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董飛

  前言

  周末是清明節,也是中國最重要的傳統節日之一。它不僅是人們祭奠祖先、緬懷先人的節日,更是一個遠足踏青、親近自然、催護新生的春季儀式。筆者想到緬懷喬布斯這位偉人。這位偉人的墓到底在哪?斯坦福新建的冥想中心又是什麼樣子的?為什麼他喜歡禪宗,經常獨自冥想,這是他靈感的來源么?而帶着一連串的問題,筆者開始腳踏實地探尋。。。

  (一) 走近喬布斯墓園

  先來看看網上曾瘋傳一張喬幫主的墓碑照片: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看起來是個iPod形狀,下面刻着墓志銘“Fatal Error Occurred(遇到致命錯誤)”,但這是網友的惡搞之作。

  那麼,真實的喬布斯墓到底在哪?上面又寫了些什麼呢?筆者帶大家來到喬布斯墓地區域所在的Alta Mesa墓園大門。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喬布斯墓地區域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對,你沒有看錯,所謂喬布斯的墓,估計就在這片茵茵綠草之下!沒有墓碑,沒有名字,更沒有墓志銘!出於對喬布斯及其家人的尊重,未透露喬布斯是否葬於此地。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喬布斯墓地區域遠眺

  這是遠眺喬布斯的墓地,那片草坪跟周圍的墓碑相比,顯得非常低調。

  這裡還有一塊中文的碑,寫着 “先驅者無緣之碑”。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喬布斯仰慕者的留言簿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在墓園為喬布斯特製的留言簿前言中,也看到了這樣的話:出於家屬對於隱私的要求,Alta Mesa墓園不會對仰慕者公開喬布斯墓的具體位置。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看完了喬布斯的墓,不由得想起一句話:“Wars come and go, but my soldiers stay eternal。 ”這些互聯網時代的締造者、傳承者們,無論他們以學者還是發明家企業家的身份,無論他們低調謙和還是特立獨行飽受爭議,他們共同的特質都是超越了自我的局限,心懷改變世界的夢想並將之付諸實踐。喬布斯和家屬選擇不將墓地留給世人憑弔,以無形勝有形,讓人震撼。這是蘋果公司一貫追求的少勝多的設計理念嗎?還是倔犟狂妄的他留給世人最後的謙遜和評說的空間?我們不得而知。如果有一天你來到這裡參觀,又想對喬布斯說些什麼呢?

  (二) 斯坦福的冥想中心

  筆者繼而來到斯坦福大學,一所新的冥想中心就建在了學校的中心位置。

外景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建築部分是一個長條形的盒子,有 4000 平方英尺(371.6 平方米),只有一層樓。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它包裹在一片橡樹林中,也靠着一個小池塘,圍出一個相對自然的地方,鼓勵學校師生來這裡思考。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但空曠的環境和黑椅木牆烘托出簡約乾淨總能讓人靜下來,似乎透過了劃過的翅膀看了真正的遠方。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父與子,孩子正在愉快的玩耍,父親在旁慈祥目視。這裡的牆面是半圍合的,有很大面積的牆體用柵欄式的木條代替,也有一些地方是玻璃,裡外通透,隱隱透露出禪意。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這些畫都正對着玻璃,最大一幅的正面是垂直排列的木條,站在很遠的地方也能看到飛翔的翅膀。透過裡外的光線,讓空間很有層次感。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當陽光透過樹林和豎條式的欄杆照射進來,已被切割成有層次的陰影。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房子中間是露天的,像一個小院,與自然有更多的結合,也可以讓人更放鬆。

畫廊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One must nurture the spirit identity within one‘s self in order to fully exist。 The windhover paintings are intended to assist people in centering themselves — and to allow the human spirit to fly。 — Nathan Oliveira

  每個人為了保持存在感都需要去滋潤他的精神世界。這組畫就是為了幫助人們去關注自身–讓人文精神飛翔!

