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姑娘,你想要的不過是一張雙人床

姑娘,你想要的不過是一張雙人床

  導語:一套婚紗,一張雙人床,以及一個可以依賴的男人。

  他說,他可以一個月內和她結婚,去她的城市生活,他會把她當成女王,給她萬千寵愛。

  她說,她願意給他一個機會。

  女的名叫方曉,一位有故事的大齡女青年,33歲仍舊單身一枚。

  男的據說是位IT白領,方曉諸多相親對象之一,真名叫什麼,除了方曉自己,誰也不知道。

  提到方曉,得先介紹她的外號。

  此人外號眾多,有的甚至比她的真名響亮。剛開始結識她,我知道她叫“醬油姐”,因為她的每段愛情故事裡,自己都當不成女主角,頂多算是個“打醬油”的,匆匆出現,又匆匆離開。

  後來有人叫她“折騰曉姐”,想說她太能折騰。怎奈字數太多,喊起來太費唾沫,這個外號只停留數日。

  最後有人提議,乾脆叫他“曉姐”得了,音同“小姐”。不俗不雅,簡潔順口,所以這個名號停留最久。

  再說曉姐,和IT男的八卦一出,親友們奔走相告,紛紛猜測,兩人不到一個月便會一拍兩散。可不到倆禮拜,她竟在空間里曬出了婚紗照,並高調錶示:下月擺酒席,請柬製作中。

  許多朋友都無法想象,愛折騰的曉姐最終嫁給一位凡人,且速度之快,讓人瞠目。

  這樣的情節確實太不符邏輯了。並不是說女的有多優秀,男的有多差勁,而是本無定性的曉姐,為何會突然轉念,肯為一位屌絲男士披上婚紗。

  遙想當年,曉姐風華正茂,身邊不乏一些上檔次的追求者。按她的話講,“這些人即便不PS,也能擺在照相館櫥窗上”。

  我曾問曉姐,當初她為啥沒同意和他們交往。

  曉姐總說:“那些年嘛——我在閉門修鍊,如何做一個最美的女人。”

  我再問她為何想一心變美。

  她則撲哧一笑,附帶一種極其蔑視的語調說:“你是裝傻還是真傻?你以為白馬王子真想找灰姑娘么,人家想的,是漂亮妹子好么。再說了,漂亮妹子要是沒文化,那更可怕了,整天叨逼叨說個不停,王子人家能跟她過么……”

  一番頗有道理的言論過後,我問她:“說來說去,你最後真把自個兒變美了?”

  “放屁!真有那本事,我現在還至於這德行么?”免費送我一個白眼之後,曉姐會接着白活:“到最後我可算明白了,那些個書裡頭寫的哇,全是在扯淡。要真碰見一些奇葩的主兒,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別管多美,全都玩完兒。”

  聽完這話,我心裡多少有些不痛快。畢竟常給廣大女性出謀劃策,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不過等她講完故事,我很快就釋然了:哇……原來我只是閨蜜,不是上帝。

  大約是03年的秋天,22歲的曉姐畢業後來到深圳,想通過自己的雙手脫貧致富。

  先在一個企業干兩年,有了足夠的積蓄和人脈以後,自己再開店做買賣,奶茶店或者服裝店都行,賺了小錢就擴充店面,賺了大錢就收購原來的公司:這是曉姐的A計劃。

  實在不行,在這破地方呆上四五年也沒問題,忍辱負重沒關係,關鍵是經歷和資源,機會成熟了我就跳槽,跳到更好的公司給別人當頭兒,領導千軍萬馬:這是曉姐的B計劃。

  看得出,她是一個要強的姑娘,且在農民工隊伍並未壯大的當下,這兩個計劃都堪稱完美。

  至於愛情,她依然信奉,只有自己強大,男人才會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懷揣着遠大的抱負,曉姐開始準備簡歷。可一路投遞過去,通知她去面試的公司,卻只有兩家。計劃有變,於是她決定去人才市場,碰碰識馬的伯樂。

  伯樂常有,而不猥瑣的伯樂不常有。見到漂亮的曉姐,許多老闆心生邪念,要麼讓她做助理,要麼讓她做文秘。

  唯獨有一個老總,年輕、帥氣又與她年齡相仿,他對曉姐說,他渴望他未來的同事,是一個有夢想的人。

  想都沒想,曉姐起筆便簽。事實上,她是衝著老闆去的。

  這個老闆果然不同,洗腦的方式,至少比別人高出好幾個段位。上班第一天,他便分開跟員工們談話。事後大家一核對,才知道他對男同事說的是,“今後你們把我當成小弟,哪裡不對儘管說”,而他對女同事講的卻是,“你們把我看作大哥,哪有需要哪有我”。

  天,這世間竟有如此男子,謙卑、聰慧。一番艱難掙扎之後,曉姐試圖說服自己,對計劃做出調整:我整日奮鬥,還不是為了覓得一個如他一樣的男子,現在這男人就在眼前,豈不趕快出手!?

