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阿法狗勝李世石,我國人工智能落後多少?

阿法狗勝李世石,我國人工智能落後多少?

阿法狗勝李世石,我國人工智能落後多少?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寫在前面:

作為一場比賽,“阿法狗”對弈李世石已經結束。作為一次人工智能秀,這個熱潮才剛剛襲來。

我們在為谷歌人工智能技術的感到嘆服時,也無需妄之菲薄,多少要對我國技術人員的智慧留有信心。

至少在人工智能雛形或理念興起之時,我們並不落後,對於未來的創新或應用,我們也未必比會輸於其他國家。

文/李俊慧(微信公號:lijunhui0507)

“4:1”。

這是在與前世界圍棋第一人、韓國九段名將李世石的對弈中,谷歌人工智能“阿法狗”(AlphaGo)機器最終取得的戰績。

這場“人機大戰”或“人工智能PK人類智慧”的全球網絡直播秀,全程的關注人數、傳播速度以及影響範圍應該已超過1997年深藍擊敗國際象棋大師卡斯帕羅夫的世紀之戰。

如果說,1997年深藍大戰卡斯帕羅夫宣告了“電腦或計算機”的到來,那麼,這“阿法狗”對弈李世石或將讓“大數據或深度學習”更加貼近現實。

在人工智能概念熱浪襲人的時候,我們不禁要問,我國在人工智能領域的專利布局如何?是深陷被動跟隨之中,還是能做到與世界同步?

人工智能非新概念:我國最早可追溯至1993年

從概念上來看,“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英文縮寫為AI)並非新概念,早在上世紀90年代就有科學家提出。

有觀點認為,人工智能作為計算機科學的一個分支,也有觀點認為,除了計算機科學以外,人工智能還涉及信息論、控制論、自動化、仿生學、生物學、心理學、數理邏輯、語言學、醫學和哲學等多門學科。

但是,不管怎樣,人工智能的發展歷史是和計算機科學技術的發展史聯繫在一起的,同時,人工智能技術企圖了解智能的實質,並生產出一種新的能以人類智能相似的方式做出反應的智能機器,該領域的研究包括機器人、語言識別、圖像識別、自然語言處理和專家系統等。

以人工智能領域的圖像識別技術為例,國家知識產權局網站的統計數據顯示,我國最早與圖像識別相關的專利申請發生在1993年。

當時,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提交了一項名為“圖像識別火災監測報警裝置”的發明專利申請,該專利技術主要原理是“在軟件支持下,用像素點灰度值判別有否火焰存在,以影像面積增長率識別是火焰還是火災”。

顯然,根據其技術原理及實現方式,這項早在1993年就提交的發明專利已經具備了很強的“人工智能”理念或原理。

而從其應用領域或場景來看,通過圖像識別技術防範火災隱患,如果和當下的“互聯網 ”相結合,堪稱“互聯網 火災預警”應用典範。

不過很可惜,這個23年前提交的發明專利中途因未及時繳納專利費已經失效。

但這也從一個側面說明,人工智能確實並非新概念,其研究和應用也並非剛剛起步,而我國在人工智能相關細分領域也並非全面落後於發達國家。

人工智能技術研究:技術、專利和標準需齊頭並進

1997年深藍大戰卡斯帕羅夫,在當時也是被認為屬於人工智能領域的重要成果和重大進展,它告訴我們通過“電腦或計算機”可以替代部分人的工作,隨後,電腦及互聯網應用席捲全球,不僅帶來了全新的技術革命,也深刻改變了很多行業或產業。

如今,“阿法狗”對弈李世石,則讓更多人領略了人工智能領域的“大數據或深度學習”的魔力,它讓人看到了“機器”或“系統”更多的可能,甚至有替代人做推理或決策的可能。

因此,從新技術的價值普及來說,“阿法狗”機器與圍棋高手李世石的對決,應該說正面意義很大,它讓更多人看到了更多的可能,並對科學或技術產生濃厚的興趣和關注。

但是,一方面,我們要看到人工智能技術進步給科技產業及傳統產業帶來的積極影響,另一方面,我們也要注意人工智能還不能等同於“機器萬能”,它可能還存在這樣或那樣的問題有待解決。

而具體到產業發展和技術布局,對於人工智能領域可能涉及到的大數據技術、語言識別技術、圖像識別技術等各類新技術,不僅需要研究及時跟上,更需要專利布局和保護及時跟上,並在前述基礎上參與或建立相關技術標準的制定,為以後更廣泛的行業或產業應用打下堅實的基礎。

阿法狗勝李世石,我國人工智能落後多少?

人工智能應用推廣:政府、市場和應用一個都不能少

回顧計算機時代,由於我國起步晚,未能較早參與相應的技術、專利及標準制定中,雖然享受到了技術進步的紅利,但也奉上了數額不菲的“學費”。

而在通信技術領域,雖然我國錯過了2G技術、專利和標準,但在3G時代標準上建立了中國標準,在4G時代更是催生了更多本土智能手機廠商。

事實上,近3年,國內智能手機廠商也是專利申請最多的行業所在。

對於5G甚至6G等移動通信技術,隨着我國參與的主體越來越多,自主研發的技術越來越多,對標準的貢獻或佔比越來越大,都將改變我們在通信技術領域多年被動跟隨的尷尬。

而對於人工智能領域,我國也有很多科研機構和企業在參與其中的技術研發,應該說,在某些領域可能與國外基本是同步甚至是領先的,這對於提升我國在未來人工智能時代的技術、標準話語權以及市場應用主導權至關重要。

僅以“圖像識別技術”為例,國家知識產權局網站的統計數據顯示,截止目前,國內共有1015年項與圖像識別相關發明專利申請,申請時間橫跨1993年至2015年。

從專利申請主體來看,既有個人,也有單位,在單位主體中,既有大學等科研機構,也有各類企業。

而在企業之中,既包括LG、佳能、松下、索尼、三星、愛普生、歐姆龍等國外專利巨頭,也有百度、攜程、小米、創維、TCL、長虹、神畫等國內互聯網或家電企業代表。

可以說,從時間跨度、參與主體以及研究成果來看,至少在圖像識別領域我國已經有一定的技術和專利積累。

所以,我們在感慨“人工智能”的神奇之時,更要看到其未來深不可測的應用前景,在叫好的同時,更要做好本土的技術研究、專利布局和標準制定。

而在人工智能技術應用推廣和市場開發中,既需要國家在政策、資金及應用等方面適當予以扶持或支持,加快新技術今早從實驗室走向廣袤的民用領域,也需要各類企業結合所處行業或領域的特點,儘早將各類人工智能技術成果與自身業務相結合,催生新的服務體驗和競爭實力。

(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首發iDoNews專欄,長期關注互聯網、知識產權及電子商務等相關政策、法律及監管問題。郵箱:lijunhui0602#163.com,微信號:lijunhui0602,微信公號:lijunhui0507)

阿法狗勝李世石,我國人工智能落後多少?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蘋果新大樓以古希臘“時光女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