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推薦 » 他意外發現親哥哥竟然「X了他女友」,之後的神展開連八點檔編劇看到都會傻眼啊!

他意外發現親哥哥竟然「X了他女友」,之後的神展開連八點檔編劇看到都會傻眼啊!

很多人在被蔑視、打擊時,都還不會放棄自己心中的希望,但若是被信任的人背叛,幾乎所有人都會因此一蹶不振,並在心中留下深刻的傷痕。一位網友就在Dcard上自述了一年前的傷心往事,他不但被交往了五年的女友戴綠帽,而且女友的劈腿對象還是他哥…

 

以下為網友陳述的原文:

我跟我女朋友小汶從高一認識就開始交往,我們交往了五年,她也認識我的家人,我們感情一直很好。雖然有時候會吵架甚至冷戰個幾天,但也不至於會到分手,我們班同學都認為應該會吃到我們辦的喜酒,也因為這樣我們雖然沒上同一所大學,但是到了大學新的環境也沒因此離開對方。

而小汶跟我們家好的程度已經好到,我如果還沒到家,她就會先來我家等我,我們家人都會開門先讓她進來等。說真的,我從來沒擔心以後小汶如果真的嫁進來我家,會跟公婆處不好這件事,因為我爸媽就很喜歡她很乖又懂事,三節都會記得來我們家送禮,把我爸媽都服侍的服服貼貼。

 

▼我爸媽每次都把她當作準媳婦,冬天燉雞湯,夏天釀酸梅,他們連對我們這些小孩也沒這麽好。小汶跟我姐也情同親姐妹,因為都有討論化妝和保養的興趣,她們第一次見面就好像十年沒見一樣的話家常。(示意圖)

他意外發現親哥哥竟然「X了他女友」,之後的神展開連八點檔編劇看到都會傻眼啊!

 

但她跟我哥就是普通,平常倒是看她們點頭一下,也沒多聊什麼。我有問過我哥:為什麼對小汶都這麽冷淡?我哥總是淡淡的回我:「啊她是你女朋友,跟我要講這麽多幹什麼?」我好像也有點被說服了,但總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還是補了句說:「好啦~我只是說你也要多照顧一下人家,不然怕她誤會我的家人不喜歡她。」我哥就沒再講話了。

 

其實我哥是個人很好的人,陽光運動型男,功課又好,對女友又貼心,在學校可以說是風雲人物型的那種,只是缺點就是對於自己喜歡的女生反而比較害羞,不敢去追就是了。但有一天,你會發現,你身邊最愛的人,都有可能背著你幹了齷齪事…

我為什麼會發現呢?是因為男生的line群組裡,總會有一、兩個群組是都只有男生,而那個小群組就像個共產主義國,有好片傳給大家,大家都可以分享的到,女孩要知道,男人沒女朋友可以,沒左右手絕對不行。就因為大家都很「熱心」,所以影片轉傳轉傳是很快速且很容易的,你們無法想像你po出去的影片,一個小時內已經有好幾千人看過又轉傳了。

 

▼那天也是興致勃勃的隨便從群組裡選片看時,那時越看越奇怪,總覺得那背景好眼熟,一開始以為自己想太多了不以為意,看到後來才發現這根本是我哥房間!影片中的男女主角就是我哥跟小汶…

他意外發現親哥哥竟然「X了他女友」,之後的神展開連八點檔編劇看到都會傻眼啊!

 

我當下其實沒有很生氣,因為我一直不相信是真的,我重複看了十幾遍,想證明我剛剛眼睛是瞎的是我認錯人,但我只能說我無法欺騙自己,因為世上只有你很愛和你很恨的人,是化成灰也認的出來的…

而且還很諷刺的,那個群組裡放那個影片的標題就是寫「偷搞弟弟的馬子」,而且裡面還不只一部!也代表了我被戴了很多次大綠帽,我還傻傻的每次都引狼入室,我還沒到家時,都叫我女朋友先回我家等我。

 

▼我好難過,一直痛哭,一直嚎啕,腦海一直想著我哥跟小汶調情的動作,興奮而有快感的叫聲…我無法理解為什麼她們要背叛我。我覺得好噁心,每次她們在我面前裝的不熟,但實際上私底下已經熟到連XX都吃了不知道幾百回了,我腦中無法思考,眼淚不爭氣的流。我從來沒想過,這頂綠帽,是我從小跟我最親最愛的哥哥,親自幫我戴上的。

他意外發現親哥哥竟然「X了他女友」,之後的神展開連八點檔編劇看到都會傻眼啊!

