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婚後老婆變瘋子只會吵架

口述:婚後老婆變瘋子只會吵架

  導語:這個月里,雲兒有好幾個晚上夜不歸宿,我已經沒有動力去了解她是不是給我戴了綠帽子。對於雲兒來說,任何形式的溝通都失去意義,她什麼都不說,只會吵架。我忍無可忍,也不想再忍,第一次,我提出離婚。她聽到之後,也只是慌亂了幾秒鐘……

  [傾訴者] 家明 男 33歲   

  東方今報記者 彭艷

  為愛結婚

  離婚已鬧過很多次,不同的是,以前都是雲兒提出,而這次是我主動。所有人都知道,我不是個草率的人,有些話不說則已,一旦脫口,言出必行。我想,這是我第一次要求離婚,但也應該是最後一次。

  我和雲兒是彼此的初戀,作為70后,對待感情比現在的孩子要慎重許多。那時我們是初中同學,同級不同班,也不知為了什麼,雲兒喜歡上了我,開始主動追求,而我呢,傻乎乎的,大概是男孩子晚熟的緣故,經常無視她的存在。然後到了高中,我去了一所重點中學,雲兒留在原校,兩人相隔遠了,但她始終沒有放棄,總找各種理由接近我、關心我。直到高二那年,不知哪根神經被觸動,我突然發現了雲兒的種種好處,也許是被她的付出和執著所打動,總之,我接受了她,愛上了她。

  由於早戀,從高二起,我的學習成績直線下降,還經常從家裡拿錢,父母發現了我的反常,和學校老師聯手 “整治”,兩方的嚴格監視下,我和雲兒的交往不得不由密轉疏,偶爾偷偷通個電話,寫封天知地知的情書……儘管高中的后兩年裡,我們的聯繫甚至比不上普通同學,但在內心深處,我已經認定了她,非她不娶,那種感情很微妙,但堅定而執著。

  雲兒是個感性的女孩,她曾說過:有情飲水飽,只要知道我愛她,這就夠了。對於她的話,我心懷感激,我知道,她的隱忍和剋制都是為了我。作為一個男人,何以為報?唯有忠誠。

  到了大學,突然天寬地闊,似乎做什麼事都不再有阻礙,我和雲兒的愛情也像放飛的小鳥兒,迎着藍天,扶搖直上。我們不在同一所學校,相隔甚遠,坐汽車需要兩個小時,但每逢周末,不管颳風下雨,一定要見面。大學四年裡,我和雲兒感情牢靠,在很多人眼中,是名副其實的模範情侶,因為身邊的同學都在走馬燈似的戀愛、分手、快樂、悲傷……

  大學畢業后的第二年,不用雙方父母催促,我和雲兒迫不及待地領了結婚證。也許只有婚姻才能讓我們的愛情走進圓滿,那時,我以為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因為,我們的婚姻只與愛情有關。

  漸行漸遠

  我忘記了,人是會變的。

  大學畢業后,我在工作上一直很順利,而雲兒剛好相反。實話實說,這與雲兒的性格有很大關係,用那句話形容她再合適不過:心比天高,命比紙薄。她總有各種各樣的理由為自己開脫,都是別人不好,而她永遠是對的:老闆太苛刻,離家太遠,工資太低,壓力太大,同事不好相處,工作沒有前途……

  因為種種“不順利”,雲兒始終不能找到合適的工作,到了最後,她乾脆不再上班,在家當起全職主婦。我其實不喜歡雲兒的這種狀態,年紀輕輕就窩在家中無所事事,但她堅持,也就只好隨她。另外,我也想過,目前有條件讓她休息:首先,我的收入不錯,足夠養家糊口;其次,我對她的愛還很深,不想讓她不開心;還有最重要的一條,我希望有個孩子,雲兒可以借這段時間懷孕生子。

