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驚!十年前“吉祥三寶”中的女兒不是親女兒

驚!十年前“吉祥三寶”中的女兒不是親女兒

  導語:2006年,一首既童真又有民族特色的歌曲《吉祥三寶[微博]》隨着央視春節聯歡晚會的直播火遍大江南北,10年後,“吉祥三寶”一家人再次亮相猴年春晚,站在歌唱家布仁巴雅爾和烏日娜[微博]中間亭亭玉立的女孩兒立刻引來眾多感嘆,“當年那個小姑娘都長這麼大了!”其實,很多人都認錯了。

驚!十年前“吉祥三寶”中的女兒不是親女兒資料圖

  2006年,一首既童真又有民族特色的歌曲《吉祥三寶[微博]》隨着央視春節聯歡晚會的直播火遍大江南北,10年後,“吉祥三寶”一家人再次亮相猴年春晚,站在歌唱家布仁巴雅爾和烏日娜[微博]中間亭亭玉立的女孩兒立刻引來眾多感嘆,“當年那個小姑娘都長這麼大了!”其實,很多人都認錯了。10年前的小姑娘是布仁巴雅爾和烏日娜的侄女英格瑪,這次的女孩是他們真正的女兒諾爾曼。去年5月,諾爾曼從流行音樂最高學府、美國伯克利音樂學院畢業,這位唱作俱佳的90后才女選擇回到國內開始她的音樂人生。

  和英格瑪像親姐妹

  記者見到諾爾曼時,她剛從健身房回到家中,瘦瘦的身體包裹在一件寬大的外套里,柔軟彎曲的長發染成棕紅色,皮膚白皙,聲音溫柔,只有略高的顴骨透露出她的蒙古族血統。健身是諾爾曼在美國讀書時養成的習慣,回到國內則有了另一種意義,“去年11月回國后,我一直都在跑來跑去,有一次演出期間感冒了,爸爸很嚴厲地批評了我,他說作為演員經常需要現場唱歌,如果嗓子狀態不好,對自己、對觀眾都不負責”,於是,堅持健身提高身體素質,成為諾爾曼回國后的第一任務。

  今年春晚之後,很多人都把諾爾曼認成了英格瑪,也有人一直以為英格瑪是布仁巴雅爾和烏日娜的女兒,對此諾爾曼一點都不介意,因為這樣的誤會從10年前就開始了,諾爾曼也從來不解釋,“英格瑪比我小4歲,她從初中到大學都在北京,現在中戲讀二年級,我們的關係很好,像親姐妹”。

  當初為什麼會選擇英格瑪和布仁巴雅爾與烏日娜一起唱《吉祥三寶》?這還要從《吉祥三寶》這首歌的誕生說起。《吉祥三寶》是布仁巴雅爾送給諾爾曼的三歲生日禮物,也是彌補自己對女兒的一份虧欠。“聽爸爸說我出生那年正趕上爺爺肺癌晚期,他一直堅持着等我出生,眼看已經超過預產期十幾天,各種催產方法都用了,就是沒動靜,媽媽和我都面臨很大風險,爺爺認定自己不走這個孩子就不會來,於是他偷偷把氧氣面罩拿掉了。爺爺上午走,我下午就出生了”,諾爾曼 說。對於布仁巴雅爾,這一天是大悲大喜的一天,經歷了人生最痛苦與最快樂的兩個極端,也因為這個原因,諾爾曼在三歲之前一直沒有慶祝過生日,以至於她看到別的小朋友過生日時以為是在過年。布仁巴雅爾和烏日娜覺得這樣對不住女兒,在三歲生日的時候給她買了蛋糕,諾爾曼這才過了出生以來的第一個生日。《吉祥三寶》這首歌的靈感就來自小諾爾曼的生活,當時他們住在中央民族大學的筒子樓里,從小就非常活潑的諾爾曼總是“噔噔”從水房跑到家中問這問那,於是旋律自然 而然流淌出來。

  諾爾曼說,《吉祥三寶》這首歌一直都是在家庭聚會時唱一唱,後來收錄到布仁巴雅爾的專輯里,“當時錄製的時候我已經上初中,不管從外形還是聲音都沒有上小學的英格瑪更適合這首歌,於是就讓她來唱了。”

