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受不了 女友太粘人讓我請假陪她

口述:受不了 女友太粘人讓我請假陪她

  導語:因為劉強的工作性質,只能每天朝九晚五,只有早晚能陪陪若琳,可是若琳不滿意,要求劉強白天也抽空來看她。於是劉強擠出中午吃飯時間打車到若琳單位陪她一會兒,然後再打車回去……

  事情還得從兩年前說起。那時,若琳和劉強經人介紹才認識,劉強不由得被活潑黏人的若琳吸引了。劉強的父母家親人之間心理距離很遠,劉強很早就夢想着能夠有一個可愛的小妹妹整天特別需要自己,而自己可以照顧她,見了若琳,劉強一見鍾情,覺得這就是他要找的小妹妹,可愛、天真,特別需要他的照顧。若琳對劉強的人品也很滿意,兩個人很快建立了戀愛關係。

  開始,因為劉強的工作性質,只能每天朝九晚五,只有早晚能陪陪若琳,可是若琳不滿意,要求劉強白天也抽空來看她。於是劉強擠出中午吃飯時間打車到若琳單位陪她一會兒,然後再打車回去。

  若琳又提出這樣還是不行,每天只有這麼一點時間在一起,自己這麼需要劉強,這麼愛劉強,哪能天天見不着他?於是,劉強把每個月的調休都提前用上,甚至跟領導請假往若琳那裡跑。

  可是,這樣做不久就招致了領導的批評,批評劉強戀愛以後工作懈怠了。劉強不敢怠慢,只好不再請假和增加調休,可是若琳又哭又鬧,說劉強不再愛她了,說好調休和請假又反悔。

  劉強覺得熱火焚身,自己已經快要被這場熱戀吞沒了,但他還是咬着牙堅持着滿足若琳。畢竟,這是他心愛的姑娘,這是他從小就夢想的被人需要的生活,只有這樣,他才能找到生命的意義和價值。

  就這樣,一年過去了,劉強白天工作,其它所有時間都用來戀愛陪若琳,可是若琳的脾氣卻越來越壞了,總是指責劉強不滿足她的需要,只愛工作不愛女友。劉強忍氣吞聲,誰叫他愛若琳呢?可是,劉強也是人,也有承受不了的一天。

  終於,劉強中午不再打車去若琳那了;劉強也不再無休止的調休和請假;劉強晚上的時間開始恢復和過去的朋友的聯繫;還有,劉強開始喝酒。劉強不再整天允許若琳黏着了。

  若琳哭過、鬧過,可是劉強喝酒喝的更頻繁了,有時候喝到半夜才回來。若琳問劉強:“你還愛我嗎?”劉強說:“你永不滿足。”若琳哭了,問:“你不願意和我在一起了?”劉強說:“假如你永遠不能停下來。”

  於是,每天中午,若琳都打車到劉強單位找劉強;若琳向單位請了長假,在劉強單位邊上租了房子住下來,有空就去看劉強;若琳不再跟任何朋友聯繫,專心談戀愛;若琳限制劉強喝酒。

  但是,劉強的眉頭鎖得更緊了,劉強的酒喝的更凶了,劉強單位的同事都說劉強像變了一個人。劉強對若琳說:“你放了我吧。”若琳哭着說:“我離不開你,我要把你追回來!”劉強搖搖頭:“別追了,你給我一點空間。”若琳茫然的說:“那你不要我了?”劉強說:“我滿足不了你的愛和需要。”

  半年後,劉強和若琳分手了,劉強去了另外一個城市,去重新開始,去修補自己的傷痛,若琳從單位辭了職,由於慢性頭痛住進了療養院。這場戀愛以這樣的方式收場。若琳的心中仍然涌動着幻想:“如果他會回來呢?我再也不會讓他跑掉。”劉強則在遠方默默地祝福:“祝願你遇到滿意的男人,到時候,希望你能停下來。”

  窗外,柳樹黃了又綠,綠了又黃,已經過了兩年春冬。新生的柳牙好像在訴說著希望:“我要你回來。”能回來嗎?劉強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付出了這麼多,到底是為了什麼。

  心理分析:

  若琳和劉強是一種需要與被需要的關係。若琳需要劉強的愛與關注、付出與陪伴,劉強則需要完成一個夢想,在夢想里自己很偉大,可以被一個女孩依賴和需要,可以被認可。

  但是,若琳的需要是一個無底洞,她永不滿足,不斷的提出新的要求。這可能是因為她對於愛的需要無法滿足,從未被真正滿足過。由於永遠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若琳開始指責,而這樣做傷害了劉強敏感的自尊心,威脅到他作為男人的尊嚴。

  劉強為若琳付出也是希望得到認可,得到回報,而若琳在情急之下的指責和無限制的要求在若琳來說是需要,而在劉強來說是不認可和被奪走個人空間,而這對兩個人的關係是致命的。

  於是,劉強在若琳的步步緊逼下逃跑了,因為他承受不了這份需要,或者叫做愛,如果能這樣叫的話。他要維護自己的個人空間,維護自己受傷的自尊,他選擇放棄。而對於若琳來說,永不滿足的另一面就是,永不放棄幻想,她還在幻想中滿足着自己。但是,如果他們都不改變,這種關係能建立的長久嗎?

  劉強和若琳都需要改變自己。若琳需要給自己的需要一個邊界,而劉強需要能夠不再以被人需要為自己的唯一價值。如果他們能夠首先改變自己,誰能說未來的幸福真的與他們無關呢?

  文章來源:寒冰(blog)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HDé«�æ¸�æ��人å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