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女友消費觀不理智 我成負資產
ohwologo5.png

口述:女友消費觀不理智 我成負資產



  導語:“錢不是問題,問題是沒有錢”,尚志用這句話概括個人處境,他的愛情原本美好,卻因為金錢而陷入困境。尚志的故事又跟別人不同,他的煩惱在於女友的消費觀太不理智、太不健康。尚志不願愛情走進死胡同,可怎樣才能改變現狀?他不知道……

  生意成就愛情

  雲茗是我的女朋友,26歲,本科畢業,相貌清秀,為人大方,見過她的人沒有不誇的。曾有朋友打趣:“你小子好運,愣把一朵鮮花插到牛糞上,可別不知足。”我當然知足,不害臊地說,我是名副其實的妻管嚴,只要雲茗發話,無不聽從。直到有一天,我突然發現這種聽從的嚴重後果——我成了負資產。

  先說我的基本情況,28歲,開封人,從事教育行業,月收入稅後4000元,2007年在市區買了套三居室,貸款20萬元,每月還貸近2000元。我的工作比較清閑,有空時做些小生意,前幾年掙了些錢,大概10萬元,但去年春天被人騙了一遭,10萬元賠得乾乾淨淨,甚至還倒貼了些。

  10萬元不是小數目,那段時間我很沮喪。正無奈時,一個朋友又幫我介紹一樁生意,小本買賣,掙得不多,但好歹能挽回些損失。跟我做生意的是個女孩,叫雲茗,人很精明,也很乾練,我們合作不錯。事情了結后,我請雲茗吃飯,飯桌上有酒助興,再加上生意結束,沒了經濟糾葛,我和雲茗的話匣子徹底打開,這才發現兩人竟有那麼多相似點,談興愈濃。

  此後,我和雲茗的見面越來越稠,男未婚女未嫁,自然而然成了戀人。戀愛半年,我帶着雲茗去見家長,雲茗嘴巴甜,又會來事,我爸媽很喜歡,當場開出6800元的見面禮。此後,我便天天催着雲茗帶我回家,可她總是推託,這事也有客觀原因,雲茗自小沒了父母,跟着舅舅舅母長大,他們之間感情淺,雲茗不想登門。我對雲茗向來言聽計從,不見就不見吧,只要她愛我,我愛她,這就夠了。

  雲茗在一所私立學校做行政工作,工資不高,不到3000元,偶爾利用手中資源發些小財,這幾年來也攢了些。因為這些積蓄,雲茗在日常消費中頗為自信,不管東西實用與否,看中就買,從不猶豫。我也沒往心裡去,哪個女人不愛購物,只要在能力範圍內,買就買吧。

  金錢引發矛盾

  熱戀期間,我和雲茗沉浸在甜蜜中,對未來沒有任何規劃,也沒有任何理財意識。去年年初,雲茗提出買車,當時她手裡有3萬元,我手裡有9萬元,但其中5萬元作為流動資金,一直押在跟朋友合作的公司里,無法抽離。這樣,我們能用的錢只有7萬元,其實7萬元也夠,有幾款國產小車差不多就是這個價,但云茗的盲目消費觀又開始作祟,她看中一款德國車,全部辦下來要十幾萬,我勸了幾句,雲茗不聽,甚至說了些難聽話。沒辦法,我只好聽之任之。

  如雲茗所願,汽車買了回來,貸款兩年,每月又要多支出幾千元。雖然如此,但我和雲茗還沒結婚,生活簡單,無其他大額消費,所以還能勉強維持。到了去年7月,公司那邊又接了一單生意,需要再次投錢,朋友已把自己的份額放進去,就差我的那份投資——2萬元,我回家查賬,竟沒一點剩餘。按着我和雲茗的收入,除去房貸和車貸,每月還剩3000元,再加上我的副業收入,共是6000元,可這半年竟沒一分結餘。我所在的城市物價並不高,3000元足以生活,那麼,剩下的錢都去哪兒了?

