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詳盡復盤蘋果為何死磕美國政府:業務崩潰風險

詳盡復盤蘋果為何死磕美國政府:業務崩潰風險

  新浪科技 鄭峻 發自美國硅谷

  聖伯納迪諾郡是美國加州南部一個貧瘠的地區,廣袤的荒漠,炙熱的陽光,稀少的人口。如果不是因為去年12月那起震驚美國乃至全球的恐怖槍擊案,這裡很少會成為媒體的報道焦點。這起槍擊案不僅促使全球最強大的美國政府開始反思本土反恐政策,也將全球最強大的蘋果公司捲入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安全風波。(註:美國的郡行政級別相當於中國的地級市。)

  去年12月2日,聖伯納迪諾郡衛生局員工賽義德·法魯克(Syed Farook)在一次聚會與同事發生衝突之後回家,帶着妻子持槍返回聚會現場大開殺戒,導致14人死亡,17人受傷。兩名嫌犯在逃跑過程中被警方當場擊斃。在槍支泛濫的美國,這是2015年的第355起槍擊案。但法魯克和妻子都信奉伊斯蘭教,妻子來自中東地區,更曾經在Facebook上匿名支持ISIS伊斯蘭國。兩人在案發之前購入了大量槍支彈藥進行準備。因此,這起事件被定性為一起有預謀的恐怖襲擊事件。

  美國聯邦調查局在調查過程中查獲了嫌犯法魯克的一部iPhone 5c手機,這是聖伯納迪諾衛生局配發給他的工作手機。由於手機設置了密碼,連續十次輸錯就有可能導致數據銷毀,聯邦調查局因此尋求蘋果公司的協助,希望蘋果可以解除這部手機的安全防護功能,查明法魯克在案發之前的一些關鍵動向,尤其是與國外伊斯蘭恐怖組織的聯繫。

  這也由此掀開了蘋果與美國政府的公開對抗事件。蘋果公司拒絕了美國聯邦調查局的這一要求,後者因此通過法律渠道,藉助加州法官向蘋果下達命令。而蘋果選擇了公開對抗法官命令的應對方式。全球市值最高的蘋果公司發現自己被逼到了一個進退兩難的困境。或許在目前的情況下,庫克唯一可以選擇的就是通過各種公開渠道,頂住美國政府的壓力。

詳盡復盤蘋果為何死磕美國政府:業務崩潰風險美國南加州恐怖襲擊嫌犯

  蘋果到底在對抗什麼?

  雙方的衝突焦點到底何在?即便是聯邦調查局也承認,蘋果已經提供了諸多技術協助。根據美國政府的搜查令,蘋果提供了法魯克iPhone手機的iCloud備份數據,但數據截止日期是嫌犯作案前的一個半月。在這段關鍵的時期,法魯克關閉了iCloud自動備份功能。加州中部地區檢察官在法庭文件中表示,“嫌犯停止了iCloud自動備份功能,可能是為了隱藏證據。(這部手機)可能存在嫌犯在作案前後的相關關鍵的通訊和數據,而目前調查人員尚未獲得。這些數據存儲在這部手機中,而且無論是政府還是蘋果都無法通過其它手段接入。”

  雖然聯邦調查局已經通過電信運營商和互聯網公司成功獲取了這部手機的社交網絡、通信記錄、網絡搜索、電子郵件以及常規短信等數據。但真正讓他們感興趣的,正是案發之前六個星期這部iPhone 5c手機上的關鍵數據,包括iMessage、FaceTime、WhatsApp這樣存儲在手機上的加密通信,以及沒有備份的照片和視頻等內容。

  按照目前iOS 9的安全設定,如果用戶關閉自動備份並且加密手機,那麼只有拿到用戶密碼才可能獲得iPhone上的數據。如果用戶開啟自動銷毀功能,那麼連續輸錯十次密碼,手機上的所有數據都會自動銷毀。這正是讓聯邦調查局感到抓狂之處。由於解鎖要求遭到蘋果公司拒絕,美國司法部依據《All Writs Act》協助調查法案,藉助法官下令要求蘋果提供一個新軟件,暫停iPhone的這一保密功能。

  顯然美國政府認為,“蘋果有大量技術手段可以協助政府完成搜查”。這種理解也來自於過往的記錄。根據美國司法部的法庭文件,蘋果公司從2008年以來收到了70次法庭命令,要求協助政府獲取手機數據,蘋果都服從命令提供了協助。他們由此認為,蘋果抗拒與政府合作的主要原因是出於對商業模式和公眾品牌營銷戰略的擔憂。