 

我哭的如此泣不成聲,而我那個背叛我的哥哥,就正躺在我隔壁房間正睡的安穩的午覺。霎時,真的想走進廚房拿菜刀砍了我哥,把他的XX割掉後剁碎成丁狀,加大蒜跟薑片調味烹煮四個時辰,親手端給我親愛的女友品嘗我的「獨門手藝」,以好表示我對她的關心及呵護

但可惜我唯一僅存的良知拉住了我,不要為了別人做的錯事,而毀了我自己的美好未來。當我冷靜後一段時間,

不知不覺的,已經三個小時過了。

我突然覺得比起殺了我哥把他做成羹湯,我現在更要跟我親愛的小汶對質,最好是罪證確鑿,讓這個賤女人啞口無言,我把她跟我哥的影片截圖下來,並列印出了20張圖片貼在西卡紙上,打洞後用細繩串起來,做了一本不精緻但很用心的小書,用來紀念我們今晚要一起慶祝的第五週年。

呵,真的好諷刺,好諷刺,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如此用心,親手為她做的禮物。我傳了line給她說:「親愛的老婆,晚上改約地方吧!先不要約我家,改約我家附近的小公園,因為第一次妳親了我並且答應要跟我在一起的地方,

我今晚想要跟妳重溫舊夢一下,而我也準備了一個大禮物,希望妳會喜歡。」我傳出訊息後,小汶馬上已讀了我的line。

小汶不疑有他的答應了,我坐在電腦桌前發了一個動態,一邊期待著晚上的赴約,迫不及待要拿著我精心準備的禮物,給小汶一個大驚喜。(當下除了line,我已經把我哥跟小汶的FB封鎖,他們當時都還不知道)

我動態打的很悲觀的說:「被自己最重要的人背叛原來是這種感覺。」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有一個女孩敲了我安慰我問我:「還好嗎?」

那個女孩是我女朋友的閨蜜,叫安娜,是一個很慢熟的美女,大家都會給她綽號叫「冰山美人」,之前高中是跟我女朋友同個社團認識的,我跟安娜也是上大學後考上同個大學,才變得比較能跟她聊天,以前也是不知道要跟她說什麼的那種。

雖然她是我女朋友的閨蜜,可是當下的心情很難過,需要找個朋友好好聊天,我沒想那麼多,也不怕她會不會跟小汶說,就一五一十的跟她說了。

我以為安娜畢竟是小汶閨蜜,會多少幫她講話的,結果沒想到她整個破口大罵,罵得比我還要生氣。當下其實滿欣慰的,因為有一個人不但認同你,還會跟你一起罵當下生氣的事情。

 

▼而安娜還跟我說了小汶曾經跟她說:「欸欸我男朋友他哥胸肌看起來很大很想摸摸看」、「我覺得我男朋友他哥比他帥多了」、「唉,如果可以先認識他哥就不會跟他交往了」、「可是如果跟他分手,以後就不能光明正大去他家跟他哥見面了」…

他意外發現親哥哥竟然「X了他女友」,之後的神展開連八點檔編劇看到都會傻眼啊!

 

天啊!這麽多的對話一次說給我聽,心臟還差點承受不住…但當時安娜一起陪我罵,所以就沒那麼難過了,頓時間還罵得有點爽。

後來安娜跟我說:「欸欸,你今晚不要去赴約,更不要把小冊子拿給她看。」我有點傻眼的問:「這樣我精心策劃的禮物不就派不上用場?」

安娜不急不徐地把她一石二鳥的計畫告訴了我,並且叫我趕快把那本小冊子毀了,不要讓別人發現我想要復仇這件事。我只記得她對我說了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話:「你何不親自當觀眾來看這場show呢?」

我永遠不會忘記安娜的聰明跟狠辣,替我謀劃了更讓這對姦夫淫婦更抬不起頭的計畫,真心的覺得安娜可以當我的好麻吉。

當晚,我沒去赴約,我只隨便跟她找個藉口說發燒,說改天再慶祝吧,她也有關心我問我還好嗎?我也是隨便敷衍過去,心裡覺得真是讓人噁心。

隔兩天後,我叫小汶下午先來我家等我下課回家,並且特別強調說:「我哥下午在家,妳再叫她幫妳開門。」

但實際上下午的課我翹掉了,我還把平常擺在玄關的鞋子藏起來,讓人以為我還沒回家;我怕小汶會走來我房間,還特地先躲在我姐的房間,等待這個大獵物親自上勾,我傻傻又可愛的哥哥中午下課回來後,還在他房間打LOL,不知道我一直在家。

這邊先插話一下,有人說我哥跟小汶在家發生關係的時候,家裡都沒有人嗎?我哥當時碩一偶爾中午就回家了,

我姐大三、我大二,我爸媽都有在外面上班,所以早上到下午這段時間,大家各忙各的很少會有人在家。

而家裡什麼時候沒人什麼時候有人,大家都滿清楚的,所以要抓空檔也不是不可能的,就算有人回來了也不會特地先去我哥房間,一定都是各自回各自房間鎖上關門,所以不會特別去懷疑什麼。

後來五點了,我聽到了門鈴聲,我哥去開了門,我隔著牆壁就聽到小汶對我哥說:「吼!北鼻你還不快點來接我,到時候你弟回來!」

我哥笑得很開心的跟小汶說:「放心,我弟他說今晚有導生會吃飯,不會這麽快回來。」媽的,我拳頭已經往空氣揍了好幾拳,要不是還不能破壞計畫還真想馬上衝出門把他們撕碎,眼下沒時間大發雷霆了,只能等待時機來個人贓俱獲。

 

▼各種調情的聲音開始不斷地繞著我的耳朵轉,雖然沒看到動作,但光聽聲音我都沒聽過小汶這麽爽的樣子,說不定跟我哥在一起還比較開心吧。

他意外發現親哥哥竟然「X了他女友」,之後的神展開連八點檔編劇看到都會傻眼啊!

