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他什麼都好就是不願給我婚姻

口述:他什麼都好就是不願給我婚姻

  導語:我再次陷入心理困境。想不開,看不透,有人說“不要天長地久,只需曾經擁有”,可我到不了那種境界,我不希望自己的所有努力換來這樣一個結果——終有一天,我和兆章擦肩而過,成為陌生的路人甲和路人乙……

  兩情相悅 戀愛甜蜜

  很久以前,曾聽過這樣一種說法:離過一次婚的男人是寶。在第一次婚姻中,男人大多不懂得珍惜女人,而挫折之後,通過反省和思考,他會獲得關於婚姻的真諦。此言聽來頗有道理,於是,在24歲那年,女人最好的季節里,我認識了一個離異男人——兆章。兆章比我大五歲,起初只是朋友,後來他發起追求攻勢,沒見過世面的我,很快便沉淪在他精心營造的浪漫里。

  戀愛一如想象中的美好,那時的兆章性格溫和,體貼細緻,最難得的是,他沒有任何不良嗜好,不抽煙,不喝酒,也不熱衷於網絡遊戲……總之,那是個讓人放心的男人。2013年年初,我發現自己懷孕了,不敢告訴父母,只能給兆章打電話。兆章見了我,臉上神色說不清,不像高興也不像不高興,他只是重複着一句話:“到家再說。”

  到了家,兆章拿出事先準備好的試紙,又做了一次檢測,陽性,毫無疑問。兆章的表情生動起來,我記得很清,當時他輕撫着我的肚子,用深情的眼神看着我:“裡面有個小寶寶呢。”那一刻,幸福來得鋪天蓋地。第二天,兆章又帶着我去醫院做了次檢查,B超室里,醫生告訴我們,孩子很健康。

  我的妊娠反應很重,什麼都吃不下,只是沒完沒了的孕吐,兆章雖小心伺候着,但好幾次我發覺他欲言又止。孩子四個多月時,兆章終於攤了牌,他說:“還是先不要吧,不是合適的時間,我們現在連房子都沒有(其實兆章的房子已經買了,不過是期房,短期內無法入住)。”我被孕吐折磨得心力交瘁,再加上兆章的勸說,又考慮到現實條件,一番掙扎后,去醫院做了人流手術。好端端的孩子,就這樣沒了,從手術室里出來時,我淚流滿面……

  生活還得繼續,2013年10月,我跟着兆章回了趟老家——拜見他的家人。皆大歡喜,所有人都很滿意。對於這一點,我還是頗有自信的,農村出來的姑娘,從小就懂得察言觀色,懂得忍讓遷就。兆章的姥姥特別喜歡我,淚眼婆娑地拉着我的手:“你和兆章一定要好好過!”聽着老人的話,我感動極了,在心中暗暗發誓:這輩子一定要好好愛兆章,好好珍惜這份感情。

  只談愛情 不言承諾

  那天,老人非要給我紅包,我沒要,反而給了兆章爸爸2000元(兆章的媽媽早年去世),姥姥、姥爺、奶奶每人1000元。也許有人說我不夠矜持,可對待自己的愛人、自己愛人的親人,矜持難道不是一種虛偽嗎?兆章爸爸還專門跟我談話,說兆章不易,媽媽走得早,婚姻又不順,希望我能在未來的生活中幫扶他、忍讓他,最後,兆章爸爸叫來兒子,當著我倆的面發話:“等房子裝修好了以後,你們就把結婚證領了吧。”我不好表態,但兆章的反應卻值得玩味,他只弱弱地回了聲“嗯”。

  2013年12月,我和兆章發生過一次比較激烈的爭吵,原因是兆章對我越來越不在乎,冷落得太過明顯。我曾跟朋友訴苦,他們都覺得不正常,畢竟戀愛時間並不長,而且我的條件又優於兆章太多,他不該有這種表現。因為鬱悶,我找碴跟兆章吵架,在我的意識中,兩人通過爭吵把問題擺出來,進而解決,這也是促進感情的一種方式。可兆章不接招,對於我的“挑釁”,他只就事論事,不談根源。憤怒至極的我離家出走了,大冬天,天寒地凍,我推門出去時,兆章躺在床上繼續睡覺,不聞不問。寒冷的夜,寒冷的心,我第一次真切感受到愛情的殘忍和愛人的無情。

  我在酒店住了一夜,第二天照常上班,下班時照常回家。是的,經過一天的考慮,我開始慢慢清醒,我愛兆章,還想繼續,不能因為一時任性而導致最終後悔。我像平時一樣進門、換衣、做飯,兆章先是默默看着,在我進入廚房后,他從背後攬住我的腰:“對不起,老婆,我錯了,不該惹你生氣。”

