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賭氣結婚反遭報復賠上我一生幸福

口述:賭氣結婚反遭報復賠上我一生幸福

  導語:結婚才兩年,我卻彷彿過了一輩子那樣漫長,恨不得時間飛速流逝,一輩子就這麼結束,這樣我就能從這段令人窒息、冰冷的婚姻中解脫了。說到底,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只能怪我自己。

  日久矛盾生

  結婚才兩年,我卻彷彿過了一輩子那樣漫長,恨不得時間飛速流逝,一輩子就這麼結束,這樣我就能從這段令人窒息、冰冷的婚姻中解脫了。說到底,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只能怪我自己。

  想想真是後悔。事實上,和霖帥的感情婚前就已經病入膏肓,可我卻賭氣、執拗地硬要把這段已經千瘡百孔的感情拖進婚姻,使得自己如今活在煎熬和懊悔中,看不到未來。

  如今回想,我和霖帥談了4年戀愛,能讓人體會到幸福感覺的卻只有最初那段日子。我們是在一次朋友聚會中認識的,那次,他的幽默、開朗給我留下了極好的印象,他的熱情、細緻讓我對他頓生好感,而且,在那之前我從未談過戀愛,所以,當後來他向我展開追求時,我幾乎沒有什麼抵抗能力。毫無疑問,霖帥是一個很懂得討女孩子歡心的男人。他經常送花、送禮物給我,雖然錢不多,卻都是花了心思的。

  我們戀愛了。因為這是我的初戀,所以我把這段感情看得極重,也投入得十分徹底,戀愛沒多久就把自己完完全全地給了他。那時候,霖帥對我也很好,事無巨細都想得很周到。每天早晚叮囑我喝牛奶;吃飯時給我夾愛吃的菜;偶爾,他還會主動下廚給我做飯,雖然笨手笨腳,做的飯菜味道也並不可口,但我吃在嘴裡甜在心上。每次和他逛街、散步時,他都會緊緊地牽着我的手,我喜歡被他牽着,那種被包裹的溫暖直達心底。他說,這輩子他都會緊緊牽着我的手,永遠不放開。我們還曾一起放過孔明燈,燈上寫着我們的名字,寫着我們的心愿——牽手一生。然而,牽手一生並不代表就會幸福一生。

  愛情的開始都是美麗的,發展到後來總會有這樣那樣的不愉快,我們也不例外,只是有些情侶懂得相互理解相互包容,而我們卻只知道針鋒相對,總想壓對方一頭。我和霖帥都是獨生子女,從小備受寵愛,沒吃過苦,沒受過氣,喜歡做什麼事都以自己的感受為中心。兩個人在一起,剛開始的新鮮和甜蜜誰都喜歡,但相處得時間長了,那種新鮮勁兒一過,各自身上的一些毛病就暴露出來。我覺得他大男子主義,一意孤行,做事完全不考慮我的感受,而他也覺得我嬌氣蠻橫,對他不夠溫柔不夠體貼,不夠善解人意。

  我覺得他變了,不再是以前那個他,而他說是我變了。其實,我們都希望對方變成自己想象中的那個樣子,但我們都不是泥巴人兒,都有性格,都有脾氣,誰也不願意被任意揉捏,所以我們的矛盾越來越多,多到無法相處。為此,我們開始吵,而且越來越嚴重、越來越頻繁。以前鬧完情緒后我們馬上就和好了,誰都不會往心裡去;可是後來,每一次爭吵都留下了不能癒合的傷痕。

  賭氣把婚結

  吵得多了,鬧得多了,有時我也想過分手,跟幾個閨密聊起來時她們也支持,可當我跟父母提及的時候,他們都表示反對,勸我說:“別再瞎折騰了。他也沒什麼大毛病,大致過得去,也就可以了。還是儘快結婚吧,你的年紀也不小了。”這話讓我又開始猶豫不決。是啊,我和霖帥已談了4年,雖然吵吵鬧鬧,所謂的愛已找不到幾分,但4年的付出又實在讓人捨不得就此放棄。而且誰又能肯定離開他后我就能找到一個更好的呢?

  那時候,這段感情於我而言就像雞肋,食之胃痛,丟之可惜。可誰知,當我還在十字路口矛盾、徘徊的時候,對這段感情霖帥已經有了抉擇,他向我提出分手。說實話,雖然自己也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可“分手”兩個字從他嘴裡說出來的時候,我的心還是狠狠地痛了。我搖頭說不同意,但他卻說我倆性格不合,堅持要分手。

  起初,我還真的以為是自己不夠好,和他性格不合,才讓他非要離我而去。可後來一些風言風語傳到了我的耳朵里,是他和同辦公室一個女孩的緋聞。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真是又生氣又傷心,還頗有些不甘。我可以接受我們因為性格不合等原因分手,但無法接受他移情別戀,身為我的男朋友卻和別的女人眉來眼去。原本我還在考慮要不要放手,給彼此自由,這個意外的消息讓我下定了決心——分手沒那麼容易。

