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虛擬現實是HTC的救命稻草嗎?懸!

虛擬現實是HTC的救命稻草嗎?懸!

虛擬現實是HTC的救命稻草嗎?懸!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李雲蝶

剛剛度過了一個喜極而泣的二月,HTC又進入了一個過山車式的三月。

2月的世界移動通信大會(Mobile World Congress,簡稱MWC)展上,HTC開啟了虛擬現實(VirtualReality,簡稱VR)頭盔Vive VR的全球預售,不到10分鐘就拿到超過1.5萬台的預訂。緊接着,HTC股價從每股80.3新台幣(約16元人民幣)一路飆升至三位數,到這半個月盤中甚至一度觸及136.5新台幣(約27元人民幣)。

而就在前幾天,HTC給出的2月份財報顯示——營收42億新台幣(約合8.4億人民幣),創下10年來的2月新低,環比下降35%,同比下降55%。

曾經的手機霸主,如今在中國大陸的市場份額已掉到不足1%,淪為邊緣廠商。而每況愈下的財報表現已經持續了數個季度,早在去年HTC就跌出台灣品牌50強。

這樣的落差不禁讓人懷疑,憑藉虛擬現實VR這一概念升騰的股價,到底能支撐多久?

血戰VR,HTC形勢堪憂

2016年年初,57歲的HTC CEO王雪紅接受媒體採訪時,對直線下滑的手機業務輕描淡寫,反倒對VR業務顯得異常樂觀:“如今我們變得更加現實,HTC會將精力投入到更多的領域。智能手機雖然很重要,但現下其重要性已經無法和智能穿戴設備與VR設備相比了。”

暫且不提在各個統計機構的智能機排行榜中,HTC早已被歸到“其他”類別,僅看VR市場,HTC也並沒有勝算在握。

在目前的VR市場中,暫列高端頭盔三大巨頭席位的OculusRift、HTC Vive和索尼的Play Station都已經確定了價格和發貨時間,而低端眼鏡的廠商三星、谷歌也早已啟動市場。

首先,從先天優勢來講,引發這波VR熱潮的奧克盧斯(Oculus)自然最佔優勢,也在消費級產品推出前最先得到了開發者的內容支持。

根據全球開發者大會(GDC)針對2000名開發者的調查,把臉書(Facebook)的Oculus VR 作為開發應用的首選平台者,佔比高達19%,其次是佔比8%的三星GearVR和佔比7%的谷歌Cardboard,HTC Vive和索尼各自佔到6%。

而在未來準備“嘗試”的開發者中,選擇Oculus Rift比例的高達77%,然後依次是接近五成的谷歌Cardboard,超過三成的三星Gear VR和超過兩成的索尼PlayStation VR,HTC Vive為19%。

不難看出,在VR生態系統發展初期,最為關鍵的開發者應用支持方面,HTC均處在目前5家主流VR廠商墊底的位置。

現在幾乎行業里每個人都知道,內容才是引爆市場的關鍵點,沒有內容應用支持的VR設備,就是一堆元器件而已。

其次,除了生態系統的先天優勢,VR作為一種特殊形態的產品,還脫離不開其他設備的輔助。

在高端領域,VR設備對於個人計算機(personalcomputer,簡稱PC)的配置要求極高;在低端領域,對於手機的適配決定了在智能機佔優的廠商同樣在VR移動端產品上佔優。

在這兩方面,HTC均不佔優勢。

HTC最直接的競爭對手——索尼,其配套設備索尼電腦娛樂機(PlayStation4,簡稱PS4)的存量是3600萬台,幾乎是滿足要求PC的3倍,且這個數字仍在迅速增長,這也是為何外界認為在VR發展初期,索尼的PlayStation VR可能會首先成功的主要原因。

而HTC的間接對手三星,鑒於其在智能手機市場擁有龐大的用戶基數,主要面向手機VR體驗的Gear VR設備的銷量也不容小視,也就是說,與索尼和三星相比,儘管VR定位不同,HTC並不具備與之相配或者說可以借力的用戶基數和設備保有量。

再次,在市場還未打開、成本居高不下之時,“價格”也是影響競爭力的主要因素之一。

早先,Oculus Rift VR設備因599美元(約3880元人民幣)的高額定價飽受詬病,而在日前結束的MWC2016上,HTC公布了其更為驚人的價格——799美元(約5176元人民幣)。

要知道,想玩Oculus和HTC Vive支持的遊戲還需要搭配高性能的PC主機和970以上級別的高端顯卡才能滿足基本運行要求。而根據Steam遊戲平台統計的數據,在Steam用戶中只有5%的PC配置能達到要求,單是一塊970顯卡的售價就在300美元(約1943元人民幣)以上,普通用戶想玩VR,成本投入可謂“巨資”。

