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趣味 » 長篇鬼故事~PART 2
ohwologo2.png

長篇鬼故事~PART 2

長篇鬼故事~(2)

人是個老人,看不清楚面容,彎著腰,穿著厚實的藍布外套,黑色的圓頭布鞋,拿著木頭長筷在一口大鍋里撈麵。

台是灶台,很簡陋的那種,我印象里祖母在鄉下經常使用,缺點是煙太大了。

桌是張簡陋的木桌,方方正正,上面還有毛刺,居然還沒有拋光上漆,灰白色的,似乎有些年頭了。

椅子自然也是木椅,不過還算結實。

這是一家街邊小店,不過在這麼冷清的地方能有生意嗎?還好,我也算幫了他一把,因為那時候我的肚子已經很餓了,而且天氣開始降溫,就想吃點熱的暖暖胃。

我問老人有什麼食物,他居然笑著反問我:不知道您想吃什麼呢?只要您想,我就能做出來。

老人的話語很堅定,不像是開玩笑,可是這個牛皮似乎吹大了。我四下瞧了瞧,簡陋的店裡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材料,和普通的街邊大排檔沒太大區別。

我笑了笑,對老人說隨便來點,好吃就行。

要好吃的麼?太簡單了。老人又笑笑,轉身離去。

不久,我聞到一陣奇香,我敢打賭,我這輩子,不,甚至你都絕對沒有聞過那種香味。我吃過的東西也不少了,可是絞盡腦汁也想不出那是什麼肉。肉香里居然混雜著一種非常原始的、充滿誘惑力的味道,如同少女的體香一般,又像是飢餓的人嘴邊的食物散發的香氣。

終於,在我的期盼下,老人把一個冒著熱氣的搪瓷大碗端上來,熱氣沖在我臉上,我依舊無法看清楚老人的樣子。

吃吧,你絕對會滿意的。老人冷冷地說了一句,就繼續忙活去了。

碗里的肉鮮紅鮮紅的,是碗肉羹,上面撒了些蔥花和嫩薑絲。我舀起滿滿一勺肉,放進了嘴巴里。

那是種難以描述的味道,非常鮮美滑嫩,彷彿肉都沒有經過牙齒,直接順著舌頭滑進了喉管,然後進入食道去了胃裡面。而且肉的香味彷彿在整個身體里擴散開來,沖向腦門,頓時疲勞、飢餓、寒冷的感覺一掃而空。我如同餓了幾天的孩子,一下子就把那碗肉羹吃了個乾乾淨淨,一點兒都沒有剩下。可是,吃完我就後悔了,我甚至恨不得把他吐出來!

(當我接過那張紙時,卻看見小李寫的是他而不是它,我暗想或許他寫錯了。我看了看小李,他的樣子有點激動,字跡也開始潦草起來,這絕不是我平日裡認識的小李。)

當我抬起頭,準備付帳的時候,老人背對著我搖了搖手。

你已經付過帳了,我甚至還要跪下來感謝你,因為你終於幫我解脫了。老人看上去似乎很開心,一句話居然被自己的笑聲中斷了數次。那時候我非常地吃驚,起身過去一看,老人居然平白無故地慢慢消失了,如同把一硯墨汁潑向了水池,漸漸融合在夜色里。

我奇怪地走進裡間,結果看見了兩樣東西。

一張皮,和一個頭。

這些都是我剛才吃下去的不知名動物剩下來的。可是當我看見的時候,幾乎忍不住劇烈地乾嘔起來。

皮是張兔子皮,我經常吃野兔,自然識得,而且這隻野兔個頭很大。

而頭,卻是個人頭。

而且就是不久前我在街道上看見的那個古怪的人。他的臉給我的印象太深了,那張臉是別人無法模仿的。

整個人頭被拋在了地上,臉正對著我,還帶著笑意,眼睛眯成了一條細縫,開心地望著我。

我很想把剛才自己吃下去的肉吐出來,可是無論我怎麼樣噁心,摳自己的嗓子眼,就是吐不出來,甚至我把之前吃的早餐和午餐都吐出來了,也吐不出那些肉。

當我吐得兩眼昏花,趴在椅子上時,忽然聽見了一個聲音。

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如女子般的尖細,而且就在我耳朵邊上,我不敢回頭,因為我心裡知道那是什麼。