  於是,我開始想盡辦法把霖帥留在身邊。那段時日,我求過、哭過、鬧過、吵過,甚至找過雙方家人幫忙勸說。禁不住我的死纏濫打,霖帥終於妥協了,他說再不會找那個女人,從此安定地和我在一起。

  乍一看,這場戰爭我勝利了,只是這勝利讓人有些心酸,因為霖帥的保證說得很勉強,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而且後來我發現他的回心轉意真的只是表面上的,暗地裡他和那個女孩依舊藕斷絲連。心很痛,但更多的是氣憤,那次我幾乎失去了理智,瘋了一般不顧一切地衝到霖帥的單位大吵大鬧。當時我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把霖帥搶回來。可結果卻是把他推得更遠。那次大鬧后,霖帥再次向我提出分手,並且要從我們一同租住的小屋中搬出去。我堅決不同意,攔着不讓他走,撕扯中我的頭撞到了桌角,流了血,這才留下了他。

  後來,他問我究竟要怎樣才肯罷休,才肯放過他,看着他急不可耐想要逃離的樣子,我的犟勁又上來了,竟鬼使神差般冒出了一個念頭:他越是不想和我在一起,我就越是不放開他,偏要纏他一輩子。我提出要和他領證結婚。霖帥當然不同意。於是,我就以死相逼。真不知道當時的自己怎麼會那麼衝動、那麼不理智。

  這明顯是賭氣的想法,朋友們都勸我考慮清楚,別誤了終身,連之前堅持讓我結婚的父母也改持反對意見,可我卻執拗得不肯改變主意。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麼固執,是因為太愛他還是因為不甘心?或者,兩者都有。

  後來,我強拉着霖帥去領了結婚證,沒有喜悅,沒有對未來的憧憬,有的只是彼此的怨恨和那些再也解不開的心結。

  婚姻冷如冰

  礙於面子,雙方父母還是為我們舉辦了一場婚禮,婚禮上,我們都帶着笑容,但強扯出的笑容似乎比哭還難看。

  我們的婚宴擺在中午,可晚上霖帥不知又跑到哪裡喝得醉醺醺才回家,到家就吐得一塌糊塗。我沒理他,自己抱了床被子去書房睡了。第二天他一醒來就跟我吵了一架。

  接着,我們開始了婚姻生活。帶着怨氣結婚,這日子怎能過得好,我們一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說話時都是含沙射影、指桑罵槐,任何一句話都有可能成為戰爭的導火索。一有爭執,我就跑回娘家,可是連我爸媽也不支持我,因為是我執意要結婚的。

  最糟糕的是,許是為了報復我,婚後霖帥經常夜不歸宿,三天兩頭緋聞不斷。我當然咽不下這口氣,跟他吵,他卻說他一直就這樣,是我纏着非要和他結婚的,所以後果自負。

  後來兩個人吵得累了,就開始冷戰,心情好時,還可以聊上幾句,心情不好時,兩個人幾天誰也不理誰,難得說上一句話。有時候我都怕回家,回去后,家也是冷冰冰的,毫無生氣。

  這兩年,在家人的勸說下,我也想過改變自己,試圖緩解兩人的關係,畢竟婚已經結了,我不想與他這樣過一輩子,可不管我如何放低姿態,霖帥對我的態度只有一種——冷漠。這樣的氣氛下,我們當然沒法好好過日子,有時候我感覺霖帥是在故意傷我的心,說的一些話、做的一些事能讓我心痛到呼吸困難。

  真的後悔了,我不得不承認:把霖帥硬拖進婚姻,不僅是在懲罰他,更是在折磨我自己。終於,我決定離婚了,不想一錯再錯,不想在錯誤的婚姻里賠掉一生的幸福。只是,我沒有想到,霖帥會斷然拒絕我的離婚要求。他的回答讓我不寒而慄:“當初是你要拴住我一輩子,如今想逃,沒那麼容易。”滿是怨恨的語氣將我狠狠地刺痛,更讓我後悔不已。我感覺自己就像掉進了一個深深的漩渦中,沉在裡面,找不到出路。

  回復

  賭氣,詞典上的解釋是:負氣;因為不滿意或受指責而任性行動。這個解釋里“任性行動”四個字說明賭氣的狀態就是不理智,人在不理智的情況下做出的行為帶來的後果基本上是糟糕的。賭氣結婚是最傻的,賠掉的是青春、是時光、是幸福、是理智和做人的尊嚴。

  愛不是苦苦糾纏,不是湊合勉強,不是“我得不到別人也休想得到”的霸佔,如果愛已變質,也許放棄也是愛的另一種方式,是個更好的結局。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