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女人在愛情中別做這5個“白日夢”
U6741P8DT20130620140414

女人在愛情中別做這5個“白日夢”



  導語:女人必須要破滅的五個夢,其中之一就是“我會是他的最後一個女人”。“破滅”雖然聽起來殘酷了點,但細細讀來還是不無幾分道理。愛情雖是兩個人的事,但幸與不幸、愛與不愛卻全然可以自己把握。

女人在愛情中別做這5個“白日夢”女人在愛情中別做這5個“白日夢”

  必須破滅的夢之一:愛情是命中注定的緣分

  齊秦曾經很誠懇地談起姐姐齊豫,認為她的才華遠遠高出自己。可就是這樣一個聰慧的女子,感情路上卻始終孤獨。電視採訪中的她,談到感情問題時,抱着肩微微一笑:“愛情可能要一輩子等下去了!”

  等下去吧,總會有一個百分之百完美的戀人,手拿紅玫瑰,站在命運的轉折處等待着。於是,我們的眼光不自覺地變 得挑剔:甲抽煙太厲害,沒有風度;乙走路有些外八字,有礙觀瞻;丙相貌事業皆優,只是木訥不解風情……些微缺點,也會成為對方出局的理由。

  我們不遺憾,因為我們堅信,就在不遠的將來,必會碰上我們的Mr.Right。也許真能遇上一個完美的男人–只可惜對方往往心裡又有了另一個人。於是我們暗自想,只有他是最適合我的,這是命中注定的,只要等下去,一定會有結果。

  可是年華不等人。等到眼角生出了魚尾紋,等到不再有男子對自己獻殷勤,這時候才開始有悔意:當初挑剔不入眼的甲乙丙,原來都是百分之七十,百分之八十,甚至百分之九十的戀人。再回過頭來看那句話,呀,原來不過是說最好能在合適的時機碰到合適的人,若碰不到,退而求其次也好。

  可惜,很多女人,就是堅守了“命中注定的緣分”,打死也不願求其次–九十年代初,連續劇《東京愛情故事》風靡全中國的時候,大家都心疼樂觀單純、苦戀完治,最終以孤獨收場的赤名莉香。我們痛恨她愛的男人如此不懂風情,居然選擇了另一個虛偽的女人,讓可愛的她痛苦一輩子。可是愛情本來就沒有道理,莉香眼中的他固然是百分百,可他心中的百分百,卻只是另一個女人。莉香的執着感動我們為她落淚,可是,受傷的卻是她自己。

  換個眼光換個視角,其實離開后的時間裡,她身邊不乏青年才俊,超過百分之七十的,就能過得其樂融融。像齊豫那樣的女人,或許還有才華和書籍來填充時日。可平凡的你我,又該怎樣去面對白髮蒼蒼時一室的冷清?其實婚姻到了後來,已無關乎愛情。兩個人在寒冷的冬日齊心協力裹一床被子,已是至大的幸福。“命中注定的緣分”,說到底,必須得找到了,才真正是屬於你的。

  必須破滅的夢之二:他愛上的是你的內在,而非你的外表

  儘管化妝品已經有了化腐朽為神奇的妙用,漂亮女人畢竟還是少數。對於相貌平平的普通女人來說,最富誘惑力的夢莫過於:他愛上的是你的內在,而非你的外表。

  沒有哪個故事比《簡·愛》更讓女人心潮澎湃了,因為,是一個長相平平的女人,而不是一個美女,成為了女主角,並獲得男人最深摯的愛。

  簡·愛相貌尋常,但卻內心豐富,自尊倔強。她做家庭教師期間,暗暗愛上了男主人羅切斯特先生。沒想到的是,她的內在美,竟然早就深深地吸引住了對方。哪一個女人年輕時,不曾暗暗記誦那蕩氣迴腸的宣言:“你以為我窮,不好看,就沒有感情?……我們的精神是同等的!就如同我跟你經過墳墓,將同樣地站在上帝面前……”

  令人震撼的愛情故事讓我們相信,那些真正有思想有品位的男人,會眼光獨到地拋卻外在的一切,只為了我們的內在而愛上我們。事實果真如此?簡·愛最終與羅切斯特廝守時,他已失去了財產,雙眼再也看不見美醜。否則,誰能保證他不會再一時情迷,跟另一個美艷的英格拉姆小姐生個孩子呢?

