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20160411_570b632877a5d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董老師

  馬斯克做到了!

  SpaceX做到了!

  現實版鋼鐵俠Elon Musk的SpaceX太空探索公司在今天凌晨4時52分,成功在大西洋上回收獵鷹9號一級火箭。。

  這也是人類歷史上首次在海上成功實現火箭回收!

  馬斯克用行動告訴我們:夢想就是用來實現的!

  很多人不理解火箭着陸的難度,和飛機對比一下你就會發現:1。 火箭沒有機翼,也就意味着其更容易失去平衡,直觀感受一下就是:走鋼絲的人都會端着一根非常長的平衡桿,想象一下沒有這根平衡桿會怎麼樣? 2。 火箭的降落方向是垂直於地面,而飛機是平行於地面着陸,飛機還可以通過機翼調節升力實現平緩的着陸,而火箭發動機是直接和引力對抗的! 不僅要控制豎直方向的力,還要負責修正水平方向的影響。 3。 飛機着陸需要多大面積?這個回收船面積又多大? 火箭又有多大?幾乎就是不允許一點誤差啊,偏一點就掉海里了。4。 這個火箭大約有70米——20層樓高,上百噸重!我們都知道質量越大的物體慣性越大,就越難控制,想象一下你把20層樓發射到太空然後再精準地放回來得有多難? !所以說海上回收,真的是一件比百步穿楊難得多的事兒,然而SpaceX還是做到了! 我甚至都無法想象背後有多少工程努力,可以說這是一個工程奇迹也絕不為過。所以我特別理解當火箭回收成功后控制中心裡的人都像瘋了一樣的慶祝——真tmd太不容易了!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的偉大事業,今天集中選自waitbutwhy的長文,作者Tim Urban,版權歸Waitbutwhy.com.cn所有。如需轉載或刊登請郵件[email protected]

  馬斯克的使命

  和其他所有人一樣,馬斯克有很多人生目標。和其他所有人不一樣的是,他的人生目標之一是將一百萬人送上火星。

  在過去的幾個月中,每次和朋友解釋我在怎樣創作這一系列的文章時,只要我一提到火星,一切就都變了。朋友們的面部表情從“神馬??不可能!!”到“哎,我以為Elon Musk很棒的,沒想到他只是個愚蠢的土豪罷了”到“我可以笑嗎哈哈哈,難道Tim是認真的嗎,他會生氣?”

  唯獨沒有得到過這樣的回應:“太棒了,這真的可行。”

  我完全理解——因為其實之前我和朋友們的想法是一樣一樣的,直到最近。通常一個句子如果包含了火星兩個字,那這句話不是在講深奧的天文學,就是一個炫酷的科幻小說。而征服這個詞通常出現在歷史敘述中。這兩個詞不可能一起用來描述現實世界。

  為了解釋馬斯克為什麼要將一百萬人送上火星,我要先向大家介紹兩位外星人,他們生活一個位於銀河的另一邊的類地行星上——Zurple和Quignee:

  Zurple和Quignee的星球,Uvuvuwu,比地球晚形成12億年,但是由於Uvuvuwu星球上的低等單細胞有機生物進化成複雜的多細胞有機生物只用了3億年(地球上這一過程用了16億年),Uvuvuwu星球上的生命完爆我們,早在1100萬年前就達到了人類的智力水平。如今,Uvuvuwu上生物的發達水平遠非我們地球人所能想象。

  240萬年前Zurple和Quignee在研究生院見面時就成為了朋友,他們最喜歡的活動之一是觀察銀河系中出現智慧生命,下賭注這些生命會滅絕還是會“通關”(憑藉我們所不能理解的先進技術,他們可以實時看到所有行星)。

  最近,Zurple和Quignee被143-Snoogie行星——這是他們對地球的稱呼——上面發生的事情所吸引。早在35萬年前他們就對143-Snoogie產生了興趣,當時Zurple的IntelligenceWatch App上面收到了這樣一條告警:

  143-Snoogie上面的生命已達到了致命的智力水平。

  他那時正和Quignee共進午餐,說起這個告警時,Quignee說:“我賭百分之二百他們會滅絕。”Zurple接受了賭約。為什麼不呢?觀察追蹤一組物種並在他們身上下賭注,這事一直其樂無窮。

  但是最近,從100年前開始,這兩個外星人對143-Snoogie上的生命形式觀察更入微了,直到今天,他們已經痴迷於這個星球上發生的一切。

  為了弄清楚原因,我們來思考一下他們的賭約,到底什麼會讓他們分出勝負。Quignee想要人類滅絕。想得牙根痒痒。Zurple希望人類“通關”,無論通關是什麼意思。我們會再回到這裡。

  有一件事情他們可能已經在留意了,就是143-Snoogie星球生命史上滅絕事件的規律。我們來看一下。

  宇宙的可怕之處

  物種滅絕和人類的死亡有共通之處——總是以平緩的速度時不時地發生。而大規模的物種滅絕事件,就像戰爭或者席捲人類的流行病一樣——是一舉毀滅絕大部分人口的罕有事件。人類從未經歷過大規模滅絕事件,這樣的事件一旦發生,結果便極有可能是人類滅亡——或者事件本身會毀滅人類(比如一個足夠大的小行星撞擊),或者是事件造成的後果(比如造成食物供應大大減少,氣溫急劇變化,或者大氣成分變異)會終結人類。下圖展示了歷史長河中的動物滅絕事件(用了海洋滅絕來做縱軸比較)。我標記了五次主要的滅絕事件以及每次物種滅絕的百分比(這張圖沒有包含很多人認為人類自作孽導致正在發生的新大規模滅絕事件)。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圖據:Wikipedia Commons: File: Extinction intensity.svg)

  自然發生的滅絕事件可能由多種因素造成。蒼茫宇宙,危機四伏,而我們只是茫茫之中脆弱的有機體,要在一系列條件的微妙平衡中才能生存。我們存活至今,只是因為迄今為止宇宙允許我們的存在。一些可能會摧毀我們的事情:

  近距離的超新星爆發。超新星爆發,是宇宙中最大規模的爆發,巨型星毀滅時會發生。如果超新星爆發出現在距地球30光年以內——這樣的爆炸約每隔25000萬年發生一次——那就可能成為我們的末日。

