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趙薇VS環球時報:人和動物互換角色是坑?
ohwologo3.png

趙薇VS環球時報:人和動物互換角色是坑?





最近,微博上一組「人和動物的角色互換」的九宮格圖片吸引了很多人轉發。原本偷獵分子用電鋸鮮血淋漓地鋸下犀牛角的場景,被畫成犀牛用電鋸鋸下人的鼻子;原本人把狗用鏈子拴在室外的場面,被畫成一個人赤身裸體蹲在窗外、一隻狗衣冠楚楚地坐在屋裏還喝著咖啡……這套極富衝擊力的圖片也得到了著名演員趙薇的轉發。

對此,環球時報發表文章《這個大坑,哪怕趙薇跳了我們也絕不跟著跳!》,其中寫道:研究表明,人類本性根本不熱愛全人類,也絕不是在這個基礎上延伸出對動物的熱愛。人類其實是黨同伐異的,袒護親密的人和動物,漠視陌生的人和動物。如果沒有理性的指導,動物福利主義只能喚醒人性中的醜惡一面。

趙薇隨後轉發並發表不同意見:「對於動物來說,人類就是上帝」你們發表這種看法我真是瞠目結舌!轉發這種微博不是爲了提醒人類要成爲素食主義者,那是違背弱肉強食的殘酷生存法則的,大自然本來就是一個生物鏈!這個微博只爲喚起人類的善念尤其是感恩之心!沒有什麼是理所應當的,唯有感恩之心讓我們得到更多的幸福!(新娛)

以下爲《這個大坑,哪怕趙薇跳了我們也絕不跟著跳!》全文:

最近,微博上一些媒體發了一套「人和動物的角色互換」的九宮格圖片。原本偷獵分子用電鋸鮮血淋漓地鋸下犀牛角的場景,被畫成犀牛用電鋸鋸下人的鼻子;原本人把狗用鏈子拴在室外的場面,被畫成一個人赤身裸體蹲在窗外、一隻狗衣冠楚楚地坐在屋裏還喝著咖啡……這套極富衝擊力的圖片吸引了很多人轉發,包括著名演員趙薇。

民國有個學者叫辜鴻銘,曾經替中國傳統的納妾制辯護。有個英國貴婦人問他,爲什麼一個男人可以娶許多女人,而女人不能有很多男人,辜鴻銘回答說:「男人好比是茶壺,女人恰如是茶杯,你見過一把茶壺配四隻茶杯,可曾見過一隻茶杯配四把茶壺的?」 據說此言一出,那位貴婦人便無言以對。

辜鴻銘是詭辯高手,把「機械類比」這種詭辯術用得爐火純青。本來,男人根本不是茶壺,女人也根本不是茶杯,但一旦你被他的機械類比蠱惑,就掉進了他挖的坑,不太容易出來了。辜鴻銘的「茶壺茶杯」論當時流傳很廣,比如陸小曼和徐志摩結婚後,就對徐志摩說,你不是茶壺,而是牙刷,不可公用,只允許我私使。這表面上反駁了辜鴻銘,實際上還在辜氏機械類比的大坑裏不能自拔。

與此類似,我曾經在網上見過國外有穆斯林這樣解釋女人爲什麼應該把全身包得嚴嚴實實:女人就像棒棒糖,男人就像蒼蠅,棒棒糖不包上紙,就會被蒼蠅叮。要反駁這種言論,絕不能順著他的思路,說什麼棒棒糖也可以做得不招蟲子,因爲這就跳了坑。其實只要簡單一句話,既不跳坑,又能幹淨利落地做出反駁——女人不是棒棒糖,男人也不是蒼蠅。(如果是我,可能還會再加一句:能做出這種類比,腦子是不是有病?)

說回到這套「人和動物互換」的組圖。其實這裡也暗藏了一個類比:動物可以和人類比。於是,既然人和人之間應該常常換位思考,那麼人和動物之間也應該換位思考。比起什麼「茶壺茶杯論」、「棒棒糖包紙論」來,這個類比倒不那麼淺猥,但可惜的是,只要稍一分析,就會發現它還是很機械。

所謂「換位思考」,一個「換」字表明了這本該是個雙向的過程,既有甲換爲乙替乙思考,又有乙換爲甲替甲思考,最後甲和乙還要彼此溝通各自的思考,達成諒解。但是,人可以把自己換到動物的位置上替動物思考,動物能把自己換到人的位置上替人思考,並且和人互換意見嗎?當然不能!國內外的動物福利主義者嚷嚷了這麼多年「動物也有靈」,但連一個最基本的事情都沒怎麼做到,就是讓動物明確表達自己的意見。這本來就是強動物所難——沒有像人那樣的智力,怎麼可能表達什麼意見!