  書念得比較多的女人,最容易高估內在美對男人的魅力,我的二表姐就是其中之一。二表姐是政法大學碩士畢業生,執業律師,精明能幹。上大學期間即使在政法大學寥寥的幾個女生當中,她的相貌都處於中等偏下水準。但這並不能磨滅她的自信。她鄙視那些被男人圍着轉的“有胸無腦”的漂亮女人,確信她們徒有美貌卻沒有靈魂。確實,她的內心再豐富沒有了,可事實卻令她臉色慘白。

  她曾經有一個各方面都很出色的男同學,彼此很談得來,但一直沒有進入實質的戀愛。他愛她嗎?至少在好幾年裡她都認為是的。但在漫長的若即若離的相處之後,男同學出其不意地娶了一個比他年輕7歲的小美女。面對她的失落,他不無遺憾地表示:“你是我的紅顏知己,我們會是一生的朋友。”紅顏知己?這是對二表姐莫大的諷刺。她終於明白,為什麼英雄愛美女的佳話俯拾即是,諸葛亮娶丑妻之舉千百年來卻只此一例。

  在大多數男人的眼裡,醜女是不配有愛情的–校園裡懵懂無知的小男生,也懂得肆意取笑相貌稍遜的女同學:“恐龍”。你可以說男人虛榮膚淺,但面對尷尬的現實我們不得不承認,在男人眼裡,原始慾望始終大於精神上的欣賞,在關係傳宗接代的擇偶問題上,漂亮的女子總是佔便宜。假如真的有一天,一位男士宣告他愛上了你的內在,也許你該看清楚的,是他的內在。

  必須破滅的夢之三:沒有他,我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

  報紙上的社會新聞版,不出三天一定會有某女爬上大樓樓頂要自殺的消息。眾人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救她下來,聽到的往往是這樣一句話:他不要我了,沒有他,我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

  前不久是林青霞的五十歲生日,許多媒體都為她做了一個五十歲生日的專題。如今的林青霞,什麼都有了,還依然美麗着。大家都知道,她嫁的人不是那個糾葛了痴纏了十八年的言情小生秦漢,但是她很幸福。

  於是不得不想起另一個女人–已經在這世上消失了很久的翁美齡。看過1983年版《射鵰英雄傳》的人肯定不會忘記她,那個嬌俏得無可取代的黃蓉。但就在事業上剛剛嶄露頭角的時候,她卻為情自殺了。覺得不值嗎?覺得愚蠢嗎?平心靜氣的時候你可以這麼想。

  可是,你真的沒有過類似的念頭?失戀以後,一個人躺在床上,是不是也想過:讓我睡過去,永遠不要醒來就好了?這個噩夢,大多數人最後能夠掙脫出來;另外一部分人,卻終被夢魘,最後成為血淋淋的犧牲者。犧牲者拋下世間一切,無可補救,再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可怕的是,活下來的那些人,往往自殘自虐,自暴自棄,最輕微的,也要自怨自艾,在女人最好的年齡里,把自己弄得不成人形:要麼像祥林嫂一樣到處宣告自己是怨婦棄婦;要麼整日陰沉沉的,把臉上寫滿曾經的滄桑。這樣,有意思么?到老了,活明白了,回憶起那時候來,怕只剩下慚愧和悔恨了吧?

  翁美齡自殺將近二十年後的今天,我在一部二流片子里看到湯鎮業–那個據說讓翁美齡為之自殺的男人。當我向年輕女孩說起那段往事時,十六歲的她驚訝地叫起來:“啊?就為了這個豬頭老男人?”一句話令我心頭惻然。湯鎮業年輕時自然也是翩翩佳公子,否則翁美齡絕對不會愛他到離不開的地步。可是,如果,翁美齡能夠看到今時今日的湯鎮業,我相信,她不會自殺的。也許她不會那麼刻薄,說發了福的湯鎮業是豬頭老男人,但是,她會發現,他只不過是個普通的男人,而自己當初竟然為了不能和他在一起就去死。

  愛戀中的你,是不是也覺得你愛着的男人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男人,非他不可,非他不行?他是獨一無二的,沒有他,你的生活一團漆黑?其實,那是因為他身上有光芒,這光芒迷惑了你的眼睛。但那不是他自己的光芒,而是愛情的光芒。

  愛情的光芒讓一個普通人顯得與眾不同,而普通人才是他的真面目。相信我,如果你覺得離開一個人活不下去的時候,你只需要等待一些時間。短則三五個月,長也不過三五年,愛情的光芒一定會從他身上褪去,那時你便發現,他其實也不過只是個男人,好的話也不過只是個還不錯的普通男人,若不好的話,你會在他身上發現讓你後悔得腸子也青了的缺點,這就是時間的力量。這個世界上,沒有誰離開誰活不下去,除非他是給你提供水、空氣、陽光和食物的上帝。

  所以,千萬不要相信“沒有你我活不下去”的傻話,熱戀的時候說說也就罷了,千萬別當真。

  必須破滅的夢之四:我會是他的最後一個女人

  頓頓鮑魚魚翅的男人,必定格外珍惜清粥小菜,所以,儘管他風流成性,儘管他花名在外,你也不能停止對他的幻想:我會是他的最後一個女人。

  澳門一個有名的富豪,在一夫一妻制的今天,堂而皇之地娶進一房又一房妻妾。記者採訪他的第四位妻子時,那個原籍廣東擅長跳舞的漂亮女人自信滿滿地說:“我會是他的最後一個女人。”

