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他8歲學編程14歲創業,40歲敗在智能硬件

他8歲學編程14歲創業,40歲敗在智能硬件

他8歲學編程14歲創業,40歲敗在智能硬件

一萬多名眾籌支持者中只有4人拿到了Zano飛行器,但都存在問題

 文/Mark Harris 編譯撰寫/IMYG

  Ivan Reedman的公司Torquing坐落於港口城市Pembrokeshire的一處科技創業園,位於英國西海岸,與愛爾蘭隔海相望。2015年年初,Reedman聯合另外幾名合伙人把自己籌備多年的無人機項目Zano搬上眾籌平台Kickstarter,視頻精美,效果圖誘人,火爆程度出乎意料,只花了10天就完成最初眾籌目標,兩個月最終籌得230萬英鎊,迅速成為最赤手可熱的智能硬件公司。但到了研發量產階段,卻發現智能硬件的坑比預想的多得多。

他8歲學編程14歲創業,40歲敗在智能硬件

Torquing創始人:Ivan Reedman(左)

  01年少創業

  Ivan Reedman在1975年生於英國家庭。他回憶說自己8歲起就開始學編程,12歲時接觸彙編。13歲時曾幫當地公司定製軟件。在14歲時註冊自己的第一家公司Torquing,這個名字是他父親起的。他大學專業是商務法律,在畢業后,繼續經營自己的Torquing公司,並把它發展為小型IT諮詢機構,主要業務包括維修電腦,網絡布線以及服務器等業務。期間他一直研究自己的操作系統。

  雖然不是技術專家的背景,但這對創業圈而言稀疏平常。作為小型服務商,公司不溫不火。到了2007年,Reedman把家搬到了倫敦,與Anna Dietrich一見鍾情,然後便結婚了。次年,他們共同成為Torquing科技有限責任公司(Torquing Technology Limited)的聯合創始人,公司業務依然專註於IT諮詢和第三方服務。在此期間,Reedman繼續把公司賺來的錢投入到興趣愛好上,比如研究AI系統、計算機控制以及機器人。

  到了2010年,Reedman帶着自己的Torquing公司來到了妻子Dietrich的故鄉Pembrokeshire,這是座港口城市,在倫敦西邊。他們做出這個決定很大程度上得益於這裡優良的創業環境。他們成功申請到威爾士政府扶持款,入駐當地科技創業園。由於缺乏穩定收入,在公司成立之後,Reedman便一直忙於尋找生意機會。

  02命運眷顧

  轉折發生在2011年,威爾士政府的人牽線搭橋把Torquing公司介紹給了BCB國際集團,BCB是一家軍工廠,總部位於Cardiff,他們研發生產先進的武器裝備,主要面向軍隊應用。當時BCB的一位項目經理叫Barry Davies,他之前曾在英國空軍擔任部門經理,曾寫過好幾本書,後來去了BCB國際集團。

  ‘2011年的時候我們希望能擴充產品規模,飛行器似乎是個不錯的方向,’Barry Davies回憶說。‘威爾士政府介紹了Ivan Reedman的Torquing公司,我們希望他能幫我們開發飛行器模塊。’

  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Reedman欣然應允,雖然之前沒做過,但Reedman還是毫不猶豫地投入了進去。之後Reedman花了非常多精力策劃方案,幾天之後大功告成,Reedman帶着自己的方案來到BCB集團,向Davies介紹了自己的設想的新型無人機,裝備紅外線和超聲波探測儀,可以識別障礙物並自動避障,有WiFi模塊,可以連接手機或者筆記本。Davies聽了Reedman一番講述之後興奮不已。‘非常不可思議!你確定可以實現?!’。Reedman對此信心滿滿,‘沒問題,一年內就可以開發出來。’

  Torquing公司順理成章贏得了第一個訂單,他們與BCB集團簽訂了合作協議,之後把公司搬進了科技創業園更大的辦公室,他們產品項目的代號為‘AV Sparrow’。在2011年9月,Reedman把公司拆分為兩個公司,一個叫‘Torquing機器人有限公司’(Torquing Robotics Limited),另一個叫‘Torquing集團有限公司’(Torquing Group Limited)。除了變更公司組織,Reedman還招聘了好幾名新員工,其中包括Anna Dietrich的兄弟Thomas Dietrich,在公司擔任設計師。

