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范冰冰李晨兩人的戀情的公開以後,粉絲們紛紛的送上祝福,對於兩人何時結婚一直是大家所關心的問題。對愛情觀,范爺將她那霸道一面展現出來,表示真正的愛情是至死不渝的,從小到大,女神範冰冰的氣質有點鶴立雞羣的感覺,在那裏都會成爲一個地方的焦點。

  范冰冰的工作室在繁華的鬧市之中,門口有著幾個正紅色的小沙彌雕塑來爲你進行引路,進入以後你就會發現進入一個世界。會議室皮沙發一片雪白,上面有著水晶亮鑽裝飾,桌上的茶具也非常惹眼——一對長頸鹿母子盤踞在茶盤中顯得十分可愛,就連那茶匙都是一隻抽象造型的小長頸鹿。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當然凌駕於所有精美華麗之上的是牆壁上那些大幅大幅的范冰冰藝術寫真照,妖嬈的坐姿,復古的紅脣,倨傲的眼神,如果照片上的那束目光落下,大概正落在這間會議室裏唯一相對平常的物件,那面會議寫字板上(這個房間裏,即便角落裏的小風扇也有著不同尋常的可人粉紅色),板子上那些進行中的演算全部是以億元爲計數單位。

  隔壁的另一間辦公室則大大的不同,水晶吊燈,巴洛克式造型傢俱,歐式田園碎花的牆壁,色彩參差的代藝術畫作,還有那鳥籠、面具等等富有戲劇系的裝飾,還有那散放的粉粉的Hello Kitty(凱蒂,日本卡通人物),只是從門口路過,眼睛就會應接不暇。女性化都被放大到了極致。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真的見到范冰冰反而是降了一個調的。素淨的臉,恬淡的衣著,直而長的黑髮,平底鞋,唯一和牆上照片相應的是豔紅的嘴脣,滿眼清淡中唯一的跳脫,猜她大概是深知自己的美豔,故意有所節制。同樣意外的是,她也沒有通常明星們的那種見面就職業化地與人熟絡,進門先確認採訪時長,再公事公辦般開口講起她的電影,直聊到採訪結束,卻反而主動問起我手裏的書,聊起那些高冷文藝的大師作品,於是就只好反反複復地道別。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表面上的高冷,就像學生時代那些驕傲的校花們。事實也是如此,范冰冰說,12歲就覺得自己已是萬衆矚目了。煙臺是一座小城,范冰冰上中學的學校,卻是所面向全省招生的5000多人的大校。中學開始要騎自行車上學,幾乎每天放學她騎上自行車,車胎都是沒有氣的。明明是早上出門的時候,範爸打好了氣的,到了晚上放學的時候總是會沒氣。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這時那些比范冰冰高一兩個年級的男生就「適時」出現了:「既然你的車沒有氣了,我陪你走一段吧。」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一個星期,范爸就開始警覺,從此早晨送女兒上學,晚上下晚自習接女兒放學,晃眼就溜走近10年光陰。少女時代起,這便已是習慣了的狀況而已,如今想起倒多些對父親的感激。但范冰冰自己心裡的萬衆矚目,卻不是打這樣的事情上來的。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中學時候范冰冰在軍樂團裏學音樂,吹長笛。每一次專業考試,她的長笛成績總是排在第一,大家覺得這是因爲她漂亮,但很少有人知道她每天都練習長達六七個小時間,范冰冰將手掌攤開看那些殘存的繭子,手指上變形的關節。「不管考試還是比賽,我就覺得我做得很好,慢慢就有信心。我的萬衆矚目感就在那裏了,我很努力練習,不是爲了成績本身,我要萬衆矚目的感覺。」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12歲起范冰冰享受做焦點的感覺,甚至從那時候開始,范冰冰就知道自己以後一定會做演員,上電視,進電影院,如今她甚至覺得這是某種命定的安排。「世界上就是很多重門,可能有一些人串了很多很多門,但是他都沒找到自己最想要的那個方向。但是我就是那個最幸運的,就直接把我放到了門口。所以我不用太使勁,輕輕一推就看到了自己想要什麼。」

