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准婆婆嫌我個矮 百般刁難我

口述:准婆婆嫌我個矮 百般刁難我

  導語:康媽媽來了,果然對我百般挑剔,她先問我有沒有一米六,我說剛好一米六;她又問我家裡是不是鎮上的(他們家在鎮上),我說不是,在農村,然後又趕緊解釋,說我們那裡這幾年發展很快;康媽媽不接話茬,接着審訊……

  [傾訴者]  芷雲 女 24歲    

  東方今報記者 彭艷

  往事難回首

  認識康偉是在2009年,當時我剛大學畢業,22歲,康偉比我大5歲。他是我的初戀。我所在的公司與康偉所在的單位有些業務往來,一來二去,兩個人熟絡起來,他開始追求我,說實話,我對康偉印象不錯,看起來就是個實誠人,長相也拿得出手,對人尤其好,慢慢地,我就動了心。

  相處幾個月後,康偉開始跟我說一些事情,那些事很令人震撼。康偉以前結過婚,只辦儀式未領證的那種,對方是他的同學,兩人青梅竹馬,在一起的時間足有十年。女孩之前得過淋巴結核,但一直瞞着康偉,婚後才吐露實情。

  康偉說,婚後的兩年裡他帶着女孩四處求醫,可醫生說這種病治不好,最多再活十年,而且還不能要孩子。康偉一直瞞着父母,但終究還是被老人知道了真相,結果可想而知,他們強烈要求兒子和兒媳分手,甚至以斷絕關係相要挾。在父母的壓力下,康偉最終離開了女孩。

  這個悲慘的故事讓我很震驚,我問康偉:“這麼多年的感情你怎麼捨得放下?”康偉說父母的意志不能違拗。我又問:“如果父母不反對,你會一直給她治病嗎?”康偉猶豫了一下:“應該會。”

  康偉和那個女孩都是彼此的初戀,我擔心他會有心理負擔,覺得虧欠對方。康偉又解釋,他說為了給女孩看病,他花光了家中所有積蓄,還借了外債,但效果不佳,女孩的情緒也越來越差,最後連精神都出了問題,整日疑神疑鬼。對於女孩,他自認已做到仁至義盡。

  那時候,我對康偉的愛已經無法自拔,他的經歷更讓人心疼,我在心中暗暗發誓,這輩子一定要好好愛他,讓他幸福,讓他快樂。之後不久,在康偉的要求下,我搬到他的住處,兩人同居。現在想想,也許這個決定便是錯誤的開始,它讓我從一開始就把自己放在了卑微的位置上。

  康偉的脾氣暴躁,而我是沒脾氣的人,平日的相處中,都是我讓着他。我知道,康偉平時上班很辛苦,以後還要結婚買房子,家裡的重擔他扛了一大半。我的工作相對輕鬆,所以家務都由我一手包攬,對他的照顧更是無微不至。康偉有次很感慨地說,遇到我是他八輩子修來的福分,所以,這輩子絕不負我。

  婆媳初相見

  半年後,我帶着康偉去了我家。起初,我媽不太情願,嫌康偉年紀大,家庭條件差,尤其還有一群弟妹,以後的負擔會很重。為了讓康偉順利過關,我天天在爸媽面前說康偉的好話,真的假的摻在一起說,康偉也挺配合,在老人面前竭力表現,後來,我爸媽終於鬆口,同意了我們的事情。

  接下來要見康偉的家人。當時是“五一”,可我倆都不放假,康偉便說讓他媽媽過來,一方面見見我,另一方面也能散散心。我滿心歡喜,忙着收拾東西,買吃的,買喝的,壓根兒沒想到康媽媽會看不上我。之前我見過一次康爸爸,他似乎對我挺滿意,所以我很自信,低估了未來婆婆的眼光。

  康媽媽來之前,康偉還特意囑咐我穿雙高跟鞋,說他媽媽喜歡高個子的女孩(他175cm,我只有160cm)。我一向都是平底鞋,再加上當時時間緊迫,就沒把康偉的話放在心上。其實身高這種東西根本沒法隱瞞,大家朝夕相處,怎會看不出真偽?

