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未婚夫派哥們試探我感情

口述:未婚夫派哥們試探我感情

  導語:我心裡一下特別感動,是的,我太需要有人陪着了。肖亮的細緻體貼讓我心裡感到十分溫暖,我想,哪怕就是男人在,可能也就是給我蓋上一件外套后,也跟着下海去瘋玩了。我什麼也沒說,把頭輕輕靠在了肖亮的肩膀上。

  講述:

  我屬於較早一批80后。人們都說我們這代人命比較好,又都是獨生子女,是被寵着護着長大的。我母親是高校教師,父親是公務員,家庭收入穩定,父母感情也穩定。由於母親持家有方,雖然並不是特別富有,日子也算較為優裕,屬於永遠不會為油鹽柴米發愁那種人家。而我從小基本上是要什麼有什麼,父母對我更是體貼入微,寵愛有加。

  但我並不認為自己是被寵壞了的“刁蠻公主”或者“野蠻女友”。我很難得發脾氣,高聲說話都很少,不高興只是不說話而已;對愛情和婚姻也沒有過高要求,外貌長相、工作收入和家庭背景與我相匹配就行。但是我覺得愛人間理應互相體貼和照顧,這點要求不算過分吧?

  大學畢業后,在父母的幫助下我進了一家會計事務所,有了自己的收入,同時有了自己的一份愛情。初戀男友在另一家更大的會計事務所工作。他也屬於80后,拍拖不到一年我們就分手了,因為我覺得他太不體貼人了。舉個例子吧,比如一次我們一起晚餐,他說去吃火鍋,那天我不想吃火鍋,就答應得十分勉強。但他一點沒注意,自顧往火鍋店走,我只好跟他走。

  路上我還委婉地說:“這幾天我有點燥火,你看,臉上都起痘痘了!”他停下來仔細看我額頭上的痘痘,我還以為他會說:“那我們就不吃火鍋了,改吃西餐吧。”結果他拍拍我的臉說:“沒事,我不嫌你難看!”我十分失望,拖着腳步跟他進了火鍋店。坐上桌子,我根本沒怎麼動筷子,情緒十分低沉。而他一直不明白我為什麼不高興,起初還問了幾句“你怎麼了?”“是不是累了?”後來也就不管我,只顧悶頭吃他的了。這樣的事情不斷發生,我一次一次地感到失望,他也一次次說我“不好伺候”,分手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不久我有了第二個男友,也就是我現在的未婚夫,他在一家公司做軟件開發,比我大了整整三歲,他人很成熟,又有才華,工作很出色,相應也有不錯的收入,對我也相當不錯。我對他應該是很滿意的,在相識后的第三個年頭,我們的愛情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

  就在去年的春天,男友向我提出了結婚的請求,眼看年齡都不小了,雙方家長都希望我們早點完婚。在這種情形下,我同意了,算來算去,把結婚日子定在了今年春節,因為我不想婚事辦得倉促馬虎,我還希望有一比較長的婚期;男友也不願意太耽誤平常的工作,利用春節結婚,正好滿足了我們各自的要求。

  這樣我們就有大半年的準備時間。早在我大學畢業時,父母就已經買下新房搬了進去,以前住的房子也沒有賣掉,就是給我準備的,圖的是在市區交通方便。三室一廳的舊房子,裝修出來還是相當不錯的。男友的父母承擔了裝修費用和購買家電的費用。為了準備結婚,從去年下半年起,我在單位就只做些日常工作,拿基本工資,有較大額外收入的項目都讓別人去做,圖的就是時間上寬裕。裝修房屋我父親一手包了,大件傢具和電器的採購又是我富有經驗的媽媽代勞了,我就做些採購漂亮的窗帘、裝飾畫、床上用品和餐具等等瑣事情,包括婚紗結婚禮服等等。

  一切看起來都十分順利,但就在那個夏天,我卻開始了莫名的鬱悶,看我父親忙裡忙外地裝修新房,母親為添置各種傢具電器算來算去,就男友像個沒事人一樣,照常忙他的業務,好像結婚都是我家的事,與他無關。

  我的時間寬裕了,他陪我的時間就顯得更少了。漸漸地,我心裡就感到了不舒服,是不是他認為已經定婚,反正我也跑不脫了,他就不用太花心思應付我了?他當然解釋說不是這樣,說他現在打拚事業都是為了我們即將組成的小家庭,他的收入高我不是可以多享受一些嗎?又說這樣分工最合理,男主外女主內。見他說得也有道理,一番解釋和撫慰后,我也就釋然了。

