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老丑:懂事的姑娘是什麼樣的

老丑:懂事的姑娘是什麼樣的

  導語:從開始認識老蘇,我就一直告誡她:你這樣早晚是要吃虧的。甚至有時候我會像憤青一樣罵她:說不定哪天那些人會被你慣壞,對你變本加厲。

老丑:懂事的姑娘是什麼樣的懂事的姑娘

  1

  我認識老蘇六年了,也寫過她的一些故事。

  起初,我認為她是傻的,和懂事沒半毛錢關係。

  當然我指的這種傻,不是智商的問題,而是情商的問題。她對周圍的一切事物和人,似乎從不設防。

  除了給地鐵上的賣唱乞丐塞錢這種事,她還可以理解別人插隊,容忍快遞小哥讓她去樓下取件,無底線接受領導分派任務。

  我問她,為什麼可以容忍別人插隊。

  她說,就一兩次,誰沒急事會插隊呀。

  我問她,快遞小哥的本職就是送貨上門,為什麼不讓他上樓?

  她狡辯,樓下已經算到家門口了,還想怎樣。

  那領導多分派給你任務呢?我一直覺得這是最讓人崩潰的事情。

  哦,做完她就不會一直盯着我,我就可以安心逛淘寶啦。她如此輕鬆地說。

  從開始認識老蘇,我就一直告誡她:你這樣早晚是要吃虧的。甚至有時候我會像憤青一樣罵她:說不定哪天那些人會被你慣壞,對你變本加厲。

  “不用你操心,姑娘我一直都很幸運噠!”每每這樣,她總會吐吐舌頭,一笑而過。

  每天穿梭在行人中,卻從不在意行人的舉動,她像帶上防禦罩的小戰士一樣,遊刃有餘地走在人群中,陌生的或熟悉的。

  她把自己的最弱點暴露在人群之中,卻沒人可以傷得了她。

老丑:懂事的姑娘是什麼樣的體貼、理智、成熟

  2

  老實說,我常常有一個超級變態的想法,心想讓老蘇吃吃虧,她可能會清楚一些。

  可讓我失望的是,時至今日,她都嬉皮笑臉、完好無損地站在我面前。

  每次我問她為什麼還不吃虧,她仍是嘻嘻哈哈:幸運唄,姑娘我說過一萬遍了!

  看着她放肆地滋潤地成長着,在事業上,在愛情里。我感到一種莫名的不服。

  這種不服,是不解的代稱。

  人生在世,我們這等凡人都要捱過千萬個磕磕絆絆,才能安然度過一生。而你,憑什麼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躲過世間劫數呢?

  這種困惑,一直憋到某次唱K。藉著酒勁我問她:“像你這樣的姑娘,是不是心大胸小沒煩惱?”

  “你妹,為什麼要加上胸小?”低頭看了看胸,她說:“確實挺小的……不管心大心小,也還是有煩惱啦。”

  比如呢,我問。

  我媽病了,她說。

  雖然我喝了點酒,但也能感覺自己一定是問到了不該問的話了。

  房間的聚光燈,似乎都聚集在我和她身上,天花板跟着白瓷磚不停旋轉。我想岔開話題,她卻突然似笑非笑告訴我說,她家的事兒多了去,煩着呢。

  我讓她細說,她卻說,有些煩惱不想與人分擔。

  而後,她則戛然而止切掉話題:“等事情結束了,我再告訴你吧。”

