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不上繳工資卡老婆不讓我吃飯

口述:不上繳工資卡老婆不讓我吃飯

  導語:這幾天,她不再給我做飯,只讓自己和兒子吃飽;洗衣服時專把我的挑出來,扔在地上不管不問;晚上9點準時鎖門,如果我沒能及時回家,那就只能另尋去處。

  溫柔陷阱

  故事開始前,先介紹一下我和東夏的基本情況。我,35歲,大學畢業,農村裡長大,城市中奮鬥,目前在某國營工廠做技術員,工資水平中上。東夏,30歲,大專畢業,縣城姑娘,現就職於私人公司,收入較低。有個兒子。

  2006年,我29歲,年近而立卻沒有女友,家人天天催,催得我着急上火,恨不得在大街上撿個姑娘帶回家,那時我的QQ簽名是:急尋女友,條件不限。

  雖是玩笑話,卻也很能說明心態。有個同學打來電話,說認識個不錯的女孩,問我是否有興趣,我一聽就點頭,行啊行啊,只要是女的就行。

  很快,在同學的安排下,我和東夏見了第一面,雖說自己要求不高,但看到東夏時還是難免失望。東夏很矮,人卻微胖,幸好是張娃娃臉,看起來才不那麼彆扭。事後,同學問我意見,我含糊其辭,同學卻一語道破天機:過日子的話,這種女人最合適。

  好吧,我聽從同學的勸告,嘗試着跟東夏慢慢交往。同學說得沒錯,東夏是個會過日子的人,她有手好廚藝,收拾家務也不含糊,我那狗窩一樣的出租屋在她的巧手下煥然一新。

  最重要的是,東夏在我面前始終保持着低姿態,什麼都聽我的,有時帶她出去應酬,她那低眉順眼的模樣很讓眾朋友羨慕。

  因為東夏的種種好處,我對她的依戀越來越深,不久后,我便主動把家裡的錢和手中的卡都交給她,每天只想讓她開心,她的每個要求我都盡量滿足……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我是真心愛上東夏了。

  但是,人是不能寵的,越寵越驕,我的寵溺讓東夏“乍了翅”,當然,也許是當初的她隱藏夠深,沒露出真實本性。很快,東夏學會了市井女人的撒潑手段,稍有不順就大哭大鬧,後來又開始砸東西,家裡的易碎品換了一茬又一茬。

  有幾次她鬧得實在過分,我忍不住說她幾句,她便更加了不得,收拾東西就要離家,深更半夜,一個獨身女人,我怎能任她出門,我拉她,她就咬我,胳膊被她咬過無數次,鮮血淋漓。

  還有一次,因為我沒把碗洗乾淨,東夏又大發雷霆,我在一旁默不作聲,她的重拳擊在棉花上,更加惱怒,竟打電話叫來一個男人幫她打包出走。

  那男人我從沒見過,二人當我是空氣,收拾得熱火朝天,我也惱了,徑直摔門而去。那次,東夏在外面待了三天,是我托同學出面才將她勸回,後來她告訴我,那個男人是他們公司的保安,她認下的乾哥哥。

  感情交易

  愛情在時間中慢慢淡漠,當初的濃烈轉化成習慣,習慣了兩個人生活,習慣了吵吵鬧鬧的日子,習慣了對方的所有習慣……

  戀愛談了近兩年,我和東夏有了結婚打算,實話實說,當時的我頗有些猶豫,但家人催得緊,同時又不忍心讓東夏失望,於是,在別彆扭扭的心態中,2008年,我們結婚了。

  原以為婚姻會讓東夏沉澱下來,成熟起來,可事情並非如此。東夏在事業上一直不順,工作換了很多次,收入也一直不漲,當然,在這一點上我從未嫌棄過她,但她卻很敏感,總試圖在其他方面找回優越感。