  伽馬射線爆發。伽馬射線爆發是宇宙中亮度最高的事件。當大質量恆星的內核融合為越來越重的元素以至於最後無法再融合時,恆星會崩潰成為黑洞,噴射出雙向射線,幾秒鐘放射出的能量就等同於太陽終其100億年的一生所釋放的能量,難以置信。伽馬射線爆發比超新星爆發罕見得多,每個星系每百萬年只有幾次,但是不同於超新星爆發(在我們這樣的星系中每個世紀大概會有兩次超新星爆發),伽馬射線爆發從很遠的距離就可以極大程度地毀滅我們,從我們星系中的任何位置都可以——如果射線剛好朝向我們的方向。根據假設,上圖五次大規模滅絕中的第一次可能就是由伽馬射線爆發造成的。

  超級太陽耀斑。太陽耀斑一直存在,是地球的磁場保護着我們不受其侵害(這就是北極光的產生),但是我們觀察到其他類日恆星會有偶爾的超級耀斑,比正常的太陽耀斑威力強大幾百萬倍。如果我們的太陽也出現超級耀斑就完了。提到地球的磁場——

  地球磁場兩極反轉。如果地球磁場想要吸引眼球,反轉隨時可能發生——平均約每百萬年發生兩次。兩極反轉本身並不是問題——但是轉變過程極具危險。磁場反轉的過程會持續100至1000年,期間磁場力量減弱到大約只有正常值的5%。因為我們依賴於地球磁場的保護才免受傷害,這對生命來說就是災難性的。科學家們已經演示了磁場反轉和大規模滅絕事件之間的關聯 (http://blogs.discovermagazine.com/d-brief/2014/06/10/earths-magnetic-flips-may-triggered-mass-extinctions/#。Vrq7W8e9qu5)。

  流氓黑洞。時不時地,這些無賴就會不請自來地溜進太陽系,帶來一場浩劫。即使不靠近地球,哪怕在距地球10億英里處經過,都會把地球軌道甩得更加近似橢圓,導致夏季氣溫升至150F(60C),冬季氣溫降至-50F(-45C)。這還怎麼活。

  混賬外星人。讓我請已故物理學家Gerard O’Neill來總結一下:“先進的西方文明對所有與其有接觸的原始文明都是毀滅性的,儘管每次接觸都是試圖保護或護衛這一原始文明。我有充足的理由相信同樣的事情也會發生在我們身上。”

  全球性的流行病。沒有好萊塢式結局的流行病爆發。

  小行星。額。關於子彈(小行星)要說的太多了,細說一下:

  令人不快的小行星效應

  太陽系中各個角落都有四處漫遊的小行星和彗星,從鵝卵石大小到矮行星大小,但大多都分佈在三個區域——1)火星軌道和木星軌道之間的小行星帶(本來可以凝聚成為自有行星但由於附近木星的萬有引力沒有成功),2)海王星軌道周邊的柯伊伯帶,這個大得多,和3)太陽系周邊的巨型球體奧爾特雲,這個大得多得多。

  星球大小快速入門:如果太陽系是一便士大小(直徑=2cm),海王星這個小針孔在便士邊緣環繞(地球的整個軌道小似中心的一個小點),小行星帶就是用削尖了的鉛筆在便士中心畫的直徑大約2毫米的小小的圈。彗星帶則是便士外圍的一個扁平的圓圈(就像土星的環),厚度就如你用指尖畫出的。不像小行星帶和彗星帶都是光盤形,奧爾特雲是一個球體,從距便士大約30厘米(1英尺)的位置向四周各個方向延伸,外延30米(100英尺),比地球二號太空船(Spaceship Earth.2)還要大一些。以便士為起點,最近的恆星在90米(295英尺)遠——將近三倍便士到奧爾特雲外圍的距離。假設太陽系便士在足球場的一邊端區,最近的恆星就是在另一端區的一個針孔,而旅行者1號,運動速度最快的人造物體,如今已經連續38年嗖嗖地駛離地球,現在離便士也只有4厘米遠——它已經成為史上最遠的人造物體了。我得讓自己停下來再回到文章上面去,但這有點難度因為天馬行空寫出這段太享受了。

  好了,回到小行星。

  因為碰撞或者一些重力干擾(可能來自木星或者某個路過的恆星),小行星或彗星(後面行文我就僅用“小行星”來指代這二者了)會被推移出正常軌道,我們就有可能被這類小行星撞擊。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小行星並不需要多大體積就足以摧毀一切。1908年,一個很小的,60米的小行星在西伯利亞3-6英里(5-10千米)的上空發生爆炸。即便從那麼高的地方,它還夷平了8000萬棵樹。如果它在地球表面爆炸,那威力可相當於超過1000個廣島原子彈。一個直徑只有半英里(0.8千米)的小行星爆炸在空氣中揚起的塵霧足以讓地球的氣溫持續幾年降低幾度,進而引發各種意想不到的後果。1989年,一個這樣大小的小行星就在地球六個小時前所在的位置,穿過了地球的軌道。更大的小行星撞擊結果會怎樣呢?來看一下,注意在木星身上留下這些撞擊痕迹的小行星約和地球差不多大小: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圖據:維基百科:Comet Shoemaker-Levy 9)

  那顆讓恐龍傷心欲絕而遺臭萬年的小行星直徑大約6英里(10千米)。如果被上述任一小行星撞擊,後果首先將是撞擊區域附近比太陽表面溫度還要高10倍的滾滾灼熱,小行星則以100倍子彈的速度自天而降,空氣都將來不及躲閃被壓在下面。緊接着幾乎瞬時地,衝擊波會向四周各個方向擴張,將方圓數百英里夷為平地。到此時,爆炸威力將超過十億個廣島原子彈,成百上千的立方千米大的石塊已經從小行星和爆炸地飛升出去,形成一座高聳入雲的黑牆,不可逾越。當所有這些石塊雨再由空中落下時,又會變成數以千計的巨大火球,將整個地球的城市和森林變成一片火海。很快,整個地球都會變得灼熱炙手,接下來是一連串的地震,火山爆發,前所未有的颶風海嘯猛烈地衝擊每個海岸。再然後,塵土煙霧將籠罩全球,讓人經年累月不得重見天日,地球急劇降溫——千年之後地球的氣候都無法回復如初。

  假設地球是一棟三樓小別墅大小,所有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一粒豆子大小東西的撞擊。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地球本身並不會因撞擊而受多大影響——但地球表面脆弱的生存條件將會天翻地覆。這裡有一個視頻描繪的就是我剛剛講述的這些事情,很壓抑。

