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為老公付出一切后 我“被離婚”
ohwologo5.png

口述:為老公付出一切后 我“被離婚”



  導語:一年前,燦宇向我提出離婚。我不同意,因為不甘心。當時我只有一個念頭,就算挽回不了婚姻,也不能讓他和那個“狐狸精”心想事成。可現在我累了。

  東方今報記者 周莉

  網友傾訴:丹琪 女 38歲

  戀時,他一無所有

  名義上,燦宇現在還是我的丈夫,但也可能這個故事還未見報,我就要改稱他為前夫了。一年前,燦宇向我提出離婚。我不同意,因為不甘心。當時我只有一個念頭,就算挽回不了婚姻,也不能讓他和那個“狐狸精”心想事成。可現在我累了。

  我和燦宇的相識很偶然,他對我一見鍾情,而我是被他一點點打動的。那個時候,我剛被迫結束一段感情,心情陰鬱,正是因為他的出現,我才慢慢從上一段悲傷感情中走出,他陪着我笑,陪着我鬧,讓我的生活又陽光普照。

  和燦宇戀愛那會兒,我們很有默契,而在我看來,默契這個事情其實是暗含着某種緣分的,比如我們會在同一時間撥打對方的電話,比如我們會不知不覺衝口而出同一句話,又比如我們會在某天同時想吃同一道菜,或者想聽同一首歌之類。

  所以我無比珍惜這段感情,甚至覺得愛上他便是一種命中注定。但是我身邊的人都不看好這段感情,爸媽強烈反對,朋友們雖對我表示祝福,卻也對我們的關係持保留態度。因為在他們眼裡,我和燦宇是門不當戶不對的。很多人問我,為什麼會選擇燦宇?他家裡既沒背景又很窮,本人既不高也不帥,我到底看上他什麼了?我說不出來。如果按外在條件來說,他確實配不上我。

  從一開始交往,我就知道燦宇家裡不富裕,但沒想到會那麼困難,反正超出了我的想象。他的父母老早就下崗了,之後就開始擺路邊攤。我們關係定了以後,我去過他家一次,就一間屋子,還不是自己的,是租來的。而我家的經濟條件相對來說就好多了,父母工作體面,我的工作也不錯。

  可是那個時候,我就覺得燦宇對我好比什麼都重要,別看他沒什麼錢,但那時的他就是那種身上只有十元錢也會全都給我買花的男人,他有什麼好東西,第一個想到的必定是我。

  而且我的上一段感情就是因父母的干涉而被迫終止的,所以這一次,當父母再次提出反對意見時,我義無反顧地堅持下來了。

  婚後,我付出一切

  那個時候,為了和燦宇在一起,我和父母鬧得很僵,說了許多狠話,父親甚至威脅如果我和燦宇結婚,就從此斷絕他和我的父女關係。面對反對,我沒有後退,反而更加倔犟地堅持着我的愛情,毅然從家裡搬了出來,與燦宇租房結了婚。我們沒辦婚禮,只是領了結婚證,然後燕子銜泥般,今天買些鍋碗瓢盆,明天添置桌椅,一點點將我們租住的小窩布置得越來越像個家。我們租的房子條件不是很好,樓道里沒有燈,通風設施很差,有股很難聞的味道,冷不防還會有蟑螂老鼠躥出來。但因為有愛陪伴,那時候覺得吃再多的苦也是甘之如飴。

  和燦宇結婚頭一年,我和我爸媽雖然住在同一個城市,但賭氣誰也不見誰,後來我姨從中說合,我和爸媽的關係才漸漸有所緩和。

  也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吧,別人都不看好燦宇,可我就覺得他是一隻潛力股,只是他的單位埋沒了他的才能。眼見着燦宇一直鬱郁不得志,我鼓勵他重新充電,辭職考研。我這麼支持他,並不是希望他能給我奢華的生活,只是覺得以他的能力可以成功,作為妻子我想幫他獲得成功。

  燦宇複習、讀研那幾年,家裡的重擔都壓在了我身上。日常開銷全靠我一人支撐,家務活被我全部包攬。我一個人忙裡忙外,只為了燦宇能安心學習,早日實現夢想。燦宇研究生畢業,去新單位面試前,我陪他去商場買西服。我想都沒想就給他買了套6000多元的西服,而在他複習、讀研那幾年,我連一件新衣都沒捨得添置。燦宇的新工作,我家人是幫了忙的,但不能否認,他個人也是有能力的,工作沒多久他便在新單位風生水起、步步高升。

