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父親談黃子韜:為他留200億資產 不怕他傻

父親談黃子韜:為他留200億資產 不怕他傻

  導語:黃子韜,90后演員、歌手,EXO前成員。繼吳亦凡、鹿晗之後於去年4月份正式宣布與韓國SM公司解約,並於6月份成立Z.TAO個人工作室。黃子韜離開韓國EXO組合回國以後,他的父親黃忠東幾乎替他打點一切,他精心為兒子挑選了一家規模相對較小的經紀公司。“我寧願叫你當雞頭,我不願意叫你做鳳尾,我考慮得很透徹。”(文章來源:《人物》)

父親談黃子韜:為他留200億資產 不怕他傻黃子韜

  黃子韜,90后演員、歌手,EXO前成員。繼吳亦凡、鹿晗之後於去年4月份正式宣布與韓國SM公司解約,並於6月份成立Z.TAO個人工作室。黃子韜離開韓國EXO組合回國以後,他的父親黃忠東幾乎替他打點一切,他精心為兒子挑選了一家規模相對較小的經紀公司。“我寧願叫你當雞頭,我不願意叫你做鳳尾,我考慮得很透徹。”

  他頗為滿意的是自己前半生所創造的一切,財富、權力和黃子韜。他說他為了兒子,留下青島的“四五套房子”,“200多億資產的公司”,來北京給兒子當老闆。他認為自己能在三五年之內,親手將這家小公司帶到華誼的規模。

  1  

  現在我的朋友跟我說你兒子大明星了,怎麼怎麼。我說實話真是淚在心裡流,孩子當明星,從他到韓國到現在,我沒過一天好日子,就不是一個正常的父親。

  韜是什麼都不想。他已經養成了習慣,他覺得我什麼都很好,為什麼,他不知道他爹在後面做了多少。所以他已經成為習慣。什麼事,爸爸,這個事怎麼弄,爸爸我吃什麼,他就是有一種依賴,他就覺得什麼事都不在乎。你問他,我們像父子,又像老師,又像兄弟。

  他從出道,到韓國,到現在,天天爸爸我幹嘛幹嘛。任何一個事他都會跟我說的,開心了,不開心,就包括喜歡哪個女孩,爸爸,那個女孩我挺喜歡,他都會告訴我。

  什麼都不瞞,幹什麼,從來不瞞。去酒吧,跟誰去,他都拍視頻給我看。到美國,外面買一條褲子都告訴我,爸爸,我買條褲子,我說你現在這麼大,你買條褲子跟我說什麼,他說我怕你不高興。

  我現在都養成習慣了,2點鐘非醒不可。真怪了,一到那個點就醒了,然後就很難再睡了。

  這是你今天見到我,你可能都想像不到,很多事都是我親力親為。方方面面的事。

  我不可能讓他去知道,因為有些事他會覺得很累的。他會認為,爸,你別管這些事,太累了。我從來跟他說,我不管這些事,你別操心。

  韜剛回來,好多事情他們可能無從下手的時候,我什麼都干涉的。倫敦時裝周的文案都是我自己親自寫的,我晚上寫到2點。我不懂服裝,不懂時尚這一塊,我去學,我去了解,我能寫整個一篇文案,讓媒體去發稿。

  這是我必須做的。粉絲本身裡面就很亂,我馬上成立粉絲會,我說你們誰干會長,他們就說,叔叔,誰也幹不了會長,會長必須你來干,我們只能幹副會長,誰干會長都會不服氣的。好好好,我干會長。

  1997年,我是青島財富榜第7名。但是我是不求上進,安於現狀。別人搞房地產啊,去幹什麼,我開個汽車租賃行,我也覺得挺好的。那次上榜以後,我就再也沒上過榜,真的,連前50名都沒有。我感覺挺好的,一直這不到現在。

