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蘋果與FBI對抗升級:硅谷巨頭為何馳援蘋果
20160314_56e65cfe44e44

蘋果與FBI對抗升級:硅谷巨頭為何馳援蘋果

蘋果與FBI對抗升級:硅谷巨頭為何馳援蘋果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王新喜

日前,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要求蘋果協助破解恐怖分子iPhone的密碼事件的糾紛中,這場關於國家安全和個人私隱的爭議正在升級。日前美國國會眾議院甚至還舉行了聽證會。奧巴馬也罕見的基於這場糾紛表態:“如果我們的科技可以製造出完全無法進入的裝置,沒有鑰匙也沒有後門,那我們怎麼去逮捕兒童色情圖片的罪犯?怎麼去破解恐怖分子的陰謀?”如今,美國司法部日前表示,蘋果公司故意提高了技術門檻,阻止執法人員破解iPhone。佛羅里達州波爾克郡警長格拉迪·賈德(Grady Judd)更是憤怒的表示,如果有機會,那麼將逮捕蘋果CEO蒂姆·庫克(Tim Cook)。

日前,蘋果遭受的壓力已經越來越大,硅谷一眾科技公司更是將蘋果與FBI的對抗當成了自己的事兒,紛紛向加州地方法院遞交支持蘋果的聯合簡報。比如Twitter聯合Airbnb、Square以及eBay、AT&T和英特爾也分別遞交了各自對蘋果表示支持的簡報聲明;Salesforce、甲骨文、IBM和Autodesk的商業軟件聯盟也呈交了支持蘋果的簡報。Mozilla則正在聯合谷歌、Nest Labs、Facebook、WhatsApp、Evernote以及Snapchat等公司,擬趕在最後截止時間前遞交一份聯合聲明。雲存儲技術公司Box也表示會加入一個由大型科技公司組成的聯盟,以為蘋果進行聲援。另外,蘋果的死對頭三星都已經加入陣營馳援蘋果。這次facebook也表現的尤為熱心。積極關注事態的進展,並強烈支持蘋果。扎克伯格表示, “我們支持加密,這是一項重要工具。” 谷歌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在推特上連發5條帖子,力挺蘋果公司。

硅谷巨頭如此高調的馳援蘋果,將蘋果與FBI之間的死磕當成了自己的家事,是基於什麼樣的原因?

科技巨頭的商業模式幾乎都是建立在佔有用戶隱私的基礎之上

硅谷巨頭紛紛馳援蘋果,這些科技公司首要目的是試圖消除市場對“它們參與大量機密美國監視項目”的擔憂,這種擔憂是緣於無論是谷歌、蘋果還是facebook,它們生存的根基都是基於用戶增長與忠誠度的基礎上、你擁有多少活躍用戶、你的用戶轉化率、存留率與用戶佔有時長是多少等等,從某種程度上說,互聯網巨頭的商業模式都是基於對用戶隱私的佔有的基礎上。

硅谷科技巨頭的盈利模式說白了就是利用其龐大的數據對用戶的各種個人信息進行數據分析和數據挖掘,對這些用戶的數據進行專業化處理,實現廣告投放盈利或者增長服務盈利,或者應用到各種產品的功能服務上,無論是Facebook還是谷歌,目前的主要盈利模式都在不斷優化的精準匹配用戶興趣與需求的廣告投放戰略,這都是建立完整的用戶數據與隱私圖譜的基礎之上。以谷歌為例,谷歌的搜索、Gmail、地圖、谷歌錢包、Android、YouTube、虛擬現實、無線寬帶等互聯網業務遍布全球。這些業務織造的網絡足以清楚的知道任何用戶身在何處,和誰一起,興趣愛好、好友情況、收入狀況、家庭住址乃至生活習慣等方方面面的諸多重大的隱私信息。更有業內人士指出,未來的創新將可能是三分技術、七分數據。例如谷歌在人工智能技術方面,也需要大量數據去系統性構建複雜的數學模型。但在數據當中,無疑都包含着用戶隱私類數據,用戶隱私關係著科技巨頭盈利模式的根基性問題。