  更加恐怖的是,小行星在太空中幾乎是不可見的,很難發現。太空研究機構和業餘天文學愛好者確實在追蹤一些有潛在威脅的小行星,但多數情況下,在小行星從天空翻滾而下之前,我們根本沒辦法知道它要造訪地球。

  所以,儘管我們生活的宇宙和地球看似安穩寧靜,實際上更像一個暫時平靜的森林——冷不丁地,就會從樹叢中躥出一個猙獰的嗜血食肉獸,然後絕大部分生命都將遭到荼毒蹂躪,甚至絕跡。上面的大規模滅絕事件圖講述的是發生在過去的五個恐怖故事,都是安安靜靜的地球突然變成了當時所有生物難以言喻的噩夢。這是會再次發生的——就在這裡,在你坐的地方。唯一不確定的問題是什麼時候會再次發生。

  我們來看一下6億年的動物史以及期間的大規模滅絕事件: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這條時間線上,我們看到雖然未來在劫難逃,但是這裡的時間尺度是極其大的,所以在近期發生毀滅性的自然災難危及人類存亡,這種可能性還是很低的。多低呢?

  來梳理一下頭緒,我們先假設未來5000萬年中有很大可能發生大規模滅絕事件,也就是說,有50000分之一的可能性在未來1000年內發生。按發生概率計算,這就相當於有人在地上畫個X告訴你未來一個月內會有閃電剛好擊中這一位置。一個月的50000分之一大約是一分鐘,那麼接下來一分鐘內閃電擊中X位置的概率就和地球在下一個千年遭遇大規模滅絕事件的可能性一樣。換句話說,確知閃電會在這個月內某個時間點擊中X位置的情況下,下一個千年繼續生活在地球上的安全感,應該就像下一分鐘站在X位置一樣。

  如果在閃電的例子中,一千年是一分鐘,那麼人的一生大約就是五秒鐘。所以問題就變成,如果你站到X點上五秒鐘會感覺如何?反正我無論在X點站多長時間都不會心潮澎湃,那五秒鐘可能確實有少許壓力——但我也明白自己幾乎是絕對安全的。這就是我們有生之年活在地球上應有的感覺——至少在涉及生死存亡的自然災難方面是。

  如果你只在乎自己的生命,或者只是自己後裔的十代生命,那存活於地球絕非難事。

  但如果你關心的是人類這個物種,就要換種方式思考了。如果人類作為一個物種永遠滯留於地球上,那就像一個人打算在X點直挺挺地站上好幾個月。上面的滅絕圖告訴我們,閃電大概每兩個月會擊中X點,所以這絕不是一個很好的長期計劃——不對嗎?或許先進的科技可以幫助我們在幾次迎面而來的閃電中幸免於難,但這可不是什麼讓人愉快的經歷,而且每次閃電都可能將我們一擊斃命。

  我們再換種方式來看。想象地球是一個硬盤,地球上的每個物種,包括我們,都是硬盤上面的一個Microsoft Excel文件,充斥着數萬億行的數據。用我們縮短了的時間尺度,5000萬年=1個月,那麼:

  現在,是2015年8月

  硬盤(也就是地球)形成於7.5年前,在2008年初

  一年前,2014年8月,硬盤存儲了Excel文件(即動物的起源)。從那時起,新的Excel文件就在不斷地生成,有的文件出現了錯誤信息已經無法再打開(即滅亡)。

  自從2014年8月,硬盤已經崩潰了五次——即滅絕事件——分別是在2014年11月,2014年12月,2015年3月,2015年4月和2015年7月。每次硬盤崩潰后,都會在幾小時后重啟,但重啟后都會有大約70%的Excel文件消失。除了2015年3月那次崩潰,那次有95% 的文件損毀。

  現在是2015年8月中旬,智慧人類的Excel文件剛剛生成約兩個小時。

  問題來了——假設你有一個硬盤上面儲存着極其重要的Excel文件,而且你知道這個硬盤特別靠譜地每隔一兩個月就會崩潰一次,最近一次發生在五個星期之前——顯而易見你應該做什麼?

  你肯定會把文件複製到第二塊硬盤上。

  這就是為什麼馬斯克想送一百萬人到火星上去。

  為什麼是一百萬人?一百萬是馬斯克粗略估計出的人類要做到完全自給自足所需的最小人數。這裡對自給自足的定義很簡單——就是指如果地球毀滅,火星上的人口可以繼續生存繁衍壯大下去。他們不能在任何方面依賴地球。需要挖礦?火星上的人口中要有人懂得如何開礦,要有礦工工作。需要建個新的醫院?要發射火箭去維修壞掉的網絡衛星?要擴大農業生產以解決食物短缺?由於戰爭爆發要採取緊急措施?火星上的人口需要自己解決所有這些難題。馬斯克認為一萬人或十萬人沒辦法做到——但一百萬應該夠了。

  這個概念——讓人類生命自給自足地存活於多個行星——通常被稱為“行星冗餘”。馬斯克把它稱作物種的生命保險。我把它叫作硬盤備份。

  當然,火星硬盤並不比地球硬盤可靠。它和地球一樣,也會面臨很多同樣的災難,它也會每一兩個月崩潰一次。但通常情況下,兩個硬盤不會同時崩潰。如果其中一個硬盤真的損毀嚴重,導致我們在上面的Excel文件全部丟失,那另外一個硬盤也會繼續存在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大概足以再去做一個新的備份。

  所以現在你把珍貴的Excel文件放在了兩個硬盤上。感覺應該好多了。但如果文檔對你來說真的萬分寶貴,那僅僅把它們放在兩塊硬盤上或許並不能讓你高枕無憂。你大概希望再多複製幾份到其他硬盤上。但是我們有其他選擇嗎?正好再細說一下:

  哪些行星聽上去適合生存?