  現在為了韜,你不知道我每天要加班幹活干到多長時間。有時候,韜累了,他給我發信息,我也給他發。我一口氣寫了40分鐘。我說我也想做個正常的父親,可以嗎?我青島四五套房子,住的、吃的哪一個都比這舒服,我為什麼過來,我不就為了你嗎。我青島的公司,200多億的資產,我在那干董事長兼總裁, 北京霧霾這個天氣,我跑這裡我管着你這個小公司。

  我說心裡話,哪怕韜明天回家我都很高興。上次他發那個水痘,我說兒子我越來越想叫你回家了,他說爸,我也是,但是你還讓我再奮鬥幾年吧,我說行。

  我跟別人我不好說。跟別人說,人家以為我,哎呀,你裝什麼。事實上他們真不知道孩子背後我吃了多少苦,我擔了多少事,沒人知道。就是說每天公司大小這麼多事兒,然後韜這些事,韜的日常的所有東西都是我自己親自弄的,包括他的微博、貼吧,所有的新媒體部分都是我在維護的。

  我跟韜韜說如果在兩三年之內,你還不成熟,你的團隊還沒有能力把你單獨扶起來,我也沒辦法。我就管理三年,以後我沒事跟你媽出去遊山玩水,你有什麼重大的事情我參與一下。這是爸爸幾年以後想要的生活。本來我現在就應該過這樣的生活,又因為你,把我延後了幾年,但是我願意。

父親談黃子韜:為他留200億資產 不怕他傻黃子韜童年照

  2

  他喜歡當明星,要當明星。小時候,人家一看,韜,你長得真漂亮,像明星,他就自己整天看。每天到早上,自己頭一梳,他說爸,你看,我就是個明星相。

  他跟晨晨說,我要當明星,晨晨說我絕對相信你能成為明星,他為他這句話一直感動着。他身邊的同學說,做夢去吧,挖苦他,就晨晨不是這樣的人。他跟我說,晨晨說的,我能當明星。我說對呀,你只要努力,肯定能成為明星。

  我從來不懷疑孩子說什麼事,什麼話的。我從來沒說,哎呀,不可能,想什麼呢。我16歲到青島,考上軍校的那一刻我就說我一定要在青島生活下去。 我們老家是湖北黃石,包括九江那邊,都很臟、亂、差。我說我一定要到青島來,而且我要在青島成家立業,把父母親,家裡都搬過來。他們就說怎麼可能呢,但是 我四年後全做到了。我從來不給人潑冷水,人只要努力,沒有做不到的。

  韜想當明星我就送他學音樂。後來他去參加SBS的比賽,回來跟我說SM看上我,叫我過去。我說別胡扯了,SM怎麼可能到這來,肯定是騙人。韜說SM幹嘛的,我說這是亞洲最大的造星工廠。

  他哪知道SM,我知道。我特別喜歡聽韓流音樂,它的旋律特別好。他說什麼是造星工廠,我說就是專門出明星的地方。而且是亞洲最大的,整個國內沒 有任何一家經紀公司,他說什麼叫經紀公司,我說經紀公司就是專門讓明星在那兒待的地方,讓你唱歌、接節目,這叫經紀公司。就像每個公司有人管一樣,就是管 藝人的地方。國內任何一個地方都趕不上SM。

  他自己搜,一看,這麼牛逼啊,爸爸我要去。我說你自己看看那裡面訓練有多苦,你看三天。那個時候正好韓庚已經起訴了四五個月了,我一直就關注,我說這相當苦。

  我帶他去韓國考察,我看好了,三天我就把合同簽了,一點都沒猶豫。別說10年,20年我都願意。我很開心簽了合同。

  韜在韓國訓練7個月零7天,練舞蹈,唱歌,韓語、英語、武術。別的練習生是下午2點上班,10點下班,他是每天上午8點鐘過去,凌晨2點鐘下班,每天就睡6個小時。他練完以後就給我發信息,每天凌晨兩點,他會跟我說今天什麼心態,我準時給他回復,讓他怎麼去做。