 

小汶聽起來笑得很開心跟我哥說:「欸欸,今天來點刺激的好不好?」我哥有點不解的問:「嗯,那要?」她居然大言不慚的說:「我們這次去你弟的床上做嘛!」

聽到如此錐心刺痛的話,真的讓我等等出去一定要賞她兩巴掌。不過也還好我剛剛沒躲在我房間,不然就沒戲唱了。

後來我聽到他們這對狗男女進我房間後,就關起門開始在濃情蜜意了。我在門外握緊我的拳頭跟手機,耳邊不斷聽著刺耳的叫聲,算一算時間差不多了,我就拿著房間的備用鑰匙衝進去我鎖住的房門!

 

▼我拿著我的手機邊錄影邊咆哮的甩門說:「你們這麽愛拍,何不讓我來當你們的導演呢?!」他們正嘿咻到一半,被我的突擊嚇的驚聲尖叫,我哥整個身子嚇了好大一跳還從床上滾了下來,小汶花容失色的叫破嗓子一邊用棉被遮著身體喊:「啊啊啊!」

他意外發現親哥哥竟然「X了他女友」,之後的神展開連八點檔編劇看到都會傻眼啊!

 

她們兩個就像是正在偷東西的小偷被逮個正著,只是他們偷的是「情」。小汶邊尖叫邊語無倫次地大聲問:

「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我則是眼神充滿著殺氣說:「老子根本今天都沒出去!」

我哥整個慌張到一直結巴說:「弟、弟…弟弟我、我可以…可以解釋…」

我露出不屑的眼神說:「我會把我剛錄下的傳line給爸媽跟姐,你再自己跟他們好好解釋吧!」說完就一個甩門,把尷尬留下來給他們。

我當時身上只帶著手機就離開家門,我一直跑一直狂奔狂跑,不知不覺眼淚就不爭氣的留了下來,我顧不了路人的眼光一直跑一直哭,涕泗縱橫,眼淚都流到了衣服上,當時的我難過到聽不進去任何聲音,腦袋的思緒已經一片空白,我只是一直不斷的告訴自己:「我不想要再相信任何人了。」

 

▼跑著跑著,當我回過神來,居然走到了小汶第一次答應跟我交往的公園。在小汶第一次答應跟我交往的公園,腦海裡真的就像連續劇裡一樣會跑馬燈一直跑,想著我在那座溜滑梯跟她告白,想著我在那棵樹下第一次親了我最愛的女孩。

他意外發現親哥哥竟然「X了他女友」,之後的神展開連八點檔編劇看到都會傻眼啊!

 

以前的我們好單純,沒有利益關係,現在的我們已經會考慮很多了,變得很市儈,會在意對方的條件也跟著拉高了,或許那是屬於我們的情竇初開,卻是再也回不去的我們…我坐著坐著不知過了多久眼淚都流乾了,突然覺得自己好丟臉,在熙來攘往的公園裡哭得像淚人兒。

後來我又打電話給了安娜,當時我第一時間不知道為何就是想找她,可能是因為她是最了解整件事情的人吧!又覺得跟她聊天不做作很舒服,想說甚麼都可以暢所欲言,順便把她設計成功的計畫講給她聽,當下有一種暫時把煩惱拋開的感覺,好快樂,找到一種知己的感覺。

但是後來我並沒有把那個影片傳給我爸媽和我姊,冷靜想想,也會顧忌我哥是我家人,我真的有點不忍心這麼做,怕他以後在家裡還真的抬不起頭了。

但事情的轉折就像阮經天在艋舺裡面說的經典台詞:「你如果今天不弄死你的敵人,有一天你就會被他給弄死。」這句話真的印證了。

我回到家裡的時候已經晚上十一點了,大家都剛好窩在客廳看六十一台的電影台,我進家門第一眼就沒有說話看著我哥,他卻沒有理我假裝繼續看著他的電視,我進了玄關後只是淡淡地跟爸媽說:「我回來了。」

我爸居然用有點生氣的語氣說:「幹嘛?!吵個架就不回家啦?搞到現在快十二點才回來?」我很困惑地說:「蛤?吵架?吵甚麼架?」

我媽接著搶著說:「啊你哥說你今天下午惹小汶生氣,你們還吵架,聽哥哥說是你跟別的女生太要好喔?不然小汶怎麼那麼生氣,連晚餐都沒留下來跟我們吃?」

我當下傻爆一百萬個眼,明明就是我哥跟小汶偷吃,怎麼講得好像是我在外面拈花惹草,所以才惹得女朋友不開心,我當下臉垮下來瞪著我哥,因為沒想到我哥竟然講謊話銃康我,我哥還是一邊看電影一邊玩手機的假裝沒聽到我說話。

我爸還補了一槍說:「唉喲!對小汶專情一點啦!這麼好的女孩都快絕種了。」我整個一把火都上來了,對他們歇斯底里的怒吼:「幹!不要搞不清楚狀況在那邊自己亂下結論啦!」砰!甩門就進了我的房間。

當天晚上我真的很難過,有一種覺得留一條生路給你走,你怎麼反而倒過來咬我一口的感覺,果然對別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這句話還真的沒有錯!