他8歲學編程14歲創業,40歲敗在智能硬件

該公司位於科技創業園的外景(圖片:Mark Harris)

  在此期間曾經有媒體採訪過Torquing集團公司,Reedman對外只是宣稱,其為國防部門研發的‘AV Sparrow’進展得十分順利。

  到了2012年1月,當地一份報紙曾經舉辦過商業競賽活動,Reedman憑藉自己先進時尚的科技理念,在此次活動中脫穎而出,贏得不錯的名次。這次競賽的獎賞包括專家導師的諮詢服務,其中一名導師叫Bill Mayne,是商業諮詢集團MSS的首席執行官,他表示自己很難看到產品的商業前景,並且從Reedman提供的資料中也不是很清楚他們做了什麼,只是單從Torquing自己的態度上看,似乎前景光明的樣子。Reedman和導師以及主辦方接觸並不多,報紙編輯感到很奇怪,‘他們不需要任何幫助,甚至2.5萬英鎊獎金都不想要。’

  時間飛逝,到了2013年末,Torquing公司還是沒能拿出像樣的產品,Davies完全失去了耐心,‘產品非常不穩定,我建議使放棄避障使用常規方法,至少可以飛,但是飛行器還是亂撞。’WiFi連接也遇到問題,即便信號很強,無線連接還是很不穩定,經常掉線。‘他們總是安慰我,說快了,快了,快了!但事實確是,項目就這麼半死不活熬了近三年!’

  03轉型開發玩具飛行器

  雖然沒能按時交付產品,但是Reedman在公眾活動中依然活躍,有一次Torquing所處的科技園舉辦創新活動,Reedman拿着看似成功的失敗品‘AV Sparrow’,向著眾多企業家驕傲地說道,‘這個小傢伙馬上就要量產了,非常神奇,我們現在想把它推向消費市場!’

  但事實上據Davies所說,他們後來曾經打算做10架‘AV Sparrow’看看飛行效果,但後來還是作罷了,這個項目最大的收穫就是把競品研究了一通,知道了世界上還有哪些別的公司在研發同樣的產品。Davies推算,這個項目花了BCB集團好幾萬英鎊,拿得出手的卻只有幾份關於避障算法的專利資料。‘我們非常失望,倒不是投入的資金,而是浪費了很多時間。’Davies說道。

  雖然和BCB的合作關係破裂,但Reedman並不甘心放棄三年的苦心經營。他決定把之前積累的技術投入到消費市場,研發玩具飛行器,賣給所有發燒玩家。‘在接下來6到12個月,你們將發現全新的產品系列,他們都將在創業園研發製造,’Reedman說道。‘這將是你們見過的最不可思議的玩具!我們的目標是年銷售數千萬套!’

  Reedman成功吸引到了威爾士州秘書長David Jones的注意,在此期間Jones曾正式拜訪過Torquing公司,作為作為一家融合科技與創新的新秀,Jones對Torquing大加讚賞,他說‘Torquing是小型公司創業成長並迅速擴張的成功典範。’

  在喜悅和激動的歡呼聲中,Zano誕生了。Reedman對外宣稱,他們在2013年10月就有了產品的第一個版本,很大很醜,像一頭藍色的小豬,飛行器整個功能都基於網頁控制,所以用戶可以在電腦或者手機乃至平板上控制飛行器,以後還將設計手機控制用的App。Reedman還稱在2014年3月定製了供裝配的PCB,但是如果繼續做模具,配備馬達組裝為成品的話,還差不少錢。

  剛好這一期間,Torquing接到了一個外包的項目。這是一家開發拖車設備的家族企業,父親是大老闆,叫Phil Busby,兒子是小老闆,也叫Phil Busby,他們的主營工業產品,其中有一個是集裝箱支架。集裝箱後部有兩個輪子,前部由卡車頭牽引,但是集裝箱前部可以伸出兩隻腳,作為支撐作用,然後卡車頭可以駛離集裝箱。Torquing的任務就是幫助這家公司設計全自升降架,按一下按鈕,集裝箱前部就會自動伸出兩隻腿。