  這所建築名為茶隼(Windhover),同時也是 Nathan Oliveira (內森·奧利弗瑞,1928——2010)“茶隼”系列的展示間。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這個系列一共有 4 幅畫,分別表現了 4 種飛翔着的鷹。它的名字源於英國詩人 Gerard Manley Hopkins 的一首詩句“The vast, glorious wings。”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Nathan Oliveira 從 1964 開始在斯坦福教課超過 30 年,這幾幅畫伴隨了他後面的時光。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將 Nathan Oliveira 的繪畫融入在冥想中心裡,是特別的紀念方式。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室內的木質牆面有種像沙子一樣的紋路,一層一層鋪開,像是翅膀帶動的風所激起的紋路。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從“呼吸訓練”開始——‘專註呼吸’。慢慢地吸氣、吐氣,把注意力放在鼻子,如果心思飄走了,就再把注意力拉回來,而且不要責怪自己,因為分心本來就是我們的習慣。慢慢地,你會練習到“安靜且專註”的境界,這不僅是一種良好的思維習慣更是生活得到快樂、滿足的源泉,那就是——把握當下。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每幅畫掛在一面牆的中心,下面有碎石子,讓空間顯得空曠而有意境。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東方神秘色彩。冥想中心像是建在遠離人跡的地方,依靠着山水自然,讓煩躁的內心跟着安靜下來。

  (三) 冥想的力量

  你可曾安靜地坐着,既不專註於任何事物,也不費力地集中注意力,而是非常安詳地坐在那裡?你會聽到遠處的喧鬧聲以及近在耳邊的聲音,這意味着你把所有的聲音都聽進去了,你的心不再是一條狹窄的管道。若是以這種方式輕鬆自在地聽,就會發現自己的心在不強求的情況下產生了驚人的轉變。這份轉變里自有美和深刻的洞識。喬布斯經常帶領他的團隊靜修,自己也經常獨自冥想,這是他靈感的來源嗎?

  靈感,並不是瞬間的aha moment,而是大量的,看似相互矛盾的人生經歷,相互衝撞磨合而最終誕生的。當我們研究一個人的成功時,要超越表象“他做了什麼”,超越單調地模仿其習慣。而是探尋背後,影響他的核心思想價值,理解他所處的時代,和不同的思想怎麼樣塑造了他。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當年喬布斯去世第二天,舊金山禪修中心(上圖)為他舉行了悼念儀式。喬布斯生前曾在那裡參禪修行,死後,他被當作一名真正的佛教徒,被超度和緬懷。

  在傳統的悼亡經文吟誦完畢后,一位禪宗大師還特別為喬布斯追加了一首英文悼念短詩:

  For our great, abiding friend Steve Jobs

  And for all those who have passed beyond this life

  Into the heart of Buddha。

  願我等永恆摯友喬布斯

  與那所有往生者

  居我佛心中長

  佛教認為,死亡是回歸了“真如”和“大心”,就像水滴落入河流,回歸本源。而對於這生死輪迴,喬布斯生前便已參透。在2005年斯坦福大學那場著名的演講中,他把死亡比作生命最好的一項發明創造,因為“死亡作為生命新老交替的使者,它清除舊物,給新生讓路。”

  他繼而鼓勵大家,“因為時間有限,不要為別人而活。不要讓別人的意見左右自己內心的聲音。最重要的是勇敢追隨自己的心靈和直覺。”

  這場演講激勵了無數年輕人重新審視內心,並給了他們追隨內心的勇氣。

  “追隨內心”四字恰是禪宗精髓的體現。禪宗認為“一切萬法,盡在自心中,何不從於自心頓現真如本性。”喬布斯便是如此身體力行,在他處在事業低谷時尤為如此。多年後,當他重溫那段被蘋果公司解僱的失敗經歷,他說,自己當時沒有逃跑,是因為發現自己內心依然愛着他從事的事業。