  從《還珠格格》裏的金鎖,到《手機》裏的武月,初出茅廬,范冰冰的星路就是一片坦途。10年之前,范冰冰在周曉文導演的《大唐芙蓉園》裏第一次演出楊貴妃,當時周曉文導演形容範冰冰:「再要用我們對美的看法去界定楊貴妃的話,就會是范冰冰那樣的美女。」取勝的還是美貌。10年之後終於不止於此,這部有「天團導演」之說的《王朝女人·楊貴妃》裏,田壯壯導演說范冰冰:「她每場戲都要動情要走心。」張藝謀導演也讚賞有加:「她把人物演的,慢慢看戲不是戲了,跟著她的人物走,最後出來欲罷不能。」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范冰冰說自己幾乎把市面上有關楊貴妃的書都讀了一遍。「有很多不同的版本,很多不同的角度,甚至很多不同國家的作者在寫這樣一個中國女人。我覺得每個人有他自己的解。我只能把這些東西組成一個我自己的感受,再加上劇本現有的東西,跟導演去溝通。」甚至,讀這些書,既不是討好導演,也不是討好觀衆,她更在乎自己的好奇心。「所以我可能從來沒有想過觀衆這個時候會不會喜歡這樣一個東西。可能我一直都是這樣。我沒有特別去在意觀衆在想什麼。我只是在想我心裡是怎麼感受的。真的每個人的理解都不一樣。你沒有辦法去滿足所有人的要求,但是我可以滿足自己的好奇心,有個獨一無二的楊貴妃是范冰冰所想所做組成的。」

  范冰冰覺得自己是「偏古」的一個人,她享受去想象那個遙遠時代的傳奇女子的人生。甚至有很多稱得上感同身受的情感連接。「如果不生在這個年代,我也可能會生在唐朝,也是一件挺好的事情。那個時候的盛唐,應該是歷史上中國最繁華的時候。那些文字裡面描述的萬國來朝的大唐盛世,令人神往。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我總想大概是比現在還要繁榮的時代,國際上的這種流通,文化的碰撞、交融,自由的這種貿易交流,那時候人的心似乎是比現在還要敞亮開放的。單那樣的繁盛背景,便讓人對這個女人浮想聯翩。一直以來喜歡所有的舊貨,我喜歡古董,我喜歡所有老的東西。不管是傢俱也好,建築也好,服裝也好,只要是有些歷史的、年頭的,不管是國外的也好,中國的也好,我都很著迷。古裝演多了,我意識到自己在價值觀和思維方式上,或者是在潛意識裏,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比較偏古的人。」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十慶行俠仗義經常給我開書單

  2013年再開拍的時候,《楊貴妃》的導演換成了十慶。很多人聽後的第一反應是:「十慶是誰-」

  片方的介紹是「十慶是田壯壯和張藝謀多年摯友」。根據網路上的公開資料,這位十慶導演,原名程十慶,早年曾經做過張藝謀執導的電影《代號美洲豹》的編劇,後來一直從商,擔任大型企業的高管。關於其更確切的背景,無論何處都點到即止,諱莫如深。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而范冰冰是這樣理解十慶:「他是一個樂善好施、樂於助人的人,不管是剛認識的朋友還是認識很久的人,他都會幫,很行俠仗義。」

  范冰冰坦言,兩人交流更多的還是對電影角色的討論,「私下裏他也會給我一些人生的方向。他最願意送別人的禮物是書,經常會給我開書單,現在覺得這樣的朋友還是真的需要多交」。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儘管如此,十慶畢竟是個新人導演,不過范冰冰仍舊力挺:「好像現在什麼人都能做導演,我身邊各行各業的人最後都變成了導演。我支持十慶,是因爲我覺得他是爲數不多可以把歷史架構結合到現在年輕人視角上的人,他在片中融入了很多現代人對情感的細節跟觀念,看完劇本我覺得很好看。」

  這麼多人都去當導演了,范冰冰是否也有此計劃-她笑言沒有,「因爲做導演是件很累的事情」。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張藝謀負責視覺田壯壯負責技術