  幾天後,我選擇跟兆章敞開心扉地談一談。我說了自己的想法,也希望聽聽他的意見。兆章說,他跟前妻離婚時鬧得很兇,對他造成極大傷害,所以,短時間內他不想再次進入 “牢籠”,他需要療傷的時間。對於我,他現在只能說抱歉,結婚的事得等等。

  看得出來,兆章很坦誠,說出這些話是需要勇氣的。我也理解他,如果我是他,或許也會有這種想法。但我畢竟不是他,作為女人,我需要的是安全感,需要一張結婚證給我帶來的合法身份。再聯想起當初兆章爸爸催婚時兆章的表現,我的心更冷了——他不要孩子不是因為沒有房子,而是因為他不想給我婚姻。不寒而慄,這種感情太可怕了,我不想再繼續。

  那晚我一直緊緊抱着兆章,抱着這個我深愛的男人、我用了心的男人。我為他付出太多,改變太多,我真的盡了全力。一夜無眠,一夜深擁,因為我知道,第二天我要離開,安靜地離開,不舍地離開……

  早上起來,我一如既往地做了早餐,兆章吃完便去上班了。我在家收拾東西,重重的一大包,離開了這個我曾以為是家的地方。當天的心情不言而喻,悲傷、失望、痛苦。晚上8點多,兆章打來電話,聲音哽咽:“老婆,你回來吧,我等你!”

  逼婚無果 我心茫然

  那是我第一次聽到兆章哭,那哭聲讓我的決心在一秒鐘后崩塌,我犯賤,我白痴,我想象着兆章流淚的樣子,心疼無比。於是,我提着那包沉重的行李,甚至沒讓兆章來接,再次孤身回家。擁抱,親吻,所有的愛又都回來了。

  我們的日子仍在繼續,只是不再那麼甜蜜。兆章對我挺好,經常給我買東西,不管我如何推讓。衣櫃里常多出幾件衣服,幾個包包,我承認我很感動,但那不是我真正想要的。也許是我太貪心,我渴望的是婚姻,是那本紅彤彤的結婚證書。我還想讓兆章在房產證上加上我的名字,不是貪財,而是為了證明那是屬於我們兩個人的家。可我知道兆章不會同意,至少現在不同意,這讓我不由得想起那句被無數人提起的愛情箴言:一個人愛你多少,不是看他給你多少,而是看他給了你他的多少。

  今年以來,我時常一個人發獃,有種感覺越來越明顯——我和兆章越來越遠。這種感覺讓我的生理狀態和精神面貌都一路走低,兆章發現了,他問起緣由,我也老實坦白,我說我不是急着結婚,但我得知道他到底有沒有結婚的打算,這種過一天算一天的日子讓我很不快樂,“如果你真的不想再被‘圍城’所困,不如讓我及早退出”。兆章仍沒有正面回應,他只是摟着我,顧左右而言他:“我知道了,咱們先好好過日子。”

  兆章是個有獨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逼他是沒用的,既然他這麼說,就給他些時間吧。接下來的一段日子裡,兆章果然表現很好,比以往更甜蜜。兩個人都在努力,努力讓家的氣氛更融洽更美滿。我承認,我很享受這種氛圍,如果不去想“結婚”一事,眼前的生活無可挑剔。

  前幾天,朋友約我喝茶,其間聊起我和兆章的感情,又順理成章地問我們何時結婚,我尷尬一笑:“不急。”朋友苦口婆心:“你以為你還年輕啊,再耗上兩年你就三十了,到時他一腳蹬了你,看你去哪兒哭!”朋友是個熱心人,我們打小就認識,當晚,她居然在未告知我的情況下給兆章打了電話,單刀直入,問兆章何時娶我。我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等着,可兆章只是笑,笑而不答。

  我再次陷入心理困境。想不開,看不透,有人說“不要天長地久,只需曾經擁有”,可我到不了那種境界,我不希望自己的所有努力換來這樣一個結果——終有一天,我和兆章擦肩而過,成為陌生的路人甲和路人乙……

  回復

  男人跟女人不同,絕大多數女人都希望愛情的結果會是婚姻,而男人未必。有的男人熱衷於戀愛,也樂於跟女友同居,甚至可以像正式夫妻那樣出雙入對,但是,一旦女方提出結婚,這種男人就會猶豫不決,更有甚者玩起失蹤,讓那些恨嫁的女人傷痕纍纍。

  俗話說,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就是耍流氓。作為女人,要客觀分析“恐婚男”的心理,如果僅是對婚姻本身的恐懼,你可以幫他樹立向前看的自信,告訴他幸福生活可以由夫妻兩人共同創造。當然,倘若你遇到是玩弄愛情或遊戲人生的渣男,那麼,還是那句老話:趁早踹了他,別再給他任何羞辱你的機會。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