  然而,蘋果也有自己的解釋。此前配合政府調查解鎖手機,大多是在較老的操作系統版本。在過去幾個月美國警方15次協助調查要求中,蘋果已經拒絕了其中的12次。但最為關鍵的一點是,蘋果聲明自己在技術上也無法做到直接破解用戶手機。蘋果公開聲明,“我們於 2014 年 7 月 1 日到 2015 年 6 月 30 日期間收到的、所有涉及美國帳戶的信息請求,經我們嚴格審查,Apple 實際上僅披露了其中的 27% 而已。”

  難道,聯邦調查局沒有能力自己強行破解嗎?目前看起來的確如此,他們更擔心解鎖不慎導致數據銷毀。如果他們可以自己搞定,為何要丟臉難堪通過法院來公開施壓蘋果公司?非營利性機構民主科技中心(Center for Democracy and Technology)首席技術官約瑟夫·哈爾(Joseph Hall)也持有同樣觀點,“(iPhone的)加密如此完善嚴格,他們(聯邦調查局)知道自己無法破解(很可能會導致手機自動銷毀數據),否則早就自己破解了。”

  那麼究竟蘋果是不願配合,還是無法做到?在拿到法庭命令配合調查反恐的義務上,蘋果沒有理由去公開對抗美國司法部門,解鎖這部手機是情理之中。但如果仔細探尋最近幾年iOS的保密權限演變,可以發現蘋果從2013年就開始有意識地逐步斷絕獲取用戶數據的通道。在過去幾年的公開講話中,庫克也多次強調,即便是蘋果公司的工程師,也無法獲取用戶的加密未備份數據,包括iMessage和FaceTime通訊內容。

  時間追溯到2013年,蘋果推出重新設計的iOS 7,同年iPhone 5s推出指紋支付。蘋果在iOS 7上將所有第三方數據存儲在用戶手機上。2014年,iOS 8斷絕了蘋果自己工程人員解鎖用戶手機的可能性。2015年,iOS 9徹底隔絕了用戶手機數據被暴力破解的可能性。換句話說,如果iOS 8之後的iPhone用戶加密手機,關閉iCloud備份功能,那麼除非拿到用戶密碼,否則數據將一直保存在 iPhone內。即便是蘋果自己,也無能為力。

  是什麼促使蘋果徹底斷絕自己的技術後路?除了蘋果引以為榮的安全功能,還有幾大關鍵因素也在促使他們不斷加強iOS的保密性能。

  2013年,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合約商的僱員愛德華·斯諾登(Edward Snowden)曝光了稜鏡門事件,即美國國家安全局持續施壓諸多互聯網公司提供用戶通訊信息,被指控捲入其中的互聯網公司包括谷歌、蘋果、雅虎微軟、Facebook。雖然這些互聯網公司隨後均聲明並不知情稜鏡門項目,谷歌、微軟等公司甚至還起訴聯邦政府。然而,這一事件毫無疑問給美國互聯網公司的聲譽帶來了難以估計的負面影響。

  除了稜鏡門事件之外,蘋果收緊系統安全控制也是與外在壓力以及自身功能所密切相關的。早在五年前,蘋果就因為iPhone收集用戶位置數據問題開始遭受集體訴訟,在中國也曾在2014年遭致中國中央電視台的曝光。2014年7月,美國一名黑客曝光蘋果在iOS上留有一個檢測運行狀態的後門,可以在用戶不知情的情況下獲取信息。而且,2013年的指紋識別功能和2015年的Apple Pay功能,讓蘋果更加重視安全問題。因為只有在確保安全性的前提下,這兩項功能才可以得到用戶的認可。

  此外,雖然蘋果也有iAd這樣的移動平台,但蘋果的商業模式依然與谷歌截然不同。谷歌提供了免費的Android平台以及諸多網絡服務,而後通過數據分析實現精準廣告定位來獲取營收;廣告收入是谷歌最主要的收入來源。而蘋果的收入來源則是iPhone、Mac、iPad等硬件產品,尤其是貢獻了接近七成營收的iPhone。從營收佔比來說,蘋果實際上是一家手機公司。

  這也是為何蘋果要在iOS 8之後徹底斷絕後路的原因。在iOS 8之後,只有用戶自己才可以獲取iPhone數據,只要加密手機和關閉備份。一方面避免外在黑客暴力破解的可能性,更重要的另一方面是,無論政府如何施壓蘋果,蘋果也無法配合,除非改寫iOS系統代碼。而這正是美國政府如今施壓蘋果的目的所在。

詳盡復盤蘋果為何死磕美國政府:業務崩潰風險蘋果絕不會設立後門

  蘋果為何要公開對抗?

