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人工智能文藝復興運動,正橫掃全球!
20160310_56e0faef3677e

人工智能文藝復興運動,正橫掃全球!

人工智能文藝復興運動,正橫掃全球!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常寧

  像谷歌這樣的頂級技術公司,從來都不缺少話題,它的每一個創新和發明舉動都會引起世界各大媒體矚目。

  上個月,全世界的人都在關注AlphaGo人工智能打敗了歐洲圍棋冠軍樊麾,並且AlphaGo獲得了業內也包括媒體的最高讚譽。谷歌此次在人工智能上的力舉,將計算機的深度學習又推進了一個台階。而這個月,全世界的人又在繼續關注AlphaGo和世界圍棋冠軍李世石的巔峰對決。

  不過,也有許多人對此表現出了深深的擔憂。原本研究人員預測,人工智能要戰勝圍棋至少還要10年的時間,但是,在人們毫無心理準備的時候,谷歌的Alphago卻取得了突破性成績。

  然而,當人們都將目光放在Alphago身上或該項人工智能的技術本身時,有一個消息似乎被大家忽略了。但這個消息,足以表明,谷歌在人工智能上的深謀遠慮,也透露了這個搜索引擎王國的戰略規劃。

  谷歌搜索業務換帥,人工智能領域低調沉穩的領航者!

  2月17日,負責谷歌搜索業務的老兵阿密特•辛格爾(Amit Singhal)卸任了。谷歌此次並沒有提拔辛格爾的副手上位,而是讓另外一位低調的狠角色來接替辛格爾,他就是約翰·詹南德雷亞(John Giannandrea)。並且,谷歌將搜索部門和龐大的研究部門合併,自此之後,谷歌的心臟——整個搜索團隊,都將聽命於他。

  儘管較少人知道詹南德雷亞,但這位溫良恭謹的工程師,絕對不是新手。他先前在Netscape公司擔任首席技術官,這個階段是他成長的高峰期。在此之前,他曾在SiliconGraphics和General Magic公司效力。2010年,詹南德雷亞的公司MetawebTechnologies被谷歌收購,自此他加入谷歌,並歷經眾多艱巨任務。

  然而,在媒體報道中,我們很難聽到他的聲音,並且谷歌對這位新帥的信息也並未大肆渲染,相反,谷歌有意避免他接受媒體採訪,這給他增添了更多神秘感。

  媒體對他的前同事進行了訪談,從他們口中,我們尋覓到有關他個人風格的蛛絲馬跡。“他是一個技術夢想家。”“他總是處於前沿,每次跟他聊天都能讓人了解更多新事物,受益良多。”“對谷歌來說,詹南德雷亞的到來絕對是個好消息。”

  去年秋季,針對機器學習技術,他只在谷歌總部召開了一個小規模媒體分享會。他說話慢調斯文,但材料卻十分清晰且富有邏輯。他非常簡潔地介紹了機器學習對谷歌的重要性,然後就把舞台交給了助理人員。並且此次分享會,他提到了谷歌在人工智能上的進展,他說:“人工智能在谷歌的角色越來越重要,我們覺得真正重大的事情正在發生,這些變化將會是全新的、至關重要的。”

  谷歌的危機感,移動搜索發力人工智能

  被谷歌一起挖進來的還有傑弗里·辛頓(GeoffreyHinton)、彼得·諾米格(PeterNorvig)和雷·庫茲韋爾( RayKurzweil)。這三人被稱為計算機領域的最強大腦,他們的共同加入,讓谷歌的研究智囊團又增添了幾分光彩。

  詹南德雷亞雖然在技術方面不比上面這三位大拿,但他卻有能力帶領團隊,讓谷歌搜索技術變得更加智能。

  機器智能研究已成為谷歌的最核心,而這次人員變動正是進一步迎合了這一趨勢。在人工智能迅速發展的今天,對於谷歌創始人這些對人工智能無比痴迷的書獃子來說,引進人工智能高層次人才是毫不吝嗇的。

  同時,這也表明了谷歌在未來搜索上的戰略想法,那就是讓未來搜索增加更多人工智能的成分。比如增加語音搜索,另外,為了提升搜索結果的準確性,谷歌還將名為“神經網絡”的人工智能技術加入到搜索引擎中。這些業務正在詹南德雷亞的帶領下穩步推進。

  因為,谷歌未來必須在搜索服務上提升創新能力,而人工智能則是促使其創新的最大砝碼,這樣才能控制自己在搜索領域的強大地位。

  而在智能手機領域,人工智能對於谷歌來說也是至關重要的。谷歌在PC端的優勢自不用說,但是用戶在智能手機上更偏好用App而非Web,但在智能手機端谷歌並沒有佔主導地位。因此,將人工智能方面的業務拓展到智能手機上,便成為谷歌未來的重心工作之一。否則,這一市場將會很快被其他公司佔領。

  如今,詹南德雷亞正帶領團隊,研究如何推進移動設備上搜索技術。比如,他們致力於研究圖像識別技術,希望通過此技術直接提取用戶在移動設備上的行為,在不需要用戶明確搜索的前提下,獲得用戶可能的想法和信息。

  谷歌AI全布局,血液里流淌的都是人工智能!