 

▼後來我看到我的床想到他們今天在我房間亂搞的情形,當晚就去我姊的房間跟她一起擠床睡了,我姐問我怎麼了,也沒有說太多原因只說心情不好。結果整晚翻來覆去徹夜難眠,又是在一個煎熬的失眠夜晚,哭著眼淚過完。

他意外發現親哥哥竟然「X了他女友」,之後的神展開連八點檔編劇看到都會傻眼啊!

 

隔天,我心裡想說要分手還是得要正式的講好,就跟小汶約了出來談分手,其實這種感覺很奇怪,明明很恨她劈腿,可是因為在一起這麼久了,會習慣,會依賴,更會不捨分開,你會無法想像之後沒有她的日子該怎麼辦,但我更不想要每天被夢魘給縈繞著我睡不著覺,所以還是狠下心來做了這個決定。

我很平淡地問小汶:「你跟我哥在一起多久了?」小汶面無表情地回答我:「九個月。」我吞了一口好噎的口水,也怪自己真智障怎麼都沒察覺。

「怎麼發生的?」我又問,小汶則露出不可一世的機車臉回我:「愛上就愛上了,有為什麼嗎?」我嘆了一口悶氣說:「反正都要分了,妳講出來也讓我死得瞑目一點。」

小汶嘴角露出了尖酸的恥笑說:「反正就是我常在你家等你的時候,只有你哥跟我兩個人,我承認是我先犯賤去勾引他的,但想不到最後他也玩上火了。」

我整個人把她壓在牆壁上怒吼:「妳到底把我對妳的好當成了甚麼?五年的感情妳難道都不在乎嗎?」小汶還是不屑一顧地說:「那就先問問你自己是不是都把我擺在最後一個順位!每次都跟別人約完後才來陪我,那我算甚麼東西啊?!」

我更生氣火大的對她咆哮說:「我會想把妳留在最後,是希望我雜事忙完後,剩下的時間都可以陪妳!」小汶把我用力地推開,怒吼著說:「那就不用了!這件事情你哥就能做得到了!」

我手握緊著拳頭真的很想揍她一頓,這種癰疽就是應該要被剷除乾淨,可是畢竟她還是我愛過了很多年的女人,

終究還是沒有讓我親自下手,我還是假裝無所謂的聽她說完,然後說:「嗯,那還好,要不是我看到了那個影片,也不知道你們到底背著我搞了多少回!」

小汶不以為意的說:「是啊!我們的確是尋求刺激拍了影片!可是如果我說不是我們散播出去的你相信嗎?」

我嗤之以鼻的笑說:「呵呵,你當我白癡嗎?沒傳出去我會在群組裡看到!」小汶突然很憤怒地罵說:「就是那個賤人!枉費我這麼信任她!」

我當下聽不太懂她在說甚麼,但小汶又繼續說:「對,安娜就是那個賤人!我承認我有把這件事情講給她聽!也有給她看我們自拍的影片,誰知道那個賤人趁我不注意把我手機的影片轉傳到她那裡!」

 

▼我滿臉疑惑的問說:「妳又怎麼知道是她?」小汶更氣憤地說:「因為全世界只有她知道我手機密碼跟這件事情好嗎?而且我昨天就想到是她這個XX出賣了我!我昨天去跟她對質她已經全都跟我說了,就這麼剛好她有認識的人跟你在同個群組,她就叫那個男的PO在群組裡分享!目的就是要給大家看,順便讓你知道你被戴綠帽啦!」

他意外發現親哥哥竟然「X了他女友」,之後的神展開連八點檔編劇看到都會傻眼啊!

 

 

我頓時間有點傻眼的說:「呃…那她這麼做對她有什麼意義嗎?」小汶冷笑了一下說:「你這麼蠢可能都沒發現安娜其實一直喜歡你吧!」當下聽完,我的背脊又涼了一半。

那天的爭執完,其實並沒有明確的談完分手,因為都在吵架,很不理性,最後沒講完就不歡而散。後來我跟小汶就都沒有連絡一段時間,也沒有特別出來說要談分手,就擺爛吧。

但我知道事情尚未解決,我的心裡有很多對小汶的恨,但還是掛念著她,那個月每天到凌晨三點才睡著,但一到早上六點就被驚醒睡不著了,黑眼圈跟痘痘冒一堆,臉部都要跟黑男一樣發黑了。

我跟我哥的關係更是糟到極點,他都把我當空氣,很幼稚的連話都要我姐或我媽傳話,態度對我不是不理睬不然就是很兇,很像我欠他五百萬的樣子。

然後我隱隱約約的知道,他應該還有在跟小汶交往,兩人並沒有斷掉,漸漸我哥回家睡覺的次數也越來越少,一個禮拜只有兩次吧!我爸媽問他,他都說學校要做實驗很忙,實際上我知道他是生氣我這樣設計他,和害怕我跟爸媽全盤托出,所以與其在家感到不自在還不如不要回來。他是我哥,我太了解這個人在想些甚麼了,但他卻沒想到我連半句都沒有跟爸媽和姊講。