  他特別堅強嘛,確實隨我,因為我生命力很強。你想啊,沒拿家裡一分錢,光着腚,考着學到青島來。

  2002年,我的所有的現金500多萬,被我秘書一夜轉到滙豐銀行。整個家裡現金就剩下4萬塊錢,那兩個月應該是我最難的時候,孩子正好又上學,需要錢。

  你知道我靠什麼去維持啊,我靠打撲克。每個禮拜,和我的朋友們去打牌,我能掙3000塊錢。

  我就靠這個維持生活。他媽已經過慣了這種大手大腳的生活,我每個月給她1萬塊錢,她就感覺公司沒有任何問題。我任何人都沒說,我爸媽都不知道。我最後用4萬塊錢,我又走到了今天。

  我堅信自己一定能走過去。我沒找任何人開口,用這4萬塊錢在資本市場慢慢地做到今天,通過我13年的努力,我把公司干到了207個億。這當中這裡面的辛酸都很多,我給你講的都是很輕微的。

  我整天跟韜講的,四個字掛在嘴邊,天道酬勤。他開始不明白什麼意思,我說人你只要勤快了,你只要努力了,老天都能看得見,你該做的什麼你都會實現的。爸爸有今天,是靠我的智慧,靠我的勤勞,靠我的努力,不是靠吹拉說騙來的。

  解約當時是我自己想的點。這個團隊我特喜歡,我說你就在韓國慢慢發展。別人都說掙錢少嘛,你不要在乎錢,爸爸給你寄錢,我存了1個億韓元到韓國。我不想讓孩子因為你們發錢少,而有想離開團隊的想法,就讓你安安心心在那兒,公司叫幹什麼幹什麼就行了。

  當時唱歌有時候他的句少嘛,這個我不在乎,你剛開始出道。他說,對,爸,我只要在這好好乾了,我干一年兩年,公司慢慢會知道我的才能,肯定會慢慢地重視我的,我把自己做好就行了,現在我多一句、少一句都無所謂。

  就那個受傷,確實觸到我的底線了。

  當時我在韓國就講了個人性化,我希望孩子病了,你們給他好好看病。身體不好,要讓他好。我當時就講了這個條件,這個在合同上沒有。他說這個你們放心。這麼大個公司確實是在這方面做的很差。

  我了解韓國人,韓國人跟青島做生意特別多,他就是不近人情。他們有時候考慮問題,他覺得這點傷算什麼,該幹什麼幹什麼,又不影響,他不會為了你一個人的傷痛而去影響整個團體的利益,這就是他們。

父親談黃子韜:為他留200億資產 不怕他傻黃子韜

  3

  我最喜歡擦地板,家裡衛生全我打掃,洗碗全是我干。在洗碗和擦地板的時候,我腦子很清醒,我想不通的問題全部能解決。

  擦地板考慮問題是公司的一些大的問題。韜這些所有的問題太小了。韜在韓國經歷了這麼多事,不管是跟公司之間,跟隊友之間,包括他自己的心態。出了事和問題,一個電話打給我,爸爸我怎麼辦。我絕對我會在10秒鐘之內我會告訴他怎麼辦。

  他是1993年出生的。他1歲的時候深更半夜發燒30多度,醫院沒人,我等了兩個小時。那時我發誓,一定要學醫,以後兒子除了檢查,我絕對不上 一次醫院。從那以後,我花五年考了醫師資格證,除了臨床經驗差3分,我全部考出來了。所以現在孩子不管是什麼病,包括這次水痘,葯全是我自己給他開的。

  那時候我在部隊,工資也很高。1995年就開始轉業做買賣以後,家裡條件相當好。給他買的衣服,全部是用美金買的。他穿完以後,穿了四五個孩子都沒壞。

  但是我一直告訴他家裡很窮。

  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每個禮拜給他1塊錢。那時候孩子就開始富,有的孩子拿100啊、10塊,爸爸,他們怎麼這麼多錢,我就1塊錢。我說人家家富,我們家窮。