  我們一個一個來看。

  水星

  水星時運不濟成了離太陽最近的行星,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圖據:維基百科:Mercury (planet) )

  就像在一張桌子旁入座時,坐在了一個450磅重、面露兇相的好色男身邊。

  如果你身處水星,那白天就要在800℉(430℃)的天氣中度過——這個溫度下,如果你朝地上扔一大塊鉛,它會融化成一團泥漿。水星上幾乎沒有大氣層,所以除了要忍受炙烤,你還會站在真空中,肺里的空氣瞬時會被擠壓而空,皮膚中的水分也開始蒸發。沒有大氣層還意味着你要遭受太陽輻射的劇毒(天空看起來就像是地球上天空的2.5倍那麼大)。這還沒完,水星的引力只相當於地球引力的38%,所以你可以在立刻死去的同時試試隨意地跳來跳去。到此為止,你一定很擔心夜晚的降臨,聽到水星的日夜循環是58個地球日你肯定會更加愁容滿面。

  一個月後,當夜晚終於來臨,你欣喜若狂,但一分鐘后你發現氣溫驟降到了-280℉(-170℃),這個溫度比地球歷史上所記載的最低氣溫(南極沃斯托克站)還低152℉。因為水星沒有大氣層,不能保留一丁點兒太陽的熱量,也無法散布熱量到行星各處。並且你還是得痛苦地站在真空中。在嚴寒中冰凍一整個月,然後再在日出時烤焦。

  你在水星最大的賭注是極點附近,那裡雖然寒冷長期黑暗,但至少有冰,你可以保持水分。理論上可以在那裡建設人類基地,但勝算太小。

  我問起Musk水星的時候,他把它稱作“地獄之洞”,關於水星的談話就再也沒能進行下去。

  金星

  金星的惡劣無人能出其右,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圖據:維基百科:Venus)

  跟金星相比,在水星生存簡直就是逍遙地坐在毛伊島的海灘吃烤蝦。

  金星的大氣層是另一個極端——濃密得不可思議——跟這比起來,真空反而讓人覺得可愛。金星之旅將會是這樣的:

  首先,空氣中96%是二氧化碳,劇毒,無法呼吸。

  其次,如果你瞬間就會被超過地球表面90倍大氣壓強的大氣層壓扁,誰還在乎空氣是否可以呼吸。這個壓力相當於你在海面一千米以下感受到的壓力——比有記載的器械潛水深三倍。即使你莫名其妙地可以保持直立,在這樣的大氣壓強下移動一下手臂也會感覺像在深水中一般艱難。

  再次,如果得知金星氣溫870華氏度(465C)誰還在乎前面兩項。想象將烤箱加熱到鉛的熔點,然後再將溫度升高138度——金星整個星球都是這個溫度。到了晚上(這裡的晚上也不會輕易到來——金星的白天比它的一年還長),金星的氣溫完全維持不變,因為它厚實的大氣層保留了全部熱量。

  在白天,你會在微光中經歷這一切,頭頂橙紅色的雲層。太陽看上去只是天空中朦朧的,稍微明亮呈現黃色的那部分。在晚上,就成了漆黑一片,沒有星光——但大氣層的高壓還在,熔爐般的高溫也還在。至少那裡不會有蟲子。

  鑒於我以上所說,蘇聯探測器金星13號的降落真得讓我刮目相看,金星13號在1982年一路降落到金星表面並且存活了127分鐘——這個時間夠長了,期間拍下了兩張照片,也是人類僅有的金星表面的照片: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在金星表面不會有風的問題,你只會感覺到輕輕的微風——但如果你順着大氣層向上走,馬上又是另一番景象。金星的高空大氣層是一種新的地獄——持續不斷的狂風,風速是地球上威力最大的颶風的兩倍,夾着一滴滴的硫磺酸(用來疏通排水管道的那種酸),嗖嗖地打到你的臉上。典型的金星。

  然而,假設你詭異地最終穿越了金星讓人痛不欲生的大氣層到達了大氣層頂部,迎接你的將是——簡直不可思議——怡人又宜居的生存條件。在金星的雲層頂部很隨機地分佈着一層和地球上的氣溫及壓力都相近的雲層,而且因為氧氣和氮氣都從金星濃密的大氣層中升騰起來(就像地球上升起的氦氣),這裡的空氣或許可以呼吸。事實上一些科學家已經認真討論起人類征服金星的高層大氣,建造“漂浮在金星大氣層中海拔50千米上空的城市”。

  我問起Musk金星的時候,我很驚訝聽到他暗示如果要去這個行星生存,還是有可能的,只是“困難重重又重重”。他說隨着時代發展,科技進步,或許有辦法清理掉金星的大部分大氣層,或許它可以作為人類在遙遠未來的殖民選擇。

  火星

  如果火星是地球上的某個地方,一定沒有人想去那裡。

  但如果說要移居到地球以外的星球,在其他所有星球都惡劣如夢魘的情況下,移居火星聽上去還是很值得考慮的。簡單來說,火星就是更冷一些的南極,看上去像亞利桑那州的沙漠,上面的空氣無法呼吸,上面的太陽如果長時間暴露其下會被輻射致死。火星在任何方面都比地球上條件最差最不宜居的地方更惡劣。但如果要建個人造“居住嚢”,建個小小的溫室花園,一個不錯的太空艙,火星上的條件還是綽綽有餘的,事實上你是可以在火星上存活的。火星上面甚至還有水——而且很多——封存在極點的冰層中,如果你在一年中合適的時間出現在火星正確的地點,還可以享受到70F(21C)的舒適溫度。或者,當你透過居住嚢的窗戶向外觀望時,至少知道外面天氣還不錯。

  火星的一天(一個“太陽日”)大約是24.5小時,這無論是對人類還是對植物來說都很適宜。而且火星重力大約是地球重力的38%,這個重力條件下,你基本可以正常運行。甚至還可以享受低重力條件下的樂趣,比如可以跳起來輕輕鬆鬆灌個15英尺的籃筐,或者住在二樓,早上直接跳出窗戶去上班(粗略來講,三分之一的重力作用就意味着,在地球上從X英尺高的懸崖跳下是什麼感覺,從火星上3X英尺高的懸崖跳下就是什麼感覺。)

  太陽系最惹人注目的旅遊景點也在火星上——太陽系最高的山,奧林帕斯山。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http://beforeitsnews.com/conspiracy-theories/2015/03/olympus-mons-on-mars-the-tallest-planetary-mountain-in-the-solar-system-2468752.html)

  這山大得可以覆蓋整個亞利桑那州,珠峰在它面前就是一個小土丘。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http://www.pianeta-marte.it/marte_in_cifre/english_guinnes_of_mars.htm)

  更不用說火星上的峽谷,美國大峽谷跟它比起來就像是被紙片割傷了一下。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http://www.pianeta-marte.it/marte_in_cifre/english_guinnes_of_mars.htm)