  我沒想到,噩夢從此開始。

  起初還好,那時的雲兒是個簡單的家庭主婦,在家上上網,沒事做做家務,我每天回家都能吃上熱菜熱飯,日子過得挺愜意。可這種日子太短暫,很快,雲兒學會了打麻將,學會了亂花錢,學會了網上交友。

  雲兒打麻將的癮頭“可歌可泣”,她可以連續奮戰幾天幾夜,家裡的所有事情一概不管。花錢更是沒譜,我們家雲兒管賬,剛開始時,每月都能有不少結餘,可後來我賺的錢越來越多了,家裡的經濟狀況卻捉襟見肘。我找她要零花錢時,她雙手一攤,“沒有”。這時我才知道真相,家裡不但沒有積蓄,雲兒竟然還在外面借了幾萬塊錢的外債,甚至有債主追到家中。

  我的憤怒可想而知,雖然外債的數目不大,但事情本身讓人寒心。長期以來我這麼信任她,到頭來她卻給了我這麼個結果。當然,我也有錯,太粗心了,於是,我收回經濟大權。打那以後,隔三差五到家裡來要錢的債主一直沒斷,雲兒也並無收斂,你不給她錢,她就出去借,為了這事,傷透了我們的夫妻感情,一點一滴,逐漸淡薄。

  努力挽回

  雲兒喜歡網上交友,很多都是男人,再挑逗的話在她看來都是正常,雖然還沒讓我戴上綠帽子,但也不遠了。每次被我發現雲兒在網上和男人調情,我們就會吵架,吵得天翻地覆,我覺得雲兒很蠢,真的,在這種事情上,沒哪個男人能有太多包容心。

  2008年,兒子出生,一度緩解了我們之間的感情危機,因為兒子來之不易,雲兒雙側輸卵管堵塞,治療將近兩年才懷孕。最初,雲兒還算盡職,和保姆一起照顧孩子,等兒子過完一歲生日,她像早有預謀,故態復萌。打麻將打得天昏地暗,對兒子不管不問,人叫不動,鬼叫飛跑,誰也拉不住。

  我也累了、倦了,對雲兒的感情就這樣被消磨殆盡,可以說,現在的我對她已經完全無愛,剩下的只是厭倦和恨,恨她不關心兒子,不關心家庭,恨她打起麻將不知晨昏,恨她在網上跟男人談情說愛……

  不是沒有過溝通,但一切都是徒勞,雲兒根本就管不住自己,一分鐘前指天發誓,保證絕不再犯,一分鐘后就出爾反爾,逃之夭夭。我真的已沒耐心再跟她玩這種遊戲。我不會以離婚來要挾她,但一旦說了離婚,那就是我深思熟慮后的結果,絕無挽回餘地,譬如這次。

  雲兒的父母也知道她的作為,甚為頭疼。岳父岳母從去年三月起輪流來住,對外說是幫我們帶孩子,可我知道,他們擔心我和雲兒真的會散。有他們在,一方面可以管教女兒,另一方面也想勸勸我。那時,我還不想離婚,還一直期盼着能有個好的結局。但,什麼都沒有,雲兒聽不進勸告,岳父還好點兒,能教訓她幾句,岳母根本就插不上嘴,甚至還會被雲兒教訓。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我還能靠誰?徹底絕望!

  今年年初,雲兒又出幺蛾子,她跟一幫狐朋狗友打牌,竟三天三夜不回家,吃住都在別人家中,結果還是輸,輸了一大筆,她無力償還,就去找我姨媽借錢。我姨媽無兒無女,那點兒積蓄全靠省吃儉用,老人把八千元錢給了她,她拿去翻本,又是血本無歸,這個女人鬼迷心竅,居然還打姨媽的主意,姨媽有點兒不放心,打電話問我,一家人這才知道實情。等我從賭桌上把雲兒拉下來,她已經熬得像個女鬼。

