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離婚後前夫閃婚 我被他氣病了
ohwologo5.png

口述:離婚後前夫閃婚 我被他氣病了



  導語:得意的感覺只持續了不到一個月,上個星期,單位里突然傳出一個消息:家輝要結婚了。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震得我幾乎昏倒,不可能,從沒聽說他交女友,怎麼可能這麼快結婚。

  [傾訴者] 江銘 女 34歲

  東方今報記者 彭艷

  痛遭背叛

  2000年,我大學畢業,工作分配到某行政單位,那時我22歲。跟我同時進單位的一位男同事,他是研究生畢業,起點很高,直接當上了新人組的小組長。工作第二年,在同事和領導的撮合下,我和這位小組長建立戀愛關係,此人便是家輝。那時的戀愛談得簡單,再加上彼此家境相當,條件合適,很快,兩人走進婚姻殿堂。

  我和家輝於2002年“五一”結婚,起初幾年,小日子過得幸福快樂,我像生活在蜜罐中,連喝白開水都覺得甜。可感情這種東西最不牢靠,日子久了,激情慢慢退卻,家輝不再是以前的家輝。他在事業上一直很得意,隨着職位的提高,漸漸不把我放在心上,偶爾我也埋怨幾句,他卻怪我不懂體貼:我現在正處於上升期,你別吹毛求疵。聽了這話,我只好把委屈藏心底,我對自己說:別人家的日子未必比我好,就這麼著吧。

  去年3月的某天,家輝出去應酬,我獨自在家帶兒子。晚上九點多,電話鈴突然響起,我去接,沒等“喂”字出口,話筒里傳來陌生的男音:“呂家輝在嗎?”我說不在,問對方身份,他冷冷一笑:“別管我是誰,管好你丈夫,問問他最近都在忙什麼?”我聽着不禁害怕,擔心家輝在外面惹了什麼人,正想掛斷,對方卻又說話了:“如果你老公再跟禾豐來往,別怪我不客氣!”“禾豐是誰?”“我女朋友。”

  話筒啪的一聲從手中砸到地板上,天啊!

  不可否認,家輝是個出眾的男人,我不是沒想過他會禁不起誘惑,但女人終歸抱着一絲幻想,幻想自己才是男人的感情終結者,而且一直以來我對自己要求嚴格,從外到內在都力求精緻,我想,如果我足夠優秀,就能留住家輝的心。看來我錯了。

  因為那通電話,家輝的“秘密”暴露。事後,在我的追問下,他供認不諱,而我卻無法接受一個背叛自己的男人。冷戰了近三個月後,我和家輝辦了離婚手續,十年婚姻就此終結。

  重拾愛情

  我和家輝是協議離婚,他堅持留下兒子,苦爭無果后,我只得同意,把房子給他,自己只拿走5萬元錢。記得我搬走那天,7歲的兒子哭得天昏地暗,“媽媽,求求你,不要走,不要和爸爸離婚。”我心如刀絞,因為大人的錯誤,卻讓無辜的孩子來承擔後果,這太殘忍了,是家輝造成的這一切。

  因為在同一城市,我和兒子經常見面,基本上每隔兩三天,我都會把他接到姥姥家住一晚,給他做些好吃的,買些玩具和衣物,兒子慢慢接受了現狀,只是偶爾他還會問:“媽媽,你為什麼要和爸爸離婚?是因為他在外面跟別的阿姨好嗎?我回去讓他不要再找別的阿姨……媽媽,你回家吧……”孩子的話讓我心酸,也讓我心動,說實話,真正離了婚、離開那個家后,時不時地,會有絲絲留戀纏繞心頭,畢竟結婚了十年,愛與被愛都已成為習慣。

  因為工作關係,我和家輝常常碰面。記得有人說過:“忘記一個人,首先就得做到永不相見。”可我們幾乎天天碰面,情形一天比一天尷尬。有次兒子對我說:“媽媽,爸爸想讓你回家。”我聽后只是笑笑,當做小孩子的傻話,可不知怎的,此後再見家輝時,總覺得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多了些溫暖。

  去年10月,有人給我介紹了一個對象,叫雲展,條件不錯,有房有車有公司,離婚兩年,有個女兒。在我媽的安排下,我和雲展開始嘗試着交往。雲展的前妻跟人私奔,卻把女兒留給他。雲展希望找一個溫柔顧家的女人,他覺得我很合適,我也認為他值得依靠,受了傷的男人往往更懂得珍惜。

