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彪悍妻子不讓我父母見孫子

口述:彪悍妻子不讓我父母見孫子

  導語:我爸媽想見孫子一面卻始終不能如願,二人情緒極為低落,第四天便黯然回家,臨走時我媽落了淚,卻什麼也沒說,只拍着我的手一臉凄涼。我心如刀絞,作為兒子,失敗到如此地步,有何面目存活於世?

  雙方父母欲奪孫

  這些日子疲憊至極,回想漫漫婚姻路,不禁黯然神傷。

  先說說我的情況,大學畢業后通過考試成為公務員,職位不高,收入不少,仍在努力中。父母均是企業退休職工,每月各有一千多元退休工資。

  梅含是我老婆,她的家庭條件比我略好,父母退休於行政單位,家境殷實。老婆是獨生女,從小到大備受父母寵溺,養成了驕縱的大小姐脾氣。梅含大學畢業後進入一家壟斷企業,待遇豐厚。

  在很多人看來,我和梅含門當戶對、郎才女貌,事實也是如此,婚後前兩年,小日子確實過得幸福甜蜜,讓一眾朋友艷羨。但自打兒子出生后,婚姻之路越走越窄,時至今日,兩人都覺心力交瘁,有心改變現狀,卻無法找到出路。

  當年我和梅含通過朋友介紹認識,很快建立戀愛關係,我對梅含一心一意,不久后便把工資卡奉上,每月從她手中領取寥寥零花錢,對她萬般信任。也許從那時起,梅含就在潛意識裡把我當做軟弱可欺之人,試圖在各個方面掌控我的生活。

  梅含懷孕時,雙方家長便展開“爭奪戰”,他們都想帶孩子,尤其是岳父母,一天一個電話逼我表態。他們列舉的己方優勢如下:第一,他們家在市區,環境更為優越;第二,梅含是獨生女,他們再無負擔;第三,經濟條件比我家好,能在物質上給孩子更多幫助。不得不說,他們的分析很有道理,我也傾向於讓他們帶孩子,可我爸媽不同意,也想“搶”得孩子歸。

  在我看來,這事不難解決,由我出面跟我父母溝通,把道理說清了,他們自然明白,可還沒等我發話,梅含卻先發飆,她主動給我父母打電話,讓我父母別再“痴心妄想”,原話是這樣說的:“爸爸媽媽,你們別自找麻煩,帶孩子很費錢的,你們把退休工資好好存起來,將來生病時用得着。”其實梅含並無惡意,人吃五穀雜糧都會生老病死,但她把話說得太直白,老人哪裡受得了。背地裡我媽哭了好幾次:“我們老了,不中用了,連自己的孫子都沒法帶,兒媳話里話外還咒我們……”

  春節回家起風波

  我沒跟梅含計較,畢竟她不是存心為之,但後來發生的事卻是真正的挑釁。

  今年春節,我媽打來電話,想讓我們帶着孩子回去過年。其實老家離鄭州不遠,不過二百公里,開車兩個小時就到。婚前,梅含跟着我去過幾次,婚後卻是從未登門,她總說孩子小,老家沒暖氣。每次我一人回家,親友們總好奇相問,“老婆呢?兒子呢?”作為男人,我心裡委實憋屈,如今孩子大了,再也沒了推託的理由,我向梅含懇求多次,她終於勉強答應。

  回去前,梅含提了一大堆條件,譬如家中要備好鵝絨被,要買大功率的電暖器,要為孩子提供全新餐具等。要說這些條件也沒啥,關鍵是她的態度,擺明看不起我的家人。好不容易回到家,所有人都陪着笑臉,說話做事小心翼翼,偏偏她還不肯領情,一天到晚拉着張臭臉,好像誰欠了她許多錢。

  晚上,在卧室里睡下,梅含便說冷,冷得受不了,其實哪兒有那麼誇張,床上鋪着電熱毯,旁邊還開着電油汀。我不想吵架,讓她穿上毛衣睡,她嘴裡嘟嘟囔囔,埋怨着我爸媽,“就這麼窮?連空調都不捨得開”。其實家裡有空調,也不是捨不得開,而是那空調較為簡易,只製冷不制熱,誰也沒辦法。

  到了後半夜,孩子哭鬧,梅含推我起床哄孩子,我哄來哄去哄不住,她惱了,從床上跳起,掄起巴掌就往孩子屁股上招呼,孩子哭得撕心裂肺,我看不下去,上前拉架,她反手一個巴掌又扇到我臉上。當時我也炸了,兩人就此撕扯起來,直到我爸媽過來,這才將我們拉開。

