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周冬雨獨白:我談的戀愛很少,真的不太擅長

周冬雨獨白:我談的戀愛很少,真的不太擅長

從粉絲哭著跪著求放過,到如今「宇宙CP快到碗里來」,《我們相愛吧之愛有天意》花了五集的時間,徹底扭轉一度下行的民意。對余文樂周冬雨這對CP,大家從一開始的不看好,到現在已經勇敢地吃起了狗糧。

改變乾坤的,還有周冬雨。

傳播工具和大眾想象合謀出了一個人,這個人是清純幹凈的靜秋、是口出狂言的小年輕、是沒頭腦的不高興……而在戀愛節目里,唯唯諾諾戰戰兢兢的、沒有安全感怕說錯話連累余文樂的、講笑話一樣說出自己被接生婆接生的周冬雨本尊,還原了一個真相:年輕藝人在自我表達與大眾接受度上,存在一種矛盾。

周冬雨的敏感、慢熱,隱藏在不講究措辭的大白話中。「有些事情你把它想沈重了它就會沈重,你輕松一點反而更輕松。」

「我談的戀愛很少,真的不太擅長」

宇宙CP去迪士尼約會的那天,因為時差沒倒過來,困成狗的余文樂,有意無意的,把頭順勢靠在了周冬雨肩上。

有過一任公開男友,傳過幾樁花邊緋聞,但周冬雨瞬間定格成jpg的僵硬,不是變紅而是更白了的臉,暴露了她在愛情方面的真相。

「因為好多人進來看見我們,有一點尷尬也好,害羞也好,不自然也好,而且我對談戀愛真的不太擅長,以前沒有過太多的戀愛經驗。」彷彿驗證此言不虛,緊跟著,周冬雨「強行」找話題的行為,把余文樂直接推向了更加想睡的邊緣,「然後(當時氣氛)太幹了,我不說也不好,我就說你頭發噴了得有二斤發膠吧,我想逗他開心,結果他真的累了。」

就像小女孩總想穿媽媽的高跟鞋,越是一張白紙的人,總想把自己武裝成閱盡繁華。

比如當余文樂把圍巾分給她一半,周冬雨相當爺們地接過來,甩在脖子上,幹脆、豪爽一氣呵成。實際上呢?「我當時就會覺得不能讓他看出來我羞澀。我好像沒有那個功能,像別的女生紅臉,聲音變柔軟那個樣子,害羞了,我就像用爺們的一面掩蓋住。」

微博上,周冬雨喜歡自稱「冬叔」,余文樂對此也表示認證,表示「在我人生當中是沒有碰過一個這麽另類的性格的女生,就是非常不女生的女生。」幾期節目錄制下來,余文樂摸清楚這位年輕「搭檔」的一些喜好,像是冷的時候,給周冬雨買一杯熱巧會比送她幾百朵鮮花管用,「她看東西的角度跟我挺像,其實我一般都不會看正常的角度,可能我們拍戲的人想象力會比一般人奇怪吧,我承認,我跟她有點奇怪。」

那麽,周冬雨到底有多特別呢?

從她和余文樂走進陶藝教室,觀眾就瞭然於心,哦,肯定少不了電影《人鬼情未了》的經典一幕。但真的被余文樂從背後環住時,周冬雨卻說,對方的呼吸雖然近在咫尺,可她當時的反應是,「我覺得他可能吃了口香糖,味道挺好聞的,綠箭的。」

被余文樂解讀為「她不喜歡被控制」的反握住對方手的動作,水瓶座女生的「外星腦洞」再次一覽無余,「我當時不知道哪來的想法,可能我真的跳躍思維,我就想看看我的手比他的手小多少。」

愛逞強的女生,展示脆弱我就輸了

別看宇宙CP現在發展得相見歡,《我們相愛吧之愛有天意》最初公布陣容時,洶湧的網路留言,曾將周冬雨卷至風口浪尖。上一次被網友「教訓」得「體無完膚」,還是因為在《極限挑戰》里花式「嫌棄」王迅。

周冬雨的性格,看起來大大咧咧又一根筋,想到什麽就說什麽,想到什麽就做什麽,有過「被14萬評論血洗」的慘痛,為什麽還敢直面「真人秀」這件似乎並不適合她的挑戰?周冬雨坦承有過猶豫,但她不願把此作為迴避一個「新鮮嘗試」的理由。

