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ZUK回歸:聯想內鬥的終結還是開始?

ZUK回歸:聯想內鬥的終結還是開始?

ZUK回歸:聯想內鬥的終結還是開始?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孫永傑

日前,聯想宣布其此前孵化的神奇工場將回歸聯想,其中作為神奇工廠代表作的ZUK手機也將成為聯想手機旗下的重要產品系列之一。此舉因為選擇在“愚人節”這天宣布,使得許多業內人士認為這是聯想或者相關人士的“愚人節”玩笑(包括我們都認為是玩笑),但後來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移動業務集團聯席總裁陳旭東發給聯想MBG的郵件曝光證實了這並非是“愚人節”的玩笑。也許正是聯想在“愚人節”這個特殊的日子宣布此調整(極易讓人產生是玩笑的感覺而讓這個消息得以淡化處理,而事實上確實有不少的業內人士被唬住了)),加之在剛剛結束不久的2016中國(深圳)IT領袖峰會上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稱今年聯想將從內部拆分出10家公司,用創投孵化方式推動企業創新發展,這近乎於一正一反的舉措,不得不讓我們對於神奇工廠或者間接代表神奇工廠的ZUK手機回歸的實質產生聯想。

其實早在聯想宣布神奇工廠成立,尤其是其初期重點業務在智能手機時,我們就曾撰文分析並對神奇工廠的作用的未來產生過質疑。而神奇工廠成立之後發生的一系列事件至今,我們似乎可以對神奇工廠確切地說為何聯想當時要成立神奇工廠做一個比較清晰的定論了。

業內也許記得,神奇工廠成立之時,恰是聯想手機業務處在所謂調整和下滑階段。而當時負責聯想手機業務的就是後來離職的劉軍。而陳旭東執掌的神奇工廠的成立讓現任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移動業務集團聯席總裁的陳旭東有了與劉軍分庭抗禮,確切地說是為日後陳旭東接棒劉軍移動業務的帥印提供了先期的平台和埋下了伏筆。需要說明的是,我們這裡並非刻意要強調或者渲染所謂聯想內部的鬥爭,只是從市場和產品競爭的角度看,我們根本找不到神奇工廠,尤其還是將核心業務定位在智能手機的神奇工廠獨立存在的理由。何以見得?

眾所周知,從神奇工廠宣布成立到定位在手機業務(當時研發的手機還未正式命名為ZUK),聯想官方的說法是希望利用神奇工廠獨立於聯想之外的靈活運作,以新的互聯網的方式打造一款精品手機(從產品研發到銷售更具互聯網屬性),但實際的情況是,聯想自身品牌和併購來的摩托羅拉手機的市場表現均日漸式微,而智能手機產業的競爭已經顯現出增速減緩和競爭白熱化的態勢,此時再重新打造一款對於聯想手機業務有實質性拉動作用的精品且與聯想自家手機相比具備高度創新和差異化的產品談何容易(品牌的再造、產品的創新)。與其這樣,還不如將資源利用在聯想現有手機品牌的推廣和創新上,因為無論是從聚焦還是經濟性的角度,聯想理應這樣。

更為關鍵的是,當時依靠互聯網模式成功的小米也開始顯示出疲態,加之效仿小米的華為榮耀已然取得成功且開始超越小米,所以無論是從互聯網手機模式本身,還是追隨者超越的角度,神奇工廠可以說已經完全錯過了發展和趕超的機會。故到此,無論從主觀的聯想手機業務自身,還是客觀的智能手機產業的發展模式和競爭,神奇工廠幾乎沒有任何存在的市場屬性。我們想說的是,如果我們這等“外行”都看得明白的事情,聯想自己難道看不到嗎?

之後發生的事情更令我們懷疑神奇工廠存在的真實意圖,或者說讓我們更加堅定神奇工廠並非聯想真的出於市場競爭的考慮。即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針對業內對於神奇工廠打造手機,是否會造成與聯想自有及併購來的摩托羅拉手機“互搏”時稱:聯想希望通過彼此的競爭,最終保留一兩個手機品牌。首先我們不說針對智能手機市場的慘烈競爭,聯想這種所謂的攘外並不安內的優勝劣汰策略是否明智,人所共知的事實是,作為新成立的創新工廠,短期內沒有,甚至是糟糕的業績表現無論是對於聯想內部,還是對外實屬正常,但對當時劉軍負責的聯想手機業務則恰恰相反。也就是說楊元慶所謂的內部優勝劣汰的競爭策略完全不具對等性,反而讓劉軍領導的聯想手機業務在感受到內部壓力的同時,更顯現出其下手機業務的頹勢和不思進取,最終劉軍的“下課”和神奇工廠章門陳旭東的“上位”就顯得合情合理。儘管如此,劉軍當時的離職還是在聯想內部和外部引發了諸多爭議。

其實到這裡,神奇工廠的“使命”應該完成,按理說今天出現的所謂“回歸”應該在那時就該發生,那為何還拖延到現在呢?

不知業內是是否注意到,劉軍“下課”和陳旭東“上位”之時,神奇工廠已經啟動了ZUK手機項目,如果聯想當時就讓其回歸聯想的話,首先會給外界造成陳旭東權利過大的嫌疑,更為重要的是,這會讓本就處在業內(包括聯想內部)爭議中的陳旭東“上位”的能力更加產生質疑。畢竟執掌神奇工廠一年多的時間,當初的信誓旦旦,怎麼也要對聯想和外界有個交代來證明陳旭東具備領導聯想整個手機業務的能力。所以此時的神奇工廠及去年正式發布的ZUK手機的主要作用就是為陳旭東權利過渡(從業內質疑到信任)的一種存在,依然和市場沒有任何的關係,這從其去年8月正式發布的ZUK品牌系列的首款手機Z1發售當天4萬台,幾分鐘售罄之後再無確切的銷售數據可見一斑。而這之中,接任陳旭東掌管神奇工廠的常程也自然成為聯想最為“短命”的高管。而聯想之前常程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的其被任命為神奇工廠CEO的倉促和意外及在首款ZUK手機發布會上的哽咽,也許常程自己從接任神奇工廠CEO的那一刻起,就已經知道了自己及其領導下的神奇工廠的命運和作用。而更令我們感到遺憾的是,在此期間,聯想還投入了巨大的資源來營銷和推廣ZUK。現在看來,這些資源投入的最終目的也值得商榷,至少從市場端並未看到可觀的回報,而從之前神奇工廠獨立發展的戰略看也是失敗的。

綜上所述,我們認為此次神奇工廠(主要是ZUK)的回歸,遠非聯想官方及媒體所說的那般簡單,而更是去年至今,聯想內部鬥爭的產物和結果。事已至此,我們衷心希望此次神奇工廠的回歸,應該作為聯想內部鬥爭和調整的終結而不是新的開始,畢竟在如此殘酷的市場競爭中,內部的爭鬥及由此而帶來的各種資源的無端浪費無非是雪上加霜。

ZUK回歸:聯想內鬥的終結還是開始?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HDé«�æ¸�æ��人å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