那陣子我其實也是行屍走肉的,因為原本家裡我跟哥哥最親的,現在卻變得無話可說的陌生人,小時候他總是呵護我、陪我打球、教我功課,考不好被爸爸打的時候,他也會站出來護著我的那種,如今為了一個紅顏禍水搞得兄弟鬩牆,真是不勝唏噓。

而讓我掛心的還有安娜的事情,其實我一直都只有把安娜當作好朋友,因為我的心還是沒辦法完全放下小汶,真的就算有人一直獻殷勤,當時的我也沒辦法跟任何人在一起,而安娜那陣子都是每小時敲我,會一直不斷的關心我吃飽了沒睡了沒,讓我壓力有點大且很難用朋友的方式對她,因為我知道她應該不是把我當朋友對待,而是別有居心。

某天,我姐突然很緊張的衝進房間,然後馬上把我的房門鎖了起來,拿她手機上的螢幕畫面給我看,並且不可置信地質問我說:「欸!告訴我,這個女的說的都是真的嗎?」

在我姐的嚴刑逼供下,我還是坦承了這個我想隱瞞的秘密…簡單來說就是,安娜擅自做了主,從我的臉書好友連到了我姐那邊,然後密了我姐把這些事情全部都告訴了我姐,我姐因為不認識安娜所以才半信半疑的跑來問我。

老實說我不太開心,因為我覺得妳這樣擅自沒跟我討論過,就把料爆給我姐,而且我又沒想要讓我家人知道,就算我要講也是由我親自講吧,我姐又不認識安娜,這樣唐突的密我姐,不論誰都會被嚇到吧?

然後我姐整個不敢置信又很生氣的罵說:「靠!這個女的真是有夠犯賤!虧我覺得她人滿NICE的,原來這一切都是裝的!」

我無奈地回我姐說:「嗯啊!而且今天又是跟哥搞上了,要我要怎麼去面對他?」我姐也很無奈地搖頭說:「對啊!哥是怎樣?研究所壓力太大讀到那XX的奶上了是吧!」

我噗滋的笑了一聲,然後我姐馬上接著說:「不過先不要給爸媽知道喔!我怕他們受不住!」我信誓旦旦地說:「嗯嗯放心,我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我沒有跟爸媽說,只是我以後真的不知道怎麼跟哥相處了。」

我姐也是沒法子的說:「再說吧,先靜觀其變,畢竟這件事真的很麻煩,但是你要先答應我,絕對不可以傷害哥哥,不要給我看到明天的頭版是你砍了他之類的。」

我對我姐的杞人憂天又笑了出來並且說:「妳放心,我在夢裡已經都閹了哥好幾次了!哈哈…」就在這嬉鬧當中又多了一個人知道這個秘密。

我姐其實是個滿分得清楚是非對錯的人,所以她一定會站在對的那方不會去偏袒,而她做事也都很光明磊落,十足俠女風範,因為這件事情,她那陣子看到我哥也都不太搭理他,我哥就像是被排擠、孤苦伶仃的髒小孩。

我爸媽也時不時逼問我們三個小孩怎麼吵成這樣,可是也沒人願意說出實情,這點我們三人倒是還挺有默契的,而這樣家庭氣氛極度低氣壓又降到冰點的這種冷戰關係,持續了四個月之久。

現在先講一下安娜那邊的事情,之後我其實有特別約安娜出來,我想要直接跟她講明請她不要擅自替我做主,以她的手段,誰知道會不會有一天就找到了我爸媽,把這件事情都揭發出來。

可是場面其實有點尷尬,我跟安娜雖然近期還不錯,但依然沒有到可以直腸子的去斥責她不要這樣,有點尷尬又怕傷害到她覺得我跟她有疙瘩,不知道你們懂不懂那種感覺,想要解釋得清楚明瞭,又怕跟對方的關係之後搞僵了,尺度真的很難拿捏。

所以一開始我就假裝是心情不好找她出來談心,我先跟她聊有關小汶的事情說:「妳覺不覺得小汶怎麼變這麼多?」

安娜不以為然的回答說:「她早就不是以前的那個單純天真善良的小汶了,上了大學後,她交到的新朋友都是一堆比名牌包的拜金女,耳濡目染久了之後也漸漸的變得市儈,不意外。」

我默默的點頭同意安娜說的話:「嗯,其實我這一兩年有感覺到小汶變化很大,以前她是那種生日收到我親手做的卡片,都可以感動個三天三夜的那種女生。現在我送她的禮物如果不是名牌包,她還會跟我鬧脾氣說她不要了。然後會抱怨她朋友的男朋友都送多好,會罵我是窮酸鬼以後嫁給我一定會當乞丐之類的難聽話。」

安娜有點指責我說:「你看!就是你這頭肥羊把她這個惡狼寵壞了!」我完全無法辯白:「那是因為我以為我只要盡量給小汶想要的她就會開心,她開心她就不會生氣,漸漸我們的關係一定會好轉的。誰知道她變成了慾望無窮的勢利眼…」

 

▼安娜突然起身,措手不及地抱住了我,跟我說:「沒關係!你這樣的男生一定會找到更適合你的女生!」

他意外發現親哥哥竟然「X了他女友」,之後的神展開連八點檔編劇看到都會傻眼啊!

