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女友控制欲太強逼得我透不過氣
ohwologo5.png

口述:女友控制欲太強逼得我透不過氣

  導語:我是找妻子,又不是找老媽,我很討厭凌婭密不透風式的愛,她給我一種窒息的負擔,和她溝通也很難,她從不認為自己有什麼不妥,反而認為是我不懂得知足,真不曉得我倆到底誰有病。

  我今年24歲,女友凌婭(化名)和我同歲。戀愛有一年多的時間,我卻始終處在與她分手或繼續的猶豫中。我挑不出凌婭的缺點,她的體貼關心也是男人選擇伴侶時的重要條件。但物極必反,凌婭的愛已經超越了我所能接受的範圍,“我愛你,所以我要狠狠地對你好!”這就是她的愛情觀,或許和她的成長經歷有關。

  凌婭的父母在她上初中時離了婚,她媽媽屬於那種“闖天下”的女人,她經常聽奶奶在耳邊絮叨,“如果你媽媽能像個女人一樣顧家,你爸爸也不會和她離婚的。”因此,在凌婭的觀念里,女人應該將男人當做中心,唯有如此,家才能得到長久的圓滿。只可惜,凌婭愛得“着魔”了,她活着的重心彷彿就是為了我,並且刻意要重塑另一個我。

  我喜歡吃甜食,凌婭就特意學習烘焙技術,跟着視頻學做葡式蛋撻;我的偶像是梅西,她就硬是逼着自己跟足球較勁,挖掘有關梅西的一切動態。最初,我對這種“我的眼裡只有你”的關愛很感動,可時間一長,就招架不住了。凌婭端到我面前的慕斯蛋糕必須吃完,如果剩下,她會內疚無比地追問我:是不是做得不好吃?你想吃什麼?我再去做其他的花樣吧?讓我深感佩服的是,凌婭為了愛情,勇敢指數也迅速攀升。

  我有一隻手掌大小的寵物——蜥蜴,精巧的三角頭,滿身的鱗片。我敢說,大多數女孩看見這玩意兒都會發出恐怖的叫聲,而凌婭在我出差或忙碌時,餵養蜥蜴,打掃衛生,全由她一人代勞。說實話,我倒希望凌婭能像我表妹那樣,看見我的另類寵物,邊尖叫邊罵道,“要死啊你,養這麼噁心的東西!”不是我犯賤,因為我根本看不到凌婭的真實面目。

  我多次跟凌婭說,你可以找閨蜜逛街,哪怕你一人睡個美容覺,沒必要成天盯着我不放。“不!人家就是要狠狠地關愛你,況且看不見你,我沒安全感。”這是凌婭永遠不變的答案。除此之外,凌婭還喜歡指導我,大到我該和誰交往,小到我用的洗髮水牌子,她都要操心過問。

  譬如說,我衣櫃里嘻哈式風格的衣服,沒經我同意,全被凌婭擅自處理掉了,然後更換成她自認為男人該有的正統衣服;連我鍾愛的油炸臭豆腐,也被她批得一無是處,“你不曉得這種食物會致癌嗎?”我若辯駁,凌婭就會拿她慣用的口頭禪壓我,“我是愛你才管你的,換成別人吃毒藥我也懶得管。”

  有一次我去單位面試,幾天前,凌婭就開始給我安排穿哪件上衣,搭哪款褲子,耳提面命地叮囑我,什麼時候該露出幾顆牙齒的笑容,要用怎樣的口才和應變能力去面對考官。這還不算,第二天清早凌婭不許我喝豆漿,“你一緊張就有去衛生間的毛病,別再讓豆漿跟着添亂了。”最讓我丟臉的一次是,我的高中同學從國外休假回來,我們幾個鐵哥們兒約好給他接風洗塵。

  可氣的是,席間,凌婭不停地指責我沒有尊重同學西方飲食的習慣,應該去吃西餐。拜託,我同學高一時才出國上學,他可是地道的中國胃。好友們來回漂移的眼神,使我如坐針氈。再看看凌婭那副“我是為你好”的挑剔的面孔,我真有種挫敗感,她的存在似乎就是為了證明我是個白痴,所做的一切都是錯誤的。

  我是學動漫設計的,大學畢業后,幾份工作都不盡如人意,凌婭讓我要麼去考公務員,要麼去應聘專業對口的工作。凌婭指的路我都不喜歡,再說是我找工作,又不是她。正好,我大姑是幼兒園的副園長,她有一次跟我說起,幼兒園缺一個教畫畫的老師。我挺喜歡小孩的,就自告奮勇報名做了男幼師,因為在大學里我曾選修過教育方面的課程。

  凌婭一聽我當了幼師,臉都氣綠了,說我沒出息,還讓我去全國瞅瞅,能找出幾個男幼師來。我挺納悶的,你是我女友,又不是我的人生引路人。凌婭見我對她的建議置之不理,竟然去我家找我父母和大姑,又搬出她那套“我是為了亦彤的前途着想”的理論,試圖說服他們。

  凌婭事事插手的做派,令我倆的愛情漸生罅隙,她委屈異常,“難道我的關心、體貼也是錯嗎?”我倒覺得凌婭心理有問題,別看她長有一副新鮮飽滿的外殼,但依舊停留在“我是為你活着、男人是女人的天”老一套腐朽的思想中。我是找妻子,又不是找老媽,我很討厭凌婭密不透風式的愛,她給我一種窒息的負擔,和她溝通也很難,她從不認為自己有什麼不妥,反而認為是我不懂得知足,真不曉得我倆到底誰有病。

   文章來源(齊婉熱線_新浪博客)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