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智能穿戴風口的那群豬現在飛到哪兒了?

智能穿戴風口的那群豬現在飛到哪兒了?

智能穿戴風口的那群豬現在飛到哪兒了?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翰陽、漠影(公眾號:zhidxcom)

說起智能硬件在這幾年的風生水起,智能手環可謂是起到了先鋒帶頭人的作用。

基於計步這一簡單的需求,智能手環打通了與智能手機的連接,並延展到了訓練軌跡、熱量消耗、心率監測等一系列運動健康領域的功能,為行業展現了可穿戴設備的巨大潛力。由此,智能眼鏡、智能服裝、智能跑鞋等互聯網化的服飾產品紛紛登場,為科技與生活的結合提供了一個新的方向。

不過,從智東西對2015年相關數據的調研情況來看,意義非凡的標榜之後,以智能手環為代表的運動類可穿戴設備的熱潮並未持續火熱太久,產品創新上似乎也陷於乏術。那麼,這些曾經獨領風騷的智能手環廠商,如今過得怎麼樣了呢?

海外市場:陷入增長瓶頸期

在海外市場,我們選擇了三個最具代表性的智能手環品牌——Fitbit、Misfit和Jawbone,來勾勒這番圖景。

Fitbit

在最早一批崛起的可穿戴初創中,Fitbit算得上是最成功的一家。

不過,儘管頂着智能硬件第一股和全球最大的智能手環、手錶廠商的光環,但資本市場仍然對Fitbit的前景憂心忡忡。

智能穿戴風口的那群豬現在飛到哪兒了?

自去年8月其股價上漲至51.64美元的最高點后,其走勢便一路下滑。今年1月12日,Fitbit股價大跌12%並首次跌破當初20美元的IPO發行價;而如今,其股價也一直在20美元以下徘徊並仍趨於下行。實際上,Fitbit當前的市值只有約34億美元,即上市首日達到的62億美元的一半。

自身的利潤率和來自蘋果的競爭是資本市場擔心的主因。對於後者來說,Apple Watch在中高端市場的絕對控制力正制約着Fitbit在價格上的定位。

儘管其剛剛在美國CES大展上推出的Blaze智能手錶擁有彩色的顯示屏、5天的續航和199美元的價格,但分析師仍然對這款產品的競爭力持懷疑態度——S&P Capital分析師安吉洛·奇諾(Angelo Zino)的觀點可以代表很大一部分人的想法:Fitbit應該專註於開發成本低於100美元、主打運動健康功能的產品,而不是與Apple Watch正面交鋒。

Misfit

單就市場規模來看,Misfit的實力並不與Fitbit處於同一量級之上,但二者的關注度比肩,尤其是在前者以2.6億美元“賣身”全球第三大腕錶集團Fossil之後。

實際上,Misfit只做了“一款”手環。之所以這樣說,原因在於創業至今,Misfit典型的產品運動追蹤器Shine、升級款Shine 2和低價衍生款Flash,其核心設計元素都是一樣的。而這似乎也契合了Fossil對於時尚的理解,根據官方的說法,收購幫助Fossil縮短了技術研發周期,並借力在消費電子市場建立了人氣和口碑。

智能穿戴風口的那群豬現在飛到哪兒了?

Jawbone

相比於上市的Fitbit和傍上大款的Misfit,Jawbone的處境便不是太樂觀了——儘管其已經在1月17日拿到了新一輪1.65億美元的融資,但據傳其估值已經遭遇腰斬。

創立16年,從生產手機到製造各種配件,再到轉型推出可穿戴設備,累計融資總額已經超過10億美元但至今尚未實現盈利的Jawbone讓外界充滿了疑慮,而其在去年下半年開始的一系列動作也在印證這種擔心。

6月2日,Jawbone宣布裁員4%,稱公司在架構調整后無法為更多人提供合適的崗位。

11月21日,Jawbone再次裁員15%,關閉紐約辦事處,並縮減了匹茲堡和加州森尼韋爾(Sunnyvale)兩個辦事處的規模。

智能穿戴風口的那群豬現在飛到哪兒了?

根據第三方調研機構IDC公布的最新數據,在2015年第三季度,Jawbone已經被甩在了前5名之外。根據第5名步步高(BBK,旗下小天才兒童手錶產品)70萬台的出貨量和3.1%的市場份額來看,其銷售數據已經低於這一數字。而就IDC此前公布的報告來看,當年第二季度,Jawbone的出貨量約為50萬台,當時排在第7位。

國內市場:行業洗牌加劇

從海外廠商的情況來看,整個行業似乎正在進入一個瓶頸期。而回到國內市場,是否也是這樣的情況呢?