 

 

我當下其實聽完後沒有感動反而盯著安娜,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的冷冷地回安娜說:「所以妳就用這種方式想要靠我更近嗎?」安娜被我這樣斥責的語氣突然嚇到了,把雙手慢慢的從我肩膀上滑落了下來不說話,臉變得很臭。

我發現我好像講的有點太過份了,馬上急忙的解釋說:「不是啦!我很感謝妳這段日子陪我,但是我覺得妳這樣沒經過我同意跟我姐講,我覺得不是很尊重我,我有點介意。」安娜依然沒有說話,但臉又比剛剛更臭了。

我直接毫不遮掩的跟安娜說:「好啦!直接跟妳坦白說吧!小汶都告訴我了!我知道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妳的謀劃,包括我也是妳計畫中的一部分吧?」

安娜突然很生氣得大聲跟我說:「是又怎麼樣!沒有我你這頂綠帽恐怕還摘不掉吧?!沒有我我看到民國兩百年你都沒種跟你家人講吧?」

我感覺安娜有點在無理取鬧並且安撫的說:「沒有啦!我不是在怪妳!我知道妳在幫我,可是…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安娜突然歇斯底里的很大聲的咆哮說:「對!我就是為了你這個沒膽的男人,我就是羨慕你對小汶這麼專情,我就是看不慣那個婊子糟蹋你對她的好!反正你現在也都知道我為甚麼這麼做了,我直接問你嘛!你到底有沒有喜歡我?」

我被安娜這麼直白的問題也嚇的愣了一下,支支吾吾地說:「可是我…我真的… 」她整個火上來直接很大聲的兇了我對我說:「有屁快放!要發好人卡可以不要讓我丟臉這麼久嗎?」

我被她當時的霸氣嚇了一跳結果直接說:「對不起啦…我知道妳對我很好,可是我真的只有把妳當作很好的朋友,我的心現在還沒有辦法走出來…」

安娜沒有說話泯著嘴,眼睛看著遠方,整個臉跟耳朵都紅了起來,我隱約感覺到安娜眼眶有點濕濕紅紅的,但她假作很堅強就像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的說:「嗯嗯,我知道了,謝謝你老實說沒給我期待,既然現在僵成這樣,我看我們這段友誼也是不成了,以後我們還是少連絡吧,你自己早點走出來,自己多多保重。」

安娜沒有想聽我多說的意思拎起了她的包包就要準備走了,我也尷尬的不曉得要多說甚麼的時候,安娜突然很戲劇的像八點檔那樣的突然冷靜下來跟我說:「欸,那最後要走前可以跟你討個擁抱嗎… 」

我有點反應不過來的說:「蛤?」她耐不住性子的跟我說:「快啦!好歹這好人卡也是你發的,就當最後一個友情的擁抱啦!」

我在驚嚇中給了她一個最真摯的擁抱,安娜瀟灑的背對著我向我揮手離去,我整個人愣在那裡,而當我回過神來才發現,我的肩膀上都是安娜流下的淚水。之後我密安娜她就沒什麼回我了,我知道又少了一個可以談心的好朋友了。

其實大家不要把安娜想得太壞,以我對安娜的了解,她只是個比較敢愛敢恨的女人,不喜歡拖泥帶水的談感情,

這也是我很欣賞她也很佩服她的地方,更是讓我畏懼的地方。

你們知道嗎?當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安娜策劃的,其實有點我有點怕,我才知道安娜的城府滿深的,雖然她當時對我是真心的是很好的,但我也擔心今天幫我想計畫設計別人,哪一天跟我吵架鬧翻的時候會不會設局給我跳,安娜的果斷和狠辣是我做不到的。

能設計這讓我覺得這麼完整的計謀,且不知道是大家都太笨了還是太相信人了,我們每個人就傻傻的走進來她的計畫當中,真的這一切,每次回想都能讓我起雞皮疙瘩。

在安娜的事告一段落後,三個月前的某天中午,我們家剛好只剩我哥我姐和我在家,但家裡的氣氛一樣凝結,其實早就像老死不相往來了。

而我正好在我姐房間跟她聊天,突然我哥默默的敲了房門自己走進來,我跟我姐愣了一會看著我哥沒說話,我哥面無表情,頭低低地眼睛沒有對著我們說:「欸,下禮拜我就要搬走了,與其因為我們這樣把家裡搞的氣氛這麽糟,還不如我自己搬出去住省得你們礙眼。」我跟我姐還來不及回話我哥就把門關上回房了。

我跟我姐這時候對看傻眼了一會,但後來討論了一會兒,我們其實當下心裡都在想,人總是要到分離才懂得挽留跟珍惜,家人畢竟是真心相愛的手足,即使有做錯事終究能雨過天晴。我跟我姐都很愛面子,內心其實都厭煩了跟哥哥這麽差的關係,我們還是很惦記著哥哥的。