除此之外,在HTC Vive的用戶使用指南上,還寫着你需要安裝兩個燈塔傳感器,而且活動空間要在12平米空間以上,所以你還得有所房子才能用HTC Vive,綜合成本超萬元。

相比之下,索尼PSVR 399美元(約2585元人民幣)的價格對初級VR愛好者來說,顯得格外具有吸引力。而且它僅需搭配PS4即可運行,在其既有的3000萬台出貨量的潛在消費群體里,即使只有5%的人購買PSVR,那也是150萬台的出貨量,對本身就針對高端核心人群的VR設備來說,PSVR的前景相當樂觀。

最後,也是最直接的影響因素——發布時間。2016年下半年10月份才會發貨的索尼明顯處於劣勢。而還有11天就要發貨的Oculus,同時還會推出30款遊戲,搶佔了時間和內容優勢。相比之下,與Oculus價位接近的HTC,發貨時間也緊隨其後,3月熱潮還沒過,4月初的發貨時間很容易被覆蓋過去,顯得十分尷尬。

會重蹈手機的覆轍嗎

除了戰術上的諸多劣勢,如果回望HTC的興衰史,你就知道應該對HTC的VR轉型抱多大信心了。

這家從代工起家的企業,從代工掌上電腦(Personal Digital Assistant,簡稱PDA)到代工智能手機,一直到最後放棄代工、創建品牌,成功押注安卓,憑藉硬件與軟件的優化能力,一度超過手機霸主諾基亞,成為全球除三星外唯一能與蘋果抗衡的手機廠商。

而今,成也蕭何敗也蕭何,HTC在最擅長的手機行業敗下陣來。

2012年,台灣版《商業周刊》對當時市值蒸發了8000億新台幣(約1600億人民幣)的HTC所犯的錯誤作了3條總結:組織快速膨脹,大家搶做前端研發,沒人想做苦工;引進不適用的外籍人才,評估不當,花90億台幣(約18億人民幣)買下過半股權的美國潮牌耳機公司Beats;組織的螺絲鬆了,與三星、蘋果抗衡,旗艦機卻暴露瑕疵。

然而,除了上述問題,對於營銷的忽視或者說不當,也是導致HTC在手機市場被營銷高手三星反超,直至最終衰落的主要原因。

到了新的VR產業,HTC在智能手機產業中“弱營銷”的短板依舊沒有好轉,這從VR初期的營銷中已顯端倪,尤其與老對手三星相比。

從今年第88屆奧斯卡頒獎典禮開始,三星GearVR就以高曝光量成為VR領域的新晉明星產品。在奧斯卡每一個贈送的禮包中,都有一副Gear VR以及配套的三星智能手機。

同樣,在日前結束的MWC2016上,為了讓發布會現場的每個人都能親身體會到VR效果,三星在每個座椅上都準備了一部自己的Gear VR眼鏡,還請來Facebook公司CEO扎克伯格為其站台。

相比之下,我們至今仍未看到王雪紅痴迷的VR給業內和市場留下了什麼具有深刻印象的營銷事件。

如果硬要盤點一下HTC的曝光事件,那麼最近半年,唯一讓人深刻的就是王雪紅開啟了“賣賣賣”模式。

先是2015年12月,HTC稱將以60.6億元新台幣(約為12億元人民幣)的價格出售桃園TY5大樓與土地所有權給英業達,HTC將得到逾21億元新台幣(約為4.15億元人民幣)的利益。

同樣的事情還發生在她的另外一家公司威盛電子股份有限公司(VIATechnologies,Inc,簡稱VIA)身上,在連續虧損11年後,本月發布的2015年財報上,終於實現了8.23億新台幣(約1.6億人民幣)的盈利。但究其原因,卻是VIA子公司威睿電通以1億美元(約6.5億人民幣)的代價將其碼分多址(Code Division Multiple Access,簡稱CDMA)專利賣給了對手英特爾,正是這筆天降橫財讓VIA實現了2005年以來的的首次扭虧為盈。

當年被HTC等廠商逼得走投無路時,遲暮的北歐巨人諾基亞也曾干過類似的事情,結果如何,顯而易見。

不過,面對唱衰言論,王雪紅一直信心滿滿,作為安卓鼻祖的HTC,似乎始終背靠“大而不倒”的神話,拒絕反思,陷入高不成、低不就的泥淖。

有句話說得好,在艱難時期,企業要想獲得生存下去的機會,唯一的辦法就是保持一種始終面向外界的姿態。若想長期生存,僅有的途徑就是要使人人竭盡全力,千方百計讓下一代產品進入用戶家中。對於HTC來說,或許不應過於沉浸在VR的美好幻想中。

虛擬現實是HTC的救命稻草嗎?懸!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