他8歲學編程14歲創業,40歲敗在智能硬件

卡車電子支架項目

  這個外包項目合作得非常順利。Reedman把自己飛行器想法告訴了他們倆,於是一拍即合,Phil Busby初期就投資了7.5萬英鎊,同時又聯繫了另一名投資人叫Reece Crowther,是前英國足球守門員,他也投了7.5萬英鎊。並且都成為公司高管。

  在2014年5月,Reedman花500英鎊買回來一台服務器,打算用來作用戶交流論壇,到了6月,開始着手Zano飛行器的研發。到了9月,他們花了2.5萬英鎊製作了10台飛行器原型機,用來研發測試並改善性能,但是每台成本差不多要2500英鎊,無疑太貴了。他們為了降低成本所想到的唯一方法便是找外包方量產。他們聯繫了附近一家面積達到9000平米叫Camtronics的電子廠,洽談之後這家電子廠非常興奮,感覺接到了大訂單,這家供應商甚至買了幾台大型設備,以支撐到時上萬的出貨量。

  04坐上眾籌的火箭

  樣品差不多了,產能也有了,Torquing公司剩下的人任務就是儘快開發需求,好把產品迅速推向市場。他們預定了2015年1月的CES(消費電子展)的展台,預計費用達到5萬英鎊,很貴,效果也不能保證。這時候有人提議把項目搬到Kickstarter眾籌,團隊商議之後覺得眾籌確實是個低成本的市場推廣方案,不僅營銷成本低還能預售。這件事主要由Crowther施行,他製作了眾籌頁面,並且還拍攝了非常精美極具誘惑力的宣傳視頻,之後,眾籌項目正式在2014年11月24日上線,這也是Pembrokeshire科技園創新周的日子。

他8歲學編程14歲創業,40歲敗在智能硬件

垂涎欲滴的推廣視頻

  眾籌頁面的視頻堪稱專業,Zano飛行器續航15分鐘,輕巧便攜,用戶可以輕鬆把它放進口袋裡,可以在喝咖啡的時候掏出來玩耍,比如隨時和周圍小夥伴合個影,也可以在極限運動的時候掏出來記錄精彩時刻,比如騎行山地車、騎行摩托車或者攀岩的時候,飛行器不僅可以跟蹤用戶拍照或視頻,還能把拍攝內容保存到遠程服務器,分享到Facebook主頁。

  所有看到這個視頻的人都震驚了,觀眾無法分辨哪些是真的,哪些是擺拍或特效,都以為自己未來拿到的產品也會是這種效果。科技極客們無人能抵擋得住這種酷炫的誘惑,只要139英鎊就可以擁有這些功能,價格只是市面產品的1/10。連眾籌網站管理員也動心了,把這眾籌項目放到了‘用戶最愛’一欄,列為推薦項目。

  互聯網太瘋狂,他們只花了10天,就實現了自己12.5萬英鎊的初期眾籌目標。這時候,眾籌頁面被瀏覽了成千上萬次,有上千支持者,雖然有1個投訴懷疑產品真實性,但是相比於大量支持者,又有誰會在意這個小小的細節。

  12月1日,Torquing公司管理層慶祝眾籌活動大獲豐收,各自把年薪調到了5萬英鎊。

  當月聖誕節之後,雖然Zano還是沒法飛,Crowther還是帶着幾個職員去了拉斯維加斯參加CES,他們準備的理由是WiFi干擾強烈,或者是擔心競爭對手竊取情報,或者是筆記本被偷了,甚至是涉及軍事機密技術。當時他們展台對面也有一個飛行器開發商,產品叫做Micro Drone 3.0,對此耿耿於懷,經常有觀光客走過來告訴Micro Drone的負責人Kerswell,你們的產品太低級,自動避障功能都沒有,完全不如Zano!Kerswell一開始覺得非常欽佩又好奇,但是看了Zano眾籌頁面的介紹之後覺得Zano的人簡直是瘋了,要具備這些功能並且還能續航15分鐘幾乎不可能,他想去對面展台詢問技術細節,但Zano的人沒說,‘我知道你們是誰,我們不會告訴你任何細節。’Kerswell更加鬱悶了,Zano什麼都沒有,只有空中樓閣一樣的概念卻這麼受歡迎,自己有能飛的飛行器反而被奚落!

