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阿爾法完勝,我們會迎來人工智能律師嗎

阿爾法完勝,我們會迎來人工智能律師嗎

阿爾法完勝,我們會迎來人工智能律師嗎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林華

人類按自己的需要統治和決定着世界,然而萬物靈長的自信終於被自己的造物所挑戰。當AlphaGo狗第三次無可挑剔的擊敗李世石,不會有人質疑勝負的偶然也找不到臨場發揮的借口。其實不需要證明柯潔和韓國棋手之間誰下的更好,只要李世石能代表一流棋手,阿爾法狗的完勝就足以給人類重重敲響警鐘。我們都知道人工智能遲早趕上人類,只是不願意也沒有料到超越來的怎麼快,以致還來不及做好防止下一步就被顛覆的準備。

理論上凡可量化的領域人工智能都必然超過人類,但圍棋是如此複雜和難以量化以致兩千多年來絕頂棋手更多用參悟而不是計算來解讀圍棋的最高境界。阿爾法這隻不聽話的狗,雖然會下圍棋但估計文化程度還是文盲,就一把把人類推到陰溝。一切來得如此之快,以致用谷歌和李世石串通的陰謀論都難以撫慰人類受傷的心。

部分智者當然可以用程序再聰明也是人類工具來繼續自我安慰。我們知道人類不需要擔心馬跑的比人快、計算器算的比人類准,但是不論是馬還是計算器都只能在力量和計算這樣的單項上超過人類。人類可以慷慨的承認在這些方面落後——結果無非等於承認馬和計算器是上等工具。然而阿爾法狗挑戰的是人類引以為主宰世界的根本——智力。之所以人類能笑傲世界,從不懷疑自己是億萬生靈中當然的上帝選民,從來就不是倚仗身高、速度、力量、計算,而是高高在上的智力。當智力王冠從人類手中失去,人類維持自負卻從哪裡找回自信?

人類優越論也許還沒有到山窮水盡,圍棋規則雖然高深但畢竟仍然屬於計算範疇,至少在短期內人工智能並不能全面超過人類。很多人說深度學習技術可以使程序在幾年裡發展到可以寫小說的地步。但是不論寫劇本還是畫油畫,程序都是在大數據積累的基礎上提供最優解而已。當下經過文學作品數據庫訓化的程序已經可以寫出似是而非的朦朧詩,但所謂程序寫作實質不過是對積累作品的模擬。程序並無法理解和欣賞美,所有寫作都是為了完成指令而不是自發表達。沒有情感也不懂得憂傷,人工智能再美的作品也只是騙局,寫得再像納蘭傷心詞也只是裝病的呻吟。

在圍棋上戰勝人類只是人工智能理解人類世界的開端。棋類是規則世界,而真實的世界更多是非規則的。正由於現實世界和理論世界的差異,規則主義的學者常常在實幹中被批評百無一用是書生,人工智能和真實世界之間的差距更遠。社會是由形形色色、彼此之間你的世界我不懂的人組成,社會事件則可能是真相也可能是假象也可能是部分真相部分假象,這些也都不在棋類謀略之中。

阿爾法狗剛拿下今天的第三盤,微信上就有預言十年內人工智能將取代大多數律師、法官和檢察官的工作。這個問題的有趣之處在於即便是法律這樣一個傳統被歸為規則主義的世界,其實卻是非線性的。法律實踐遠不止法律理論和法律條文,還包含難以預測的人性。就像婚姻法連同相關司法解釋不過數百條,但婚姻案中最基本的“感情破裂”就包含了現今人工智能根本不能理解的複雜性。

法律規則和法律規則之間、法律規則和法律原則之間,甚至法律原則與法律原則之間都可能存在衝突,在矛盾之間進行選擇的能力我們謂之法律藝術。比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和保護弱者兩項原則就是相互矛盾的,這兩項原則的適用就需要根據個案情況具體選擇。即使單個法律原則也可能存在很大的模糊性,比如民法中的公序良俗和知識產權法中的合理使用就常常被專家爭到面紅耳赤。

舉一個實例來挑戰人工智能。最高人民法院《關於當前經濟形勢下知識產權審判服務大局若干問題的意見》規定:…“要從我國國情出發,根據我國科技發展階段和產業知識產權政策,依法確定合理的專利司法保護範圍和強度,既要使企業具有投資創新的動力,使個人具有創造熱情,使社會富有創造活力,又不能使專利權成為阻礙技術進步、不正當打擊競爭對手的工具;既能夠充分調動、配置全社會的資本和技術資源,又能夠加速技術信息的傳播和利用。要正確適用專利侵權判定原則和方法,進一步總結審判經驗,完善權利要求解釋規則和侵權對比判定標準”。以上規定中“我國國情”、“既要使…又不能”、“既能夠,又能夠”,以及我國司法政策中常見的顧全大局等之精妙程度,都達到可意會而不可言傳。再舉一例,憲法作為最高法能否實施?如何理解我國憲法規定的言論和出版等自由?可以驕傲的說這些題目不用說阿爾法狗,連谷歌也理解不了。

人工智能無法挑戰法律實踐的另一個理由是,人工智能儘管可以觸摸智慧,卻不能度量愚蠢。法律調整的客體是人與人的關係,而人在很多情況下是非理性動物。人工智能理解理性規則容易,理解非理性就非其所能。牛頓在300年前就抱怨自己能夠測量天體卻不能計算人性瘋狂,愛因斯坦那句”Only two things are infinite, the universe and human stupidity”(唯人之愚蠢能和宇宙同壽)說的差不多是同一個意思。其實我很難想象人工智能在人類問題上會不會陷入邏輯崩潰。阿西莫夫著名的機器人三定律第一條規定,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當人工智能發現連人類自己也在有限的人類歷史中對同類無限傷害,如何理解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呢?而面對不講邏輯又算不過機器的人類,人工智能又為什麼要無條件服從呢?

最後說說我的個人感覺。人工智能挑戰人類必定會帶來人類作為世界唯一統治者地位終結的風險。但自負又缺乏理性的人類隨心所欲控制世界,已經讓人類自己陷入危機。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人類培育出挑戰人類的人工智能,未嘗不是在失去自我控制能力情況下由外部力量平衡人類的自大和膨脹野心的機會。不論喜歡或不喜歡,阿爾法來了。

阿爾法完勝,我們會迎來人工智能律師嗎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蘋果新大樓以古希臘“時光女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