的感情就漸漸淡下來,不再遷就、忍讓。不論什麼事情,只要我和他有不同觀點,他就會大發脾氣,繼而爭吵起來。吵得狠了,他就摔門而去,然後一連兩三天與我冷戰。這樣的狀況第一次出現的時候,我曾想過分手,可後來發現我根本捨不得他,而且我還有另一個顧慮——已經沒臉回老家了,只能留在這裡,而這裡除了他,我沒有人可以依靠。對他的不舍以及無路可退的尷尬讓我不自覺就矮了好幾分。類似的事情又發生過幾次后,我學乖了,盡量不和他爭辯,免得吵架傷感情。

  可似乎我又錯了。我一心想用忍讓求安寧,可慕濤卻得寸進尺。不知不覺,我倆的關係失衡了,他變得越來越強勢。任何事情都要我來服從他。那是一種很痛苦的感覺,可我又無力改變,只得退了又退,努力對慕濤好,努力維繫着這份感情。在我的潛意識裡:慕濤已是我的唯一,在這個陌生的城市,離開他,我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去年10月,我最要好的同學結婚了。在網上看到她漂亮的婚紗照后,我做夢都想結婚。可是當我跟慕濤說了這個想法后,他卻找了很多借口,說我父母不會同意,說連房子都沒有,總之一句話,“目前結婚不現實”,我說我家人那邊他不必考慮,他們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我都願意嫁給他,至於房子,我也不介意,租房結婚就行。可即便我都說到了這個份兒上,慕濤還是不肯給我一句明確的答覆或承諾。後來我又追問過幾次,他依舊不置可否。也許是我問得多了,之後我發現慕濤似乎刻意在逃避我,回家的時間越來越晚,就是見了面也愛答不理的。我問他到底怎麼了,他直言不諱地回答:“誰讓你一開口就是結婚呢,我煩,你看不出來嗎?”聽了這話,我的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難受極了。

  不辭而別 絕情離棄

  隨後的日子,我得承認,我的表現很不好。因為不安,因為不滿,我的臉上難有一次笑容,而且和慕濤相處的時候,也不再忍氣吞聲,時不時就會和他爭執兩句,還常常連諷帶刺的。我不是有意的,可就是沒法克制心底的那種委屈和怨憤。結果,我的態度讓慕濤越發冷漠。我明顯感覺到他的心離我越來越遠。他甚至不止一次當著我的面說:“跟你在一起真的好累。”

  今年6月,我無意中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他似乎在追求另一個女孩,不過對方好像對他不甚在意。當我把證據擺在他面前,讓他解釋的時候,他竟然惱羞成怒地指責我侵犯了他的隱私,還說我們沒結婚,我沒權利管他。是啊,我們沒結婚,也許這才是他不願結婚的真正原因吧,沒結婚,我就沒權利管他。

  也就在那晚,慕濤向我提出了分手,雖然心已被傷得千瘡百孔,可也許是不甘心吧,我還是不同意。之後,我想盡辦法去挽回這段感情,一哭二鬧都用了,甚至不惜以死相脅。慕濤也許是怕了,待我好了一段時間。我以為他心軟了,可萬萬沒想到,這不過是他的緩兵之計,不久后,他便給了我絕情且致命的一擊。

  今年9月的一天,像往常一樣,慕濤和我一起出門,然後各自上班去了。晚上下班回到家,我突然發現慕濤的衣物都不見了。我心裡一陣不安,急忙給慕濤打電話,可他的手機關機了。我再給他的幾個朋友打電話,也都說不知他的去向。第二天,我跑去他工作的地方找他,這才得知其實幾天前他就已經辭職。我到處找不到他,只得不停地給他的手機發短信,給他的QQ留言。兩天後,他終於回信了,說他已經離開這個城市,讓我不要再找他。可我不甘心,又跑去了他的老家,結果他沒有回去。

  就這樣,慕濤從我的世界里徹底消失。他去了哪裡?去幹什麼?我一無所知。他就這樣走了,忘了他曾經許下的“愛我一生一世”的諾言,忘了我全心的付出,把我一個人留在了這個充滿傷心回憶的地方,以如此絕情、不留任何餘地的方式結束了我們的感情。找不到他的人,我再有不甘,再有不舍,也是無可奈何。似乎,我也只能認命了。想想自己三年的痴心付出,竟換來如此結局,我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愚蠢的人。

  回復

  工作放棄了,身心給予了,青春蹉跎了……為愛飛蛾撲火,放棄一切,換來的卻是男友的厭倦與最終的無情離棄。婉悅說她真的不甘心,真的很後悔。

  愛情是感性的,但它同樣需要理性。要想愛得幸福,真心付出是應該的,但同時不要忘記愛自己。無論多麼深愛對方,也要記得底線是保全自我,徹底失去自我的愛,一味交出主權去求和,委曲求全的結局可想而知。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