  谷歌的人工智能布局,絕非上述提到的這麼簡單。除了媒體大量曝光和關注的人工智能外,在谷歌的基因里,已經到處流淌着人工智能的血液。它的核心業務不斷嵌入人工智能,而其他業務也不斷以人工智能為基礎進行拓展。

  1.深化發展機器學習

  機器學習是人工智能領域一個重要方面,簡單來講,它是一種讓計算機靠自己的能力去處理數據,而不需要被人為的編程。正是有了各種技術公司掌握的巨大語料庫數據,以及有了硬件設備的進步,機器學習這項科學才迅速地應用到現實世界。比如,它已經進入搜索領域。這也是谷歌搜索重視機器學習技術的所在。

  按照谷歌前員工透露的說法,在辛格爾在任的數年間,他不太情願將機器學習深化發展。不過,機器學習在谷歌還是慢慢前行。直到2010年穀歌收購了Metaweb公司,局面大大改觀。

  詹南德雷亞在Metaweb公司致力於“將相關事務自動連接”的技術,讓機器自己學習並發現不同事物、不同信息之間的關聯。這類似於我們所理解的語義網絡,與人工智能十分相關。

  2012年,谷歌正式發布“知識圖譜”,該技術讓谷歌搜索變得更加智能。比如,讓用戶迅速找到最想要的信息,給用戶提供更全面的摘要,讓搜索更有深度和廣度。在“知識圖譜”里,儲存着海量信息以幫助用戶儘可能快地通過搜索找到答案。

  而“知識圖譜”的基礎就是谷歌收購的Metaweb公司以及詹南德雷亞所從事的事情,所以說,詹南德雷亞將“知識圖譜”帶給了谷歌。

  2、人工智能算法RankBrain嚴陣以待

  詹南德雷亞加入谷歌后,開始負責展開人工智能業務,其中一個重要方面就包括人工智能算法RankBrain,這個算法是在谷歌核心基礎算法“蜂鳥”( Hummingbird)上添加的新算法。可以說,RankBrain是谷歌在機器學習方面的又一次深化。

  這個算法對谷歌來說意義重大並且十分關鍵。因為它決定在用戶的搜索頁面展示哪些結果,這些結果如何排序,並且可以試圖“猜測”或“聯想”用戶到底想查找什麼,而不是像以往那樣只根據輸入的詞語來輸出搜索結果。可謂“猜你所想,給你所需”。

  2015年,谷歌便正式推出RankBrain人工智能算法,它不僅給谷歌原有的搜索算法添磚加瓦,而且讓谷歌搜索引擎脫離了陳腐,讓數十年之久的搜索引擎在短時間內迅速優化和翻修。

  詹南德雷亞在那次小型媒體分享會上就表達了這個要點:不同語言的用戶在移動設備的搜索需求愈來愈強,而RankBrain則能滿足這些需求。而這也正是RankBrain在谷歌未來的搜索布局上,承擔的重任。

  3.加大深度學習系統的開發力度

  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又是機器學習的一個分支,目的是模擬人的大腦。通俗理解就是,讓機器建立起像人一樣進行分析和學習事物的神經網絡。

  2013年11月,谷歌向媒體公開它的“深度學習”系統。這款系統甚至讓谷歌工程師震驚,它對類似碎紙機等人類都很難辨認的物體有極高的識別率,這超出了他們預期。

  時隔兩年,2015年11月,發布了第二代深度學習系統TensorFlow,該系統被用於語音識別或照片識別等多項機器深度學習領域。對人工智能開發一項較為嚴密的谷歌,這次卻將TensorFlow完全開源,雖然令人意外,但也符合谷歌的氣質。

  同時,谷歌還開辦了名為“大腦訓練”的深度學習項目,意在培養深度學習方面的高端技術人才。

  4.將人工智能技術應用到各種產品

  除了在人工智能算法和系統上的布局,谷歌還把人工智能應用到它的各類型產品中。這其中包括我們已經熟知的AlphaGo人工智能系統、無人駕駛汽車、人工智能手術機器人、人工智能攝像頭、人工智能回復郵件、Google Search緩解交通擁堵等等。當然還包括,谷歌最新推出的備受矚目的Atlas機器人。

  我們能感受到的是,谷歌不斷拓寬其人工智能的覆蓋領域,從未鬆懈地拉着人工智能這駕馬車拚命往前走。

  人工智能式的文藝復興運動已經激烈打響

  人工智能領域正上演着文藝復興式的革命運動,而在這場運動中,谷歌無疑是一隻領頭羊,然而在它的身後卻有野心勃勃的對手正虎視眈眈。

  1.Facebook勢頭猛進

  在谷歌人工智能Alphago取得圍棋顯著性成績時,Facebook似乎表現的十分緊張。不僅在谷歌發表研究論文前一天更新自己公司在人工智能領域的成果,而且在媒體鋪天蓋地為AlphaGo大唱讚歌之後,扎爾伯格異於尋常地在自己的Facebook主頁談有關人工智能的東西,並且也表達了對自己人工智能團隊的讚譽。