既然如此,動物就不能和人類比,不能和人互換。非要讓人和動物單向「互換」,那豈不是也可以讓人和石頭「互換」、和水「互換」?這樣的話,我們修高鐵隧道,也是讓山石家破人亡,何其殘忍!我們修核電站,更是讓鈾元素粉身碎骨,何其不仁!

儘管如此,動物福利主義者卻可以大言不慚地宣稱他們是動物的代言人,能讀懂動物的思想,能代表動物和人類抗爭。可是在我眼裏,這哪是什麼動物和人類的抗爭,這不過是一羣秉持了一種強烈的意識形態的人在和其他不持這種意識形態的人抗爭罷了。所謂捍衛「動物免於被屠殺和虐待的權利」,其實不過是捍衛「人類免於因看到動物被屠殺和虐待而產生心理不適感的權利」罷了。人和人的鬥爭,被包裝成人和動物的鬥爭,這種巨坑我可不跳。

還有一點讓我覺得好笑的是,組圖中的9種動物,有5種(黃牛、狗、鵝、家兔、豬)是歷史悠久的馴化動物,在形態上已經和野生祖先有了極大差別,以至於動物分類學家給它們起了專門的學名。對這些動物來說,人類其實就是上帝,因爲沒有人類的馴化,這些馴養動物根本就不存在,更談不上被殺戮和虐待了。

拿家兔來說,它是由野生的穴兔馴化而成的。實驗用的大多是白兔,也就是患了白化病的品系。這種白皮毛、紅眼睛(因爲眼睛無色素而顯出血管的顏色)的品系因爲缺乏保護色的僞裝,在野外過於顯眼,根本無法生存。人類的確因爲醫藥研究等目的殺死了很多白兔,但也因此才讓它們得以源源不斷地傳宗傳代。沒有人類的飼養,它們又豈會有被殺的資格?

狗就更有意思了,它是由狼馴化而成的。一項最新的研究表明,中國華南很可能是狗最早馴化的地點,時間是3萬多年前。假如這項研究可靠的話,那今天我們中國人可以理直氣壯地對狗說,就是我們的遠祖當年把你們最先創造出來的。有部叫《狼圖騰》的小說大談「狼性」,說什麼「狼是不可馴化的」,真是太低估東亞人類先民的能力了。如果連狗本身都不存在,那現在也根本不會有該不該把它拴在室外的爭論。

組圖中的毛皮用狐馴化較晚,只有一兩百年歷史,但也仍然是人類的造物,在這個本質上和前面5種動物沒有區別。另一張圖中做壽司的魚雖然很可能是野生動物,但在科學捕撈的指導下,也不會有滅種的擔憂。9張圖中只有犀牛和棕熊這兩張我可以接受,因爲犀牛是極爲瀕危的野生動物,棕熊在包括中國在內的很多地方也是瀕危野生動物,它們的確需要保護,這個在科學上是沒有爭論的。爲了喚起民衆保護野生動物的意識,可以採用一些直擊心靈的煽情手法,這個我不反對。只不過,這些煽情手法必須在理性思考的指導下使用,否則,就是禍害了。

理性在今天似乎成了一個備受嘲笑的詞彙,但它是我們這個現代化、工業化社會正常運轉的基礎。科學家通過理性,才知道人類的本性還有蒼白可怕的一面。美國曾有人做過調查:如果一輛大客車失去了控制,馬上要壓到一隻狗和一個人,而且你只能救一個,那麼你會救狗還是救人?有超過500多名填寫調查問卷者都說,要看情況而定——是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狗?

研究表明,「每個人都會救自己的兄弟姐妹、爺爺奶奶或親密好友,而不會救一隻陌生的狗。但在自己的寵物狗和關係不那麼緊密的人――比如遠房表親或陌生的同鄉人――之間,很多人都選擇了救狗。令人震驚的是,40%的參與者都選擇救自己的狗而不會救外國遊客,包括46%的女性。」

動物福利主義者喜歡把愛護動物當成愛護全人類的延伸。但是,類似這樣的心理學研究清楚表明,人類本性根本不熱愛全人類,也絕不是在這個基礎上延伸出對動物的熱愛。人類其實是黨同伐異的,袒護親密的人和動物,漠視陌生的人和動物。如果沒有理性的指導,動物福利主義只能喚醒人性中的醜惡一面,爲了親密的動物而犧牲陌生的人命,而這在中國的動物保護運動中並非沒有兆頭。


source : http://tw.gigacircle.com/4354810-1

看看這個吧

劉德華愛妻素顔逛菜市場 略顯發福和憔悴

  朱麗倩和女兒(資料圖)   ...

高圓圓見到他超激動 網友喊話趙又廷:你老婆被撩啦

  高圓圓難掩喜色   據台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