  《楊貴妃》的海報上,導演署名除了十慶,還有一個導演組,包括了張藝謀、田壯壯這樣的第五代導演領軍人物,這是其他影片從未出現過的情況,那麼導演組如何分工,並且這些大導爲何會前來給十慶這樣一個新人助陣呢-

  范冰冰回憶,其實在拍攝過程中,張藝謀和田壯壯都來過現場,「戲的開頭和結尾他們肯定都在」。在4個月的拍攝過程中,田壯壯每天都在片場,張藝謀則是隔一個星期來一趟,看回放然後給片子提出意見和方向,「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優勢,十慶導演的文學修養很強,所以給劇本的整個架構上或者脈絡上做了一個很好的基礎。壯壯導演就是技術部分比如說特技、服裝、化妝和道具還有美術他相對來說盯得比較多一點。張藝謀導演就是視覺上的部分,比如大場面的掌控,給影片加了很多雄偉磅礴的氣勢」。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小范兒」比「范爺」更順耳

  《楊貴妃》拖到今年上映,還有一個潛在的因素。上半年范冰冰主演的《武媚娘傳奇》剛播出。其實《楊貴妃》拍攝在前,時隔一年之後《武媚娘傳奇》才投入拍攝,只不過由於後者製作週期較短,反而先面市。該劇與《楊貴妃》講了唐朝最著名的兩個女人,無論在背景、服裝、情節及人物設置上難免被人拿來比較。

  不過范冰冰再一次發揮了她樂觀的天性:「我不覺得比較會帶來什麼壓力,反而是種緣分吧。感覺我這一年好像都是在唐朝度過,就沒出來過。」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但無論是武媚娘還是楊貴妃,這兩個原本有強勢一面的女人,在范冰冰演繹的版本中都十分被動、柔弱、令人憐愛,被問及是否現在會比較迴避「強勢」的女性角色,她否認道:「其實也不是,像《武媚娘傳奇》80多集的長度,她是從不強勢到強勢的。楊貴妃最後說『玉環一生被動,如今也想給自己做回主』。這種背後的變化才是人的一個力量,有這樣的一個轉變才是正常的過程。」

  說這些話時,范冰冰顯得微微激動,所以這段描述也是從「金鎖」變成「范爺」的過程嗎-她模稜兩可地答道:「巧合吧。」在不同的採訪中,范冰冰都曾表示過對「范爺」這個稱謂的不置可否,當被問到是不是不太喜歡這個稱呼,她坦言:「其實我一直都沒有喜歡或者不喜歡,反正都是大家對我的一個稱號,但其實我認爲我是很女性化的一個人,除了工作以外。」那麼是否更喜歡李晨對她的暱稱「小范兒」-她大笑著表態:「小范兒更順耳一點。」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內心深處尤其認同那種古典主義的愛情觀,唯願捨命的才叫愛情,不願意爲愛情捨命的頂多可以叫兩情相悅。「楊貴妃這個角色我演過了兩遍。第一遍是電視劇,10年前。現在是電影。每一個演員都是需要新鮮感的,沒有人願意把一個角色去詮釋兩遍,會失去衝動。但是我覺得楊貴妃這個角色確實是我有衝動想去演,因爲她太美好了。這個女人對愛情的嚮往,她對愛情的執迷,那種願意去爲愛情犧牲的精神,我是發自心底去敬佩的。真正的愛是生死相許,我堅信。」

  甚至若真的回到古代,從武則天或者楊貴妃這兩種人生之間做一個選擇的話,範冰冰說自己當然選擇過楊貴妃的一生,她覺得,最好也不過簡簡單單爲愛情活一世。

  這樣柔軟的姿態,並不像我們印象裏的「范爺」。2007年,被諸多負面新聞包圍著的范冰冰正值聲譽最低谷時期,26歲的她成了「話題女王」。也就是那一年,范冰冰毅然告別當時內地最大的影視公司華誼兄弟,自立門戶。5000萬元註冊公司,租賃寫字樓,招兵買馬,幾乎傾其所有之後,范冰冰後知後覺意識到真做老闆可不是兒戲。