  Crowther被證明是個天才表演家,他再一次佔盡風頭,並且又一次把Zano飛行器炒到高潮。首先是著名科技網站Engadget把全場CES最佳飛行器的獎項頒給了Zano,據Engadget編輯稱,他們的評選標準是功能、設計、創新和營銷多個維度。有了知名科技網站的背書,狂熱粉絲們更加失去了理智,網上眾籌項目的支持者繼續猛增,在CES展期間,眾籌支持者數量爆發了,到了1月8日,一共有12075名支持者,一共籌得233萬英鎊。

他8歲學編程14歲創業,40歲敗在智能硬件

Zano產品原型

  這個數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Reedman和Crowther以及他們團隊的所有人。2015年1月29日,眾籌平台扣除了5%的平台傭金,扣除3%-5%的銀行轉賬處理費用,Torquing團隊一共拿到了209萬英鎊。由於產品概念太受歡迎,有部分發燒友哭訴沒有買到希望再眾籌一次,於是Torquing開發了預購網站,滿足後來者的心愿。他們通過這個預售網站又銷售了56萬英鎊的貨款,但這其中很大部分都是通過Paypal渠道,享受第三方保障,顧客確認收貨之後Torquing才能拿到這部分資金。

  Torquing團隊一時間成為舉世矚目的明星創業公司,輕輕鬆鬆賬上就多了兩百多萬英鎊。他們首先擴張了人手,本打算擴張到28人,但最終似乎只維持在16人。由於眾籌支持者和預訂者總數達到上萬名,他們安排了專職客服團隊。然後又購置了多種研發和測試,比如花了2.9萬英鎊買了台3D打印機,買了多台高端Apple Mac,以及其他很多有趣的玩具,小Busby給自己買了台全新的寶馬M4,大Busby給自己買了台全新的M6,都是車身可以當鏡子的嶄新車輛。科技園其他的創業公司羨慕得目瞪口呆。

他8歲學編程14歲創業,40歲敗在智能硬件

透過該公司辦公室玻璃,可以看見眾多Mac電腦包裝箱(圖片:Mark Harris)

  05研發路坎坷

  這時候距離交貨期還有3個月時間,但是飛行器基礎功能都沒實現。公司的研發工程師非常忙碌,經常加班到晚上10點,並且周末都需要加班。但他們到沒什麼怨言,畢竟自己的產品馬上就會快遞到全世界用戶的手中,自己會伴隨創業公司成長,即將變成大型全球化科技公司的元老級工程師。

  儘管產品研發進展緩慢,即便手中還沒一台可以正常飛的飛行器,但是眾籌界面的動態更新部分依然保持樂觀。在2月29號,頁面更新說打樣的500套PCB已經到貨,在3月末就會試產第一批飛行器。在4月14日,眾籌頁面再次更新,‘昨天,Zano飛行器最後一次迭代更新的PCB到貨了!我們今天早上已經發給Camtronics安排組裝了。’

  這時候Reedman考慮到出貨量太大,還想干點大的,他在2015年4月聯繫上了Pembrokeshire的議會(Development for Pembrokeshire County Council,PCC)負責人StevenJones,希望能在科技園組建一個電子產品組裝車間,最終讓Torquing變成集研發製造營銷於一體的大型集團。並且Torquing願意出資160萬英鎊,同時希望政府能夠提供貸款。Jones非常樂意,‘這正是我們想要看到的,這家小公司最開始只由幾個人創立,之後迅速獲得巨大的成功,同時還會解決150到200人的就業問題。’

  Jones表示政府願意從市政基金中撥款支持Torquing的擴張計劃,並督促Reedman儘快提交商業計劃書。但是當Reedman真正開始着手處理這件事的時候,卻發現事情遠不如預想的簡單,光剷平草坪,重新規劃科技園的建築,就需要12個月到18個月的時間,對於Torquing半年內交付飛行器的目標,無疑實在太遙遠了。在5月,Reedman告訴Jones他們還是打算把生產組裝的工作外包給Camtronics來做。

  這時候距離Zano眾籌頁面承諾的出貨期只有1個月了。技術團隊還有許許多多難纏的技術細節無法解決,比如在電路板上加了SD卡之後,飛行器穩定性下降,抖動嚴重。調試攝像頭底層接口花的時間嚴重超預計,App也還只是完成了界面設計,利用手機GPS定位時間實時跟蹤主人的功能基本放棄了。