  當晚,我媽又將客廳的電暖器搬進卧室,盡量製造“溫室環境”,梅含終於罷休。

  過完年不久,我爸突發腦溢血,住進當地醫院,經過醫生治療,病情得以控制,但落下後遺症,說話有些吐字不清,右手腳略顯僵硬。按照我的意思,想接我爸來鄭,找家大醫院好好看看,就算不能徹底治療,起碼能讓家人放心。我將這想法告訴梅含,她立即表示反對,說腦血管疾病很難根治,無論哪種治療都是治標不治本,到鄭州看病純屬多餘,浪費資源。

  心灰意冷求解脫

  這話讓我來氣,什麼叫做浪費資源?那是我爸,兒子為爸爸看病天經地義。這次我沒理會梅含的反對,托熟人在醫院找了個專家,打算把爸爸接來好好檢查。這事我沒跟梅含細說,說了也是白說,只通知母親在家做好準備。梅含冷冷地看着我一個人忙碌,大概她在那時便已想好對策。

  準備就緒后,我開車回家接父母,早上出發,下午5點左右就回到鄭州。一敲門,沒人應,打電話,沒人接,我有點兒蒙了,早上出門時走得匆忙,竟忘了帶鑰匙。我和父母在家門口等了半天,依然不見梅含和孩子歸來,又打了一圈電話,還是找不到人,我媽提醒:“打一下你岳母家的電話。”我撥了號碼,果然很快接通,岳母在電話那頭慢條斯理,“君君病了,你又不在家,梅含帶着君君到我這兒了。”當時也來不及深想,我告訴岳母自己沒帶鑰匙,父母都等在家門口,岳母仍是不急不躁:“要麼你過來拿,要麼你找個開鎖公司。”岳母家在開封,一個來回又得幾個小時,我乾脆打電話叫來開鎖匠,三人這才得以進門。

  事情至此,我已猜出真相,肯定是梅含不滿我將父母接來,於是帶著兒子回了娘家。我心中火起,但礙着父母在場,不想他們難受,只得按下性子幫梅含圓謊。爸媽都沒說什麼,但他們的神情都帶着凄惶。

  第二天,梅含沒回來,我獨自帶着父母去醫院檢查,一個上午很快過去,醫生讓下午再來,我們匆匆回家,家裡自然是冷鍋冷灶,媽媽忙着開火做飯。看着她一臉焦黃(媽媽暈車,早已疲憊不堪),我哪裡忍心,只得一行人去樓下飯館湊合一頓。

  檢查陸陸續續做了三天才算結束,其間我一直給梅含打電話,希望她回家看望公婆,可梅含一口咬定孩子不舒服,需要靜養,“你照顧好你爸媽,我伺候好我兒子,互不干擾”。我有火不敢發,只得偷偷給岳母打電話,讓她勸梅含回來,可岳母也是那套說辭,讓我安心帶父母看病,孩子的事情交給他們。

  我爸媽想見孫子一面卻始終不能如願,二人情緒極為低落,第四天便黯然回家,臨走時我媽落了淚,卻什麼也沒說,只拍着我的手一臉凄涼。我心如刀絞,作為兒子,失敗到如此地步,有何面目存活於世?

  又過了兩天,梅含終於帶著兒子歸來,她表情鎮定,彷彿什麼都沒發生。我沒再搭理她,即便她主動提起話頭。這幾天,我的心情糟糕透頂,對這個家、這段婚姻失望至極,第一次有了離婚的念頭,而且這念頭越來越強烈,恨不得立馬實施。只是,一想起兒子,心中又是萬般不舍,他還那麼小,大人的錯不該由他承擔。

  我在矛盾中煎熬,該怎麼辦?還有沒有出路?誰能給我些許指點……

  回復

  在梅含與婆家的關係中,一個不愉快的初始導致了一系列不和諧的後續。回老家的那個春節,因為梅含的挑剔,夫妻二人大打出手,梅含的苛刻固然有錯,但志彬的處理也不妥當,倘若當時有更委婉、更低調的解決辦法,也許就不會有梅含日益見漲的抵制情緒。

  作為丈夫,作為兒子,志彬的每個決定都至關重要,如果想讓家庭和睦、親情融洽,那就需志彬做更多努力。溝通最重要,試着去了解每個人的真實想法,而不是憑藉臆測和想象處理問題。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