  也許你不那麼漂亮,你愛上的男人也不那麼富有,但你對他何嘗沒有同樣的幻想?我會是他的最後一個女人。最後一個,最值得珍惜。不管他之前有多少經歷,只要遇到你,統統都成了樂曲的前奏。只有你才是他最適合的結局。

  你也許不夠美艷不夠嫵媚,但是你自有獨特的地方,譬如善良,譬如才華,讓他深深折服,非你不可。

  張愛玲就是滿腹才華的女人,愛上了風流才子胡蘭成。在他們相愛前,胡蘭成已經做過另外三位女子的丈夫,在外人眼裡,並不是一個可靠的男人,但一向精明世故的張愛玲是陷進去了。兩人訂下婚約,張愛玲懷着珍重的心情,送給他一句話:“但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怎樣才算“安穩”和“靜好”?張愛玲沒有明說,然而,靜好安穩的世界里,是絕對不可能有外人的。說到底,張愛玲希望的,正是成為胡成的最後一個女人。但,張愛玲的才華橫溢,沒能阻止胡蘭成很快和青春朝氣的護士小周舉行結婚儀式;而護士小周的青春朝氣,也不能阻止胡蘭成向成熟嫵媚的范秀美靠攏……

  對一個風流的男人來說,誰也不會成為他的最後一個女人。無論他說得有多好聽,他不會和你一樣,視彼此為生命中的唯一。你只是他生命中的“之一”,可輕可重,或者,無足輕重。對於四房的自信放言,富豪早已癱瘓在床的原配嗤之以鼻:“誰也不會是他的最後一個女人。”經歷二房、三房到四房對家庭的入侵,這位元配,想必早已心如明鏡。你是真心珍惜你的感情,就永遠不要幻想,一個有了妻子卻還在尋找愛情的男人,或者一個四處留情的男人,會真心地愛上你,讓你成為他的最後一個。

  必須破滅的夢之五:愛他就要為他無條件地付出一切

  從年輕時候開始,我們是多麼地相信,為愛人無條件地付出一切,那才是真愛的含義。

  一個28歲的女人,從18歲開始做上司的情婦,替他操持家務,為他煲湯做飯,十年如一日,卻從不開口要求什麼,甚至每次不小心懷孕后流產的錢都是自掏腰包。她說,我是真的愛他,所以我不要求他任何東西,就算沒名分沒地位,我也會一直愛着他。

  對愛情,我們有這樣的誤解,對,是誤解,以為愛上了一個什麼人,就應該不做任何要求地付出愛,哪怕自己要為此承擔許多的痛苦。所有輿論都這樣告訴我們,這樣才是忠貞,這樣才是美德。假如你對愛人有所要求,無論什麼,哪怕是他同等的愛,同等的尊重,那麼你收穫到的,都將是唾罵,他甚至可以為了這個理由堂而皇之地踢開你,甚至還可以獲得輿論的理解。只有等到我們真正地為人婦為人母,經歷一番生活的折磨,才會知道,這種愛情,只好在虛幻的電視小說里感動一把,放到現實生活中,卻該是多麼沉重的枷鎖。

  那個28歲的女人,與社會脫節了10年,多次流產造成再也無法生育的事實,終於色衰愛弛,被男朋友一腳踢出家門。她的愛越是高尚無私,她的結局就越是可悲。

  如果說這是一種毒,那麼你我身邊中這種毒的女人,實在不在少數。中毒比較深的一種,便是心甘情願地做着某個男人的地下情人,為了證明自己是真愛而不是貪圖他什麼,不肯向他要求任何東西;另一種中毒比較深的,老公或者男友有嗜賭或者吸毒等等惡習,她們便拿自己去填那個無底洞,直到被拖得再也活不下去,仍然不忍離開。

  而最常見的類型,便是那種賢妻良母的女人,當初為了成全一個男人,放棄了自己的追求,退到他的身後去做一個煮飯洗衣婆,等他功成名就嫌棄自己這個黃臉婆,在外面找了更年輕漂亮的女人時,還忍辱負重地寬容他,希求他的一點點憐憫感動。

  這樣的女人,還少么?難道她們麻木到感覺不到自己的疼痛,或者她們竟然能從這種自虐的方式里得到快樂?

  不是的,她們不是感覺不到,只是她們被一種強大的論調給壓制了:真正的愛,應該是沒有任何條件的。何必要等到犧牲得無法挽回的時候才幡然醒悟?你和你的男人,本來是世界上兩個毫不相干的人,為什麼一旦用愛情把兩個人聯繫起來,他們對彼此就有了不可推卸的責任,一方就要毫無所求地為另一方付出呢?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