  直至此時我才發現雲茗把收入和支出弄成一筆糊塗賬(我們戀愛以後,經濟大權落入雲茗之手),我身無分文,卻背着幾項貸款,不是負資產又是什麼?我覺得該讓雲茗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我們是過日子,不是過家家。

  我提出記賬,網上有很多記賬軟件,隨便下載一個,每筆收入和支出都應記錄在目。雲茗第一時間提出反對,她覺得這種做法太瑣碎,順便還攻擊了我的性格,說我不像男人。我拿出筆給雲茗算賬,我的各項收入加起來6000元出頭,要付房貸、車貸,還要支付雲茗的各項支出,基本沒有剩餘。我怕雲茗誤會,又補充解釋,該花的錢得花,但兩人中必須有一個存錢,這樣才是過日子的態度。這話算是捅了馬蜂窩,雲茗完全誤解我的意思,她覺得我在埋怨她,怪她花了我的錢,於是氣呼呼地提出AA制。

  未來不知方向

  為了不激化矛盾,我不敢再言,當然,雲茗的話也只是說說,她還是那樣稀里糊塗地掙錢,毫無計劃地花錢。我的銀行卡也依然掌握在她手中,一切跟以前毫無異樣。

  去年9月底,我們單位集資建房,大家都踴躍認購,現在錢貶值厲害,投資到房子上更為保險。我動了心,回家跟雲茗商量,想把存在公司里的那筆流動資金拿出來,再籌借些,也認購一套,只需湊足首付即可。雲茗有些猶豫,如果我們把所有的錢都押到房產上,這幾年就要過苦日子,而雲茗一向認為,人該趁着年輕多享受,將來年紀大了,吃不香穿不美,掙再多錢也毫無意義。我苦口婆心地勸她,又拿身邊人舉例子,最後雲茗勉強同意。

  我定了一套90平方米的兩居室,首付20萬,拿出所有積蓄,又向親友借了十幾萬。如此一來,苦日子真的開始了,三項貸款加到一起,連雲茗這麼遲鈍的人都感到了壓力。她惶惶不可終日,天天在我耳邊念叨:我好窮我好窮。其實也沒那麼糟,倆人的收入放到一起,除去貸款,每月的剩餘足夠生活。而且我還有個想法,也許這種客觀環境能改變雲茗的消費觀,讓她學會量力而行。

  雲茗鬧騰了一段,也疲累下來,兩人都考慮到歸宿問題,於是,我們打算結婚了。現有的這套房子前幾年裝修過,看起來還不錯,我的意思是簡單刷下牆,重鋪地板,再買張婚床即可。話剛出口,雲茗便大發雷霆,說我摳門兒,“誰結婚不裝修啊,住在舊房子里多晦氣”。我有苦難言,憑我們那點兒收入,如何湊出裝修巨款?難道還要去借?

  無論我怎麼解釋,甚至搬來雲茗的閨蜜做說客,但都沒用,雲茗死活不肯妥協,“結婚是一輩子的事,誰說都不行”。為了這事,我們已冷戰兩個月,關於婚禮的計劃也是一推再推。

  其實雲茗是個好姑娘,除了不理智的消費觀,她在其他方面都無可挑剔,會做事,會做人,我沒法因為錢的問題跟她分手,也下不了那個決心。所以,現在的我十分鬱悶,暫且不說眼前之事,倘若按照她的消費方式生活,也許我們的後半輩子只能在困窘中度日。另外,我現在還年輕,還想創業,沒有本錢又如何掙錢?這些都是問題。

  我不想離開雲茗,也不想這樣毫無章法地生活,只能在這裡發發牢騷。

  回復

  正確處理財務危機

  我的工作中,常遇到因為金錢關係導致婚姻危機的情況,經濟問題對婚姻關係的破壞力不可低估。

  目前兩人的生活確實壓力很大,各種房貸、車貸累積起來,已遠遠超過財務紅線,在尚志看來,這樣的狀況是因為雲茗的不合理消費造成,但我並不認可。雲茗的問題在於不計劃、不理財,而尚志的問題則在於進入理財誤區。在家庭理財中,各項貸款的總計應該和自己的財務收入呈現一個合理比例,由此看來,兩人是在這方面出了問題。對於尚志來說,首先要做的不是去指責雲茗,而應該反思自己的“激進”,這樣才有助於減少彼此的壓力,增加生活幸福感。

  文章來源:東方今報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