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我們為什麼投資馬斯克的超級高鐵Hyperloop

我們為什麼投資馬斯克的超級高鐵Hyperloop

我們為什麼投資馬斯克的超級高鐵Hyperloop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真格基金劉元

  導語:

  對於天使投資而言,每一次投資就像一次豪賭。

  當Peter Thiel投資Facebook、Paul Graham投資Airbnb、Sherwin Pishevar投資Uber的時候,都被很多人看作是“瘋子”。當然現在有無數的投資人為錯過了投資機會懊悔不已,但在最初撒出大筆現金時,誰也說不准它會成長為獨角獸,還是讓投資人輸得血本無歸。

  按照世界上腦洞最大、最瘋狂的天才之一Elon Musk的設想,超級高鐵Hyperloop(又名“子彈快軌”)或許會成為這個世紀最顛覆性的交通工具。真格團隊旅美期間,拜訪了Hyperloop在洛杉磯的辦公室,這篇文章不僅有Hyperloop的最新進展,更揭露了這批勇敢而瘋狂的人如何為夢想豪賭的故事。

  感謝這些瘋狂的人的存在,讓科技與生活有了更多改變的可能。

  正文:

  2000年7月25日,一架法航的協和飛機起飛不久後起火,攜着濃煙與烈焰墜毀。整個慘烈過程被許多民眾用方興未艾的便攜DV拍下,強烈衝擊力的視頻給人們帶來了深深震撼。從此協和號一蹶不振,並在三年後徹底退出歷史舞台。自從萊特兄弟的飛機1903年在Kitty Hawk試飛,協和是人類商業飛行達到的最高速度,巡航速度超過了晨昏線的移動,可以追上地球自轉,才有了“arrive before you leave”的廣告詞。而協和號的退役,讓人類自從工業革命以來,首次遭遇了商業交通極限速度的倒退而不是進步。

  2000年也見證了人類歷史上首次互聯網泡沫的破滅,從納斯達克的5132.5的最高峰狠狠跌下。受到最大衝擊的Pets.com和Webvan,分別是一家送寵物食品和生鮮上門的公司,也就是二十多年前的O2O服務。

  十幾年過去了,納斯達克指數已經在2015年超越了泡沫鼎盛的頂點,而與Pets.com和Webvan的商業模式異曲同工的公司們如同雨後春筍一樣開始在太平洋兩岸大量湧現。十五年來,一個個令人目眩的科技界商業奇迹拔地而起,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Whatsapp, Snapchat,更年輕的創始人們,用更短的時間獲得了更高的估值,而這幾家巨頭另外一個相似點是,他們全部都是做社交的公司。有了它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可能更熱絡,而距離也許更遙遠。而曾經帶着山呼海嘯的噪音,以不可一世的超音速突破人間距離屏障的協和號們,則靜靜擺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館里。人類的商業交通速度從此再也沒突破音障。

  2012年的夏天,太空探索公司SpaceX和電動汽車特斯拉的創始人,“鋼鐵俠”伊隆馬斯克在一個媒體上首次提到一個偉大的構想:一種速度超過噴氣式飛機兩倍,無視天氣因素影響,原理上永遠不會撞車,不需要司機的——懸浮真空膠囊列車。他給這個構想起名叫Hyperloop。“這也許是人類在火車、汽車、飛機、輪船之後的第五種交通方式,”伊隆說,“而這個計劃的原理像是三樣物品的交叉:電磁炮,沙狐球,和協和號。”

我們為什麼投資馬斯克的超級高鐵Hyperloop

繼space X和Tesla Motors之後,Hyperloop是Elon Musk又一個瘋狂的想法。

  2013年,繼Ansys和MathWorks之後,NASA的開源框架OpenMDAO發布了Hyperloop的動力推進系統,驗證了伊隆的異想天開的科學可能性。2014年,Hyperloop Technologies成立。

  同年年末,真格基金與硅谷的Sherpa Ventures (Uber的早期投資方),Formation 8 (Oculus與Palantir等公司早期投資方/創始人) 等一起,完成了對Hyperloop Technologies天使輪的投資;2015年,真格基金向Hyperloop追加了第二筆投資。