  我們後面還會介紹更多火星的情況,但是理論上,只要技術足夠先進,人類足夠努力,就可以將火星地球化,未來某一天變成草木茂盛,海洋浩瀚的宜居星球,甚至不用穿太空服外出。

  行星相對距離

  在我們離太陽越來越遠之前,先來弄明白這幾個距離。你可以把太陽系大致分為三等分,每段約10億英里,或者10天文單位長(1個天文單位即是太陽到地球的距離):

  第一段:太陽到土星

  第二段:土星到天王星

  第三段:天王星到海王星

  所以如果太陽系是一碼長,土星,天王星和海王星就都位於每隔三英尺處。木星離太陽六英寸(約5個天文單位)遠,將第一段一分為二,其它四個行星都擠在第一英尺的前兩英寸之內:

  木星,土星,天王星和海王星

  但願你是喜歡大地的,因為其他這幾個行星都沒有地表。來看一下這四個遙遠的行星何以至此:

  46億年前,太空中有大量的氣體雲層,不知為何開始凝結。宇宙中的物質很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就像黑色星期五突然到來,大家都瘋了似的拚命爭搶集結更多的物質。每個恆星或者行星都明白,勝利的關鍵是先發制人。如果競爭伊始你已經擁有最大的質量,那你就可以不緊不慢地繼續收集越變越大,不斷增強你的優勢。一旦某個星球在早期遙遙領先,其他星球就很難後來居上了。

  最終的勝利者會成為恆星——其他星球就淪落為狗仔行星,圍繞着恆星轉上100億年,直到恆星筋疲力竭,壽終正寢,再上演新一輪的遊戲。

  在我們的太陽系,贏得比賽的是太陽,在爭搶中聚集了氣體雲層總質量的99.8%。到那時,爭搶剩餘的質量已經變成一場血戰。那些搶到足夠多質量的至少可以保留尊嚴,做個行星。那些努力了但是失敗了的最後只能忍受屈辱,做100億年行星的狗仔——成為卑微的衛星。

  而不能成為恆星、行星或者衛星的倒霉物質就註定成為小行星——太陽系無家可歸的流浪漢——或者被更大的星球吸收,完全失去自己的身份。宇宙中也是世道艱險。

  在這場惡戰中,有時也難免尷尬。某些經驗不足的物質,不懂得太陽系形成的金科玉律——要知道自己何時被打敗,願賭服輸。水星,金星,地球和火星明顯一早發覺異常,明白太陽已經遙遙領先,識時務者為俊傑,隨即變換策略,立志成為一個行星。

  另一方面,那四個氣體巨人,懷着沉痛而又絕望的心情不屈不撓地努力收集氣體試圖翻盤,最後也於事無補。這樣一來,處境反而更糟——成了一個怪異的“似是而非的恆星”。土星的構成跟太陽一樣,是氫氣和氦氣,但和太陽不同的是,土星的質量不足以引發聚合,只足以不斷地提醒人們它在星球爭霸賽中的失利。當然,氣體巨人們並不肯承認。在大局已定,它們無法成為恆星時,它們四個齊刷刷地變換強調,聲稱自己的目標一直都是成為行星。如今,它們鬱郁不得志地成了介於恆星和正常行星之間的無人之地,傲嬌地做個沒有地表的行星度過100億年。誰都不想成為沒有地表的行星。

  我們並不完全清楚像土星這樣的氣體巨人內部究竟是什麼情況。如果你企圖去搞明白,由於土星強引力(地球引力的2.5倍)越來越快地向內吸引你,你在外太空就會被壓縮。當你降落時,世界會變得黑暗,灼熱,壓強也越來越大。最後,你所在之地就是漆黑一片,氣溫會超過太陽表面的溫度,沉甸甸的大氣層在你之上,周遭的氣體壓強之大會讓你感覺像液體(這被稱為“超臨界”狀態)。氫氣太濃,以至於電子開始在原子之間流動,營造出電流的液態海洋——導電金屬氫。至於木星中心是否有一個固態核供你降落,就未可知了。

  我們知道的是人類一定不會移居木星。或者土星。或者天王星。或者海王星。

  木星和土星周圍那些巨大的,堅如磐石的,並且有冰層覆蓋的衛星,人類倒是有可能移居過去。但那裡不會暖和。我們或許可以移居到地球自己的衛星月亮上,但月亮其實就是稍微溫和的水星——白天氣溫可以讓水沸騰蒸發,晚上的氣溫可以讓氧氣液化,並且無法抵禦太陽輻射。而且28天的自轉周期意味着植物要忍受連續兩個星期的黑暗——這可不容易。

  我問Musk,除了火星人類還有可能移居哪裡,他說如果我們的科技足夠發達,還是有幾個地方可以去的——幾顆衛星,幾個最大的小行星,甚至水星和金星如果你真的瘋狂的話,最後他說:“我是說,迄今為止,火星是最好的選擇。”

  在我們結束藍框回到非藍色的正文前,請認識到現在居住在地球上是多麼幸福!!!想象一下我們所擁有的這些特權,室溫天氣,一倍的大氣壓強,g重力,微風拂面,大雨傾盆,浩瀚海洋,磁場和大氣層對太陽的雙層防禦,食物遍地,還有你可以呼吸的空氣。得要無窮數的因素全部都剛剛好,你才能夠不用穿宇航服就可以出門散個步。接下來的七分鐘讓我們來感恩奢侈的地球生活,七分鐘后我們又會不約而同地將這感恩忘得一乾二淨了。

  我們重新定位一下。到現在為止,我們論證了:

  備份人類硬盤是現如今不僅重要而且必要的一件事——把所有的雞蛋都放在一個行星籃子里孤注一擲,我們就會很容易滅絕。

  火星是目前備份人類硬盤最好的地方。

  但隨着科技進步,我們確實可以通過佔領太陽系中十個甚至更多衛星、小行星和行星創建更多備份。

  另一個有意思的方案:科學家們探索了一系列創意來建造看起來好玩的人造太空居住地。但其實我們現在的想法會受制於現有的想象力,對於我們來說史前人類居住在洞穴裡面特別原始,我可以預見到對於未來人來說居住在行星上面也是一樣的。在過去幾千年,人類發明了“裡面”這個概念,以致現在的人們都會把家想做是一個室內的地方——或許在將來,巨大的人造太空居住地相對整個世界來說就是“裡面”,但這是一個湖光山色綠樹成蔭,居住着數百萬人的地方,睡覺時擔心天氣、地震和小行星撞擊,就如同洞穴人擔心狼群襲擊一樣。可能是這樣的。

