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后移動時代的微軟該如何打破僵局?
20160325_56f4a5948a579

后移動時代的微軟該如何打破僵局?

后移動時代的微軟該如何打破僵局?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水哥

  圍繞操作系統構建的移動生態主導了智能手機市場白熱化的局面,而該領域的新入局者如今近盡數遭遇出局。最新數據統計Android與iOS系統合佔全球智能手機市場份額已超過95%,而不久前外媒報道的黑莓系統遭到重量級應用Facebook與WhatsApp拋棄,以及Mozilla正式宣布火狐手機及操作系統項目失敗都印證了安卓與iOS的壟斷仍在加劇。除此之外不到5%份額里只剩下了“頗具存在感”的微軟手機系統和忽略不計的三星Tizen。

  下一個出局的會是微軟手機嗎?業界各方表示了相同的疑問。Gartner數據顯示Windows手機份額降至1.1%,已停止增長;而IDC更認為其市佔率將從當前的1.6%降至2020年的0.9%;Kantar Worldpanel Comtech的調研報告指出Lumia手機在中東歐地區這些原先優勢市場的份額開始嚴重下滑。另外,不少漫長苦等Windows 10 Mobile正式版的粉絲在期間選擇跳槽至其他平台,而終於迎來推送的用戶卻遭遇了部分舊型號(比如920和1020)無法提供升級的尷尬。近期有不少外媒斷言Windows手機已基本走向死亡,也有科博撰文為該產品繼續存活而支招。不論如何,這些都已成為微軟必須重新審視移動戰略的信號。

  ● 反覆無常的更名策略有損品牌價值

  納德拉上任后提出過兩個戰略口號,一個是“移動為先、云為先”,另一個是“生產力與平台”,這兩年微軟在雲、生產力的部署作為上確實可圈可點,但手機領域的持續落後卻成為拖了“移動為先”後腿的客觀事實。一個明顯的細節照出了微軟在手機問題上的反覆與糾結,那就是Windows手機系統的三次命名。我們知道,系統最早的命名叫Windows Mobile,然後是Windows Phone,現在又成了Windows 10 Mobile。

  雖然改變意味着革新,但是堅持卻代表了自信。過去幾年,伴隨着每次產品更名都帶來了全新界面和更強大的功能,但是這樣的產品更迭方式似乎是在向外界暗示上一代的失敗和喪失了品牌價值的沉澱。缺乏穩定的品牌策略難以給消費者帶來足夠信心,長久以往,建立一個新移動品牌的難度也就越大。後來納德拉意識到這個問題,所有微軟設備平台的操作系統統一叫Windows 10,希望為時未晚。

  ● 精簡Lumia產品線,為機海戰術埋單

  微軟之前似乎並沒看懂安卓碎片化的啟示,當年收購諾基亞手機業務后也一度繼承了諾基亞的機海戰術,這在之後的兩年裡造成Lumia產品線泛濫,大量缺乏個性化的諾基亞Lumia手機低中端、中高端界線模糊,令消費者難以捉摸,這種狀況也為後來Windows 10 Mobile的推廣帶來不便。

  AdDuplex調研指出,微軟最新推送的Windows 10 Mobile引起了不小騷動,這套系統的開局似乎並不順利。據微軟給出的Windows Phone升級名單估算,約有近半數的該類設備無緣此次升級, 而微軟方面的解釋是“Windows 10 Mobile 帶來了諸多顯著創新,許多舊設備因為無法提供更好的用戶體驗而放棄升級”。儘管這樣的解釋還算誠實,但仍無法平息一些苦等兩年卻遭遇拋棄的粉絲怒火。

  事實上,微軟在去年7月就已公布了精簡手機生產線的計劃,包括針對三種類型每年不多於6款,但這僅有助於未來搭載新系統的新機型,對於大量無法升級到Windows 10 Mobile的WP8.1設備,微軟只能選擇為其“痛心”埋單,或是讓用戶埋單。

  ● UWP,微軟的救命稻草

  推出通用Windows平台(Universal Windows Platform,簡稱UWP)是微軟的重要計劃之一,也是極具冒險的一次豪賭。在不久前召開的遊戲開發者大會上微軟多次重申了UWP的重要性。UWP對微軟而言為什麼這般重要?

  UWP的理念十分簡單,目的也十分美好,開發者通過一次編寫應用即可運行在包括PC、平板、手機、Xbox、HoloLens在內的所有微軟設備上。其實微軟起初的目的在於通過通用平台編程方式引流有着龐大基數的優秀PC開發者來幫助構建手機生態,但得到的結果卻是UWP版應用往往先出現在PC上,而手機端的程序則遲遲得不到更新。這說明了一個千古不變的道理——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儘管UWP可以運行在相同內核的操作系統上,但不同設備其終端形態、硬件組成大相徑庭,通用的標準難以做出通用的程序,這是該計劃所面臨的最大障礙。

  但是後來形勢發生了變化,在Surface系列產品的號召下,平板筆記本2in1設備的意外興起讓微軟看到了希望。2in1設備在終端形態上與傳統PC有着相似的適配性,同時又具備了良好的觸屏平板的功能延展,加之華為、聯想、小米、華碩等廠商的陸續跟進,這樣一款終端設備的崛起讓UWP瞬間有了用武之地,也為微軟率先打通PC與平板端帶來了契機。

  綜上所述,我們認為微軟至今仍然沒有走出移動“失地”的泥潭,其原因主要在於當年的連環錯棋招致了今天的行動束縛,而微軟必須為曾經犯下的錯誤全部埋單,才能完成洗地重建的艱難之舉。另外,在長期受制於錯失移動先機的戰略劣勢之下,微軟必須考慮跳出移動思維圈,加速新產品形態的研發,在即將到來的VR/AR熱潮中仍有再造終端奇迹的機會。

  近期業界有觀點建議微軟放棄即將消失的手機份額,我們認為此舉大謬,放棄Windows手機意味着移動之役提前戰敗,不僅損害投資者信心,還將重挫組織士氣,對其他已建立優勢的產品(比如Surface)亦將遭到負面影響。微軟應該在組織資源寬裕的前提下保證Windows手機的研發與更新,儘管未來安卓與iPhone格局不會有大的變數,但好的產品素來不缺乏用戶,在紅海之下亦能細水長流。

后移動時代的微軟該如何打破僵局?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20160413_570dcdddbebff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 ...

9iNe-fxrcizu4067037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蘋果新大樓以古希臘“時光女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