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我去相親卻被當成工作人員侮辱

口述:我去相親卻被當成工作人員侮辱

  導語:“我不是工作人員,我也是來相親的。”趕緊解釋,但得不到對方的諒解。“禿頭啤酒肚”很不客氣的拽着我的雪紡衣裳,如此粗魯如此暴力——聽到了布料裂開的聲音。低頭一看,袖子就這麼扯下大片。

  當我披頭散髮、衣不蔽體出現在陳麗麗面前,她嚇得驚呆了:“你沒事吧?”我沒有回答、應該是沒有力氣回答,直接鑽進她的被窩。春末夏初,室溫不熱不冷剛剛好。而我卻使勁發抖,身體與內心都極度恐懼。陳麗麗趕緊送來香醇的咖啡,我捧在手裡卻遞不到嘴邊。陳麗麗見狀,唯有親自喂我。

  咖啡有醒神作用,對三魂不見七魄的我特別管用。“怎樣,能說話了嗎?”“我逃出來的。”“從哪裡到哪裡?”“會所,相親會。”陳麗麗的眼睛睜得老大,她沒辦法相信我的遭遇。她的現男友,就是相親會上彼此的一見鍾情。所以她將我也介紹入會,希望我像她那樣——不經意間,收穫幸福。

  正是因為看到陳麗麗的成功,我才借鑒這麼寶貴的經驗。她曾繪聲繪色的描述,自己在什麼時候、什麼場合以什麼方式與對方相見。說實話,陳麗麗各個方面都不如我。既是好友,也不存在什麼妒忌羨慕恨。於是,聽她的話老老實實交錢參加。一個星期之後的前天,收到通知:將有高端相親會。

  所謂的高端:就是男女條件都很優秀,上檔次的相親活動。原本打算約上另一好友林淼淼,但陳麗麗勸我:“小心,好男人看上她沒看上你。”於是,我盛裝打扮、欣欣然單人赴會。相親女三三兩兩,人數並不太多。相親男至少多出一倍,這樣可選擇的範圍多了、機會也大了。我,頓時信心倍增。

  過來搭訕的男士,不是我太喜歡的類型。雖然,他算是成功人士;可,少許的禿頭、些微的啤酒肚——我是半個外貌協會的會員。一個多小時過去,似乎彼此投緣的沒幾對呢。我甚至聽到,有相親女很露骨很肉麻的調情挑逗:“咖啡、茶還是我?”靠,這是一夜情的常用對話。

  從化妝間轉出來,意興闌珊的我準備回家。這時卻驀然發現,整個大廳只剩下我一個女人。而將近二十個相親男,堵在門口沒有讓我出去的意思。那個“禿頭啤酒肚”指着我的鼻子臭罵:“你們相親會騙人,說我們這邊出多少男的你們那邊就出多少女的。結果,才來了小貓三四個。賠償,欺詐!”

  “我不是工作人員,我也是來相親的。”趕緊解釋,但得不到對方的諒解。“你們的女人提早離席,你只是來不及走開。你說,怎麼賠償我們的經濟損失、精神損失?”“禿頭啤酒肚”很不客氣的拽着我的雪紡衣裳,如此粗魯如此暴力——聽到了布料裂開的聲音。低頭一看,袖子就這麼扯下大片。

  我沖回去,無數雙手攔着。我退回來,無數雙手擋着。我怎麼轉,總能碰到這隻或者那隻手。更加別說,他們故意的拉扯拽掐。最後,我終於想到了辦法:“別動,否則我報警!”趕緊按下三個九,其實我報警能說什麼?他們一口咬定我們在騙錢。況且都他們的人,怎麼辦?幸好,他們稍微住手。

  我緊緊拽着手機,像瘋子似的落荒而逃。抱着陳麗麗,我哭得聲嘶力竭……

  文章來源(飄雨桐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