  不管怎樣——一旦有數百萬人在幾個不同的星體或者居住地,那Excel文件就萬無一失了,人類也得以長存。

  哦對了還有

  當然,所有這些硬盤備份都還同屬於太陽系,如果你所有的備份都在同一棟房子里,就還是有問題的,比如房子失火。我們不但不幸遇到個註定崩潰的硬盤,也不幸住在一棟遲早會失火的房子里。太陽的壽命已經差不多過去一半了。接下來是第二幕的劇本: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恐怖統治地球以後,太陽會向外擴張,將我們潛在的家園一個接一個地毀滅。幸運的是,我們還有上圖中標示為綠色的那段時期,在這段時間我們就有機會做些什麼。馬斯克指出,從地球之始到海洋蒸發,熱浪來襲,無法生存,複雜生命滅亡,現在已經度過了這整個歷程的90%——“所以如果當初智能生命的形成多用了10%的時間,那它就根本不會形成了。”說到人類進化,我們現在已經到了第九局,正是千鈞一髮之際——在被永久性地打出局之前,我們必須想辦法擴張到地球以外,甚至太陽系以外。

  有一個好消息是,這裡的時間尺度都特別長。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太陽並不會有任何不軌,我想,如果我們能夠一直生存到綠色時期末期,到那時我們的科技水平一定能夠使我們A)在需要的時候輕鬆轉移到太陽系中較安全的地方,B)擴張到銀河系其他適宜生物生存的恆星系,成為多恆星系物種,並且/或者C)創造出無需恆星即可產生能量的安全的太空居住地——通過原子核技術,或者通過其他我們現在還想象不到的先進技術,後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所以我們的待做事項包括:

  1)在地球上滅絕之前,擺脫對地球的依附(通過變成多行星物種)。這就給了我們時間:

  2)在太陽毀滅太陽系之前,擺脫對太陽系的依附。

  說到第一項,沒錯,下一次大規模滅絕事件隨時可能發生,但是如果我們利用接下來的幾千年找到出路,擴張到地球以外,我們就可能在無可挽回的災難到來之前得以保留自己。

  所以情況看上去似乎還是可控的——但回到Zurple和Quignee。如果滅絕事件離我們還有幾千甚至幾百萬年之遠——他們兩個為什麼現在這個時候就在觀察143-Snoogie上發生的事情還觀察得這麼興緻勃勃呢?

  人類的可怕之處

  為了強調成為多行星文明意義多麼重大,馬斯克經常談到只有不斷拉遠鏡頭回溯歷史時所有事件才顯示出其真正的重要性。鏡頭拉得越遠,事件就要越具扭轉性才能在這個維度上顯現出同等的重要性。你可以在現實世界試一下這個變換鏡頭的遊戲。在你坐的地方,街道,房子和車子都是重要的物體。但在飛機上,這些東西都消失了,只有像城市,湖泊和山脈等大型的物體才會顯現出來。而在國際空間站,只有大洲和大洋是有意義的。再遠一些,就只看得到行星和恆星。再遠的話,只剩整個銀河系了。

  當你變換鏡頭回溯生命史(這個我們也玩過一次,在這篇文章里)時,也是同樣的概念。每日新聞里的一個事件,可能是新鮮出爐的醜聞,金融市場的波動,搶劫,遊行,運動盛會,或者是兩個政客的會晤。這些事件都相當小,因為“重要性篩選器”的篩選條件就很小。

  如果我們把鏡頭拉遠到以年為單位,就像從地面到了飛機上——大多數每日新聞報道的事件都因太遠而淡出視線,虛化為背景了。在這個距離,只有那些一年中影響最大的事件才凸顯可見,而之前較難把握的大型的重要故事情節則呈現出更加清晰的輪廓——一次惡劣的恐怖襲擊,一次大選,一個風靡全球的新產品或新服務。

  從整個世紀的角度來看歷史,就像從國際空間站回望地球。世紀性的大事,就像從飛機上無法看到的大洲和大洋的全貌——如全球蔓延的文化或政治變革,戰爭或其他悲慘事件以及它們所帶來的改變,開創先河的科學突破,改變世界的科技進步。

  如果我們再將時間視角拉遠到幾千年,更大型的故事線才顯現出來——帝國的興盛衰亡,宗教在全球範圍的傳播,科學技術的不斷迭代,以及影響世界長達幾個世紀的現象比如帝國主義時代,工業革命和民族國家的成立。

  鏡頭拉遠到1百萬年,我們就能看到人類物種的整個發展歷程。我們可以看到大遷徙,語言的發明,農耕的發明,文字和最終工業世界的發明。

  然而,即使在史詩級的視角,我們還是會因為事件太過放大而不能從整體層面看清生命的歷史。生命的歷史比人類歷史進化得緩慢得多。

  甚至遠至1千萬年的維度,我們也只能看到生命歷史的蛛絲馬跡。而人類自己的進化史,我們就可以看到大猩猩日益多樣化,類人-黑猩猩的部落分化,以及最終發展成為人類的人屬的進化。而你從1千萬年的維度來看其他生命的歷史——看不到什麼大事件,大多只是已有生物的演變。

  如果用5千萬年的視角,我們就可以看到動物界的大事件。生命越來越複雜,由魚,到昆蟲,到爬行動物,再到哺乳動物的出現,中間伴隨恐龍的出現和消亡。在這個維度,那五次滅絕事件就清晰可見了。

  我們再一路拉遠鏡頭——直到38億年——直到一端看到生命的起源,另一端是當今世界,這個維度還有什麼算是重要的呢?

  我們看到簡單的單細胞生命,接着是複雜的單細胞生命,然後是多細胞生命。我們看到生命形式不斷多樣化,從海洋到了陸地,最終哺乳動物出現,進化出高等智力。

  將哺乳動物和高等智力歸類為生命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似乎有些妄自尊大,其實並沒有,因為只有通過清醒的意識,生命才能完成下一次的重大跳躍——成為多行星生物。

  如果人類在火星上自給自足,那對地球上所有生物而言都將是一個重大轉變,即使透過最大的伸縮鏡頭來看也意義非凡——它的重要性就是這個級別的。

  這樣一來,你就會意識到,尼爾·阿姆斯特朗將登月稱為“人類的一大步”並不名符其實。登月的重要性和將人第一次送入太空或者人類第一次征服珠峰是一樣的——都是偉大的成就。但如果一個海洋生物第一次觸碰乾燥的陸地,在那躺了一分鐘隨即又被沖回大海,那就不是生命的一大跳躍,登月也不是。只有當一定數量的變異了的魚類開始在陸地自給自足地生存下來,生命才完成了一大步。同理,只有永久性地征服火星對人類來說才算是一大跳躍。但我們是不是應該停下來反思一下,在38億年——即38, 000, 000個世紀——的歷史之後,我在這聲稱這個世紀我們將見證有史以來六七次偉大飛躍之後的又一大進步,這是不是有些奇怪?這怎麼可能呢?