  康媽媽來了,果然對我百般挑剔,她先問我有沒有一米六,我說剛好一米六;她又問我家裡是不是鎮上的(他們家在鎮上),我說不是,在農村,然後又趕緊解釋,說我們那裡這幾年發展很快;康媽媽不接話茬,接着審訊:“你們家幾個孩子?”我說兩個姐姐已經結婚,一個弟弟還在上學。康媽媽皺着眉頭想了半晌,然後說:“你跟小偉的屬相不合,你知不知道?”我賠着笑臉:“阿姨,那些都是迷信,現在的人都不信的。”

  晚上,我把和康媽媽的談話內容告訴康偉,他也沒有主意,只勸我放低姿態,好好表現。康偉還說打算第二天帶着媽媽、弟弟,還有我一起去爬山,也許共同出遊能增進感情,當時我滿口答應。

  第二天,他弟弟來了,到了中午,他們一家三口徑自出門,問他們去哪兒,只說隨便轉轉,讓我在家做飯。中午他們沒回,天快黑時才興緻勃勃地歸來,我忙着把飯端上桌,康媽媽很平淡地說:“我們出去爬山了,怕你嫌累,就沒叫你。”我趕緊賠笑:“沒事兒,正好在家裡做做家務。”

  勉力求複合

  康媽媽住了一個星期,那個星期無比彆扭,我想方設法地巴結她,討她歡心,可她卻總是一副冷麵孔,甚至不拿正眼看我,我跟她說話,她也是愛答不理。

  一回到家,康媽媽就給兒子打來電話,讓我們分手。為了扭轉康媽媽的心思,中間康偉還專門回了趟老家,但回天乏力。康偉說:“要不咱就分了吧。”我哭着求他:“咱們兩個人走到一起不容易,不要遇到點兒困難就談分手,你媽不了解我,難道你自己還不清楚嗎?我理解你媽,他們那代人過得辛苦,但現在不同,我們都年輕,都有工作,將來一定會讓他們享福……”我求康偉再想想辦法,再拖一拖,我真的不想失去他。

  後來,我給康媽媽寫了封情真意切的信,希望她能接受我,但據康偉說,他媽連看都沒看,直接扔掉。再後來,康偉的妹妹來了,她跟我說:“你的眼光真的蠻好,我哥人長得帥,工作也好(事業單位的合同工),所以我媽想讓他找個漂亮大方、家境出色的老婆。”他妹妹還說,她其實也不贊同媽媽的做法,但他們家一向是媽媽做主,所以,她愛莫能助。

  我又求他妹妹當說客,在康媽媽面前說些好話,我保證會對康偉好,對他們一家人好,決不食言。也不知道他妹妹究竟有沒有幫我轉達,反正康媽媽還是咬死不同意,拖的時間久了,康偉也開始冷淡我。有次他說他媽媽要來,他怕老人見了我不高興,所以要去同學家住幾天。康偉這一走竟再也沒有回來,一個星期後,他回來搬走所有個人物品,並鄭重提出分手。康偉對我說,在我和他媽中間,他只能選擇其中一個,而那個選擇肯定不是我。

  我和康偉就這樣散了伙。過了不到兩個星期,我從康偉的同學處得到消息,康偉又談了個女朋友,據說個子很高,是個研究生,還在大學里當老師。我心裡一片灰暗,忍不住打電話向康偉追問,康偉在電話那頭哭了,他說他對不起我,他是孝子,哪怕對方是頭豬,只要他父母同意,他也只能接受。

  痴心不回頭

  我以為康偉會和女孩迅速結婚,但很快卻又傳來二人分手的消息。我問康偉原因,他說那個女孩跟他媽媽合不來。我承認,當時心裡有幾分暗喜,於我來說,這也許是個很好的機會,我想跟他複合。康偉猶豫了很久,他說最近想一個人靜一靜,讓我等着,“也許過了這段時間,我爸我媽會想通,說不定就能接受你”。我滿心歡喜,盼着翻身的那一天,可我等到的卻是康偉再結新歡的消息。