  如果蘋果被迫接受美國政府的要求,在iOS系統中給政府重新開了一個後門,那也就意味着政府可以不再需要像目前這樣,每次向法院申請執行命令才找蘋果獲取數據。而這正是庫克“措辭憤怒”發布公開信,選擇與法官命令公開對抗的直接原因,因為給政府留出後門是蘋果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的,這會直接導致蘋果賴以生存的安全大壩出現潰堤,給蘋果的業務模式帶來無法彌補的巨大損失。

  分析蘋果上一財年的財報可以發現,蘋果有三分之二的營收都是來自於北美以外市場,海外的1500多億美元幾乎相當於微軟和谷歌的營收總和。如果蘋果此次不公開對抗美國司法部門,屈服壓力在iOS上重新開設後門,那麼受損最大的就是蘋果的海外市場和企業市場。蘋果產品此外苦心打造的安全形象也將徹底崩塌,

  稜鏡門曝光之後,諸多國家和地區政府都對美國的科技公司持有懷疑態度,擔憂他們配合美國政府從事監視活動。這種擔憂情緒在歐洲和中國這兩大地區體現的尤為明顯。這也是谷歌等科技公司領導人此次紛紛公開支持庫克的重要原因。

  在中國市場,思科等美國科技公司失去了諸多政府和國有企業的採購大單,帶來業務的明顯滑坡。在歐洲市場,去年歐盟最高法院作出裁決,廢除了歐美雙方在2001年簽署的關於數據交換的《安全港協議》。這意味着美國互聯網公司將所收集的歐洲市場數據傳輸回美國將受到歐洲法律的限制,此前他們一直將數據傳輸回美國進行存儲和分析。受此影響,美國互聯網公司將不得不在歐洲設立數據中心。

  更加值得一提的是,蘋果最為看重的中國市場。庫克多次強調,中國將成為蘋果的最大市場。在蘋果的財報中,中國市場重要性也在不斷接近美國市場,最新財報為蘋果貢獻了接近四分之一的營收。上一財年,蘋果從中國市場帶走了590億美元的營收。2015年根據IDC的數據,蘋果iPhone在中國市場的出貨量高達5860萬部,這還不包括傳統的水貨市場。

  功能設計、品牌價值、安全可靠都是iPhone在中國熱銷的重要原因。如果蘋果此次給美國政府留出iOS後門,那麼作為世界第二經濟體,中國政府和消費者對iPhone的態度會毫無疑問地發生微妙變化。上一財季iPhone銷量增長已經停滯,今年第一季度很可能會出現首次銷量下滑,在這樣的關鍵時刻,蘋果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放棄在中國打造多年的安全形象。

  此外,由於業績增長的壓力,蘋果近年來一直在努力耕耘企業市場。去年蘋果與IBM達成合作,推出一系列面向企業用戶的應用程序,希望推動自己的手機、電腦和平板等硬件產品進入這個此前並不擅長的領域。而在企業市場的採購考量中,設計與品牌都是排在安全性之後的。如果安全性受損,蘋果要在企業市場開闢新的增長道路恐怕只會更加艱難。

  最後,如果美國政府可以基於反恐提出這樣的要求,那麼全球其它國家政府也可以提出類似的“合理”要求,而蘋果一旦開了先例就很難再有理由拒絕,尤其是在蘋果的第二大市場。向美國政府提供後門,意味着這個信息後門就不得不一次次的敞開;大量政府人員乃至蘋果內部員工了解這個後門的具體信息之後,也預示着黑客可以有諸多手段獲得這個後門。給美國政府開後門就意味着iOS安全大壩潰堤。

  此前蘋果一直在非常謹慎地處理中國政府的關係。在蘋果的中文官網上,蘋果聲明自己“從未與任何國家政府機構就任何產品或服務建立所謂的“後門,我們從未向任何政府開放自己的服務器,而且永遠不會。”2014年開始,為了提高中國地區的用戶體驗,蘋果開始將部分iCloud數據存放在中國電信的服務器上,但是蘋果並沒有交出接入這些數據的密鑰。如果此次向美國政府點頭,那麼蘋果沒有任何理由再拒絕中國政府的要求。而且根據美國政府的規定,他們依然有權要求美國公司交出離岸數據。去年美國法院就曾經要求微軟交出存放在愛爾蘭服務器的一位用戶信息。

詳盡復盤蘋果為何死磕美國政府:業務崩潰風險蘋果股價保持着穩定走勢

  對抗政府有什麼後果?