  其實,諾爾曼也同樣具有音樂天賦,她不到10歲就開始創作歌曲,布仁巴雅爾和英格瑪唱得感動了很多人的《烏蘭巴托的爸爸》就是諾爾曼創作的,但是她更喜歡幕後工作,對於英格瑪比自己名氣大,諾爾曼不僅不嫉妒不失落,還特別高興,“我就喜歡在大街上騎着車唱着歌,還沒人認識我的自由自在的狀態。” 諾爾曼說這麼多年英格瑪倒是承受了很多壓力,“她從小就成名,邊上學邊演出,有追捧,也有被冒犯,比如有些不懂尊重孩子的成年人會用力拽她,小英也許不知道那些叫壓力,但她有時會跟我說,‘姐姐,我害怕那些大人’。”

   婉拒了“好聲音”邀請

  諾爾曼16歲就出版了自己的第一張專輯,收錄了她8歲到16歲的原創作品,當時樂評人科爾沁夫[微博]建議她大學去伯克利音樂學院深造,當時諾爾曼一下子被吸引了,從初中就下定決心要讀伯克利音樂學院,高三報志願同學們都報了最多十幾所學校,諾爾曼只報了一 所,就是伯克利音樂學院,對於女兒孤注一擲的做法,布仁巴雅爾和烏日娜沒有干涉,“我的路都是自己走,父母從來不幫我鋪路,我決定一件事,他們就支持我。”

  伯克利音樂學院的入學面試時,諾爾曼找了當地一位拉馬頭琴的叔叔,自己穿着蒙古袍唱了一首長調。諾爾曼心裡很忐忑,沒學過樂理,英語也不是特別好,又是蒙古族,怕自己太特殊,沒想到她的出現讓校方眼前一亮,他們說伯克利就需要這樣不一樣的學生,越多元化越好,於是諾爾曼成為了當年伯克利音樂學院唯一一位來自內蒙古的學生。

  也是到了伯克利之後諾爾曼的民族情感才漸漸萌發出來,“我一直在城市長大,不會寫蒙文,排斥穿蒙古袍和一些傳統的生活方式,結果在國外上學第一年回來就做了一個決定,自學新蒙文,現在冬天我也會穿着蒙古袍在大街上走。”

  畢業后諾爾曼選擇回國,她的夢想依然是做幕後,希望寫歌給別人唱。不久前,《中國好歌曲》、《中國好聲音》等綜藝節目也找到了諾爾曼,都被她委婉地拒絕了,“我不是不想去,是覺得自己還沒有準備好,雖然我已經寫了180多首歌,但是參加選秀需要一鳴驚人,還沒有那份自信,我想好好創作一些更成熟的作品,並且靠自己的實力獲得認可。”

  諾爾曼還有一個更長遠的理想,作為創作人,她想推動中國著作權和版權的保護,“我們的上一輩覺得自己的歌有人唱就很高興了,並沒有保護版權的意識,或者害怕因為版權保護影響歌曲的傳播,從長遠看,版權保護是讓音樂延續生命力的做法。”諾爾曼一直記得在伯克利音樂學院上版權課時,老師囑咐他們,不管走到哪裡,作為伯克利的人,要帶動身邊的人關注版權,這樣做音樂的人才能活下去。

  本報記者 羅穎 文並攝

  手記

  在城市長大的草原孩子

  在與諾爾曼交談中,最大的感受就是她有超越年齡的成熟,獨立、有主見,這全部來源於她的家庭教育。記者注意到,在採訪過程中,諾爾曼父母自始至終都在自己的房間里,不干涉女兒,更不擔心諾爾曼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

  諾爾曼說,父母對她的教育完全遵循草原傳統,對孩子是散養的,任何事情都讓孩子自己做主並尊重她的選擇。於是諾爾曼從小生病了都是自己去醫院挂號開藥, 自己決定上哪個學校,中考後她覺得太累了,就休息了一年,高中畢業后又休息了半年,對此她的父母沒有任何意見。諾爾曼還記得10歲時寫了一首歌《小羊 羔》,自己找了媽媽的朋友錄伴奏帶,唱和聲,還把調音師錄音師都找好了,然後給烏日娜寫了張賀卡,需要她支援500元錢,烏日娜痛快地給了錢,讓諾爾曼把 歌錄出來了。

  不久前,諾爾曼寫了一首歌《感恩大自然》,儘管在北京出生,北京長大,也有城市孩子身上的毛病,她還是把自己歸屬為“草原孩子”。如果北京的事 情不忙,她就回海拉爾的家。但是諾爾曼也有困惑,“我無法在草原上生活,站在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我會很無助,因為身邊沒有了電子產品和書,一下子不知道要 幹什麼了。”這樣複雜的情感也許會一直伴隨着像諾爾曼一樣在城市長大的草原孩子,但他們的信仰是堅定不移的,“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會回歸自然;我相信老天 爺在看着我做一切事情;我相信心地善良,好人有好報。”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HDé«�æ¸�æ��人å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