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宣萱為愛走天涯 狄龍甩掉父女情

宣萱為愛走天涯 狄龍甩掉父女情

宣萱為愛走天涯 狄龍甩掉父女情

《我來自紐約》講述親情卻不灑狗血,就如眼前接受《東方娛樂》專訪的狄龍、宣萱、張爵西、陳沁霖、陳智深一樣充滿人性化。狄龍不認同宣萱的「不生孩子論」而開始說教,坐在中間的導演張爵西見狀大笑;兩位小演員陳沁霖和陳智深偷偷說悄悄話…這宛如電影的場面,戲里戲外我們都稱之為「溫馨一家」。

本地藝人張爵西首次自編自導的電影《我來自紐約》,劇本在2013年紐約及2014年好萊塢劇本競賽中,拿下卓越劇本大獎。

去年第7屆澳門影展上,電影橫掃4個金蓮花獎項,包括最佳編劇(張爵西)、最佳新演員(陳沁霖)、最佳男主角(狄龍)與最佳女配角(宣萱),使《我來自紐約》10日於大馬上映前,已贏得一個馬鼻的口碑。加上徐若瑄和老公李雲峰力挺擔任行政監製,製作團隊的話題性,甚至不輸牌面上有久違的「一代大俠」狄龍演出,宣萱客串當單親媽媽,還有小小年紀成功站上國際舞台的童星演員陳沁霖。

來自紐約的孫女Sarah(陳沁霖)因媽媽(宣萱)要到中國出差,而將她帶回吉隆坡外公林師傅(狄龍)的家寄住,隔層代溝加上文化差異,讓爺孫一開始處不融洽,最後孫女卻成了解開媽媽與外公心結的橋樑。

 

宣萱為愛走天涯 狄龍甩掉父女情
坐在狄龍和宣萱之間的張爵西(右) , 看著兩人為「萱萱不生孩子」的想法辯論,笑說:「狄龍大哥要開始進行洗腦了。」

 

張爵西:不是抄襲

《我來自紐約》部分情節設定會讓人聯想到當年俞承浩主演的韓國電影《外婆的家》,張爵西也坦言曾看過該部電影,也有不少人說《我來自紐約》似有其他劇種的影子。「不過我們的家庭、愛情故事,不都是差不多的狀況嗎?所以我一點也不擔心有人覺得是抄襲,每個人的故事或有雷同,但每個導演都有自己傳遞的精華。我只是以自己的能力去把生活上看到的、經歷過的,寫在劇本里。」

監製曾建議張爵西參與電影的演出,但她堅持要專註幕後,「我是個很挑剔的人,演員得顧妝髮等細節,如果同時演出和執導,那麼會我很忙。我也不想讓外人覺得我是在炫耀自己的能力,所以打定主意在幕後工作。」

狄龍在《我來自紐約》里,飾演一位備受敬佩、頗有威嚴卻又寵愛孫女的醫館師父。當年女兒為愛遠赴美國,他一氣之下甩了對方一巴掌,差點甩斷了父女情。回歸到現實生活中,狄龍坦言自己同樣不是位稱職的爸爸。「當年有孩子(譚俊彥)的階段,剛好是我事業上最巔峰的時期,所以很多時候,我都把教育和陪伴的責任交給了我太太(陶敏明)和岳母,我只是在孩子畢業時飛去加拿大出席他的畢業典禮。站在孩子的立場,他會覺得是我辜負了他、甚至是把他遺忘在國外。」

狄龍事後瞭解,即便在國外有親友幫忙照料孩子,也無法假手於人的責任。「尤其孩子生病或需要父母的時候,我都不在,這方面我是對他有所虧欠。」遺憾在所難免,可狄龍有感人世間的事從來都無法十全十美,因狄龍童年上到小學六年級后,就沒辦法再繼續讀書,只能靠自學,故十分在意後代的學習與品性。「我曾向孩子說,人情世故是學校沒教的,走出社會才是更大的學堂,『人』才是學習的對象。英文字要記好ABC=Alwaysbe Careful就行,單詞要懂得Humble、Modest、Responsible、Reliable和Reasonable就夠了。」此時,在一旁的宣萱和張爵西突然笑了,即佩服又覺得神奇地說:「每次聽狄龍大哥說話,都能讓我們學到很多。」

 

宣萱為愛走天涯 狄龍甩掉父女情
陳沁霖(左)與陳智深坦言一開始很怕導演張爵西,但相處后不約而同大讚:「她很溫柔,後來我們就不怕她了。」

 