  喬布斯一直在做減法。他簡化着自己的生活,從一成不變的黑色T恤、藍色牛仔褲到New Balance 993跑鞋,並且從不過夜生活;也簡化着自己的產品:不做市場調查,不招收顧問,只生產偉大的產品。喬布斯的職業生涯歷經的三個階段——創立蘋果公司,被逐出蘋果公司,重回蘋果公司,就好比從“見山則山”、“見山不是山”到“見山還是山”的參禪頓悟。事過境遷,人還是同一個,而蘋果已不是當初的蘋果。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鈴木俊隆的著作《禪者的初心》是喬布斯學禪的入門讀物。日文里的“初心(しょしん)”意為“初學者的心”。修行的目的就是要始終保持這顆初心。它是顆空的心,準備好接受,對一切抱持敞開的態度。“初學者的心充滿各種可能性,老手的心卻不然。”

  喬布斯對這句話印象深刻。往後,“初心者”三個字一直潤物細無聲地影響着他的思考方式。14年前,他在接受《連線》雜誌專訪時就引用了“初心者”的概念。那時的他重回蘋果,心如初心,看待以往的心境已截然不同。他對記者回憶起PC產業的初始年代,“萬維網的出現讓我想起了那個年代。沒有人真正懂這行,沒有誰稱得上是專家,所謂的專家說的後來都錯了。到處都充滿開放的機遇。所有的東西在各個方面都沒有被限制——或者說,被定義。那種感覺太棒了。”他說,“佛教有一個表達叫‘初心者’。再次作為一個初心者,身上的輕鬆感超越了成功所帶來的巨大壓力,讓我放開手腳,踏入我生命中最具創造力的一段時光。”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另一位對喬布斯影響深遠的禪宗大師是乙川弘文(上圖)。1967年,乙川弘文受鈴木俊隆邀請前往舊金山禪院教授禪學。喬布斯正是在那裡遇見了這位精神導師和終身益友。這位性格平和、充滿智慧、思想開放的禪師除了教喬布斯打坐、冥想,更教會他如何聆聽自己的內心。“修行的真正目的是發現你內心的智慧。如果不能發現自己,就無法與任何人交流。”

  受新世紀運動與禪宗的影響,喬布斯不斷地練習冥想,將他的心和專註力不斷洗滌,平靜。從而訓練自己的思考和洞察力,並日益敏銳。他為了保持高度清晰的頭腦,做出了常人根本無法想象的犧牲—— 喬布斯的飲食習慣極其怪異。他吃魚和簡單的集中菜。而且,他會連續幾天支持胡蘿蔔,不吃其它任何東西。之後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不再進食。接下來又連續幾天只吃蘋果。然後又禁食幾天。食物會拖慢人的大腦運轉速度。

  透過這些常人看起來匪夷所思的事情,喬布斯保持了高度敏銳的頭腦,有蘋果的同事形容為“God Like Clarity” ,任何東西,他一看,就知道問題所在。那種一針見血的能力,來自於高度發達的智能。而這種智能,並不是分析性邏輯性的演算,而是極度清晰明澈的頭腦中,大量信息瞬間聚合運算的結果——我們稱之為“直覺”。

  如何克服不安

  喬布斯的話 “If you just sit and observe, you will see how restless your mind is。 If you try to calm it, it only makes it worse, but over time it does calm, and when it does, there‘s room to hear more subtle things–that’s when your intuition starts to blossom and you start to see things more clearly and be in the present more。 Your mind just slows down, and you see a tremendous expanse in the moment。 You see so much more than you could see before。”

  如果你坐下來觀察,就發覺你內心的不安,如果你試圖去平復,恐怕會變得更糟,但一段時間之後就會安靜下來,那個時候就能聽到更微小的的東西-當你的直覺開始發芽,你開始看到當下更多更清楚的。你的心靈變慢下來了,你感知到當下巨大的擴展。你能看到比你以前多得多的東西。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致敬。2016年4月4日。

  ===================

  參考資料:

  http://it.sohu.com/20160131/n436438071.shtml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873441

  http://cul.china.com.cn/weekend/2011-10/21/content_4564116_2.htm

清明之行:從喬布斯之墓到斯坦福冥想中心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HDé«�æ¸�æ��人å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