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婆婆總在瑣事上計較讓我惱怒

婆婆總在瑣事上計較讓我惱怒

  導語:我想說的是家庭問題,家裡有我,有丈夫,還有兒子和婆婆。丈夫凱興整體來說是個老好人,除了某些“先天頑疾”,基本不犯原則性錯誤;至於婆婆,她才是這個故事的主角,三年的同住生活時時刻刻都在給我製造“驚喜”。

  我知道,她其實是個實誠人,她的言行也不是故意給我添堵,但時間久了,憋在心裡的各種情緒持續發酵,如果不吐槽,我擔心自己會像充氣過量的氣球,隨時隨地突然爆炸。  

  當年我跟凱興交往一年半后, 他正式向我求婚,可不知為啥,當天晚上我就做了噩夢。我開始琢磨,這是不是老天給我提示:不能答應?正猶豫間,家裡出了件大事,我爸因病住進醫院,情況危急,我是家中獨女,一個人根本忙不過來(老媽早年已逝)。此時凱興挺身而出,出錢出力,結果我爸還沒出院,我就跟着他去民政局領了證。嫁給凱興后,我再也 沒做過噩夢,小日子也過得有滋有味。但是自打我懷孕后,婆婆“閃亮登場”,我的生活從此變味兒。  

  其實婆婆也是好人,從不害人,也不玩心眼,總想着讓人覺得自己好。公公去世后,婆婆一人拉扯着凱興兄弟倆長大成人。為了這個家,婆婆對自己特別吝嗇,衣食住行都是能省則省。鑒於此,我總覺得婆婆這輩子不易,當初結婚時也下了好好待她的決心。婚後兩年我有了身孕,婆婆從老家趕來。當時我剛從公司辭職,不全因為懷孕,主要是想擺脫那個色眯眯的經理。我閑在家中順勢報了個准媽媽培訓班,婆婆聽后立即反對,不知是心疼錢還是心疼我,她積極收集各種證據,力圖證明此種培訓班有百害而無一利,證據類型涵蓋圖片、新聞、小道消息等,總之就是不讓我舒心。我是那種遇強則強的人,婆婆越是反對,我越是積極,到底還是將培訓課程堅持下來。  

  懷孕後期,我和婆婆的對抗更是花樣繁多。比如我聽胎教音樂,婆婆便說:“某某給胎兒聽音樂,結果孩子生下來是個聾子。”比如我的腳腫脹難受,不想穿襪子,婆婆就追着嘮叨:“小心老了走不成路。”孩子出生的前一周,我仍堅持每天買菜,有時實在不想動彈,讓正在上網的凱興替回班,婆婆連忙攔住:“還是讓玉秦去吧,多活動好生。”每次買完菜回家,小區里的大媽大姐看見我總嘖嘖稱奇,問我是不是家中沒人。然後,兒子出生了,婆婆在產房門口守了整整六個小時,就是沒想起來給我做點兒吃的。於是,產後當晚,我只喝了碗紅糖水。那時我對婆婆還是很依賴的,婆婆當過赤腳醫生,又帶大兩個孩子,而我早年喪母,所以關於養孩子的問題,我一直都聽她的。結果呢,孩子生下來的第三天,她就開始喂他喝稀飯,孩子自此開始拉肚子,出了月子才慢慢恢復。後來別人告訴我,孩子4個月後才能添加輔食。因為奶水不夠,孩子每天晚上都需要喝奶粉,婆婆說不能撐着,撐壞了麻煩大,我也不知究竟會有何種麻煩,反正被婆婆嚇得不敢喂孩子。孩子出了月子一頓才喝 30毫升奶粉,而別人家同樣大的孩子,已經每頓喝240毫升了。這下我才明白,為啥孩子晚上總鬧個不停,感情是餓得睡不着。  

  婆婆堅持給孩子用尿布,用就用吧,但婆婆洗起尿布來那叫一個磨蹭,十幾塊尿布要用兩三個小時,月子里我不能洗,不知道具體情況,等孩子滿月,我親力親為試了一次,10分鐘 搞定。婆婆很不滿,覺得我沒洗乾淨,非讓我觀摩她的操作過程,我的天啊,足足五六道程序,看得我直犯暈。我不贊成把孩子包成蠟燭包,覺得太過束縛,不利於孩子的健康成長,可婆婆偏偏就在這個問題上跟我較起了勁兒,只要我沒看見,她就把孩子裹成粽子。我也跟她講過道理,可是她理直氣壯:“等孩子長歪了,你再後悔去吧。”現在孩子都已經三歲了,小樹一樣筆挺,沒有任何毛病。我上培訓班時,老師告訴我們,孩子要餓三分、凍三分,捂着容易出毛病。所以,晚上常給孩子穿套秋衣秋褲,肚子上簡單搭條毛巾被,婆婆為此天天睡不着覺,半夜裡把我叫醒,告誡我別把孩子凍壞了。我把老師的話說給她聽,她不理,照樣一晚上起來四五次給孩子蓋被子。如此一來,婆婆白天晚上都休息不好,我擔心她累病了,只好順着她的意,將孩子捂了個嚴嚴實實。結果呢,婆婆倒是安心了,孩子卻起了一身痱子。我抱着孩子去醫院看醫生,大夫說小孩千萬不能穿太多、蓋太多,婆婆這才服氣。  

