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張歆藝控訴男友:和袁弘拍戲,我受夠了

張歆藝控訴男友:和袁弘拍戲,我受夠了

  導語:講述漢代公主劉解憂遠赴西域和親的電視劇《解憂公主》正在央視熱播,這也是給張歆藝[微博]、袁弘[微博]這對情侶牽線搭橋的“月老”。昨天張歆藝接受專訪時“控訴”男友袁弘的諸多毛病,稱合作這一次就夠,以後不想再合作了。

張歆藝控訴男友:和袁弘拍戲,我受夠了袁弘、張歆藝

  首演古裝 公主夢圓得很辛苦

  《解憂公主》是張歆藝第一次演古裝劇,她坦言最得意的是圓了自己的公主夢,“別看我平時大大咧咧,但一直有個公主夢,小時候就愛把床單裹在身上 扮演公主。”劇中,張歆藝造型眾多,既有一襲紅袍當女中豪傑,也有騎馬馳騁帥氣天地間,還有漢代少數民族服飾化身西域女神。張歆藝直言第一次體驗古裝戲的 感覺很棒,“比如中劍,然後從空中掉到地下,吐血什麼的,特別興奮、特別亢奮,亢奮之後就是笑場。我覺得古裝造型挺遮醜的。”

  雖然造型美美的,但拍攝起來可不容易。《解憂公主》在內蒙古草原拍攝時正值暑期,張歆藝也是吃足了苦頭,不僅手機沒有信號和網絡,更是承受着每 日佩戴重達20斤的頭飾,還在毫無遮蔽的草原中暴晒,“我不習慣頭上頂着東西,路上往返草原要4個小時,我本來頸椎就不好,拍了一個星期頸椎病就犯了。有 一次在路上情緒不好,一直哭,當時都想退錢不拍了”。

  細節之殤 笑場王對配音失望

  張歆藝在劇中哭戲很多,但經常在拍騎馬戲時拍着拍着導演就找不到她了,原來是笑倒趴在馬背上。張歆藝坦言哭戲對自己來說不難,只要相信那個瞬間 是真實的就特別容易感到難過。但笑場則完全不能控制,“怎麼形容那種好笑呢?就是你明明坐在一匹假馬上,那個馬是一個大紙殼子,你還要在它身上演出馳騁的 感覺,然後還要很瀟洒、很馳騁,還要在那樣的馬背上演出悲傷。我當時真的是適應不了,覺得太好笑了。”對劇中的跳舞戲份,身材纖細的張歆藝則完全沒有壓 力,而且當時又熱又累根本不用減肥,“那段我體重從沒上過100斤,一直40多公斤,特別瘦,量好的衣服,最小碼的衣服穿進去都大。感覺再瘦就不是解憂公 主,是太平公主了”。

  雖然拍得很歡樂,但張歆藝對配音卻不太滿意,“第一次配完我就說這個配音有點問題,給我配音的其實還是一個挺好的配音演員,但是她可能想刻意地模仿我的 聲音,結果呢就是不像。另外在配音的過程當中,她可能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因為我的台詞是屬於不給自己找麻煩型的,舉重若輕型的,她現在配的感覺舉重若 重,舉輕若重了。”對此,張歆藝頗為遺憾。

  因戲結緣 不想再跟袁弘拍戲

  《解憂公主》是張歆藝與男友袁弘的定情之作,剛開始合作時,袁弘會給她的表演一些指導,“不過他教我的東西都被我推翻了,我們一開始天天吵架, 我覺得他不生活,他覺得我要上天”。掐夠之後,兩人也好上了。不過對掐架,張歆藝還是有了點小陰影,“以後我不太想跟他一塊拍戲了,跟袁弘一塊拍戲好辛 苦,他是神邏輯,他會在你不在意的一些地方較勁,然後在你在意的地方輕描淡寫。”

  張歆藝說她特別愛做飯,袁弘也特別愛吃她做的紅燒肉,“他每次吃都只吃瘦肉,把剩下的都吐在桌子上,吃一盆吐一盆。”張歆藝如此評價袁弘在她心 中的地位:“我覺得他上輩子可能是我兒子吧,就是分分鐘想打他的節奏。”表面上對袁弘“嫌棄”,但張歆藝內心的甜蜜還是從充滿魔性的笑聲中體會得到。

  京華時報記者 許青紅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