這種選擇給周冬雨帶來了極大的壓力,民間反對的聲音很多,新聞出來,標題都是「周冬雨余文樂組CP 網友:我拒絕」,有些話甚至說得很難聽。

「對於不好的言論的評價,說實話是會傷到我的。但是反過來自己會想一想,一天有那麽多人評論,我能看到的,不能看到的,我能看到的我會覺得我很幸運,我會發現大家關註我了,關註我們這對組合了,然後我會看到各式各樣的人,我覺得可以說是一種類型的人生百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我就會從中看到很多不一樣的人,甚至能看到他們的心裡。」

即便如今已經被鍛煉出強心臟,但在「極限挑戰」時期,23歲的周冬雨也懷疑過人生。沒有想到人對另外一個根本不了解的人可以那麽狠,或者沒有那些定語,就是一個人竟然可以對另外一個人有那麽深的惡意,可以那樣去表達。那是周冬雨第一次意識到,這種狂熱的、近乎集體無意識的大眾輿論竟然可以產生如此洶湧的當量。

直到現在,她的微博主頁,依然保留著當初被網路大軍「征伐」過的證據,更難得的是,她不會選擇性失明,不管好的壞的聲音,她都照單全收。

這份堪稱倔強的執著,與周冬雨聽到余文樂的「悲慘童年」,卻用喝飲料來偽裝快要掉下的眼淚如出一轍,「我不喜歡把特別柔美脆弱的一面,玻璃心的一面展示給別人,尤其是我在乎的人,不在乎的人就更不願意展現。所以以往大家看到我,說什麽我的臉像別人欠我多少錢似的,可能大家往往會看到我這一面,就是因為我不想去展示我脆弱的一面給別人看,因為我覺得這就輸了。」

之所以抱有這一想法,得益於媽媽從小灌輸她的,「一個女人的眼淚不能不值錢,女孩的眼淚是很珍貴的,說得惡心一點,就是小時候看了一個童話故事,說女孩的眼淚都是珍珠,雖然我的(不是)珍珠,但是我也不願意流給別人看。」

成長需要時間,每個人的進度都不同

余文樂在采訪里曾說,在這段時間的接觸里,「可能會感覺到她失去了她這個年齡應該有的青春活力跟率直,跟正常女生一樣的簡單笑容。」

誠然,現在的周冬雨,拍戲、拍節目的空檔,看的書是《說話之道》。她對其中一段印象深刻,大意是那些罵她的話固然會傷她的心,但從另一個角度想,會覺得對演戲是一種幫助。「因為我的理想是演各種不同的人,我可以去借鑒他們的心理,他們的話,因為它刺痛了我,我會記住這種感覺。」

範冰冰有句名言,擔得起怎樣的詆毀,才配得上怎樣的贊美。反過來說也一樣,天底下沒有便宜可占,從謀女郎的高起點里得到多少名和利,周冬雨也相應地有多少付出和麻煩。

當事者周冬雨,已能將這些視作額外收獲,「我覺得老天爺雖然讓我不會表達,嘴笨,大家說(我)情商智商都不夠,我真的覺得他們說得挺對的,但是我覺得老天爺給我的這項奇異功能,還挺開心的。」

大眾傳播心理就是這麽奇怪,五期節目下來,周冬雨和余文樂漸漸成為《相愛》里廣受喜愛的一對。迷妹的眼裡也不再只看得到男神的暖和帥,「挺喜歡這對的,雖然開始有點尷尬癌,但兩個人一直都為了彼此了解而努力付出。」「以前不了解周冬雨,看宇宙夫婦,覺得她挺好的一小姑娘。」

成長需要時間,每個人的進度都不同。但如果周邊環境多些包容,少於苛責,相信並堅持初衷,總有機會等到撥雲見日

周冬雨獨白:我談的戀愛很少,真的不太擅長

source : http://tw.gigacircle.com/4344885-1

看看這個吧

《上癮》小鮮肉被爆姐弟戀 黏單親美女畫家熘狗

HDé«�æ¸�æ��人å ...

韓女團熱舞到一半「大走山」 網看傻:超尷尬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