  但過了一段時間,心裡仍感失落和惆悵。一天我要去做一身唐裝,這是婚禮上用的第二套服裝,換下白色的婚紗后,是大紅的唐裝,他脫下西裝后也要換上唐裝。我已經定下一家成衣店,約好當天午飯後,他從公司出來,我們一起去挑選定下面料,同時量好尺寸。

  結果他把這事忘得乾乾淨淨。當我等得十分不耐煩打他的手機時,他才一下想起。想起就趕緊來呀,結果他還來不了,說已經約好了要等一個客戶,只有客戶來說完事情后他才能夠出來。我在這裡白等他這麼久,他卻還要等客戶?我氣得一轉身就走了,整下午都不再接他的電話。

  這天晚上他下班回來見我還在生氣,默默地坐了一會兒,他說:“這一段你脾氣變壞了。這事放在以前,你不會老生氣的。”我針鋒相對地說:“這一段你心眼變粗了,這事放在以前,是根本就不會發生的。”

  我心裡想,男人只有在他還沒有追上女人的時候,才完全把她放在心上。追上了他就不拿你當回事了。這些小小的不愉快雖不至於影響我們的關係,但我心情總是疙疙瘩瘩的。他察覺到,問我到底有什麼心事?我說沒有,一切都挺好了。我能說什麼?一些若有若無的感覺,說出來自己都覺得小題大做,但心裡確實有什麼地方沒有被體貼到,經常有一種莫明的委屈。

  去年11月底,天氣很冷了。一天他對我說:“這個季節去海南正合適,你想去嗎?正有一個機會――”原來一家銀行素與他有業務往來,他為他們編製了一個特別理想的軟件,為答謝他,這家銀行旅遊度假組團到海南時,就給他留了一個名額。但他那幾天走不開,就要求讓我去享受這次免費旅遊,對方也同意了。

  他誠懇地說:“原諒我不能陪你。你這一段情緒不好,自己出去開開心吧。”

  我想了一下,確實需要調整一下心態,否則怎麼當他的新娘?於是答應了。

  他給我準備了最齊備的旅遊用品,包括一部精巧的數碼相機和一台僅有雜誌大小的筆記本電腦。但是到了出發這天,他卻連給我送行的時間都緊張。開車提前把我送到出發點,還沒等銀行那邊的旅遊團到,就急匆匆地走了,剩下我孤單地等着不識一人的團隊。我擔心,這次旅行不會太孤獨吧?

  一輛奔馳麵包車開來,從車上跳下八九個興沖沖的男女,互相張羅着拿行李。一個身材非常矯健的男子下車就往四周看,發現了我以後,快步走過來:“你是倪娜吧?我叫肖亮。你和我們一起去海南!”肖亮(化名)爽朗的神情、親切的話語,使我一下對他產生了極大的信任。

  這一路旅遊肖亮對我十分照顧,除了我以外,他們都是單位同事,彼此十分熟悉,就我一個人是外來客,他生怕冷落了我,情願離開他的同事,經常陪在我左右,我倆幾乎形影不離。

  是肖亮特別善解人意,還是我鬱悶已久需要向一個人傾訴?總之很快,我對肖亮產生了依賴感,要是他不走在我的前後左右,我一定停下來等着。他很快成了我的全程陪同和專職攝影師,入住賓館,我的行李肯定是他替我從車上取下送到房間;吃飯的時候,他為我添湯挾菜。其他人也開始拿我倆開玩笑了。

  記得這次度假游的最後一天,行程安排是在三亞灣的海灘泡一個下午。藍天白雲,海水清澈,沙灘柔軟細膩得醉人,我們在沙灘上跳着踩水踏浪,又打了一會兒沙灘排球,玩累了,我在一張躺椅上睡著了。醒來時發現身上多了一件外套,身邊沒有其他人,只有肖亮坐在旁邊。我問其他人呢?他說都跟導遊下到海里去衝浪了,我問你怎麼沒去?他說我陪着你呀。

  我心裡一下特別感動,是的,我太需要有人陪着了。肖亮的細緻體貼讓我心裡感到十分溫暖,我想,哪怕就是男人在,可能也就是給我蓋上一件外套后,也跟着下海去瘋玩了。我什麼也沒說,把頭輕輕靠在了肖亮的肩膀上,感覺他輕輕動了一下。

  沒想到就這樣默默地坐了一會,他突然漲紅着臉,支吾着說道:“你知道嗎,這些天我陪你照顧你,是受你男友的委託。”我一下抬起頭:“你說什麼?”他看着我的眼睛,肯定地點點頭:“他和我是特別要好的哥們,臨走前,他再三囑咐我,這些天一定要好好照顧你!”