  與許多人預想的相反,Hyperloop在融資時並不是硅谷的寵兒。沙丘路上鱗次櫛比的風投公司辦公室里坐着的投資人們,大多更習慣於觀察社交產品用戶的爆發曲線,企業應用的產品形態,硬件的功能,生物製藥的臨床測試階段。這些即便是最為資深的投資人們,生平看過數萬個項目,可能也是頭一次聽到桌子對面的人說,我們準備造一條超音速真空磁懸浮列車。

  通常來說,VC分析一個投資標的時有四種基本的潛在風險:技術與產品風險,市場風險,資金風險,監管風險。對於他們來說,Hyperloop要倚靠尖端到不可預知結果的技術,做一個大眾不知道敢不敢坐的超音速管道列車,燒掉可能不知道上限在哪裡的資金,還不知道政府批不批准,簡直是四個象限的風險全部深不見底。於是,Hyperloop成了硅谷上所有人都在討論但是說到扣動扳機投資卻又全部顧左右而言他的項目。

  但總歸有勇敢的人願意賭一把更瘋狂的事兒。

  Sherwin Pishevar不僅是Hyperloop的最早投資人,也是聯合創始人。Sherwin出生於伊朗德黑蘭的移民,他的父親曾從伊朗的死刑名單上死裡逃生,跑到美國當出租車司機。他當時大概不會想到他的兒子會在伯克利大學學習分子生物,後來兩次創業成功把公司出售後加入一家原本被同行看做江河日下的老牌VC,然後投到可能是這個世紀最偉大的科技公司之一Uber。13年我還在做母基金的時候,曾碰上正在融首期Sherpa Venture基金的Sherwin,而那時候他提供給LP的Reference List上赫然寫着,巴拉克奧巴馬。

  Hyperloop的另外一位天使投資人,Joe Lonsdale, 從在斯坦福讀大學的時候就開始在Paypal工作,成為著名的“Paypal黑幫”中的一員。22歲的時候作為聯合創始人創辦了日後威名赫赫的大數據獨角獸公司Palantir,然後創辦著名風投公司Formation 8, 在A輪時投資了日後的VR領袖Oculus。 Joe的未婚妻曾經在真格做過投資經理, 所以說起來Joe還算是真格的女婿。

  徐小平老師2014年在愛爾蘭的Web Summit峰會上碰到Sherwin的時候,Hyperloop Technologies還是一個剛剛成型的構想。徐老師聽了這個構想后,激動得不能自已,當即向Sherwin表達了強烈的投資意向。

  彼時,公司還沒有一位真正的CEO,早期投資人Sherwin身兼聯合創始人的角色,事必躬親帶着臨時CEO Brogan北美亞洲歐洲中東東奔西走。Brogan雖然頂着臨時CEO的頭銜,但是是個踏踏實實的技術宅,之前在伊隆的太空探索公司SpaceX中作為最早期員工之一做了十年的工程師,更早前在世界最大的軍火公司格魯門研究了五年的太空飛行器。

我們為什麼投資馬斯克的超級高鐵Hyperloop

Hyperloop Technologies CTO Brogan BamBrogan、聯合創始人Shervin Pishevar

  半年後,當Hyperloop登上福布斯的封面,徐老師接受福布斯主編Bruce採訪的時候,Bruce問投資Hyperloop這樣的公司是否擔心風險,徐老師回答,“在短短的投資決策過程中,我腦子裡只想着一個最大的風險,就是人類未來十年最為震撼的科技公司就在我眼前,而我錯過了他”。

我們為什麼投資馬斯克的超級高鐵Hyperloop

參觀完后,兩位老師開始不淡定了。。。

  2016年1月,真格全員造訪了Hyperloop在洛杉磯的總部。這時,Hyperloop的團隊已然群星熠熠。新加入的董事會成員包括,David Sacks (前Yammer創始人,Zenefits和Paypal的COO), Jim Messina (前奧巴馬總統競選總管,卡梅隆的競選軍師), Emily White (前Snapchat COO, Facebook和谷歌高管)等。而公司最終敲定的CEO是Rob Loyd, 在此之前是思科的主席。