過了半小時後我跟我姐去敲了我哥的門,我抱了一小箱的紙盒進去說:「欸,你要走之前就順便把你曾經送給我們的禮物拿走吧,免得看到這些垃圾又一肚子火。」

我哥沒多說什麼只說「嗯」,我姐看到我哥這種不在乎的態度就生氣的問我哥:「難道你就完全不在意我們這些家人嗎?你對我們這二十幾年來的關心跟照顧都是假的嗎?」

我哥沉默了一會,把正在使用的筆電蓋起來說:「我在乎啊!我也不想要我們三個人現在搞成這樣,但我說了對不起你們兩個就會原諒我嗎?」我很激動很大聲的說:「會!」

我哥跟我姐被我突如其來的情緒失控嚇了一跳,但當時我已經受不了了,我剋制不了我的情緒,竟然開始在我哥跟我姐面前哭了出來,連我自己都嚇到。我會爆哭是因為我真的壓抑了很久,我很愛我哥,我很在意我哥,但這麽長的時間還要裝的不在意他,還要把他當作不相關的陌生人我真的好痛苦,即使剛剛我哥講話很冷淡…但當我聽到了他說他心裡還是在乎我們的,我真的就忍不住的淚如雨下。

我姐看到我哭了她也啜泣了,我哥則是眼眶有點紅紅的,這時候,我拿起了我要還給我哥禮物的箱子,拿了其中一個很可愛,卻是很簡單的音樂盒。上面只有爸爸、媽媽跟三個小孩,當時哥哥說他當時看到這個音樂盒,就好像看到了我們和樂融融的一家人,所以買給了我當生日禮物。

我一邊流眼淚一邊說:「哥,你還記得怎麼唱歌嗎?」我哥也一邊哭著一邊不斷地擦拭止不住的淚水說:「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轉動了音樂盒上的發條,上面的小人開始繞著音樂盒的中心轉圈,邊放著「我的家庭真可愛」令人格外催淚的水晶音樂,我邊哽咽邊跟著音樂盒的音樂唱著:「我的家庭真可愛,整潔美滿又安康,姊妹兄弟很和氣,父母都慈祥…」

他意外發現親哥哥竟然「X了他女友」,之後的神展開連八點檔編劇看到都會傻眼啊!

 

我姐在一旁也哭到不行,也被當時的音樂跟歌詞感染整個崩潰大哭了,我姐一個人在旁邊邊哭邊接著半念半唱的說:「雖然沒有好花園,春蘭秋桂常飄香;雖然沒有大廳堂,冬天溫暖夏天涼…」

我哥這時候早已哭的不像話了,用雙手整個抱著我和我姐嚎啕大哭邊哭著接著唱:「可愛的…家庭呀…我不能…離開你…你的恩惠比天長…」音樂盒不斷的轉動又重新放一次剛剛的歌,我們三個人抱成一團哭的泣不成聲。

我哥整個也崩潰一直抱緊我對我吼說:「對不起嗚嗚…對不起、對不起…是我鬼迷心竅了!嗚嗚…我卻忘了你們才是我最愛的家人啊…」

我一邊大哭淚崩的抱緊著我哥跟我姐說:「沒關係嗚嗚…你願意回家就好,我們三個和好啦…」我姐也哭的臉都花了卻很冷靜的說:「煩耶,哭成這樣真的很尷尬耶,你們真的是吼…」

這一幕這一刻我永遠也忘不了,雖然中間這幾個月我們兄弟有了嫌隙,我們彼此恨過對方,但那一剎那我們才想起來了,什麼是「家人的依靠」。

其實我後來想想我心裡應該早就原諒我哥了,只是面子掛不住就也不好意思先開口,因為我後來看了很多類似文章,後來自己漸漸的領悟了:「永遠不要為了不值得的外人,放棄了你最愛的家人。」

小汶是我曾經最愛的人沒錯,但我應該當時不該用這麽激烈的手段,還設計局讓他們被我捉姦在床,很親密的手足沒有什麼不好講開的,我應該私下自己找我哥談的,我哥也是害怕我會跟爸媽講,所以先下手毀謗我說我跟小汶吵架才晚回家的。反正,這一切的疙瘩,在我們三人抱在一起哭成一團時就解開心結了。

而且聽我講之後,才發現我們之間有誤會,小汶在家等我的時候亂跟我哥說,我在外面一直跟別的女生搞曖昧,沒有真心愛她,所以小汶才要常常一個人獨自來家裡等我,常常講得自己多可憐多委屈,可是當時我哥也是被她楚楚可憐的演技蒙在鼓裡,還真的一度以為我沒珍惜她對小汶很差,久而久之,可能也起了憐憫心,然後剛好不知怎麼的就被狐狸精勾了魂吧。

真的是還好我們有說開,不然到死我們可能都不知道,原來小汶也是有從中間做梗,挑撥離間我跟我哥的兄弟情,所以我哥對我才一直有芥蒂沒跟我說清楚。後來我哥有說,他有發現到小汶其實很盧,也會跟他拗東西,然後很大小姐,漸漸的就磨掉他的耐心了,最近也有了分手的念頭。於是我們三姐弟,做了一個有點好笑的復仇計畫。