  她有什麼比我強呢?只有她的家庭。前面說過,我是農村孩子,她是縣城姑娘,城鄉差別是我們之間的鴻溝。只要一吵架,她就直刺我的短處:你憑什麼指責我,你一個農村出來的土鱉。

  我無言以對,儘管心裡明白所謂的城鄉差別早已沒有任何意義,但還是被她罵得張口結舌。

  婚後第二年,東夏又有了新毛病,她跟我分居了。我們家是兩居室,一間卧室,一間儲藏室,東夏在儲藏室里擱了張小床,讓我天天睡在那兒,如果想跟她同床,可以,但必須在一個星期里做夠一定數量的家務,交夠一定數量的鈔票。

  我的工資卡在東夏手中,但偶爾會有些外快,東夏一直覬覦着,她試圖用交易把我那寥寥的零花錢也收入囊中。

  我是男人,一個正常的男人,為了正常的需要,不得不一次次地用金錢、勞動去滿足她的貪婪。但你能想象我的心態:我娶的是老婆嗎?抑或只是個性工作者!

  前年,東夏懷孕了,聽到消息后我滿心歡喜,哪個男人不渴望當爹,可東夏卻不開心,她不想留下這個孩子。我苦口婆心地勸她,她只一口咬定:以我們現在的經濟能力,不能給孩子富足的生活,既然如此,不如不要。

  我想不通,照她的說法,窮人家的孩子就不用活了,何況我們並不窮。東夏執意吃了打胎葯,但沒有生效,其間岳母聽說此消息,打來電話狠狠教訓了她,事情的最終結果是東夏妥協,於是,她又吃上了保胎葯。

  我真是哭笑不得,這樣來來回回吃藥,孩子還能健康嗎?我在膽戰心驚中熬了大半年,終於,去年5月兒子出生,還好,一切正常。

  視錢如命

  再說說雙方家庭。東夏有個姐姐,早年嫁到杭州,條件不錯,對我們也很照顧。我們結婚時,姐姐送了幾大件:冰箱、洗衣機、空調,還有一台液晶電視,算是大手筆,後來我兒子出生,姐姐又封了個一萬元的大紅包。

  姐姐的這些舉動讓我和東夏非常感激,我曾向東夏保證,將來發達后一定好好回報姐姐,滴水之恩當報之以湧泉。我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雖然沒有真正發達,但在對待姐姐的所有事情上都不含糊。

  姐姐懷孕時得了眼疾,不能吃西藥,請人開了偏方,但那幾樣葯相當難配,我聽說后專門請了一個星期的假,四處找尋,求爺爺告奶奶終於湊齊。姐姐的婆婆去世,我只身前往杭州弔唁,姐夫一家感動不已,都說我有情有義。

  相比之下,我哥是個窮人,早早退學,在當地干過很多營生,但都不成功,快四十歲的人了,除了老婆孩子一無所有。但哥哥畢竟是哥哥,窮人不窮理,我結婚時,哥哥給了2000元,那已是他能拿出的極限了。

  東夏生孩子時,哥哥正在外地打工,沒來得及趕回,他打來電話要我的銀行賬號,說是要把禮金轉賬過來,我當場拒絕。哥哥的情況我太了解,他比誰都缺錢,我不想讓他再破費。

  就因為孩子的禮金沒跟上,東夏從此恨上了我哥,總拿我哥跟她姐做比較,說的話讓人心寒:你哥這人越窮越吝,以後不定混成啥樣,你少跟他來往。

  去年年初,我嫂子的娘家因為宅基地問題跟人打官司,輸了,要賠不少錢,哥嫂把所有積蓄都拿出來,還是不夠。實在沒法了,哥哥求到我面前,讓我多少資助一些。當時我剛接了個私活兒,人家給了2000元,我又跟同學借了3000元,湊夠5000元拿給哥哥。