不作惡是硅谷科技巨頭的共同價值觀  也是民眾對其底線的道德律令

我們知道,這次facebook、谷歌、twitter等這些硅谷互聯網巨頭表現的尤為熱心。而在此之前,這些企業之間或多或少存在着明爭暗鬥的競爭關係,在反抗FBI的問題上,它們表現出來的理念卻出奇的一致。這或多或少的體現的出它們相同的價值觀,即不作惡。這種價值觀在某種意義上說,也是民眾與用戶對這些科技巨頭底線的一種道德律令,而FBI對iPhone提出解鎖的要求顯然是對科技巨頭的隱私、安全和透明造成的極大威脅。一旦此例一開,後續Facebook與谷歌等巨頭也將難以獨善其身。它們之間是一損俱損的關係。FBI的行為則在削弱它們的根基性的價值觀——隱私、安全和透明、不作惡造威脅。

從某種程度上說,以谷歌為首的互聯網巨頭過於將自身的形象放在神壇上,這讓它們的神經變得敏感而脆弱,也非常危險,一旦用戶的信任崩塌,其建立在用戶基數上的商業模式也岌岌可危。李開復曾經說:Google最大的挑戰是它有最容易作惡的最大、最有價值的數據,卻有絕不作惡的承諾。它能夠束縛自己的手腳,不被大數據誘惑嗎?

事實上,被大數據誘惑倒是好克制,而在政府的公權力面前,科技巨頭本身有時候卻是身不由已,如果給政府開後門的案例一開,由於它把不作惡理想把自己放上了神壇,並已經成為其品牌本身的一道標籤,它會被攻擊的更嚴重的,Google會被認為是違背了自身不作惡的承諾與公眾對其劃定的底線與價值觀。

谷歌顯然也會想到在將來,Android系統、谷歌搜索、谷歌地圖與youtube等關乎其盈利的核心產品也會被要求監控。它們的想法一致,如果法令強行執行解鎖手機將會創建一個判決先例,擴大政府的權利,將會對用戶隱私造成潛在威脅,科技巨頭更拿不出拒絕其他國家政府要求配合提供數據與監控的理由。

硅谷科技巨頭的隱私安全形象已遭遇到衝擊

某種程度上,谷歌facebook們在用戶信任上遭受到的最大衝擊,就是2013年的稜鏡門事件。這一年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合約商的僱員斯諾登曝光了稜鏡門事件,即美國國家安全局持續施壓諸多互聯網公司提供用戶通訊信息,被指控捲入其中的互聯網公司包括谷歌、蘋果、雅虎、微軟、Facebook。但這些互聯網公司隨後均聲明並不知情稜鏡門項目,谷歌、微軟等公司甚至還起訴聯邦政府。但事實上,經過稜鏡門事件之後,科技巨頭的隱私安全形象已經遭遇到衝擊,整個硅谷科技公司的聲譽多少都遭受了負面影響,用戶從對科技巨頭完全信任的態度轉變為半信半疑,他們開始質疑這些科技巨頭究竟是如何使用它們的個人信息與數據。有一項數據調查顯示,僅有23%的用戶是相信Facebook的能確保個人隱私安全。科技巨頭遭此一役,其安全與隱私保護的形象正在有待重塑。

而稜鏡門事件讓許多國家對於硅谷科技巨頭的擔憂與防備心理也越來越強。比如印度政府已經開始要求全國各地官員使用國家信息中心提供的信息服務,禁止官方通信使用總部設在美國的電子郵件服務,如Gmail和雅虎郵箱等等。在中國市場,諸多政府和國有企業的放棄了思科的採購大單;俄羅斯開始要求在俄羅斯提供互聯網服務的公司,必須在俄羅斯境內的服務器上保存用戶數據。德國在政府部門的電腦中,開始採用本國的操作系統軟件。歐洲甚至已經廢除了歐美數據交換的《安全港協議》。

力求抱團展示態度:抗拒歐洲其他民主國家施加的壓力

另外,歐洲政府也不相信硅谷能夠保證隱私信息不落入美國政府之手,他們對美國科技公司也開始不信任。英國正在考慮對監控立法作出調整,去年新議案遭遇外界批評,原因就是它沒有澄清外國企業是否會被要求提供加密信息的訪問權限,英國顯然也是想對硅谷巨頭的加密信息進行訪問確定法律依據。最棘手的是,在歐洲的政治文化與美國類似,執法部門也普遍會依靠私有領域的合作來獲取調查數據,加之西歐面臨的反恐形勢則可能讓當地政府要求硅谷巨頭提供數據的要求越來越強烈,蘋果若向美國政府提供數據,硅谷互聯網巨頭或許很難抗拒歐洲其他民主國家施加的壓力。