某天,我哥跟小汶要了班表,我跟我姐去了小汶打工的咖啡廳,但兩個人戴口罩戴帽子,包得緊緊的低頭坐下來,小汶向我們走了過來並沒有發現我們是誰。

小汶用她一貫魅惑別人很嗲的聲音說:「兩位看好餐點了嗎?請問要點什麼呢?」我聲音裝的很低沉的說:「一個巧克力鬆餅加A餐。」可能是太久沒見了,小汶並沒有聽出端倪:「好,那小姐呢?」

我姐這時抬起頭瞪著小汶很兇的說:「我要妳親自給老娘上個X子B餐。」小汶聽到後整個愣了一下睜大眼睛看著我姐,看了好久才驚覺到我們是誰,嚇了好大一跳連點餐的單子都慌落地掉在地上說:「你…你們怎麼知道我改在這上班?」

我姐拉下口罩脫掉帽子怒衝衝的瞪著小汶,故意擴大音量說:「妳覺得原因我要說給全店的客人聽?還是妳要現在跟我們出來門外說啊?」

小汶瞄了瞄四周,發現剛剛我姐的音量大到吸引了一些客人的目光,馬上小小聲的靠過來說:「好,我去跟店長知會一下,你們在店後門等我。」

小汶從店裡走出來後,氣沖沖地向我走過來,用力推了我一把說:「你現在是怎樣?怎麼知道我在這?你們是來找我的碴是不是?我跟你早就沒半點關係了,少來煩我!」

 

▼我正要發火的時候我姐看小汶推了我,馬上火速地給了小汶兩個火辣辣又清澈響亮的耳光。霹靂啪啦對她叫囂說:「妳這個勾引我哥劈腿我弟的臭X,憑什麼推我弟?!告訴妳,之前虧我還待妳很真誠,聽了妳做的這些齷齪事情,老娘賞妳兩個耳光也是剛好啦!」

他意外發現親哥哥竟然「X了他女友」,之後的神展開連八點檔編劇看到都會傻眼啊!

 

小汶被打痛了瞬間整個飆出了兩行淚,用手托著她紅腫的雙頰邊啜泣著說:「X!你們這兩個賤人居然打我,敢聯合起來對付我,你們完蛋了!我要跟你哥說,叫他替我出這口惡氣!」

嬌嬌女跺著腳生氣的樣子讓我跟我姐看的好爽,我哥這時候悄悄從柱子後面拿著裝著一疊照片的信封走了過來,說:「寶貝,別這麽生氣,先收了我的禮物吧!」

小汶看到我哥突然出現整個嚇的啞口無言:「你、你們…什麼時候…」她當時應該驚覺這一切的計畫原來我哥也有參與,而我哥走過去拿著裝好的信封像沒事一樣的說:「乖,先拆開我為妳準備的禮物。」

小汶對當下的情況傻眼根本搞不清楚現在什麼狀況,我姐看不下去走過去搶了信封並且拆開,把那一疊照片砸向小汶的臉並且很鄙視地說:「我想妳那麽愛拍照,我們幫妳的床照做了特級精選,也洗了同樣的一份,並附上一封信寄限時掛號到妳家了,我想時間沒算錯,應該另外一封你爸媽應該已經拜讀了吧!」

小汶整個人不可置信,氣得發抖,大吼大叫說:「你們這對姐弟心好狠!你們明明知道我爸媽連我交男友都不準,現在他們如果看到這種照片一定會殺了我!你們這些賤人!」

我走了過去托起小汶的下巴雙眼怒視著她說:「但這也沒有比妳背叛我和挑撥我跟我哥的兄弟之情來的狠毒,好好享受妳的報應吧,親愛的~」

我一說完就跟她擦身而過,毫不留情用肩膀用力的撞了她肩膀就走了,我沒有回頭,我繼續往前走,再也不想看到那令我噁心的女人。

我哥跟我姐也隨著我跟來上來,我哥轉過頭去向小汶大吼:「我們分手吧!如果為了妳,放棄我弟弟,那我肯定是瘋了!」小汶停留在原地,留下所有的尷尬和傻眼與崩潰,由她自己承受這自食惡果。

 

這位網友敘述到一半就有人質疑他是創作文,但他也澄清事情過了一年多,他冷靜下來後才整理出這些文字,為了方便閱讀也使用像小說般的文自撰寫,所以看起來自然就像創作文啦!其實有時候現實中的事本來就比小說更離奇,信者恆信,不信的話也可以當作一個精彩的劇本欣賞囉!把他的故事分享出去,讓大家看看吧!

看看這個吧

日本阿宅打開「最佳賞味期1992年」的蘋果罐頭,結果竟然挖出觸目驚心的黑色謎樣物!

心血來潮收拾冰箱的時候,偶爾會 ...

南韓超商竟然有操作簡單的「自助煮麵機」,還可以讓你加蛋配菜讓網友強烈要求引進台灣!

泡麵方便美味,煮的時候加蛋加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