  由於工作緣故,雲展很忙,但再忙都不會忽視我,每天至少10條短信、5個電話,這種殷勤在中年男人里很是少見。更讓我欣慰的是,雲展對我媽和我兒子也很細心,去年我媽生日,雲展送了老人一套昂貴的保健器材,過年又給我媽買了條金手鏈。至於我兒子,他更是無微不至,只要看見孩子,他總是領着出去買書、買玩具,晚上帶着孩子學習,不急不躁。

  雲展的好處我都看在眼裡,心裡雖然高興,卻仍有憂慮。首先,不管他再怎麼示好,兒子一直不喜歡他,那個小小的人兒已有了主意,他認定家輝是自己的親爸爸。其次,不知為何,隨着時間的流逝,我對家輝的恨意漸漸淡薄,留戀與懷念越來越多,我知道,自己忘不了那個男人。

  輸掉幸福

  今年2月,家輝給我打來電話,離婚後我們也偶有聯繫,但多跟兒子有關,很少談及自身,而這個電話不同,家輝細細問起有關雲展的所有情況,我如實回答,他聽完之後長久沉默,然後說:“雖然是你的個人事情,但還是希望你慎重考慮,不要在婚姻中受到二次傷害。”記得當時我回了一句:“放心吧,找誰都比找你強。”

  此後大概一個星期,一天晚上,11點多了,我已上床睡覺,手機響了,是家輝打來的,他言語沮喪:“小銘,別跟那個男人好,他不會對你好的,啥都講究個原裝原配,你回來吧,咱倆復婚……”聽着家輝的醉話,我心裡很不是滋味,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那晚我失眠了,哭了很久,也想了很多。

  第二天一早,家輝再次打來電話,很客氣地道歉,說喝醉了,那些亂七八糟的胡話希望我不要放在心上。一聽之下,剛剛積攢起來的那點兒柔情全部化為憤恨,原來那些話全是他醉酒之後的胡言亂語,我忍不住對着電話大喊:“王八蛋,以後喝醉了再敢騷擾我,我去點了你的家……”

  掛了電話,仍是心頭余怒不消,當即撥了雲展的手機,囑咐他晚上下班去單位接我,我要讓家輝親眼見證我的幸福。

  雲展也很識趣,當天下午早早到達,捧着一大束玫瑰,候在門口,所有同事都衝著我曖昧地笑:“江銘,你好幸福啊。”我故意誇張地大聲回答:“是啊是啊。”我想讓家輝聽到,他當然聽得到,而且看得到。我仔細留意着,家輝出門時撞見了雲展和那束耀眼的玫瑰,他臉色陰沉,情緒沮喪。哈哈,我的目的達到了。

  得意的感覺只持續了不到一個月,上個星期,單位里突然傳出一個消息:家輝要結婚了。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震得我幾乎昏倒,不可能,從沒聽說他交女友,怎麼可能這麼快結婚。我強壓着內心的驚駭向人打聽,他們說,家輝和那女人剛剛認識,但一見鍾情,打算閃婚……

  這幾天我病了,不想吃喝,也不想見雲展,甚至沒有心情管兒子,我知道,病根兒來自家輝,在得知他婚訊的那一刻,我立刻就清醒了,意識到自己還愛那個男人,從始至終一直不曾放下他,至於雲展,也許他只是我拿來賭氣的替代品。

  家輝暗示過,可卻被我愚蠢地錯過,甚至以惡毒報之,那惡毒的反擊讓我錯過了最後一次機會。

  我該怎麼辦?該怎樣挽回那個男人?

  專家點評

  了解自己的內心

  生活中,我們常會看到類似江銘和家輝這樣彼此試探的情感遊戲,他們不了解自己的內心需求,所以才會出現如此之多的誤會。

  通過這段插曲,相信江銘一定明確了自己的情感天平,好在還不算晚,畢竟目前家輝還沒結婚,一切都有可能。如果真的放不下家輝,江銘就應該勇敢地向家輝表達自己的真實想法,問一問家輝是否願意與自己再續前緣。

  沒人規定愛情里必須是男方主動,江銘必須為自己的幸福再爭取一回。

  鄭州福斯特心理諮詢中心

  首席心理諮詢師 彭熠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