  等一下,這讓我想起了什麼。我們探究人工智能時,這些事情似乎都是理所當然的A)下個世紀會爆發超級智能,並且B)地球上的所有生命都將受到永久性的戲劇性的影響(先不論結果好壞)。這是不是也算得上潛在的一大步呢?

  而且——隨着我們對人類基因的認識更加深入,基因工程科學進展神速,我們是不是大可相信一百年後科學界已經找到辦法不但使人類比正常的生物壽命活得更久,甚至能夠讓人們逆齡生長?如果我們真的如願以償克服了衰老,那不也是生命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嗎?

  這都是些什麼跟什麼??

  亦或是我天真得不可救藥,亦或這真的是一個最好的時代。

  下面是我的一些想法:

  我們之前討論過,進步的速度是呈指數型增長的,因為進步越多,接下來的進步就會越快,未來知識的大爆炸將會開啟一連串級聯進步。我們可以看到一系列日益突增的進步就是這樣發生的:

  在10萬年的歷史中,史前人類物種對自然界的影響遠遠超過了正常值——沒有其他物種曾經有過如此巨大,如此廣泛,如此迅速的變化。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拉遠時間鏡頭,自從農業革命以來,人類在過去1萬年的進步又遠遠超過人類史上在此之前的任何一段萬年時期。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再次拉遠時間鏡頭,工業革命以來,1815年到2015年,近兩個世紀的工業和科技的突飛猛進,也是在此之前的任何一段兩百年時期所不可及。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如果你把這些圖放到一起,就得到了這個值得深思的趨勢圖: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所以或許並不是我太天真——或許我們有充足的理由相信我們確實處在前所未有的進步指數增長曲線的攀升期。而因為力量伴隨進步而來,如今人類物種也擁有着史無前例的巨大影響力。

  終有一天,人類的力量將會強大到一個世紀內就可以實現曾經微生物和動物生命用上億年才完成的巨大進步。

  如果一個物種變得如此強大,可以在一百年內實現廣大而艱巨的跳躍性進步,那他們基本可以隨心所欲地玩弄世界於股掌之間了。我們給它起個名字,叫到達神界。如果進步確實在加速,那不容置疑,終有一天某個先進的物種會到達神界,而且似乎已經有很多證據說明人類如果不是已經達到了神界就是在神界的門口了——太空旅行,人工智能,生物科技,粒子物理,納米技術和武器技術這些領域的發展都將對未來產生一系列不可想象的深遠影響。

  其中會有很多積極的發展可能實現人類永生,也會有更多可能毀滅物種的 恐怖的末日景象,導致大規模滅絕,甚至結束所有的生命——什麼都有可能,從計劃性病害,粒子對撞機災難,到失控的納米機器人連鎖反應,到出乎意外地對人類充滿敵意的人工超級智能,到失控的氣候變化,到更多我們受制於現在的技術水平還想象不到的事情。

  大多數今天討論的好的或者壞的巨大影響事件最終並不會發生,但有些很有可能發生——尤其隨着科技繼續進步——事實是,我們在有生之年真的能夠見證幾次堪比生命由海洋到陸地這樣影響巨大的事件。或許我們不僅正處在人類成為多行星物種這一偉大進步的前夕,我們可能也正處在另外幾大人類進步的前夕。

  還有其他現象也顯示出這是一個非比尋常的時代:

  人類歷史中99.8%的時間,世界人口都不足10億。但在最近0.2%的歷史時期,世界人口突破了10,20,30,40,50,60和70億幾個大關。

  直到25年前,地球上還從未有過這樣一個全球化的大腦,擁有無所不知的信息渠道和連接。現在我們有互聯網。

  人類歷史的前99800年中幾乎沒怎麼使用能源,而在過去200年間,我們突然奔入化石燃料時代,大量消耗地下儲存的碳能源,即使沒想明白這樣做意味着什麼。

  在過去1000個世紀中的999個世紀,人類都是徒步行走或者騎馬出行。而到了這個世紀,我們開車,乘飛機,甚至登上了月球。

  如果外星生物真的在尋找宇宙中其他生命的話,這個世紀會比之前任何世紀都更容易找到我們,因為人類向太空發射了數以百萬計的信號。

  自從動物生命存在以來,平均每隔100百萬年發生一次大規模滅絕事件,按這個時間算來,我們可能剛好在醞釀第六次。

  如果我們退一步看看這些情況,就應該看明白現在發生的所有事都不正常。當前人類擁有的力量地球上其他任何生命都不曾擁有,而且極有可能的是,十億年之後,一個歷史專業的外星人撰寫學期論文研究地球上的生命史,我們現在所處的時期——無論最終結果如何——都會成為這篇論文的重要部分。

  這也正是為什麼Zurple和Quignee現在這麼深陷其中。他們看着手機,收到IntelligenceWatch App的一條新的告警信息:

  143-Snoogie星球上的生命已達到神界。

  Zurple和Quignee不是在等小行星撞擊,或者太陽隕滅,或者近距離的超新星爆發——他們是想看接下來的一百年會發生什麼。這才是他們的賭局。當一個星球上的生命達到高等智力,通常就意味着他們離自己不成功便成仁的時刻也就幾十萬年了。他們的進步會越來越快直到最終到達神界,同時他們也會積聚力量,要麼得到永生,要麼意外滅亡——全在於哪一個先發生。

  這就是為什麼IntelligenceWatch的第一條告警消息說這裡的生命達到了“致命的智力水平”——因為拉遠時間鏡頭來看,獲得最初的智力是胚胎階段,只有到達神界才能決定這個物種會遭受流產還是會成為永存的新生智慧物種。那些到達神界的物種,不可避免地進入接踵而至的一片混亂,然後莫名其妙地從另一邊活着出來,就算“通關”了,正式晉陞為宇宙中成熟,永生,智慧的物種。

  Zurple和Quignee因為他們的賭約已經認識143-Snoogie星球一段時間了,但是任何到達神界的銀河系生命都意義非凡,並且極具觀賞性,所以最近,143-Snoogie就成了Uvuvuwu整個星球都在留意的新聞,每個人都在追着這個故事,想看看143-Snoogie上面的生命到底能不能通關。

  哪怕有很小的概率我所講的是正確的,我們真的已經達到了進步的臨界點,擁有無所不能的新力量,無人知曉並且無法預計任何後果——而且我們使用起這種力量來真的是太業餘了。。。

  那麼現在不正是備份硬盤的絕佳時機嗎?