  作為整個硅穀人們最津津樂道而又最不為人知的公司之一,Hyperloop給了我們第一次參觀自己已投的公司卻還需要所有人簽署保密協議的經歷。雖然公司內部不讓照相,但我們第一次近距離目睹了極具未來主義的列車管道和太空艙一般的列車車廂prototype和軌道測試機原型。穿着白大褂的男女工程師們在巨大的管道前做着焊接,或在實驗台做着微型風洞測試。CTO Brogan一頭桀驁的金髮,向我們驕傲的宣布,今年的年底我們就能看到列車在三英里的軌道上試運行了,峰值速度會超過每小時一千公里。

我們為什麼投資馬斯克的超級高鐵Hyperloop

由於項目保密,Hyperloop在網絡上只有為數不多的資料圖片

  “Hyperloop的項目聽上去成本會異常高昂。我們已經完全掌握了這項技術,並且現在就能讓列車達到這個速度,但是我們在盡一切努力讓成本降下來。事實上,按照我們現在的方式,由於Hyperloop的管道建造不像傳統列車鐵軌那樣需要大量的地質承壓勘探成本,我們確信每一公里的建造成本會比中國的高鐵更低。”

我們為什麼投資馬斯克的超級高鐵Hyperloop

  “除了工程學上的突破,我們建造了大量的管道,藏在拉斯維加斯附近我們的分廠里。我們買下了50畝土地做測試,那裡的地可比洛杉磯便宜。如果我們項目失敗了,那我們大概會成為一家管道公司哈哈哈”

  “時速一千公里聽上去很快,但我們會確保乘客非常舒服。事實上,理想的狀態是乘客根本連感覺舒服的機會都沒有。我們有偶時候會聽人說,‘我昨天飛機坐的非常舒服’,可是你從來沒聽人說,‘我今天的電梯坐的非常舒服’。我們希望的是,它是一種如此完美的交通方式,可以讓人們感覺像坐了電梯一樣渾然不覺。”

我們為什麼投資馬斯克的超級高鐵Hyperloop

Hyperloop管道概念圖

  “很多人直覺上會認為我們做的是開天闢地的技術,然而事實上並不是這樣。我們的技術藍圖,即把列車放進真空炮管里彈射出去,兩個世紀前就有人提出來了,兩百年來技術的飛速發展讓我們在實驗室里早就達成了這種可能性,我們的優勢在於我們的動作比所有的競爭對手都快,而我們群星閃耀的團隊所做的一切事情,就是把已經能實現的科學技術的成本通過密集的微創新降低到最低,一直到整個項目不僅是在技術上可行,還真正具有工程上的可行性。”

  告訴我們這些的時候,Brogan自信而篤定,並沒有那種“我們正在做一件馬上要改變人類未來的大事兒”的激動。他帶着我們來到一塊巨大的電子地圖前面,把圖像調到法國,俄羅斯,迪拜,日本,給我們看真實地圖上的一條條曲線,曲線由紅轉綠。“這是出發口,紅色是低速,綠色是列車的每一個加速點。”他指着曲線中間的小黑點說。

  “我們原本準備把第一條線路建在洛杉磯到拉斯維加斯,但現在看來也不一定。歐洲亞洲和中東的許多國家政府和機構找到我們,希望投資或者讓我們把第一條線路建在他們那兒。”聽到這裡,讓我們更加期待,畢竟這裡面也有真格的牽線搭橋。

  參觀完工地和辦公室,Brogan招待我們吃午餐。徐老師嘴裡嚼着西藍花,聽投資團隊的同事爭辯投資Hyperloop的風險和回報到底是不是成正比。大家的對話開始轉化成中文,而Brogan雖然不知所云,也在一旁面帶微笑的看着我們。十五分鐘后,我們臨場在會議室表示,希望向Hyperloop追加第三筆投資。

  就在我們造訪Hyperloop的第二周,CNN的直升機盤旋在內華達沙漠的上空,拍到了倏地出現的一大排巨大的管道。管道們純白,上面有着一個許多人熟悉的藍色的無限符號。隨後,Discovery, CNBC, BBC等電視台也聞訊蜂擁而至。

  記者們激動的報道,“Hyperloop真的來了!”

我們為什麼投資馬斯克的超級高鐵Hyperloop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蘋果新大樓以古希臘“時光女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