  從《胭脂雪》到《金大班》,穩紮穩打的兩部電視劇做完,范冰冰把自己的工作室推入了正軌,接著便轉回電影,2009年的電影票房榜前10位的電影當中,范冰冰參演的影片有4部。當然此時的范冰冰對這些電影而言早不只是簡單的參演演員而已,電影背後的那盤更大的資本市場運作,她不僅參與其中,甚至不乏強勢的操控力,那些年範冰冰總被媒體說成實至名歸的「勞模」,她也總是沒心沒肺地笑著,信心十足:「明年,我還當勞模。」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范冰冰不否認自己曾經也是個較勁的人。「尤其二十幾歲的時候。因爲那個時候好像正在一個成長的階段,想要更證明自己的價值,所以那時有誰來保護、來幫助的時候,都覺得我不需要,因爲我要證明我自己的價值跟能量。『範爺』大概是這麼來的,大家覺得我是一個很堅強的女孩。覺得你受了任何的委屈都是不會服輸的性格。永遠都是轉過身去才會抹眼淚,在人前表現的永遠都是最強的那種狀態。甚至那個時候我跟我的團隊在一起,作爲最中心的力量,最愛教育大家,不要服軟,不要妥協,我們要跟這種不公平的世界做抗爭。」

  回想那個勇敢到要跟全世界作戰的自己,如今范冰冰覺得有點傻傻的可愛。「說到底還是很多沒想明白的抵觸情緒,很多意義不大的抗爭。真正開始慢慢大了之後,其實也覺得沒有什麼事情是過不去的,你可以去用很多方式去解決。尤其到了30歲之後,甚至就覺得也沒有什麼需要必須去證明自己。證明或者不證明,人生都是一個一個階段在過。你還是在過每一個你必須要經歷過的一個階段。你付出自己的努力,你收穫自己的人生和滿足。不需要跟別人較勁。」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范冰冰並不覺得自己是超級大明星。「我也沒有那些偶像包袱,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了。如果真的大家看到,那些綜藝節目,我覺得我倒是最願意去真實表達的那種人。我不接受那種忸怩作態,或者要用一個什麼樣的形象去包裝自己,我懶得很,沒可能在上臺之前背兩個小時的稿子,想好在臺上我要說一段什麼樣的話,我不是那樣的人。

  我就是一個隨著自己心裡想法去生活、工作的人。所以現在身邊這些同事也是越來越瞭解我,沒有人去刻意地給我塑造一個什麼樣的形象。我記得有一次在做《白髮魔女》的發佈會的時候,黃曉明[微博]問過我:『你上臺的那些話,稿子你要提前背幾天-』我說:『什麼-我沒聽懂。』他說:『你說的都是金句,是不是同事幫你想了好多句,你在裡面挑了一些,然後你提前把它都背下來了-』我說:『黃曉明你太累了。』我跟他也是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十幾年的朋友嘛。」

  她笑說自己早是「演藝圈的老文藝工作者」,當然「萬箭穿心習慣就好」。「我覺得像我這樣的,這麼多年過來,就是我願意認真地跟你真切地交流,這樣就夠了。至於你在臺上說什麼,其實都是很即興的。媒體給你什麼問題,你想回答你就認真回答,不想回答也可以打打太極。你覺得這個問題有意思,你可以用一些自己的方式有意思地回答。你覺得這個問題每一個人問得都一樣,覺得無聊,你也可以以無聊的方式告訴他。我覺得真實表達就可以了。」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她自覺是智商和情商「雙商皆高」的那種人。天資聰慧自不必言,母親是舞蹈演員,父親愛好音樂,是當地小有名氣的歌手,自幼有良好的文藝薰陶,幸福穩固的家庭裏長大的孩子,容易把灑脫的個性一路保留,哪怕是娛樂圈裏十幾年。「所謂的『娛樂圈』,我認認真真地去想過這個問題,但是我覺得別的圈子也很複雜。