  上五年級的時候,他把同學帶回家。那時候我們住的是120平方的房子,1997年買的,青島也沒幾個。他跟同學說我家沒錢,同學說你騙人,你們家這麼大房子。他跟我說爸爸,今天同學罵我,我們家是不是特有錢。我說不是,這個房子是租的。

  他小時候確實特別不愛學習,我從來不逼他。韜高中給我寫了封信,他說爸爸我不想上學了,我喜歡唱歌,將來也可能會當明星。不管能不能當,這是我的夢想。我看完以後說你想當什麼,當總統,我都支持你。

  他說要憑自己能力去找工作。他說爸,我找了個好工作啊。什麼工作,一個學校。學校幹嘛,陌拜。陌拜是幹什麼,就是拿着單子到外面去拉客人,去簽單,這個叫陌拜。我說你這個挺好聽的,銷售就是了,他說不,叫陌拜。我說好,陌拜就陌拜吧。

  他很吃苦,10點鐘商場下班人多,我每天晚上把車停在那兒,我就看他拿着單子,站在馬路上,他說你學英語嗎,我們什麼什麼英語。

  我從來沒揭露他。我就在車上等着,他自己坐公交車回去,我都不拉他。既然是你自己選擇的,我就讓你有個鍛煉。

  冬天很冷的時候,我叫他媽開車把他接回來,但是我不去。其實冬天他穿着棉帽服在外面拉客,我在車裡掉眼淚,我不跟他說。那時候我跟着他,每次都 在他身邊,他到現在都不知道。幹了幾天以後,他說爸爸你能不能幫我在公司找幾個人啊,我今天我要完成多少任務。我說可以啊,我的公司就在你後面。我就叫公 司的人過去,我說跟韜一定要裝作不認識。

  他現在大了,我今年把我所有的家底全告訴他了,他說爸爸,原來你這麼有錢啊。

  我們家沒有任何人知道到底我有多少錢。我的私募公司200多億的資產,我有21%的股份,你想想吧,我有多少錢。這兩年他要買車、花銷的,我還 退了4個股份,我還擁有17.3%的股份,我一年光分紅我都能掙他半年掙的錢。我跟他說了這些,他說爸爸,太牛逼了,要不你把身家公開吧,我說不可能,你 這樣很招搖,他就非得讓我去公開,我說不可能,千萬別這樣。

  以前他從來不去攀比這些。那次有人罵他窮屌絲,說他家很窮。他就說爸爸,人家為什麼說我窮,我不窮,以後我就得讓你們知道我有錢。從那個時候把他這方面的心態把他弄得(不太好)。

  不過現在好了。你看他買了車,我說你不要讓別人知道,這不也沒人知道。我說你一定要向我學習,我說我買的車,身邊的朋友都不知道我用的什麼車。

  我可以說在青島港是引領潮流的買車,我兩年一換車。1994年我一轉業,我就買的是豐田佳美,全國就16輛。接着中國進了50輛子彈頭,我又換了個子彈頭。

  我開的是汽車租賃行,我這車是出租的,我對外賺中間價,沒有一個人知道是我車。

  人呢,不管哪一個人的氣質或者說威望一樣,他是從小由內而培養出來一種東西,就像王室裡面的公主一樣,她天生就有這種氣質,她不一樣。不是說是你光吹牛,我有錢。

  小時候玩遙控車,他每次買回去以後要把它砸開。他媽就很心疼,我說你別管他。我就在後面看,他拿着螺絲刀,撬,他想把它卸開,卸不開,急得用錘 子把它砸開,砸完以後看看裡面什麼樣的,我都不管他。完了以後,我也不吭聲。他就說,爸爸車撞壞了,他告訴我,車被撞壞了,我說沒事。還要嗎,要。我又給 他買。

