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才女老婆有很多男閨蜜我很苦惱

口述:才女老婆有很多男閨蜜我很苦惱

  導語:提到老婆李恬,陸平顯得十分無奈,對於她與“男閨蜜”來往甚密的事實,陸平更是一肚子苦水。“有人說她給我戴綠帽子。”陸平雖然口口聲聲稱不信,但還是會擔心,“原以為娶到了一個人見人愛的‘才女’,結果卻是個大麻煩。”

  領導撮合,追到“才女”。

  2002年,在廣州一所醫科大學研究生畢業后,時年26歲的我來到了東莞一家大醫院,成了一名外科醫生。大學期間的一段失敗戀愛讓內向的我一直耿耿於懷,而初到單位,我的工作也十分繁忙,根本抽不出時間談情說愛。

  科室的領導張主任是個熱心人,除了工作外,他最喜歡的就是撮合年輕人。看着我身邊一直沒有一個女生,張主任開始幫我積極“物色”。可惜不是對方覺得我內向古板,就是我覺得對方沒深度,連續5次相親都失敗了,直到我遇到李恬。

  小我1歲的李恬是位公務員,也是位“才女”,她也有碩士學位,幼年時就考過鋼琴10級,她還喜歡自己寫詩。我其實本不喜歡“才女”,可一項相同的愛好把我們聯繫在了一起——圍棋。幾次對局后,李恬折服於我的棋藝之下,覺得我人靠譜。我也覺得,找那麼一個“才女”不錯,能優化下一代的基因。

  2005年初,我和李恬邁入了婚姻的殿堂。

  “才女”浪漫,我吃不消。

  剛結婚的蜜月之旅,我就對才女老婆有了更深一層次的認識。

  由於李恬和我都是廣東本地人,沒看過大雪,我們將蜜月之旅選擇在東北三省。旅途勞頓,在臨回東莞前的那個清晨,我在賓館里呼呼大睡,可李恬卻早早起來,拉開了窗帘。零下十餘攝氏度的氣溫沒有讓她害怕,她看着窗外漫天的飛雪,大喊一聲:“老公!下雪了,我們去堆雪人吧!”我迷迷糊糊地說:“好睏啊,別調皮。”

  只聽見一陣換衣服的聲音,李恬出去了。我睡夢正酣,忽的感覺脖子一陣冰涼,我猛地從被窩裡跳起來,原來李恬把一個雪球放進了我的被窩裡。“幹嘛!”我憤怒地坐起來,大喊大叫起來。李恬似乎一下被驚呆了,眼圈有些紅着說,“你一點都不浪漫,不好玩。”我忙一把將她抱在懷裡,向她道歉。

  在之後的生活里,我逐漸發現“浪漫”是她最想要的元素;而我則是一個非常理性,跟浪漫一點都不沾邊的人。工作忙起來,我起早貪黑;而李恬,則是每天罵我“不夠浪漫”。

  “閨蜜”成群,醋罈打翻。

  2007年,我與李恬的兒子誕生了。坐月子的時候,李恬天天泡在網上。我也不太懂網上的事,只要李恬記得去把兒子喂好,我也對她在電腦前面幹嘛不聞不問。

  可有一天,我做完一個手術回到家中,發現李恬正在和一個男性網友視頻。那名網友看起來面容猥瑣,頭髮頗長,李恬卻和他聊得不亦樂乎。

  “都說你們男人有小蜜,我也找了一些‘男閨蜜’。”李恬主動向我“坦白”。我心裡雖不是滋味,但看李恬主動向我承認,我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乘她去上廁所的機會,我就偷偷地翻看了一下他們的聊天記錄,乖乖,都聊了好幾十頁了,都是在探討文學、詩歌、電影和音樂。

  在沒有發現什麼出格的內容后,我也就走進屋中不管了。

  逐漸地,我發現李恬在網上的“男閨蜜”越來越多,那十幾個頭像一天到晚都在不停地跳動着,李恬也沉浸在聊天的喜悅中,這讓我心裡越來越不是滋味,我知道自己心裡的醋罈子翻了。

  懷疑被戴“綠帽”,咽不下這口氣。

  日子一天天過,李恬在網上的好友卻有增無減。我在升為主治醫生后,工作也忙了起來,對於李恬在網上的交友,也無暇過問,可一些風言風語傳進了我的耳朵里。

  有一天,化驗科的小馬和我說,那天看到了李恬與一個長發男子在一間有名的西餐廳共進晚餐,兩人顯得還很親密。我腦海中立刻浮現了那個曾與李恬視頻的網友形象。

  那天,我心神不寧,整天想着那麼多人都知道了這件事,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把我當成“戴”了“綠帽”的傻瓜。

  回到家中,我再也忍受不住猜疑,向李恬大發雷霆,“那個男人到底是誰,你和他單獨出去幹什麼?”李恬毫不示弱地反駁,“我又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你工作那麼忙,反正都沒時間聽我說心裡話,我跟別的男人說,不行嗎?”

  李恬隨後丟下一句話,“你做醫生,整天在工作中見到女人身體,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說完,李恬摔門離去。

  結語:

  “才女”的光環,讓陸平倍兒有面子;會寫詩、懂浪漫,這也會讓別的男人羨慕——但別忘了,女人喜歡浪漫,她可以不要名車豪宅,只求與你在荒山野嶺共看星星。

  陸平,工作忙、不懂浪漫不是理由,很多東西是可以學的。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