  聽了肖亮的話,我如遭五雷轟頂。原來他對我好,是因為接受了男友的委託?原來他的細緻體貼,都是在完成男友交給他的任務?而我這個傻瓜居然以為他是喜歡我,傻乎乎地掉進他的溫柔陷阱,差點愛上了未婚夫派來的“卧底”。

  記得我當時就有些抓狂了,使勁抱住自己的腦袋。肖亮見我這樣,連忙抱住我的肩,說他開始確實是帶着完成任務來關心我的,但後來卻是心甘情願的了,我推開他,不聽他的解釋……一直到我們坐上返回的航班,我再也沒跟他說一句話。出港時,肖亮照樣拿着我的行李,見男友正在出口處接我,就把行李交給了他,兩人互相拍了一下肩膀,一副心領神會的樣子,我裝做什麼也沒看見。

  回家后我質問男友為什麼要在我身旁安插個“卧底”,他笑着說:“什麼卧底?那是我派出的護花使者!”還問我肖亮是不是特別加以關照了。我能怎麼回答,又不能回答說他關照得我差點愛上他,只好說還行還行。

  從那以後,我心緒很亂,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都身為準新娘了,還對另一個細心體貼的男生動心。我審視自己的感情,是不是對男友愛得不夠,如果是這樣的話,嫁給他豈不是害了自己又害了他?

  所以我必須找一個人傾訴,把情緒好好整理一番,還有一個多月我就要當新娘了,我可不願意背着感情包袱,在紅地毯上走得沉重。

  【傾聽手記】

  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

  倪娜再三表白自己不是“刁蠻公主”,也並不欣賞“野蠻女友”,她說話輕柔,舉止文雅,確實與刁蠻沾不上邊。但在手無縛雞之力的外表下,她內在的性情卻十分嚴格和執拗。她對愛情對象的要求說起來既不苛刻也不高難,體貼關愛而已,但這裡有着極大的彈性。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一般的噓寒問暖就行了,但在倪娜這裡則不行,體貼必須入微,關愛必須有加。她並不提出要求,但男人必須做到。

  我注意到她說的一件與前男友的往事,她因為長了青春痘而不能吃火鍋,但她並不直接說,而是希望他主動放棄火鍋,“我心裡怎麼想的,難道他不知道嗎?”我敢肯定的說,是的,他不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間的差異太大了,大到“一個來自火星,一個來自金星”,你以為他應該知道,那只是你的想法,你以為他應該知道而他並不知道,你因此而生悶氣,他會覺得莫名其妙。

  另一方面,倪娜的未婚夫勤奮努力,在事業上一點也不願鬆懈,但卻忽略了一點,待嫁的新娘最是嬌嫩,受不得一點委屈的。既有對二人世界的渴望和期盼,又為即將告別女孩單純生活有些惆悵,這時動輒就生出“你是不是追上手了就不在乎我了”的疑心,這叫“婚前綜合症”。

  確實,男人本質上是比較粗疏的,不可能有女人心細;男人在追求女孩的非常時期,可以強制自己心細起來。但不要忘記,這是非常時期。過了這個時期男人一般都會鬆懈下來,這就是女人往往覺得“一結婚他就變了”的原因,其實這並不等於他不愛你或者說不重視你。他不可能老是處於有悖於自己本性的緊張狀態啊。二人世界,彼此都應該處於最輕鬆自在的狀態。

  我們看到倪娜的未婚夫出了一手“險招”,派出自己的鐵哥們,去完成自己不能親自做到的細心陪護。好在這哥們真是“鐵”,絕對恪職盡守而不越雷池一步,好在倪娜也只是“婚前綜合症”一時導致的感情空虛和迷茫,遇上杯暖心貼肺的湯藥,端起就一飲而盡,病反倒因此痊癒了,真是有驚無險。

  文章來源(諮詢師寒冰_新浪博客)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