  所以他從來不自私,他真心很大,他從來不會自私,不會在乎這些東西。

  有人說他傻、彪,智商低,我說怎麼了,我說這樣的人實在,他不累。他不會去想着,我今天給你想什麼心思,對你動什麼腦子。我覺得這樣就挺好。我年輕的時候也是這個樣,我也走到今天,我不比別人差。

  黃子韜現在確確實實太單純,單純的有點大,有點傻,有點彪。但是我也說了,我說我不怕你傻,不怕你彪,你就做好自己。如果我在性格上把他改變了,他就不是黃子韜了,你真沒必要。

  他不講究。我就跟他說了N次,但是到時候就沒用,他講究不了。你比方說他不高興,他就是不高興,管你媒體什麼的,無所謂,他就不會在乎你的身份。有一天他很累,白天參加《我是大主宰》發布會,晚上成龍大哥說一起吃飯,他說我很累,我不吃,今天累得要命。

  他就是這個樣,管你成龍,在他眼裡都是一樣的,沒有說是你成龍就怎麼怎麼的,你多牛逼。他不願意就直接走。你看大哥都了解他,特喜歡他,所以一點不用擔心。是,你要了解他喜歡,不了解覺得大哥在這兒你還這個樣。

  我就跟韜說,你想怎麼做,你也不要去裝,你也不要去說假話,你心裡怎麼想的就怎麼做。不管誰採訪,怎麼想的就怎麼說,大不了我們不幹。我現在巴 不得他不幹。我說你不幹,我把所有的股份全部轉給你的名下。你想幹什麼你就幹什麼,你爹就你一個兒子,你要什麼,我跟你媽留個300萬,下輩子我就足夠 了,錢都給你。

  我太了解他了,我越是說這個話他越會說,不,爸,我要靠我自己,我一定要好好乾,你覺得我哪做錯了你說一聲。我接着就說,成龍大哥不管怎麼樣,你可以坐一會,完了你說大哥我太累了,再走。哪有你這樣的。

  從我當爹的角度來講,我只希望他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就行了。我現在的財產我都夠買好幾個公司的,我還用得着孩子去拚命啊,但是我不會告訴他。

父親談黃子韜:為他留200億資產 不怕他傻黃子韜童年照

  4

  我不怕人黑他。很正常啊,人紅是非多,這是相當相當正常的一件事啊。

  在這之前我就給他打預防針了,我說你一旦出道,會有很多人罵你的,也有很多喜歡你的。這個在意料之中,我一點都沒感到很奇怪,唯一感到奇怪就是回國以後媒體也去跟風,這是我沒想到的。

  他老是喜歡看微博底下的評論。我說如果你在乎這個人說什麼,那個說什麼,你不用過自己的生活了,你穿衣服你都得弄一萬套,你都不夠人去審美的。

  我們倆為這個爭過,那次我乾脆讓他徹底傷心。他說爸,這麼多人罵我,他不願意。我就火了,我說這個事我早就跟你說過了,你要有這個思想準備。罵 你的,為什麼罵你,有些是你自己本身的原因,有些是別人故意捏造的,有些是團隊的原因。錯了,咱不去理會,人家罵你對了,我們就得改正。你一個明星,你整 天就看這些,你還用干好你的東西嗎。

  他說這個我沒做的事,唱Rap錯位也不是我的事,他們去弄一個。我說很正常,你別管。營銷博買不是,花錢買,我們再花錢買回來,有什麼了不起 的。有你本身做的不好的地方,你為什麼不從這方面去下工夫。你抓自身建設,我抓團隊建設,現在三分之二的黑就沒了。剩下三分之一,無中生有的,讓他黑去 吧。

  這個就是心態問題。我要的效果就是把他調整過來,所以現在什麼事都不是事了,他心裡也不會去在意這些,誰說我怎麼的,誰不說我怎麼的,你黑我吧,你罵我吧,我無所謂。他有這樣的心態,他就能好好地安心地工作,安心地做好他自己的事。