  綜上所述,蘋果是被迫捲入這場對抗,他們並沒有選擇逃避的權利。要麼遵從美國法官命令,給自己的公眾印象、海外市場、安全系統帶來嚴重損失;要麼就選擇公開對抗,把這場後門爭奪拖延到最後時刻,爭取儘可能的支持力量,通過公開手段來迫使美國政府改變決定。

  庫克選擇了公開抗爭,他在公開信中表示了自己的擔憂,“美國政府暗示這種(後門)工具只會在這次調查中使用。但事實並非如此。一旦開設(後門),這種技術就會被一次次地使用,涉及不可估計的設備。美國政府要求我們提供我們所沒有的東西,以及我們任何過於危險而無法照做的東西。”

  在本周一的內部備忘錄中,庫克再次重申,“蘋果不會應政府要求為iPhone預留後門“,他對蘋果員工、客戶以及其它公司的支持表示了感謝。庫克再次希望美國政府可以撤回此前要求,並鼓勵執法部門、科技公司以及專家人士就這一問題的隱私憂慮展開公開討論。“我們認為,民眾會希望蘋果幫助他們保護生活隱私。”他此前表示。

  或是出於唇亡齒寒的考慮,或是出於稜鏡門后的陰影,谷歌、微軟、Facebook、Twitter等美國主要互聯網公司,和電子前沿基金會(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等行業機構都公開表示了對蘋果的支持。值得一提的是,微軟共同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在發現自己的言論被媒體誤讀之後,也迅速公開澄清自己反對政府獲取一切信息。

  從消費者的領域考慮,美國民眾一直有着重視隱私的文化,對政府監控個人信息持反對態度。從小布什總統在911之後的秘密監聽電話和郵件,到稜鏡門事件政府監控互聯網數據,這些被曝光的監視事件一直是美國媒體和民眾所關注的焦點事件。雖然在此次事件中,美國聯邦調查局持有正當理由,但未來的後續泄密影響足以讓他們感到擔憂。

  目前的民眾反應也呈現出不同的狀況。一方面,在網絡調查公司SurbeyMonkey涉及1000名美國成年人的調查中,51%的受訪者支持美國聯邦調查局的要求,而41%的受訪者則支持蘋果維護用戶隱私。但是一個關鍵的影響因素是,大部分支持美國政府的人並沒有閱讀過庫克的公開信(只有16%)。而了解庫克立場的受訪者,則有超過半數支持蘋果公司。

  那麼蘋果能否頂住美國政府壓力?從司法角度來說,他們依然有機會改變局面,因為此前美國法官下達的配合命令最後期限是2月26日(本周五)。即便是過了最後期限,蘋果也可以提起上訴,直到美國最高法庭的終審判決。去年美國司法部曾經在一起販毒調查后中,要求蘋果解鎖一部iOS 7系統的iPhone手機。雖然破解iOS 7手機是技術可行的,但蘋果依然出於安全形象的考慮,將這起案件拖延至今。

  在美國最高法院作出判決之前的漫長時間,蘋果有足夠的時間進行遊說和爭取支持。和美國主要公司一樣,蘋果也投入了大量資金用於政府遊說。目前的數據顯示,蘋果在2014年投入了400多萬美元遊說美國政府。如果蘋果進一步推動此事引發美國社會的討論,或許可以爭取到更大的民眾支持,通過輿論和選民來施壓議員來改變局面。在硅谷所在的舊金山地區,已經有蘋果的支持者公開在街頭表示支持。在Twitter等社交媒體平台,既有不少用戶呼籲抵制蘋果,也有大量用戶通過#freeapple和#beatthecase這樣的標籤來表示對蘋果的支持。

  至少,從蘋果股價來看,華爾街對蘋果對抗政府的舉動並沒有表現出明顯的擔憂情緒。過去5個交易日,蘋果股價從98美元下滑到96美元,沒有出現劇烈的震蕩,基本處在正常的波動期。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HDé«�æ¸�æ��人å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