  距離6月的交貨日越來越近,怎麼辦?Torquing公司決策層放棄了試產這一環節,打算直接量產。他們訂購了塑料件、芯片、螺旋槳等一系列部件。

  Crowther可能是因為自覺趕不上交貨期,5月末更新狀態聲稱由於模具出現問題,塑料件延遲到貨。

  由於沒有試產,部件組裝成飛行器之後,效果和預想的相差巨大。塑料件比設計的重不少,Zano重量從預想的55g飆升至70g,只能飛行幾分鐘,比承諾的15分鐘時間差太多。Reedman考慮過把750mAh的鋰電池換成1000或1100mAh的,但是1000mAh容量的電池意味着30g的重量,額外的電池重量使得更換電池的方案非常不符合實際。Reedman等人經過測試發現,螺旋槳提升力不夠,比設計方案低15%。他們想換個螺旋槳型號,但是來自中國的供應商拒絕換貨,畢竟供應商沒有違約,確實是按照最初方案製造的。於是Torquing就買下了上萬套沒法用的螺旋槳。他們找到了Craig Holloway,是當地專業的玩具螺旋槳供應商,Torquing公司訂購了新的螺旋槳,但是買來之後發現,螺旋槳距離太近,最近時候螺旋槳之間只能放進一根頭髮絲。除了高速旋轉時容易碰撞,更要命的是這種螺旋槳材質不夠硬,容易形變,提升力更弱。不得已他們還是換回了原有的螺旋槳,轉而在外殼重量上下功夫。他們決定重新定製塑料殼,新的塑料殼輕了幾g,但更換之後飛行時間還是不超過5分鐘。

他8歲學編程14歲創業,40歲敗在智能硬件

新的螺旋槳升力依然不夠(圖片:Mark Harris)

  出貨期限已至,但Torquing團隊還是沒有出貨的跡象。在6月19日,Reedman在眾籌頁面更新說服務器配置工作已經完成95%,寬帶達到1Gbps,即將投入使用。

  6月22日,Reedman更新動態表示飛行器已經通過了無線電兼容性測試。Crowther信心滿滿說兩千架飛行器正在組裝中,預計8月末出貨,9月初送到眾籌支持者手中。

  但這一系列安撫性的通知沒起多大作用,整個夏天,成千上萬的支持者都要瘋了,諮詢郵件擠爆了郵箱,並且還有60餘個眾籌支持者在網站發起投訴。所有人都在責備Torquing公司,Reedman沒想到這些人這麼激進,他的氣色開始變得難看,去看了好幾次醫生,醫生表示他壓力太大了。

  公司財務狀況開始下滑,8月21日,Torquing公司高官們把自己年薪降到了1.25萬英鎊,到了9月,公司已經無法兌付負責飛行器規範性測試的供應商票據,只是表示,規範性測試的外包費用將在下月兌付。並且公司連訂購PCB的錢都拿不出來了。PCB供應商表示如果訂購2萬套電路板,需要30天支付所有貨款,但是Torquing表示自己只拿得出1萬英鎊的預付款。

  這時候Reedman想到還有50多萬英鎊凍結在Paypal賬戶里,於是他想到要儘快把貨發給預訂用戶。在9月24日,有600套飛行器首先發給了網站預訂的用戶。本來是個突破,但這可把一萬多眾籌用戶給得罪了。眾籌用戶先付的款,為什麼要先發貨給預訂的用戶?!兩名眾籌用戶Craig Holloway和Doug Conran義正言辭致信Torquing公司,質疑他們為何還不出貨。

  10月早些時候,Reedman邀請Holloway一家前往Torquing所在的科技園參觀。在介紹了科技園以及公司研發實力之後,Reedman送了一架Zano給了Holloway一家,但是飛行器還沒法用,因為飛行器起飛前需要通過手機連接中央服務器,這時候手機App還沒開發出來。

  但是在Reedman於10月末放出App之後,公司立即被用戶憤怒的投訴和抱怨聲所淹沒。用戶聲稱飛行器像兔子一樣在地上亂跳,喜歡亂撞,或者根本飛不起來,或者飛起來之後沒法降落。人臉識別、主人跟蹤這種功能完全沒有。