  也怪我多嘴,這事兒爛在心裡也就算了,偏偏有次得意忘形,將事情在東夏面前抖摟出來,她一聽就暴跳如雷,當即要打電話給我哥,讓他把錢還回來,我死拉硬拽着沒讓她得逞,但她也沒讓我好過,摔了我的手機,抓破我的臉,扔下兒子離家出走,一走就是四天。那四天里,她對兒子不聞不問。

  東夏的毅力讓人嘆服,即便如此,她也沒有放過我哥。去年中秋節,在我的極力斡旋下,東夏終於肯跟我回老家過節,自打結婚後,我們只在老家過了一次春節,她總嫌我家窮,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回去。

  現在想想,東夏的這次回家其實早有預謀。果然,在中秋節的家庭聚會上,她當著所有人的面向我哥討債:哥,我和楊宇也不容易,那錢你儘早還給我們……

  回歸正途

  有時我也奇怪,當初溫柔可人的東夏怎麼就變成今日模樣,究竟是我“造就”了她還是她“自甘墮落”?

  東夏從不關心我,在她眼裡,也許我只是部掙錢機器,只要每月拿回一定數額的鈔票,如此足矣。有次我因感冒引起肺炎,起初並不在意,只是吃着葯,但後來越來越糟,竟發起40℃的高燒,還是同事把我送去醫院。

  醫生讓我住院,可我擔心家中妻小,執意不肯,輸完液拿了些葯就回到家。一進門,東夏先是埋怨我不該回家太晚,在我跟她說明情況后,她不問我感覺如何,病情怎樣,反而關心起醫藥費問題:你去的是哪家醫院……那家醫院專坑你這樣的傻子……看你花了多少冤枉錢……

  我的心情近乎悲憤,這還是個家嗎?這還是個妻子嗎?

  前天,東夏又出歪點子。一直以來,我們家的收入如此安排:東夏收入低,她的錢拿來支應日常消費,我的收入較高,作為家庭積蓄不做他用。我的工資卡在東夏手裡,每當其中金額累積至一萬元,東夏就取出來,轉存到另一個賬戶上。

  那個賬戶是她開的,密碼也由她掌握。這沒什麼不好,原本相安無事,可誰知東夏吃錯了什麼葯,她突然提出這種安排不夠合理,讓她沒有安全感,以後她要把自己的錢存起來,用我的工資支付家用。

  我就不明白了,東夏拿着我的工資卡,存夠一萬元她就轉走,有什麼不安全的?而且我的收入比她高,存起我的工資不是最合理的方案嗎?在我看來,她根本就是沒事兒找事兒。

  這次我不想妥協,再妥協下去這個家越發沒了規矩。我拿回自己的工資卡,準備跟東夏“鬥爭到底”。這個舉動讓東夏氣急敗壞,她用各種方式逼我就範。

  這幾天,她不再給我做飯,只讓自己和兒子吃飽;洗衣服時專把我的挑出來,扔在地上不管不問;晚上9點準時鎖門,如果我沒能及時回家,那就只能另尋去處。

  換成以前,也許我會乖乖認輸,可如今我卻不肯。人是不能寵的,越寵越驕,東夏就是在我的寵溺中走了樣、變了味兒,現在我得“撥亂反正”,讓這個家庭沿着正常軌道繼續前行。

  專家點評

  學會“讓權”

  婚姻關係往往要經歷幾個時期,這是婚姻發展的普遍規律,而其中的第一個時期就是權利爭奪期。

  楊宇和東夏爭奪性權利、經濟權利、生育權利……這是決定婚姻關係走向的一個重要“門檻”,如果這個時期的關係處理不好,往往會導致婚姻關係的惡化,甚至解體。

  處在這個階段,夫妻兩人要建立一種平等、尊重的關係,如果無法做到,那其中一方就要學會無私“讓權”。當然,這種“讓權”必須建立在雙方完全信任的基礎上,當一個人根本就不想去爭時,那麼所有危機也就可以因此得到化解。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HDé«�æ¸�æ��人å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