實際上,當我們提及國內的智能手環產品時,首先想到的多半會是小米。根據官方日前公布的數據,由華米製造的小米手環在2015年全年的銷量為1200萬台,較高的性價比成為了其得以一枝獨秀的關鍵。但是,這樣一家的成績卻不能代表國內行業的走勢。

為此,智東西諮詢了幾位業內人士,並由此梳理了國內幾家“聲音較大”的可穿戴廠商的銷量情況:

刷刷手環:據相關人士透露,其發售以來的整體銷量約為17至18萬台。

土曼(智能手錶):旗下第二代智能手錶在上市約8個月的時間內銷量在8000台至1萬台左右,而其最新的圓形錶盤產品T-Ripple系列則藉助上代產品所積累的線下渠道取得了約2萬台左右的銷量。據其內部人士向智東西表示,整體市場仍在上行,“過去業內還在討論‘智能在哪’,現在則主要關注‘該不該買’、‘好不好用’等問題了。”

咕咚手環:目前其首頁已無硬件產品的直接相關內容,據其市場推廣的相關負責人稱,對外推廣時也未涉及這方面的部分。

37度手環:據相關人士表示,其銷售數據為20萬台,今年預計會有新品推出。

阿巴町(兒童智能手錶):據稱其銷售額為3億元左右,以其400元的產品單價計算,銷量估計為70至80萬台。

奇虎360(兒童智能手錶):目前已迭代到第四代產品,以2015年的主力機型第三代360兒童手錶來看,其在早期月銷量約為7至8萬台,此後有所下滑,年銷售規模在50至100萬台左右。

出門問問(智能手錶):從去年6月起眾籌到12月截止,來自天貓自營店、京東、亞馬遜和蘇寧渠道的合計銷量為6萬台左右。

而在與上述人士的交流過程中,智東西獲得的最多的反饋便是行業洗牌大幕的開啟,但就智能手環而言,整體銷量約為2000萬台,但市場正處於下行區間。而就國內較為風行的兒童智能手錶來說,有觀點認為全年的出貨量估計在200萬台左右,“整體市場是在一個平穩下滑的階段,需求增長有限,現有用戶該有的已經有了。”

智能手環的前景在哪?

毫無疑問,在全球範圍內功能單一的智能手環都正在遭遇瓶頸,其不僅是因為來自智能手錶的衝擊(實際上其所帶來的影響要低於早前市場的預期),也來自於其自身創新性的乏力。

那麼,智能手環廠商的未來究竟在哪裡呢?從目前來看,其主要集中在兩個方向:

更專註的:專攻運動拉低價格

儘管單純的智能手環市場規模的增長正在放緩,但對於僅用於運動監測的可穿戴設備的需求仍然存在。一方面,普通的運動愛好者始終需要功能更單一、更專註且更低價的智能手環產品;另一方面,來自專業運動員的需求則集中在更精準、更高端且更具適應性的設備。對於前者,在國內市場,這事兒已經被小米給幹了。

更多元的:轉型做智能手錶

來自市場調研機構Gartner的報告認為,到2020年,智能手錶產業將有四大巨頭:傳統表商(卡西歐等佔30%)、蘋果(20%)、頂級電子品牌(華為等佔15%)及其他數碼廠商(Archos等佔35%),Apple Watch不算低的售價及其定位顯然無法覆蓋到大部分有需求的人群。目前,包括Fitbit在內的智能手環廠商已經將目光轉向了擁有更多功能的智能手錶上。而從前文IDC的數據表格上也可以看到,從市場規模的角度來看,兒童手錶等垂直領域也不乏機會。

智能穿戴風口的那群豬現在飛到哪兒了?

作為可穿戴設備興起最早的帶動者,智能手環的“功績”顯然不可忽視,但其確實“消損”的太快了。

而當我們回顧起短暫的興衰史,也會發現,在智能的大潮中,智能手環更多的扮演了敲開那扇智能大門的角色。如今,拓荒重任已然達成,被更具創新性的可穿戴產品替代便也不足為奇了。

智能穿戴風口的那群豬現在飛到哪兒了?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HDé«�æ¸�æ��人å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