  前面是我和婆婆在育兒方面的各種衝突,下面要說的是經濟問題。   

  婆婆年輕時過了很多苦日子,賣過菜,做過小吃,甚至拾過菜場的爛菜葉,好不容易把倆孩子拉扯成人。我能想象,她的路充滿血淚,所以,結婚後我要好好孝敬她。定下婚期后,我和凱興湊錢買了套房,我出了8萬元,他出了6萬元,這是首付費用,貸款需要慢慢還。後來凱興又跟我商量,說他媽不容易,希望在婚前把手 里的剩餘積蓄都給他媽,以後掙的錢再歸我,我一口答應。當時凱興的單位待遇不錯,一個月將近6000元,他那幾年攢了些,有10萬元左右,全給了婆婆,我沒說過一句不情願的話。結婚後,我還把同事送的禮金也交給婆婆,共計3萬元(因為婆婆的住房正在拆遷,分了一大套房,但需要補差價)。  凱興帶着我去麗江度蜜月,我看中一對玉鐲,當即買下來,回家後送給婆婆,婆婆卻在第二天就送了一隻給她妹妹。我問她為啥這樣大方,她說給妹妹是為了討她歡心,將來老了指望妹妹伺候她。我真不理解,自己有兩個兒子,都很孝順,她為啥還需要別人為自己養老。凱興總說他們以前多麼多麼苦,其實我也不比他們強,媽媽去世后,我不僅生活困窘,父親也粗心大意,不能給我太多溫暖。那時的我萬事靠自己,從沒有過意志薄弱的時候,但凱興不,他總是可憐自己、可憐他媽、可憐弟弟,就是不可憐我。說是婚後掙錢給我,但時不時地還是要給婆婆塞紅包。我本着“做個好媳婦”的原則,不但不阻攔,有時還給加點兒價,凱興說給5000元,我說乾脆給一萬元。  

  我的寬容讓凱興愈發肆無忌憚,我懷孕時,凱興的弟弟結婚,凱興背着我跟婆婆商量,要送兩萬元,可當時我們的全部積蓄也就是3萬元(剛付了另一套房的首付款),而且馬上孩子就要出生。我第一次發火,跟凱興大吵一架,也算他們給我面子,禮金從兩萬元降到一萬元。接濟家人沒有錯,問題是婆婆從來沒有感激之心,總是理所應當地接受,她腦子裡的想法是:你明明有10萬元,為什麼只給我一萬元?她不知道的是,和凱興結婚後,我沒買過一件超過300元的衣服,存下來的錢都給了他們。婆婆總覺得我們有錢,而且我們的錢好掙,但她就是不肯想想,天下哪有免費的午餐,我和凱興的努力她卻視而不見。  

  前面說過,婆婆的房子是拆遷后換來的,但差價是我補的,後來凱興的弟弟結婚,沒有買新房,就帶着老婆住在那裡,我和凱興 掏錢裝修一番,里裡外外又是不少錢。這些我從來沒計較過,有了兒子后,婆婆一直跟我同住,一分錢不用掏,還時常收些“外快”,可“貪心”的婆婆竟跟小區里 的老太太們說,將來那套房留給小兒子,讓大兒子掏錢在外面再給她租套房。我知道后很是不平,這就是婆婆的思維方式——掏錢只有大兒子,享福唯有小兒子。除了這些,婆婆還有不少小毛病。也許是跟社會脫節太久,她說起話來很不着調。有次婆婆在外面碰見一個多年不見的老鄰居,此鄰居帶着女兒去辦事,三人在路邊寒暄了幾句,回家后婆婆很是興奮,她說鄰居的女兒長得很讓人發愁,為了讓我明白,她特地強調:“你知道嗎,她比你還難看。”我心裡那叫一個膈應,雖知道 婆婆沒有惡意,但她的沒心沒肺同樣讓人心煩。  

  還有一次,婆婆好心幫人介紹對象,她向男方家長這樣描述:“女孩兒條件不錯,以前也談了個小伙 子,都三年了,可家裡人不同意,上個月那女孩跟男孩跑出去住了一個月,她家人生拉硬拽地追了回來。”對方一聽趕緊撇清:“我兒子已經有對象了。”婆婆還不 自知,放了電話反怪別人不給面子,我把她話中的毛病挑出來,“你都已講過了,那個女孩跟着男朋友跑出去住了一個月,人家還敢接手嗎?”婆婆這才恍然大悟。

  跟婆婆在一起的這幾年裡,我從懵懂到成熟,各方面都有了很大進步。有時我也想,這跟婆婆的存在不無關係。婆婆鍛煉了我的忍耐能力、應變能力、抗打擊能力,這讓我面對困難時幾乎可以無所畏懼,有“法寶”傍身的我還怕什麼?女人的成熟不是簡單的歲月累積,心靈強大才是真正的進步。如今我還跟婆婆生活在一起,隔三岔五的她還會給我添點兒堵,不煩是不可能的,但我只有接受,因為我知道,我還要跟凱興過下去,既然如此,就得面對現實。以上的諸多吐槽其實不是惱怒婆婆,前面也說過,我承認婆婆是個老實人,但老實人也能氣死人。當然,我也不完美,也有許多毛病,所以,說出這個故事不是為了標榜自己的“無 辜”,而是希望自己的經歷能給其他姐妹提供些許借鑒,過日子是門技術,我們都需用心經營。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HDé«�æ¸�æ��人å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