  當然,最後我還是幫她還了錢,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只求解脫

  這個月里,雲兒有好幾個晚上夜不歸宿,我已經沒有動力去了解她是不是給我戴了綠帽子。對於雲兒來說,任何形式的溝通都失去意義,她什麼都不說,只會吵架。我忍無可忍,也不想再忍,第一次,我提出離婚。她聽到之後,也只是慌亂了幾秒鐘,然後又開始蠻不講理地數落我,她以為我是開玩笑,可我很認真。

  雲兒不離婚,堅決不肯,我把寫好的離婚協議書遞給她,她看也沒看,隨手撕了,然後撂下一句話:“除非我死,否則想都別想!”而岳父母的態度也發生了180度大逆轉,之前一直站在我這邊,現在也開始數落我的不對。我理解,他們受不了“離婚”這兩個字,可我不想再讓步,這個婚我離定了。為了證明自己的決心,我也離家出走,目前已有三天沒回家。

  我覺得自己寫出的離婚協議完全對得起雲兒,主要內容如下:第一,我要兒子的撫養權;第二,房子車子都給她(房子是結婚時我和我的父母全款買下,她家只負責裝修,現在這套房至少值一百萬元,我不在乎,只要她肯離婚,都是她的);第三,家裡的存款兩人平分。

  對於雲兒,這份協議書只有利,沒有弊,可雲兒就是不肯。而且她的壞脾氣也一如既往,不愛孩子,不尊老人,甚至和我的父母對罵。我心裡那叫一個憋屈,不知我爸我媽哪裡對不起她。我在外辛苦賺錢,好吃好喝伺候着她,她還這樣對待我的家人。還有,她對孩子那麼冷漠,不管不問,她還算個媽媽嗎?我真後悔,為什麼沒有早些跟她分手。

  對於離婚,我已經鐵了心,但現實情況是,雲兒和她的家人死活不同意,只剩下打官司一條路,可打官司又耗時又耗力,沒個一兩年根本搞不定,而且現在兒子已經快四歲,打官司估計會判給女方,那是我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的。煩死了,真的煩死了,再這樣鬧下去,我連殺人的心都有了……

  我承認,自己也有毛病,譬如太忙,沒有太多時間陪老婆;譬如性格要強,總想堅持自己的原則;譬如太溺愛她,以至沒了退路……但我發誓,在這段婚姻里,我沒有犯過任何原則性錯誤,除了雲兒外,我沒有其他女人,平日不抽煙,不賭博,甚至很少撒謊,對於雲兒,對於這段婚姻,我問心無愧。

  真的好想解脫。求指點。

  記者手記

  當年心頭好,如今心上痛,在家明的敘述中,雲兒從最初的為愛執著發展為今天的為賭瘋狂,這是怎樣一種悲哀。

  當然了,夫妻鬧到如此地步,再難看到彼此的好處,可無論怎樣,還是想勸勸家明:清醒一些,考慮周全一些。雲兒的確有錯,而且錯得離譜,但她不想離婚,這說明她還在乎這個家,還在乎你。

  也許這話說得太自我,不在其中,難知其痛,但為了孩子,再給彼此多個機會。

  專家點評

  心理疾病毀了生活

  雲兒的這種行為在心理學上被稱之為“癮”症,比如說我們現在常見的煙癮、酒癮、毒癮、網癮等,雲兒深陷其中的是賭癮。這種癮症的心理特徵就是明知自己不該做,但卻無法控制,它會給人的心理帶來極大的矛盾和衝突,進而表現為焦躁不安、不可理喻。

  雲兒需要專業的心理治療,只有專業手段才能幫助雲兒找到發病原因並給予治療,而家明能做的,便是理解雲兒目前的狀況——不是她變了,而是她病了。

  當然,對於心理疾病來說,必須是本人自願接受治療,如果她不同意,那就意味着她從內心裡不願意改變自己,所以,即使強迫治療也不會有好的效果。

  建議家明和雲兒好好談談,既然不願離婚,那就看看是否還有別的解決辦法,也許治好了心理疾病,美好新生活就會重新展開。

  鄭州福斯特心理諮詢中心

  首席心理諮詢師 彭熠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