把禮貌帶到片場

如今過著半退休的生活,狄龍儘可能事事都以家人為有先,錢包里還放著與妻子年輕時的合照,他來大馬出席電影宣傳活動,也有太太陪同左右。若是在家,狄龍說自己都在含飴弄孫。「小朋友很有靈性,一開始不熟悉的時候,孩子會拒絕你,但現在看到孫女,可以靠在我身上睡著,那感覺很好。」

狄龍對後代的疼愛,同樣表現在在同片的小演員陳沁霖、陳智深身上,不時幫不擅長面對媒體的兩人補充對話內容。陳沁霖說:「拍攝前我很怕導演,後來見到狄龍公公也怕他很兇。」狄龍挑眉問:「你有怕我嗎?我怎麼不覺得。」陳沁霖害羞地笑了笑,接著道:「後來見到宣萱媽媽也怕她,其實我就是見到誰就怕誰,因為一開始還不認識大家,很怕自己說錯話被罵。」

片中與狄龍也頗多對手戲的「家寶」陳智深也招認:「剛開始見到師父(狄龍)很怕。」狄龍拍拍他的手說:「其實你最怕的是哭戲哭不出來吧?」陳智深猛點頭,自爆為那場哭戲一直喝水補充「水分」準備哭。狄龍忍俊不住開玩笑:「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你還小沒經歷,等以後你女朋友走掉你就知道了。」

身為兩個孩子的媽,張爵西在片場拍起5個小演員是得心應手,「我對他們的嚴厲不在演戲方面,而是禮貌。我要求他們每天到片場時,要比任何人更大聲說『早安』,回去要跟每個人說『謝謝』。他們的父母把孩子交給我,如果我拍了一部要帶出正面訊息的戲,但孩子們拍完后沒學好,那是我的失敗。」

宣萱為愛走天涯 狄龍甩掉父女情

宣萱自嘆沒耐性 不敢生育

相較於狄龍和張爵西對孩子們很有一套,宣萱自嘆:「我覺得自己沒耐性,這也是我不想生小孩的原因之一。我應該不會當媽,也覺得自己不會是個稱職的媽媽。很多人說我想太多,但我看到身邊朋友們的狀態,發現生孩子不難,難的是後續的陪伴和教導。我的父母在我小時候也因為需要工作的關係,大部分時間是由工人照顧我,所以會更有感觸。」

宣萱的想法很理性,「我覺得世界變得很亂,孩子沒機會選擇,是父母決定了孩子來到這個社會。我的年紀也不小,倘若到差不多年紀時,我屁股拍一拍就離開這世界,往後的日子,就是孩子要去面對的事。如果我生了一個新生命來到世界上,我希望把對方培養成一個好孩子,但我又沒自信自己真的能做好。萬一我養了一個壞孩子,對這世界造成破壞(想像都搖頭),那還是算了。」

一旁的狄龍大哥又是點頭又是搖頭的,搭腔了起來。「的確,生而不養、不教是不行。可我覺得有機會去履行女人的天職,那感受是沒人能給你的完美。」除了這點,狄龍對於宣萱所說的另一點也有別番見解,「宣萱為人很黑白分明,我倒不是。我覺得『If all the good people will clever, all the clever people will good,the world will be more better.』人沒有絕對的好壞,要能是惡兼容,這世界才能平等舒服。」長者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刀子嘴豆腐心

電影的結尾,宣萱和狄龍把誤會解開,作為其中的扮演者,宣萱為之感動。「在真實生活裡面我也未必能如角色那樣開口說『愛或道歉』。」換言之,宣萱就是標準的刀子嘴豆腐心。見狀的狄龍狀作扼腕難過道:「唉,我弟弟又結了婚,不然像宣萱那麼心地善良又聰明的好女孩,我應該要立刻定下來不能走寶。」張爵西還舉手喊話:「我為我兒子訂下來了!我兒子可以幫忙下廚而且高大帥氣,我這家婆還可以幫宣萱看孩子。」頓時成了「國民媳婦」人選的宣萱大笑問:「怎麼你們忙著幫我徵婚啊?哈哈!」

source : http://tw.gigacircle.com/4315970-1

看看這個吧

《上癮》小鮮肉被爆姐弟戀 黏單親美女畫家熘狗

HDé«�æ¸�æ��人å ...

韓女團熱舞到一半「大走山」 網看傻:超尷尬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