  我跟他也說了,什麼事兒你一定要看開,你越是在乎它,你可能越失去的多。

  這兩個月說實話,對他是個磨鍊。在劇組拍戲,早上7點鐘就把他叫過去等着,下午3點鐘才拍,一等等這麼長時間,真的對他是個磨鍊。我跟他說,你 有不滿、不高興的,全沖我這邊發泄,不要對外,我不想你在外面讓人家感覺你不尊重別人。什麼時候沖我罵都無所謂。我就是你的出氣筒。

  他就給我發信息,那個時候已經12點了,到現在沒動靜,已經等了5個小時了,他媽不有病嗎。我說真他媽他們是真有病,腦子不好。他說那怎麼辦,我說你先耐心等一會兒吧,玩玩遊戲好了。

  誰有耐心啊,我開個車我等10分鐘我都煩。人將心比心,叫你等7個小時以上,你願意嗎?人家都堅持下來了。

  我說你玩遊戲行了吧,所以說我一天給他1萬塊錢玩遊戲嘛,玩去嘛,天天玩,天天玩。但是他現在能堅持了。真人秀《閃亮的爸爸》,24小時監控, 睡覺也攝像頭對着,沒一點自由。第一部真人秀是《閃亮的爸爸》,第一部電影是成龍大哥的電影。他自己跟我說,我覺得現在沒有我不能做的事了。不管叫我拍任 何樣的真人秀和電影,我肯定都能堅持住,這個是成熟。

  其實從我內心要的也是這個結果。他覺得現在叫他光演電影,真人秀亂七八糟,項目接得多。我說不可能光去做音樂,一年我給你出張專輯,做音樂,但是你要生存,公司這麼大要掙錢啊,掙錢從哪來,都是拍電影和真人秀,我給他講道理。

  《閃亮的爸爸》說你認為孩子讓你最驕傲的是什麼?我說我最驕傲的不是他現在當明星了,將來掙多少錢。

  在幼兒園有一次有個小孩用棍子把韜的眼睛一下戳了,到醫院縫了3針。回家以後,他奶奶就說,這怎麼弄得,你會武術啊,你怎麼讓人家打了你,他打 了你你應該去打他呀。我說媽你怎麼說的,我還沒說完,你知道韜他說什麼,他說我練武術又不是打架的,我是防身的。他才5歲說這個話。

  我最驕傲的是他小時候說這句話。

  你知道吧,他對這個孩子的態度跟我很像。他叫貝貝有這個機會你就得大膽地去嘗試,你就得好好地去學,就像我當時讓他學音樂似的。這個人只要本質是好的,這個心地是善良的,只要這兩點不變,其它的什麼事都不是事。

  我以前經常這樣罵他。家長的一些東西對孩子的影響是潛移默化的,他說的話,做的事,他自己並感覺不到這是跟着我這邊模仿下來的,但是他跟我在一 起時間長了,他確確實實自然而然地印在腦海里。結束了以後說的話就是,他說我一天我都受不了了,我說你也知道你一天受不了,我說我帶了你20多年,我說你 現在還跟小孩一樣。

  韜的成長都在我意料之中。當面他說你看我很厲害,爸爸。我說確實厲害,我沒想到你這麼厲害。但是實際上在咱們說的話,我不會讓他知道,這肯定都 是在我意料之中的。做父親是有責任的。合格的父親首先是付出,第二是犧牲,就是說你在後面不管為孩子默默地做了多少,不要讓他知道你去為他付出了多少,而 要讓他感覺是他自己的能力。我做了什麼事,我要讓韜感覺是他自然而然形成的。可能現在剛開始,我這個當父親的幫他一下。總有一天,他會自然而然地不需要我 們任何一個人的幫助,他能站上頂峰的。這是給他自己培養的一個信心。

  (註:《人物》記者試圖核實黃忠東的資產狀況,但是未能從公開渠道獲得有效信息。黃忠東本人也很不願意公開自己的真實身家,他自稱,他1997年登上青島財富榜第7名,壓下了當年所有的媒體報道。)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