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10年婚姻 老公只把我當免費保姆

口述:10年婚姻 老公只把我當免費保姆

  導語:當陳早抄起手邊的計算器朝我砸過來卻沒有如願擊中目標后,他大步流星追上來一腳將我踹倒在地,那一刻我真的是恨透他了,提出了離婚。

  傾訴人:方瓊,33歲,職員 

  當陳早抄起手邊的計算器朝我砸過來卻沒有如願擊中目標后,他大步流星追上來一腳將我踹倒在地,那一刻我真的是恨透他了,提出了離婚,氣頭上的他放出狠話:“你要是敢離,我就一輩子不放過你,讓你不得安寧。”一股走投無路的絕望襲上來,他不放手,卻又不好好待我,在他看來,我就是一個免費保姆,一個床上用品,談愛情,那是奢侈品。

  深受重男輕女觀念毒害的他唯我獨大

  我和陳早結婚十年了,一直和公婆住在一起。這是一個深受重男輕女觀念毒害的家庭,男人是天,擁有說了算的權利,而且有了好吃的東西,他以及公公先吃為快彷彿天經地義。從來都是女人伺候男人理所當然,他連對妻子基本的關心都沒有,我坐月子期間,他連衣服都不幫着洗,更別指望為你煲湯做飯了。

  小事上不夠體貼也就罷了,大事上他也是我行我素,從不考慮我的感受。孩子兩歲時,陳早提出要買車。我覺得這完全沒有必要,他離工作單位不算遠,騎電動車很方便,而且是時候為孩子存點教育基金了,可他堅持要買,理由就是他姐姐家有了車,他不能讓人看不起。

  後來他堅持用我們攢下的五萬元儲蓄買了車。一下子我們變成了徹底的“無產階級”,日子一下子變得很艱難,當時我們這個小家就靠他一個人掙錢,光孩子一人的花銷就讓日子捉襟見肘了,更何況還要養一輛車。

  耳鬢廝磨的他居然像防敵一樣防着我

  所以沒多久,我就出來工作了,在花錢方面也比以前更算計。好在只要勤奮一些,少些浪費,錢總是能留住的,我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攢錢計劃。

  可沒多久,爭執再起,原因就是陳早的姐姐又換了一輛車,這一下陳早再次眼紅,也想換車。我當然火了,都現在了我們還跟公婆擠在一起,最要緊的事應該是換套大房子啊,就算不買房子,過日子總得留下積蓄吧,萬一哪天用錢了也好拿得出來,可我怎麼也想不到陳早會這麼反擊我:“錢基本上是我一個人掙的,我想怎麼花就怎麼花。現在不花,萬一哪天我死了,豈不是便宜你了。”就這短短的一句話像一把刀一樣狠狠地扎在我心上,突然覺得這個耳鬢廝磨的男人是如此的陌生,他居然像防敵人一樣防着我。

  車陳早還是換了,十萬多,家裡的錢不夠,他貸款買的。我真的無計可施了,他看中的東西,一定要買回來,完全不顧及自己的實際情況,倘若換做是我,無論我多想要,他也不允許你買,買回來就家庭暴力,就是這樣一個不講理的人,我真是絕望透了。

  我看到“幸福的人兒”眼裡淚光閃閃

  恰好此時單位派我和辦公室主任武周去蘇州出長差,起初對他的了解就是長我十多歲,家庭幸福,脾氣溫和。到達蘇州一周后,可能是因為天氣的原因,也可能是因為水土的原因,我得了重感冒,武周表現的很紳士,幫我買了感冒藥,並且主動承擔起我的份內工作,這讓我非常的感動。

  有一天我們陪客戶吃飯,喝了不少酒,送走客戶后,還沒有睡意,就聊了一會兒。不知怎麼的就聊到了幸福,他問:“你覺得我幸福嗎?”辦公室里都知道武周家有嬌妻,對她呵護有加,還有一對聰明的兒子,所以我想都沒想就說:“你的幸福是大家公認的。”可他苦笑了一下,然後我看到他眼裡淚光閃閃。

  回去的路上,我坐在出租車的副駕駛上,下車時自然而然地搶着付了錢。第二天他追着要還我錢,正好那天是我生日,所以我就說:“錢我是無論如何不能要的,你要實在過意不去就請我吃飯,我生日。”說起來挺可憐的,自結婚後陳早就沒給我過過生日,一次都沒有,這一次他又不無例外地忘記了。但好在那天,武周陪我聊了很多,給了我一個與眾不同的生日。

  說實話在蘇州的那段時間過的挺開心的,武周的確是個細心的男人,他像照顧孩子似的呵護着我,那種感覺讓女人慾罷不能,尤其像我這樣從老公那裡得不到基本的愛和關心的女人。

  每個人女人都渴望愛 我亦不同

  後來我又被調到濟陽,臨走前武周請我吃飯,那天我們都喝了一些酒,起身離開時,他突然從背後環抱住我,說會想我的,那一刻我有些吃驚,但也有一種衝動,我覺得我為現在的家付出了這麼多,卻沒有得到老公基本的關心,我的確累了,是不是也該有個男人來呵護我了?所以那天我沒了拒絕能力,轉過身伏在武周的肩膀上,眼淚滂沱。每個人女人都渴望愛,我亦不同。

  和武周偷偷相愛的那一年,又開心,又擔心,畢竟我們都是有家庭的人,但他的細心和溫暖又讓我很難戒掉。他是跟陳早截然相反的男人,他細心到冬天會給我買毛襪。

  婚外的情人總是要糾結的,武周最先受不了了,他說:“不如我們都離婚再結婚吧,這樣太折磨人了。”可我的孩子還小,真不忍心離開他,而且依我對陳早一家的了解,他是不會把孩子給我的,甚至他會做出更偏激的事情來,之前因為買車我們鬧過不少矛盾,我也賭氣提過離婚,他就威脅我說,就算離了,誰要是敢娶我,他就宰了誰。

  可怕的是隨便找個男人潦草你的一生

  考慮到這些因素,我最終決定放手,可就在我想好決定的前一天東窗事發。他給我發短信,恰巧被陳早看到了,然後他以我的名義把武周約了出來。以老公的個性,自然是武力解決問題,那場面把我嚇壞了,把工作辭掉后再也沒敢跟武周見過面,但陳早並不就此了事,他還向武周索要了五萬塊錢的賠償,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像他謀財的工具。

  的確我犯了錯誤,可是在陳早的眼裡他管我吃管我喝就不錯了,他根本不認為我出軌他亦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要的溫暖他都給不了,而且這之後他變得比以前更糟糕了,動不動就朝我大罵,有時還打人,可是為了孩子,我一再忍,只是不知道還能忍多久。

  很後悔十年前自己的將就(當時家裡催着結婚),也想在此告訴情感慧客廳的讀者們,擇偶時,哪怕有再大的壓力也不要湊合,等待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胡亂找個人潦草自己的一生。

  (為保護傾訴者隱私,文中人物皆為化名)

  欄目主持/謝明慧

  做客嘉賓: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邱黎靜

  文章來源(慧客廳_新浪博客)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