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趣味 » 長篇鬼故事~PART 1

長篇鬼故事~PART 1

長篇鬼故事~(1)

我側臉望去,怎麼說呢,那是一張非常古怪的臉,彷彿帶著人類的各種表情,喜怒哀樂都有,五官就像被小孩打亂的積木,也像被水沖洗過的泥塑雕像一般,彷彿所有的東西都扭曲在了一起。可是我可以清楚地看見他的嘴巴。

這個世界上的人幾乎都有說謊的經歷。尤其是成人,只不過區別在於或多或少罷了。即便是啞巴,也可以欺騙人,因為說謊並不一定要靠嘴。再者說,有些謊言其實也並不見得一定令人厭惡,有時候反而還是娛樂的調劑。

所以大家把4月1日定作愚人節,在這一天,大家可以放開來盡情地說謊,前提是別造成太大的麻煩。當被騙之人氣沖沖地找到你或者甚至要捲起袖子開始動手時,你大可以不慌不忙地指指日曆,然後給他一個微笑,他也就會還以會心的一笑,也許還會盤算著去騙別人。

我的同事小李,就是這樣一個人。他有兩個嗜好,第一就是撒謊,或者可以說是說大話,也可以叫吹牛。好在他的謊言大都是非常善意和搞笑的。編輯部的工作十分繁重,有他在,大家可以暫時放鬆一下,抱著輕鬆的態度來看他表演,他也很熱衷於這樣。雖然偶爾會被他忽悠一下,但想想他的性格,大家也就不去追究了。

至於他的第二個嗜好,就是他非常好吃。他經常誇口說,四條腿的,桌椅不吃,兩條腿的,父母不吃,除此之外什麼都吃。而且尤好野味和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像昆蟲啊之類的,他還經常向我抱怨,說這個城市對飲食不太開放,居然沒有炸蒼蠅和蛆。我只好抹著頭上的汗水賠笑點頭稱是。

這就是小李,一個喜歡開玩笑的人,但是今天我發現他竟和我開了個不小的玩笑。

有時候,一些謊話講得,而一些則講不得。

當我坐了兩個多小時的汽車、冒著大風趕到教育廳時,卻被告知人家根本沒事情找我。回到報社,發現同事多有怒色。一問才知道,居然都被小李騙了。

今天是愚人節,按照他的個性這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可是這也給大家帶來太大的麻煩了。

終於,小李出現了,他的表情有點恐懼,也有點疲倦,眼袋像發起來的香菇,沉甸甸地吊在眼皮下面,嘴唇乾裂得厲害,瘦長的馬臉上也沒有太多血色。他經常熬夜,雖然我規勸過他幾次,可是他依然故我。

當大家責問他時,小李顯得非常驚訝。

沒有啊,我是打算今天和你們開玩笑,可是這些話我都沒有說過啊,我也沒有叫歐陽去那裡,絕對沒有。他幾乎快哭出來了。我心中覺得納悶,小李絕對不是那種做了不認帳的人,可是我在電話里聽到的明明是他的聲音。

可是大家根本不相信,小李說的話,被認為是狡辯之詞,反而激起了更大的怒氣。我連忙把他拉出辦公室,來到過道的走廊上。

小李委屈地低著頭,一個勁抽著悶煙。

可是我昨天晚上在電話里聽到的明明是你的聲音,雖然我懷疑過,但你賭咒發誓說是真的,還說非常緊急。我盯著小李的眼睛說。

因為大多數人撒謊的時候,眼睛會轉向斜上方。

小李沒有,可是也不見得就代表他說了真話。

絕對沒有,昨天我回家就睡了,一覺醒來就來報社了。歐陽,你要相信我啊,雖然我平時愛開玩笑,但你也知道我不會搞得大家這麼狼狽的!他有些激動,抓著我的肩膀說道。我忽然注意到他的牙齒。

小李的牙齒很白,這在抽菸的人中算是另類了。

不過也正是由於那整齊的、白森森的牙齒,我才看得很清楚。他的牙齒中間,居然夾雜著一絲非常鮮紅的肉絲。

那絕對不是普通的肉絲,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或許,和紀顏他們待久了,腦袋也有點混亂。可是我的確覺得那肉絲看著讓人很不舒服。