  臨走前,她怕我多想,還特地拍拍我的肩膀:放心吧丑叔,有事會找你的;現在告訴你真沒用,你跟着着急,也幫不了忙。

  很少人會在意別人的想法,她可以。

  很少人會在意這種細節,我也可以。

  那是我第一次覺得她不傻,不但不傻,而且還特體貼、理智、成熟。

老丑:懂事的姑娘是什麼樣的撫摸母親內心最脆弱的地方

  3

  當我知道老蘇“媽媽生病”一事的原委,已經距唱K倆月以後了。

  當然,她跟我講述的時候,是成片成片的,顯得風輕雲淡,可整件事的原委,卻遠沒我想象的簡單。

  老蘇媽媽生病是假,裝病來京,逼她和男友分手才是真。

  我見過大浩,老蘇的男友。做情人不行,但做老公是不錯的,略帶悶騷但很會體貼人,普通職員但工資上繳,除了身材、外表略有遜色,其他的地方真挑不出什麼毛病。

  可老蘇媽媽就是死活看不上人家,說他丑,說他窮,說他沒能耐。

  於是蘇媽一開始用硬套路,逼着老蘇回家相親;後來用軟招式,讓老蘇自動放棄;接着用怪招式,私通“仙婆”當面給老蘇算了一卦;實在沒辦法,最終用了最狠的一招——苦肉計。

  這事兒攤誰身上,都是難纏的。這無異於“你媽媽和你男友掉河裡,你先救誰”這種抉擇。

  大多情形,許多姑娘要麼受不住媽媽的苦情,最終含淚發男友一張“家長卡”,要麼為了心中的白衣少年,與親娘斷絕關係,“愛孝”不兩全。

  老蘇沒有做出選擇,她更喜歡用自己的方式去處理問題。

  這一個多月,她耐着性子忙上忙下,每天帶着男友一齊去她家照看,幾乎風雨無阻。

  差不多快一個月,趁男友不在,她偷偷趴在媽媽耳邊問她:“老媽,這不是你想要的女婿么?”

  媽媽驚訝地朝她看了一眼,沒有做聲。

  “我早就知道你沒病裝病,故弄玄虛!你騙不了我的!“她又淡淡的說,媽媽仍是沒有開口。

  “可能他的長相令你討厭,工作令你不滿,但這並不妨礙我們的生活。”老蘇接着和媽媽講着道理,用她想用的方式:“我一早就發現了。但我沒拆穿你,知道你是為了我好。”

  剩下的過多細節,都是母女之間的感情戲。哭了一番之後,第二天媽媽就買票回老家去了。

  “如果這就是我想要的男人和生活,你忍心打擾么?“我只記得這一句,老蘇說出來之後,語氣很莊重。一個多月的忍耐和委屈,彷彿在這句話過後,顯得微不足道。

  她並沒有用自己最堅硬的態度,直接刺痛母親的關愛;而是用最直接的行動和語言,去撫摸着母親內心最脆弱的地方。

老丑:懂事的姑娘是什麼樣的懂事

  4

  隔了好久一段時間,等這事情煙消雲散的時候,我問她,你把這事兒告訴大浩了么?

  她說,這種事情不可能告訴他的。

  為什麼不告訴他,這種事不就應該告訴男人,讓他對你心存感激么?我反駁她。

  可她卻淡淡的說,她不想讓大浩覺得,她愛他是一種施捨。

  她還說,她也不想讓大浩誤會,以為媽媽是真的嫌棄他,而不是心疼自己。

  我問她,如果要是大浩最終負了她,她會怎樣。

  她摸了摸腦袋,說她的確沒想那麼多,她只知道如果喜歡上一個人,就應該為彼此努力,如果這段感情有了阻礙,就應該盡量克服。

  “真傻!”我還是沒有憋住,冒出了這句話。

  “哪有?我不傻的好么?”她嘻嘻一笑:“如果他騙了我,我也會反擊的好吧?”

  “怎麼反擊?”我問。

  “我會問他:你忍心欺負像我這麼懂事的姑娘么?”回答完,她又模仿大浩跪地求饒的樣子:“哪能呢,女王?一定是奴才錯了!”

  恰在那個時候,我從老蘇嘴裡,找到了一個描述她最妥當的形容詞:懂事。

老丑:懂事的姑娘是什麼樣的把這些褒義詞全部拋給她們,也不為過

  5。

  很慶幸,我周圍還有一些這樣的好姑娘,懂事,真的很懂事。

  善良、單純、自然、真誠、體貼、靠譜、理智、成熟……即便把這些褒義詞全部拋給她們,也不為過。

  這種懂事,是能夠多從別人的角度去理解別人;而不是不分青紅皂白,也不是一味忍讓。

  這種懂事,是可以拿捏分寸,讓周遭的關係處理得很好,懂得何時該哭,何時該笑,何時該忍,何時該鬧。

  這種懂事,是真的不去擔心未來,也不去挂念過往,一心把手裡的經書讀透,把當下的戀人愛夠。

  如果懂事,或許就能知道,有些事越是計較,就越難抓住。周折一番,不如重回起點,看看自己當初最簡單的樣子。

  老蘇就是這樣的姑娘。

  她可以等媽媽接受大浩,也可以等大浩慢慢成長,等他晚歸到家,熱菜熱飯。

  我娘也是這樣的姑娘。

  我娘不吃辣椒也不吃醋,但我們往菜里亂放,她也可以笑着看我們把它吃光。

  文章來源(老丑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