  出手是出手,曉姐的方式卻和其他人不同。她不會一味主動,而是欲擒故縱,每次挑起對方興緻后又馬上收手。種種技巧,自然是她從書上學來的。

  別說曉姐長得不漂亮,即便長相平平,男人也經不起如此別緻的挑逗。不過一個月,老闆便淪陷了,還說要娶曉姐,給她一個家庭。

  自己喜歡的人,到頭來愛上了自己,我若是曉姐,一定興奮的要死。可她聽完此番話,卻絲毫沒有感覺。

  按她預料的估算,像他這樣的男人,表白不可能太閃電、太露骨;而且對付這種男人,怎麼也得歷經九九八十一難,方可修成正果。

  一切突如其來,她反而擔心男人圖謀不軌。慌亂之下,曉姐開始故意躲避他,避之不及便決定裸辭。

  一段戀情,沒來由地戛然而止,沒愛過的她,好似愛過一樣理性。

  至今問起,曉姐仍不避諱地說,如果當時答應了,也許他正是最合適的一個。

  接下來的幾個,真的是一個不如一個。愛過的她,竟和沒愛過的一樣,情智雙殘。

  其中和曉姐相處最短的,是小她四歲半的一個男生。

  她做闌尾手術的時候,他在隔壁的病床。因為家人不在的時候,他一直陪伴,所以住院期間,曉姐答應了對方的表白。

  可出院的時候,男生並未帶她直奔家裡,而是先領他去了趟宿舍,一邊走還一邊摟着她的腰說:“等我讀完研了,結婚生小孩怎麼樣?”

  她苦笑着點點頭,陪他在同學面前炫耀了一通,接着一下午,又跟他去家樂福里的家電區、食品區、日用百貨區逛了一圈,聽他談論了一些有關子女的教育問題。

  晚上分開的時候,曉姐主動吻了他,說以後缺錢了,可以管她要,但是缺愛了,就別再找她了。

  男生立馬明白了,當場刪了她的手機號,一邊刪還一邊問:“可不可以不刪照片啊?”

  等他再抬頭,問她可不可以再吻一個時候,曉姐早已步入校園深出。

  老實說,他頂多算是最單純的一個,卻不是最荒唐的。最荒唐的一個,是曉姐在夜店裡認識的。

  當晚曉姐喝醉了,第二天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別人家的床上,腦袋底下,還枕着一個男人的胳膊。

  因為一次肌膚的摩擦,她答應和他交往,明知道對方是個花花公子的典型。

  這個男人是個攝影師,平日里除了接些外拍的活,其餘時間從不工作,卻可以賺大把大把的鈔票,消遣玩樂。

  他什麼時候出門,和什麼女人見面,和哪個女人亂搞,全都事先打一聲招呼。曉姐知道也不管,任由他花天酒地。

  這樣的男人,冷酷得讓人窒息。她說,他擺在眼前,像是一個藝術家,只赤裸着身體,便有充足的理由,讓她去征服。

  我問曉姐,為什麼可以接受這樣的人。

  她說:“至少他可以,在我最需要他的時候出現。”

  我問她最後為什麼又離開了。

  “在我哥哥的婚禮上,他和我嫂子的伴娘偷情。”曉姐從來都很乾脆,彷彿一切已成過眼雲煙:“有些事,沒見着的時候,心知肚明也無所謂;可一旦看見,就再也騙不了自己了。”

  將近一年的時間,她又白白打了一回醬油。

  世事難料,假設曉姐現在問我:“姐姐我與那麼多王子、青蛙分分合合,如今偏偏為一個技術宅穿戴婚紗,丑大師幫我解釋下,這是為何?”

  我可能真的無話可說。

  記得剛認識曉姐時,她動不動就跟我分享一些故事。當時在我眼中,她不過是一個隨着自己的性子,天天作死的姑娘罷了。

  畢竟是男閨蜜,有次微醺,我開口一句便是規勸:“曉姐,別打醬油了,好好生活吧。”

  她幹了一杯酒,笑了笑說:“切,打醬油又不是打飛機,誰打得快誰贏。”

  我說:“那你也得看準了再打啊!”

  她拍了拍我的肩膀,意味深長地說:“小子,姐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是啊,愛情這道路崎嶇坎坷,有人順利有人波折,有人求穩有人想作,但最重要的仍是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有些男人,近乎完美,可你就是不喜歡;有些男人,壞到咬牙,你卻對他一往情深。

  錯過,重逢,再錯過,再重逢。分分合合最後走在一起,已是而立,或者不惑。

  都說女人折騰折騰就會變得成熟、安穩;這是一種心靈的回歸,從理想到現實,從浮躁到安寧。在我看來,內心的現實可能不會一直現實下去,這安寧也並不是永恆的安寧。

  只是她們折騰得累了就會發現,自己想要的不過是一套婚紗,一張雙人床,以及一個可以依賴的男人。

  男人靠不靠得住那是另說,但這的確是她們青春歲月里,再簡單不過的要求了。

  -END-

[email protected]

  情感作家,著有《我想和你好好在一起》《每個人的愛情都有問題》等。一個愛講故事愛寫詩的戲子,彈過吉他賣過唱的旅人。作者微信:weixinlaochou ;作者的新浪博客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HDé«�æ¸�æ��人å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