  康偉又找了個女友,這回是在網上找的,對方離過婚,但條件很好,據說是個經理,如果二人結婚,女方願出錢買房。康偉很快把那個女人領回了家,康爸康媽千情萬願。

  我問康偉為什麼不遵守約定,他只是一味嘆氣,還責怪我當初不該不聽話,不該不穿高跟鞋,不該不為他生個孩子……當初康媽媽剛剛提出反對意見時,康偉跟我商量過,他說如果有個孩子,我們的希望會大一些,我沒同意,也沒那個勇氣。而且康偉還說過,生男孩的話,成功的幾率會很大,但如果生的是女孩,那就不一定了。

  仔細想來,我和康偉的戀愛談了不到一年半,分手至今已是九個月,我一直在等他回頭,我放不下他,可又看不到希望。康偉總會給我留些念想,讓我無望地等着,可我等來等去,等到的卻總是壞消息。他跟這個經理剛戀愛時便告訴我,說他們很快就會結婚,可現在大半年過去了,他還在拖着,我問他為什麼還不辦事,他就說再等等看,說不定我們之間還有機會,他的話總讓我心存僥倖,心懷希望,可結果呢,直到現在,兩個人還在那裡不明不白地同居。

  我很痛苦,因為心裡一直愛着康偉,可我知道,就算以後勉強走到一起,他的家人多半還是看不起我,而我得到的只能是一段委屈的婚姻。其實,我受多大委屈都沒關係,只要康偉能站在我身邊,能拿出男子漢的氣概,能平衡各方關係。為了他,我一切都願意。我還是那麼愛他,曾經的付出,未來的付出,我都心甘情願,只希望他能懂我,能珍惜我的這片情意。

  ■ 專家點評

  委屈的愛情要不得

  康偉並不是不懂芷雲的痴情,遺憾的是,他不珍惜。

  芷雲在兩人的關係中地位卑微,這種卑微不是來自於外界,而實實在在來自於她卑微的內心。從一開始,她便迷失了自我,比如說婚前的同居,比如說對未來婆婆的啞忍,再比如說對康偉無望的等待等,充分說明了芷雲在內心裡根本沒把自己當回事,所以別人(康偉及其家人)就更不會把她當回事。

  善良不應以犧牲自我為代價,否則就成了懦弱,包容也不能是無原則的包容,否則包容就成了縱容,芷雲現在的種種痛苦皆源於此。所以,芷雲在康偉的感情中永遠都是個後備者,一個永遠不會被重視的角色。

  康偉在這段感情中的表現極為不堪,不僅行為上不負責,更讓人不齒的是,他總給芷雲留下一些念想,卻又不想和她結婚,這種行為本身就帶着玩弄的意味。所以,康偉可以有不選擇芷雲的權利,也可以在母親面前懦弱不堪,但他不該一味傷害芷雲。畢竟她那麼愛你。

  我想告訴芷雲,別在這段感情中再委屈自己了,也許你能受得住委屈,但恰恰就是這種受得住讓你丟了愛情。

  鄭州福斯特心理諮詢中心首席心理諮詢師  彭熠

  ■ 記者手記

  芷雲的故事讓人一聲嘆息,很明顯,她用所謂的真情將自己套牢,出不了頭,抽不得身。康偉把芷雲當成後備軍,甚至連後備軍都算不上,他只是沉迷於一種狀態——無論何種情況,總有一個女人在望夫崖上苦苦等着自己,這感覺真爽。

  真心勸芷雲,有種男人受不得寵,你越對他好,他越認不清自己,這種人不值得等,更不值得愛。趕緊抽身,別把自己陷在泥沼里,也許會有暫時的割裂之痛,但解脫后的輕快會讓一切都值得。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HDé«�æ¸�æ��人å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