  我們的孩子要得比較晚,女兒是在他研究生畢業后第二年出生的,那個時候燦宇的事業正在上升期,我不想他分心,便把照顧女兒的事大包大攬下來,有時實在顧不過來,便叫我媽來幫會兒忙。習慣成自然吧,這些年燦宇完全成了甩手掌柜,他的心裡除了他的事業還是他的事業。

  為了燦宇,我可以說是付出了一切,差一點連親情都丟掉了,但是他回報我的是什麼呢?

  燦宇有了新工作后,頭幾年,憑良心說,他待我依舊還是不錯的,雖然因為工作忙,家務活沒有精力幫我分擔,但是我能感覺出,他心裡是有我的,對我不僅有愛,還有感恩。他用在新單位工作后拿到的第一份工資給我買了個鑽戒,之後便把工資卡交到我手上。這些年,我們的生活質量越來越好,還住上了新房。

  離婚,他如此絕情

  我以為,這樣的生活會一直沿着歲月幸福下去,並且越來越幸福。現實卻一次又一次重重地打擊了我。

  男人有錢就變壞——這是一句老套卻又很靈驗的話。社會充斥了太多的誘惑:更年輕的女孩,更細膩的皮膚,更明亮的眼睛,更魅惑的笑容……總之是最格式化的故事,當時,我和所有第一次發現丈夫出軌的女人一樣,一哭二鬧三上吊,沒有別的新花樣。他也和所有第一次出軌被妻子逮到的丈夫一樣,內疚慚愧,聲聲保證下次絕不再犯。

  這一次婚姻大廈勉強沒有倒塌,卻在根基處裂了縫——對他,我失去了信任。我就像一隻受了傷的刺蝟,從此我的盔甲就再沒有脫下來過。我開始對他嚴防死守,他只要是在單位加班,我都會打電話去查崗,他外出應酬,我也是一個電話接一個電話打過去。

  我的這種做法成了他再次背叛我並向我提出離婚的一個主要原因,他說我根本不愛他,只把他當做私有物品。他怎麼能這樣說我和我們的感情。

  我當然愛他,如果沒有愛,當初我怎會不顧一切跟他裸婚;如果沒有愛,這些年我所有的付出又是為了什麼;如果沒有愛,我又怎會原諒他的出軌。

  去年8月,燦宇突然向我提出離婚。

  他毫不避諱地告訴我,他愛上了別的女人。我問他:“那孩子怎麼辦?”他說:“孩子有你,我放心。”是啊,孩子長這麼大,他操過什麼心。說完,燦宇便把一張他已經簽了名的離婚協議書遞到我面前。他說,他願意把所有財產都留給我,請我放手成全他們。他覺得這就是對我多年付出的彌補嗎?太可笑了。我不甘心,拒絕在協議書上簽字。

  但從那之後,燦宇就不怎麼回家了。一兩個月回來一趟,只跟我商量離婚的事,我不同意,他就走人,沒有絲毫的留戀。

  前陣子我去看病,看了婦科,又看了中醫,其實我也說不好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很多東西壓在心裡,說又沒處說,想排解又排解不開,於是就弄得這半年來渾身沒勁,膚色蠟黃,生理期也不正常。

  說實話,我還是不甘心,還是放不下,可我還有什麼資格放不下,人家心裡已經根本沒我這個人了。我真的累了,真的堅持不下去了。

  記者手記

  生活中,常常有一些女人把愛情看做人生的全部,因了這樣或那樣的原因,甘願或被迫站在舞台的幕後,甘願為心中所愛的人付出所有。

  她追隨着他的腳步,順應着他的想法,快樂着他的快樂,卻獨獨忘了自己,忘了愛情應該是相互的,應該是保留自我的。世界上沒有誰對誰的付出是理所當然的,也沒有誰對誰的付出是一種義務。所以愛他的時候,也別忘了好好愛自己。

  還有,人生是一次艱難的航行,絕不會一帆風順。當必須放棄時,就果斷地放棄吧。放得下,才能走得遠。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