  Holloway在試用之後再次來到了Torquing公司,他找到了Reedman希望幫忙解決飛行器不好用的問題。Reedman幫他下載了最新調試的固件,並且運行了最新的校正工具,經過一番調試,效果好多了,可以懸停、如果有人靠近時它會避開,確實好了很多。Holloway心滿意足地離開了公司。但短命的是,當Holloway新換一部手機控制,或者換成電腦控制,飛行器就又變回了原樣,亂撞、無法操控。自拍和社交功能自始至終都沒法用。

  迫於巨大壓力,Reedman聲稱由於紅外避障硬件缺陷,螺旋槳、製造工藝以及玩家手機的差異化問題,飛行器上的傳感器需要重新校正才能修復不穩定的問題。Reedman看到滿是抱怨和譴責的論壇,心裡更難受,乾脆把論壇給關了。

他8歲學編程14歲創業,40歲敗在智能硬件

Holloway的Zano,上電后一直閃爍等待連接中央服務器 (圖片:Mark Harris)

  Torquing團隊本想先滿足預訂用戶,好解凍Paypal賬戶的預付款,但是沒想到大量用戶選擇退貨退款。他們只能眼睜睜看着Paypal上凍結款項不斷減少,但是無法阻止,也無力套出。

  06倒閉清算

他8歲學編程14歲創業,40歲敗在智能硬件

Torquing機器人公司損益表(圖片:Mark Harris)

  幾天後團隊終於無力支撐,關閉了服務器,所有的Zano都變成了屍體。大部分團隊成員都被解僱。到了11月10號,Reedman以健康原因為由宣稱辭職,立即生效。他什麼財產也沒拿,股份也不要了,凈身出戶。11月13號,Torquing宣布董事會解散,公司破產,Phi Busby在11月16號接見了清算律師,第二天簽訂完所有的清算協議文件。

  清算數據顯示,Torquing通過眾籌以及預售等方式,營收242萬英鎊,採購費用達到155.5萬英鎊,其中包括物料和眾多研發測試工具設備。費用和管理費用達到110萬英鎊,其中工資支出54萬英鎊,水電、租賃和汽車費用5000英鎊,差旅費1萬英鎊,電話、電腦以及寬帶費用為5.1萬英鎊,另外還有無法解釋的一般性開支,達到18.6萬英鎊,第三方外包費用22萬英鎊。

  Philip Busby父子聲稱一共往公司投入了25萬英鎊,Reece Crowther投了7.5萬英鎊,Reedman妻子的兄弟Thomas Dietrich投了6萬英鎊,這些錢全數付之東流。飛行器元器件存貨被電子廠Camtronics扣住了,理由是該電子廠專門為Zaono項目購置額外設備,但Torquing卻未履行約定帶來上萬套訂單,造成產能浪費。Paypal還有待消費者確認收貨的凍結款20萬英鎊,清算員表示將會採取法律手段從兩家公司中討回資產。同時他也表示即便Torquing資產能夠變現,但除去稅費后也所剩無幾。同時英國貿易部門表示,來自68個國家的17000名眾籌或預定用戶只能算作一般消費者,不能算債權人,也就是說這些人將血本無歸。

  生於1975年的Ivan Reedman現已40歲,沒想到會在這個時間點大起大落迎來人生轉折,如今他聲譽破產,一無所有打算重新找工作。Philip Busby父子因為這個項目虧損兩百多萬英鎊,為了緩解財務窘境裁了自己原先公司的好幾名員工,Crowther據說回到了自己故鄉澳大利亞。

  Kickstarter在短短兩個月時間空手賺取11.6萬英鎊傭金,但該平台表示自己聲譽受到影響,也是受害者。面對上萬名氣憤難抑的眾籌支持者,眾籌平台決定永久禁止Zano項目成員再次發起新項目。

  本文經獨立調查記者Mark Harris授權編譯,由TECH2IPO/創見(tech2ipo.com)編輯IMYG撰寫,轉載或使用本文素材進行二次創作請參閱 版權信息 。

他8歲學編程14歲創業,40歲敗在智能硬件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