  相比於谷歌這樣一個有更長歷史的頂級互聯網公司,年輕的Facebook在人工智能上的戰略布局顯然沒有谷歌那麼深入。不過,扎爾伯格對人工智能的痴迷和重視度也不遜於谷歌的那些創始人們。他說自己跟人工智能團隊坐的很近,並且十分讚賞研究員田淵棟在人工智能上做出的努力和成績。

  田淵棟在知乎上非常詳細地談到谷歌AlphaGo在圍棋上的戰績,田的態度十分謙遜誠懇。他坦言,谷歌用20人的團隊去研究AlphaGo,並且花了數年的時間,而他們只有2個人花了半年時間去做圍棋的人工智能系統,因此他們和谷歌之間有差距也能理解。

  除此之外,Facebook在人工智能其他方面也緊追谷歌不放。

  比如,共享了一些用於深度學習開源工具torch上的重要模塊,這讓研究人員在開發大規模神經網絡時所用的時間更短,這一舉動對推進人工智能的深度學習有重要作用。

  最近,Facebook又開源了名叫Big Sur的人工智能平台,它可以運行最新的人工智能算法,大大加快Facebook的運行速度。這次開源,被媒體認為是比谷歌更大膽的行為,也為將來硬件平台的普及而謀局。

  另外,Facebook也通過收購的方式深度開發多種人工智能系統。並且,其中一種人工智能在語義分析方面有不小成就。通過機器對用戶內容的深度理解,Facebook就會讓自己的推薦更加精準和有意義。這一點跟谷歌希望搜索能夠更加精準、更加“懂”用戶上是異曲同工的。

  和谷歌類似,Facebook還建立了人工智能研究實驗室,以培養和挖掘人工智能領域的人才庫。

  總之,Facebook在人工智能上的反應十分迅速,並且行動力十足。如果把谷歌看成是一名謹慎、踏實、穩重前行的長者,那麼Facebook更像是一個朝氣十足、有爆發力、無所畏懼的少年。我們從扎克伯格身上就能感受到這一點。

  小扎說,2016年自己的個人挑戰是創建一個簡單的人工智能管家,以打點他的個人生活和家庭事務,就像“鋼鐵俠”裡面的管家一樣。

  2. 這場運動中,群雄逐鹿,無人甘心落後!

  然而,對於谷歌來說,在人工智能領域的強勁對手不只Facebook一個。蘋果、微軟、亞馬遜,甚至雅虎,都在這次文藝復興運動中搶佔自己在人工智能領域的話語權。

  蘋果、微軟、亞馬遜等這樣的巨頭公司,在人工智能領域的動作自不必多說,基本上已被媒體廣泛報道,我們對此也比較熟知。但令人意外的是,就在剛剛過去的2月25號,雅虎跟隨谷歌、Facebook和微軟的腳步,開源了它的人工智能搜索引擎CaffeOnSpark。

  對於雅虎的新消息,連線網站給出的標題意味深長:“不要笑,雅虎的開源人工智能有秘密武器!”

  連線的標題或許倒出了業界的心聲,淡出媒體視線許久的雅虎似乎已不再屬於我們心目中的一線行列。然而,就是這樣的雅虎也在人工智能領域有了新動作。它無聲無息地在慢慢發展開源平台Hadhoop(一個分佈式系統基礎架構),這個平台被Facebook、Twitter以及眾多其他互聯網公司廣泛使用。

  CaffeOnSpark是一個基於深度學習的人工智能系統。根據其名字就可以知道,它將比較流行的深度學習架構Caffe和前景大好的Spark架構結合起來。而Spark正是運行在頗受歡迎的Hadhoop數據平台上。

  通過CaffeOnSpark,雅虎可以優化Flickr上的搜索結果。不需要用戶在Flickr上傳圖片的文字描述或關鍵字,該系統就能讓計算機識別出一張照片的確切特徵,比如照片有哪些特定的顏色,某些物體有哪些特徵,照片中出現的是什麼動物,等等。CaffeOnSpark的優勢在於,它有Flickr海量的用戶照片數據庫,這是天然的人工智能深度學習和訓練庫。

  如今,谷歌開源了深度學習平台TensorFlow,微軟開源了類似的平台CNTK,Facebook共享了人工智能硬件平台,國內的百度也將其深度學習訓練軟件公佈於眾。雅虎也奮力一搏了!

  不得不承認,這場聲勢浩蕩的人工智能運動正在橫掃全球。每一個參與進來或即將參與進來的公司,都對人工智能懷抱着美麗夢想。

人工智能文藝復興運動,正橫掃全球!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20160413_570dcdddbebff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 ...

9iNe-fxrcizu4067037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蘋果新大樓以古希臘“時光女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