在小李的一再說明下,大家也就原諒了他。不過事情並沒有結束,下班的時候小李忽然拉住了我,而我正好也想找他談談。

因為今天他的表現太反常了。

我前面說過,小李猶如辦公室里的潤滑劑,要他一小時不笑不說話絕對會悶死他,可是今天一天下來,小李居然一句話也沒有說過,也沒有任何錶情,凡事只是靠點頭、搖頭來應付,大家都以為他是在為早上的事情內疚,可我卻覺得不是那麼回事。

究竟是怎麼了?我看著小李不解地問。小節緊緊閉著嘴唇,我看得出他是特意的,因為他的下嘴唇幾乎被牙齒咬出血了。

他大力地搖晃著腦袋,顯得非常痛苦,但就是不說話,終於,他好像想到了什麼,找來了一摞白紙。這點我也想到了,於是我說,他寫。

為了方便大家閱讀,我還是以小李的口吻來寫下去。

你知道我這人,喜歡亂吃東西,雖然偶爾也得過一些小病,但大都沒什麼事情發生,可是這次,身體好像出事了。

昨天晚上的時候,我一個人下班回家,天色暗得很快。那條路非常狹窄,而我也在盤算著晚飯的去處,正在這時候,我看見街邊牆角處出現了一張人臉,就在我旁邊。

我側臉望去,怎麼說呢,那是一張非常古怪的臉,彷彿帶著人類的各種表情,喜怒哀樂都有,五官就像被小孩打亂的積木,也像被水沖洗過的泥塑雕像一般,彷彿所有的東西都扭曲在了一起。可是我可以清楚地看見他的嘴巴。

忘記說了,那是張男性的臉,大約40來歲。因為天色很暗,我只能看見他的臉出現在前面的圍牆上,那圍牆大概有一米多高,如果我站在裡面,大概也就是能露出一張臉。

他的嘴唇很厚,但很端正,蒼白得很,可是卻不及他的牙齒那麼白。

當他張開嘴唇時,那如腐骨似的牙齒開始上下振動,發出一陣咯咯咯的笑聲,那天溫度不低,可我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而且奇怪的是,他居然在往前飛快地跑動著,可是臉卻一直對著我。

我幾乎忘記問他是誰,可是那個怪人卻主動說話了,聲音很古怪,和他的長相非常不搭調,那是一陣陣尖細如女子樣的聲音。

今天的天氣很糟糕,大雨大風。我忍不住笑了,那天明明是艷陽高照,很少在3月底卻有著將近30度的天氣,而這個人卻高喊著大風大雨,這不是比我平時還滑稽嗎?

我自然去譏諷他,可是那人毫不在意,依舊咯咯咯地笑了幾下,繼續喊道:你是個女人,很漂亮的女人。這句話更讓我詫異了,我甚至開始有些討厭這人了。我雖然不是五大三粗的,但還不至於會被人誤認成女性。我一下子就對這個怪人感到索然無味了,我也喜歡開玩笑,但我不會開如此無聊的玩笑,於是我想快步離開。

可是人臉又說話了,這次說的話卻讓我吃驚不已。

食吾肉,汝可為我,飲吾血,汝不可言實。他沒有再笑,而是換了非常嚴肅的表情說著,而且一雙如同貓眼般發著綠光的眼睛一直盯著我。終於,我忍不住了,嘴裡嘀咕著瘋子,咒罵著離開了那條狹窄的街道,以及那個怪人。

但怪人的最後一句話始終在我耳朵邊迴蕩著,似乎不管我走多遠,那句食吾肉,汝可為我,飲吾血,汝不可言實,就彷彿是有人在我耳朵邊上說著一樣。

不知道走了多遠,我發現自己居然迷路了,我居然在自己走了幾年的熟悉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

可事實就是如此,這陌生的地方我壓根不認識,而且一盞燈也沒有,四周都是聳立的冰冷樓房和磚石砌成的街道。我幾乎辨別不出前路的方向,只好暫時待在原地。我還拿出手機想打電話,可是那裡卻顯示沒有信號。

那時候已經是晚上10點多了,我居然不知不覺走了幾個小時。

還好,前面不遠處似乎有點微弱的燈光。走過去一看,居然是一家小店,只有一人,一台,一桌,一椅。

 ~待續~

下PART

source : http://my.vdoobv.com/article.aspx?id=1098440

看看這個吧

和泉紗霧的妹控們看過來! 台灣還未出版的作品! 希望各位慎入…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進擊的巨人神展開,牆內世界只是個實驗室!慎入【透劇】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