可以說稜鏡門事件發生之後,硅谷科技巨頭的隱私安全形象已經遭遇到衝擊,無論在個人層面,或者政府層面,均設立屏障採取一種不信任的態度,硅谷要重塑正義形象,無疑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它更需要一次大事件來體現其對個人隱私保護的堅定決心以及對本國政府決不妥協的堅定立場來讓用戶信任重回上升軌道。因為一旦蘋果為FBI開後門,那麼在其他國家,蘋果沒有理由拒絕任何一個國家政府要求監控的訴求。那麼蘋果的遭遇自然也會波及到其他互聯網巨頭身上,對它們而言,用戶不信任會極大的波及其核心業務與用戶增長以及穩定性。這也算一次科技巨頭抱團展示態度,防患於未然,同時以這樣的態度去抗拒歐洲其他民主國家未來可能施加的壓力。

緩解硅穀日益加重的矛盾衝突

在外界的印象中,硅谷的神奇之處是,它吸引全球最優秀的技術人才來到這裡,誕生了微軟、蘋果、谷歌、facebook這樣市值數千億美元的全球科技巨頭,湧現了喬布斯、拉里·佩吉、比爾蓋茨、扎克伯格、卡拉尼克、艾隆馬斯克等數代科技傳奇人物。但事實上,互聯網科技新貴在不斷崛起的同時,但矛盾與貧富懸殊在這裡也表現的尤為強烈。

但隨着硅谷越來越多的巨頭誕生,科技新貴收入水平與當地普通民眾的收入形成了巨大的懸殊。有調查數據顯示出,硅谷科技行業的平均收入處在全美最高水平,遠遠超過非科技行業人員收入,是舊金山中低收入人群的數倍。這種貧富差距也往往導致硅谷許多普通民眾對科技新貴的敵視。這種敵視也與當地人的利益與生存相關,因為高收入群體的快速增長不僅抬高了當地的生活與消費水平與成本,許多普通民眾甚至原住民由於收入跟不上當地科技新貴只能黯然離開,這導致在過去數年,舊金山地區針對高科技公司的遊行活動不斷增加,參加的隊伍人數和社會團隊也在不斷擴大,抗議的矛頭直指那些科技公司。

科技新貴的揮霍與推動寬鬆的移民政策的立場,一向得不到硅谷當地普通民眾的支撐,而唯有確保用戶隱私政策獲得了當地多數普通民眾的支持。前面提到,諸如Google和Facebook這些大公司,其本身的業務模式也都是基於用戶隱私數據的推動,而西方用戶向來有注重個人隱私的傳統,這是科技公司開展商業營收的底線,科技公司和用戶間的信任關係是整個業務的核心,而硅谷科技公司也急需樹立一種站在硅谷普通民眾的立場來弱化本已激化的本地的矛盾衝突。在所有被調查的組織機構中,受訪者最信任美國社會安全管理局,但亞馬遜和蘋果的得分都要超過美國國稅局。

硅谷巨頭其實怕的不是偶發性的政府部門的突襲,而是蓄謀已久的計劃

美國FBI的立場卻也在讓它們解決社會問題即反恐與維穩,並試着讓其成為美國綜合國力的一部分,擴展其國家安全防線與獲取維穩與監控所需的技術與政策籌碼。但科技巨頭必然需要考慮到未來的世界,用戶安全與隱私對他們業務發展的重要性,隨着VR、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新科技迅猛發展……基於互聯網的大數據,智能設備將會進一步解放人類,使得它們可以模擬人腦進深度學習,這關於科技的未來,也關乎用戶的數據隱私安全與人身安全。蘋果的主要鬥爭對象是FBI,最終結果將決定其面臨的國際國內形勢的複雜程度,硅谷巨頭其實怕的不是偶發性政府部門要求開放後門的突襲,怕的是蓄謀已久的計劃以及後續的接二連三的連續大招,試圖瞬間摧毀其心理防線,比如說據外媒報道,由於 Facebook 表示將加強WhatsApp 的加密技術,也已經被美國政府機構盯上了。所以從這個意義上看,它們是一根繩上的螞蚱,抱團反擊,形成合力,或是他們最好的選擇。

作者:王新喜    本文首發百度百家,未經許可謝絕轉載,我的微信公眾號:熱點微評(redianweiping)

蘋果與FBI對抗升級:硅谷巨頭為何馳援蘋果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20160413_570dcdddbebff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 ...

9iNe-fxrcizu4067037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蘋果新大樓以古希臘“時光女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