  你只需要站在Quignee的立場——想象你在反對某個遙遠的物種。你手上有大筆錢,你真的希望他們滅絕。如果那個物種成為了多行星物種,你得多麼惱火?人類征服火星是Quignee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誠然,即使物種在多個行星生存,還是有一些災難可能會消滅他們,但是如果所有的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里,那物種滅絕就太容易了——而備份硬盤將大大減小他的勝算。

  同時,桌子對面,Zurple緊緊盯着屏幕,口中念念有詞,“加油加油加~~~油。”他的屏幕鎖定在加利福尼亞州霍索恩的一棟工業化風格的建築上——那裡是SpaceX公司總部。

  ___________

  馬斯克不是唯一一個想着火星的人。

  Stephen Hawking曾說:

  我認為除非人類擴張到太空,否則接下來的幾千年人類將無法存活下去……我們的生存面臨著很多威脅,核戰爭,災難性的全球變暖,計劃性基因病害;未來,隨着新科技發展,誤入歧途的方式也日新月異,威脅還會更多……如果我們要有一個長遠的未來,那就需要拓寬視野到地球以外,擴張到太空,到其他恆星,這樣地球上的災難才不會成為人類的終結……一旦我們擴張到了太空,建立了獨立的殖民地,我們的未來就是安全的。(摘自:http://www.telegraph.co.uk/news/uknews/1359562/Colonies-in-space-may-be-only-hope-says-Hawking.html)

  普林斯頓J。 Richard Gott教授:

  1970年所有人都預測到現在為止火星上會有人類了,但是我們沒有把握住時機。我們應該儘快來做這件事,因為征服其他世界是減少我們的損失,同時提高人類物種存活概率的最好機會。等到我們身處絕境再後悔沒有征服火星,就為時晚矣。(摘自:http://www.nytimes.com/2007/07/17/science/17tier.html?ex=1342324800&en=ccf375ae9f268470&ei=5090&partner=rssuserland&emc=rss&_r=1)

  NASA官員Michael Griffin:

  長期來講單行星物種將無法存活下去……如果人類想要生存幾十或者幾百萬年,最終我們一定要移民到其他行星……有一天,在地球之外生活的人類會超過在地球之上生活的人類。(摘自: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05/09/23/AR2005092301691.html)

  科幻小說家Larry Niven文可能說得最好:

  恐龍因為沒有太空項目已經滅絕了。如果我們也因為沒有太空項目而最終滅絕,那我們就是活該!(摘自:http://www.goodreads.com/quotes/16687-the-dinosaurs-became-extinct-because-they-didn-t-have-a-space)

  最讓馬斯克擔心的是費米悖論。我們從未見到過任何外星生物存在的證據,這太古怪了,不得不讓他懷疑,宇宙中曾有“很多已經滅亡的單行星文化”。他警告說,“如果生命確實千載難遇,我們最好儘快實現多行星存活,如果文明岌岌可危,那我們一定要竭盡全力去大幅提高我們微弱的存活率。”

  那是2001年一個朋友問馬斯克在Paypal之後他有什麼打算時,馬斯克的想法。馬斯克回憶那次談話:“我對他說,其實,我一直對太空很感興趣,可又覺得作為一個個人並沒有什麼可以做的。但是,我接著說,似乎毫無疑問我們要將人類送上火星。說著說著我開始奇怪為什麼我們還沒開始送。後來我去查NASA網站看究竟什麼時候可以去火星。”(摘自:http://www.wired.com/2012/10/ff-elon-musk-qa/all/)

  然而當他瀏覽網站時,震驚地發現……什麼都沒有。自從70年代初NASA的預算第一次被縮減之後,因為爭取不到資金,去火星的計劃就被一推再推。現在,根本就沒有計劃了。

  所以馬斯克決定出手相助——他要在火星上種一棵植物。這個計劃——被稱作火星綠洲——給火星送去一個小型的自動溫室,這是對火星的一項慈善使命。自動溫室會用一隻手臂鏟起火星的土壤,種下一粒種子,等到植物長成,溫室就發回馬斯克稱之為“用錢砸出來”的——一張照片,紅色的外星背景中一株茁壯的綠色植物,並且是火星上(已知)的第一個生命。

  這個想法其實是,通過這個嘩眾取寵的表演,再次喚醒人們對太空旅行的激情,激勵一批青少年投身航空航天事業——最終,馬斯克希望,這件事能夠重燃公眾興趣,增加NASA的預算。Musk當時相信——現在也還相信——0.25%的美國GDP,或者大約1%的預算,應當用於太空探索。他說得很清楚,他並不是建議回到60年代4%的預算的好日子——只是比現在多點,現在是低於0.5%。“只要1%,”他說,“我們就可以給人類生命買個保險。”

  隨着PayPal賣給eBay的時間越來越近,馬斯克的日子過得很輕鬆,他糾集了一幫太空人事和他一起搞火星綠洲計劃。他們需要一個火箭來做這件事,馬斯克可以用一部分他在PayPal的盈利去買一艘。當時美國最便宜的火箭也要6500萬美元,但是在俄羅斯一個二手的火箭價格只是這個數字的零頭——啟程去俄羅斯。馬斯克去跟人家商談購買三個翻新的洲際彈道導彈。三個導彈馬斯克最多願意付2000萬美元,但是俄羅斯想要更多。他空着手走了。

  就在那時候他下決心——要自己做。

  不是植物的那個項目——而是一個大項目。

  他花了幾個月,如饑似渴地閱讀關於火箭技術以及如何自己製造火箭,相信是可以做到的。

  他可以將一百萬人送往火星上。

不止回收火箭,馬斯克還想把人類送上火星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20160413_570dcdddbebff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 ...

9iNe-fxrcizu4067037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蘋果新大樓以古希臘“時光女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