  我覺得比如說商圈也好,任何一個工作,只要是人集中在一起,就有各種各樣的問題。比如公司,比如學校,比如雜誌社,辦公室政治,誰上去誰下來,大家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是很好的同事,但是私底下也有勾心鬥角。只要是有人存在的地方,就是會有各種各樣的麻煩。我覺得演藝圈其實沒有像大家想象的那麼複雜。現在你打開手機,亂七八糟的事情好像很多,只是恰好這些人是大夥兒都認識都能拿來消費的談資而已。」

  范冰冰覺得,長久以來,作爲「自帶話題過敏體質患者」,她有自己行之有效的解決方式。「我是一個相對更簡單的人,除了在工作室工作和劇組裏的工作以外,我的生活相對來說更簡單一點。我的朋友很少。因爲我覺得只要我接觸的人越少,發生的問題就會越少,我的生活裏一直在做減法。我覺得我只交我能交的朋友就夠了,我不指望自己的朋友遍天下,只希望我能交到的幾個朋友,彼此足夠傾心相付,就夠了。

范爺:要萬衆矚目的感覺但沒做任何的炒作!

  在我的生活中沒有派對,別人說在那裏能如何聯絡到各種各樣的機會,我也沒有遇到過,如今更不相信了,派對都是胡侃,沒有任何意義。震耳欲聾的音樂對我來說沒有任何吸引力,所以誰去夜店蹲明星照片,怎麼也跟不到我的照片。我寧可跟兩三個很好的朋友去喝杯東西,在一個很安靜的地方,或者在家裡面。」

  簡化法則甚至也應用到工作裏。「大家都覺得范冰冰工作室是宇宙上最厲害的工作室。但其實,真的沒有。我可以很負責任地告訴大家,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沒有炒作過任何事。我們只是做目前工作裡面最分內的事情,拍電影、宣傳電影,做有關這個項目的一系列的工作。其實只是工作而已。做過什麼,沒有做過什麼,一直就沒有去過多地解釋,因爲我覺得解釋是沒有用的,因爲大家願意想象的東西永遠都比所謂的清湯寡水的現實要熱鬧豐富。所以,我很瞭解這個,大家想要去感受什麼東西。其實沒有你們想得這麼複雜。」

  瞭解她生活真相的朋友常常關心她是不是活得太悶了些。范冰冰覺得有時候是很難向別人解釋這種簡單下來的美好——不用去應酬很多,自然少了去做心裡不願意做的事、說心裡不願意說的話的煩惱,多了很多時間和自由,和小狗一起玩耍,和家人在一起吃飯,和男朋友去看電影;把冬天的衣服收納好,把夏天的衣服拿出來。誰說娛樂圈裏工作,就不能有那種普通女孩子該過的生活呢-

  最重要的是范冰冰覺得自己生活得沒有一絲一毫的自我懷疑。「我現在33歲,如果33歲做一個節點的話,我覺得我33歲之前,我想做的事情都做了。33歲之後,我想要做的事情,我現在正在做。我也覺得老天爺對我是很好的,我也覺得很幸運,感謝這份幸運。」

  她覺得自己內心的安全感也足夠應對今後的一切,她的內心極少恐懼,就連衰老,也不會過分擔心。「每個女生一定都會有感受,我也會有感受。30歲的時候,跟二十幾歲的時候,跟15歲、18歲的時候,是沒有辦法去比較的。但是我覺得這種比較沒有什麼意義。因爲它們都曾經發生過的,也不會再回去,只要曾經那段時光足夠美好,它有足夠的閃光點就夠了,所以回想起來也該是幸福的。

  不必貪心到曾經有的就要永恆,因爲未來可能更好。所以我覺得最實際的是不用去跟比你小的人比較(笑),但可以去看看身邊的女孩、同齡人,想想自己是不是她們當中最幸福的一個。說到底誰比誰多一條皺紋,誰的法令紋更深一點,誰胖兩公斤,這些其實沒有什麼意義。」

source : http://tw.gigacircle.com/4362596-1

看看這個吧

《上癮》小鮮肉被爆姐弟戀 黏單親美女畫家熘狗

HDé«�æ¸�æ��人å ...

韓女團熱舞到一半「大走山」 網看傻:超尷尬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