吐不掉的,那些肉已經融合到你身體里了,那些肉就是你的肉,你身體的每一寸皮膚裡面都包含了那碗肉羹,除非你把它們全部剮下來。真的,真的謝謝你啊。聲音開始慢慢消退,彷彿離我越來越遠,終於,好半天我才回過頭來。

可是我回頭時卻正好對著那人頭,原來它一直就在我旁邊。

人頭微笑著不停地說著那句食吾肉,汝可為我,飲吾血,汝不可言實,接著,也如同那個老人一樣,消失了。

也不知道在地上趴了多久,我才強撐起自己幾乎虛脫的身子。

可我走了沒多遠,就發現自己居然就在家附近。到家的時候已經凌晨了,我倒在床上非常睏倦,卻一直睡不著,直到熬到早上來上班,卻被你們告知我捅了這麼多婁子,你說我冤不冤枉?

小李寫完這張,我終於明白他牙齒里的肉絲到底是什麼了。

可是這和他不說話有什麼關係呢?

很快,小李的紙條又遞了過來。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我也可以告訴你,因為我發現自己無法說真話了,最簡單的也不行,我的話一出口居然連自己也控制不了,說出來的都是與事實和我內心真實想法相違背的東西,所以我索性閉嘴不說。我知道你經常會經歷些古怪的事情,所以才告訴你一個人,如果告訴別人,他們非把我當成瘋子送進精神病院不可!小李見我看完,雙眼帶著哀求望著我。

一個人可以說話,卻無法按照自己的想法說,那是件多麼可怕和悲哀的事情。

可是我也只能眼睜睜看著,束手無策。當我艱難地告訴小李我無能為力時,他也只好苦笑了一下。

他收拾好東西,遞給我最後一張紙條。

我先回去了,明天再說吧。

小李漸漸走出了我的視野。他的家離我家不遠,大概步行十幾分鐘穿過兩三條街道就可以了。我決定去查查有關書籍,或許可以給他些幫助。

雖然已經夜深了,寒意四起,可我還是裹著毯子尋找著那些古典書籍和一些民間傳說。

今天還是愚人節,因為還沒有過12點。當我翻閱著那些書籍時,忽然想到了這點。

該不會這小子一直在欺騙我吧,他的演技向來很好。難不成他明天早上會活蹦亂跳地嘲笑我的愚蠢?

上當受騙總歸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我開始猶豫,不過還是繼續查找下去,終於,我找到了一些線索,可又不是十分確信。

因為我也曾經聽人提及過這種東西,可那畢竟是傳說中的東西,現在怎麼可能還存留著呢?

但它與小李的描述太接近了。我想了想,不管了,拿起書往小李家走去。

外面的風很大,接連數日的高溫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狂風和刺骨的寒冷。我裹緊身子,生怕書被捲走了,頂著風艱難地來到小李家。

他家在一樓,或許大多數懶人都喜歡住在底層,少走一點算一點。

屋裡的燈沒亮,大門卻是虛掩著的。我無法確定裡面是否有人,或者說難道是進了盜賊?我只好悄聲地推開門走了進去。房間裡很悶熱,我忍不住走到窗前打開窗戶,我來過他家幾次,對這裡的格局還是很熟悉的。

房間裡很暗,沒有任何聲音,看來並沒有賊,有的話,我進了屋,賊估計也就跑了。我依稀看見地板上倒著一個人,看身材似乎是小李,可是又好像哪裡不對。

難道被刺傷了?我擔心小李的安全,趕緊伸手打開了牆壁吊燈的開關。

亮光一閃,房間瞬間一覽無遺,我覺得有點刺眼,可是很快就覺得後悔了。

我後悔打開了燈。

地上倒著的是小李,嚴格說,應該是他的屍體。

因為小李的頭不見了,我只能從他的衣服來判斷是他。可奇怪的是,地面上一滴血也沒有,彷彿是個塑料人偶被切去了頭顱一樣。

我小心地走過去,蹲在屍體旁邊。頭部的切口很粗糙,不像是用鋒利的刀具切的,倒像是被硬生生撕下來的一樣。

~待續~

下PART

source : http://my.vdoobv.com/article.aspx?id=1098441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3.png

錢對壹個女孩子有多重要

本文含有較清涼圖片或內容,並不 ...

ohwologo1.png

丈夫無怨無悔照顧病妻15年,七夕為其寫“七夕情書”

本文含有較清涼圖片或內容,並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