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17歲少女自曝被逼賣淫四年天接客吃避孕藥

17歲少女自曝被逼賣淫四年天接客吃避孕藥

17歲少女自曝被逼賣淫四年天接客吃避孕藥
小瞿和表姐夫的簡訊對話
17歲少女自曝被逼賣淫四年天接客吃避孕藥
本報訊昨天,微博關於一位13歲少女被強迫賣淫的長微博被大量轉發,轉發4000多次,回復達1400多條。

這個微博是個麗水姑娘發的,姓瞿,今年17歲。根據微博描述,不幸發生在她13歲那年。在那年,她失去了父親,母親因此受刺激去了精神病醫院治療。

也就是那一年,她說自己被表姐騙去,賣給了一家美容理髮店,噩夢襲來。

13歲被表姐拐騙遭遇強姦

小瞿在微博裡說,家裡出事後,在寧波做生意的小姑和小姑父可憐她,把她接到寧波,照顧她的生活,當時她在慈溪長河鎮小學讀三年級。

幾個月後,大姑媽的女兒來看她,跟小瞿說,不要讀書了,讀書沒用的,幫她去看鞋店。

小瞿心動了,吵著要去,小姑同意了。

小瞿說,「萬萬沒想到我這一走就是噩夢的開始!」

「我來到了表姐在寧波古林鎮開的一家小鞋店,才看了三天店,就把我一個人關在店裡,送飯給我吃,大概關了兩三天後,表姐把我帶到另外一個陌生的城市——浙江省台州市峰江(註:應該是峰江街道),表姐把我帶到一個房間裡叫我看會電視。

然後,就直接叫了她一熟客進來了,進來後那男人馬上把門關起來立刻撲了過來要強姦我,當時我嚇得直打哆嗦,我就叫表姐,救命啊!那男人一定要強迫我!我就抓他臉,咬他。

我拚命掙脫跑到門口,他用高大的身體擋在門口不讓我出去,我堅決反抗,那男人生氣地打了我一巴掌,他說:我是陳××和季××叫來搞處女的,說完走了,後來我就一直哭。

直到陳××和季××又把我帶到另外一個房間。有個男人就在房間裡,陳××馬上把門關上,那男人就把我抱到床上,開始強姦我了。

「我只要一個公道」

微博上提到的陳××,據小瞿說就是她的表姐,季××則是她的表姐夫。小瞿的苦日子接踵而至。

只要小瞿一反抗,他們就虐待她,打罵是家常便飯,還常常用辣椒水強迫她去賣淫。

小瞿說,一年365天,沒有休息天,天天要接客。每天要接10多個乃至幾十個客人,如果做不到,還要挨打。

那年,小瞿還不到14歲。而她的表姐和表姐夫讓她吃避孕藥,甚至來例假,讓她吃止血藥,她還遭到表姐夫強姦……

無邊的苦日子望不到頭,小瞿想自殺。可她想到還在醫院裡的媽媽,就下不了最後的決心。

小瞿就這麼熬了四年。直到今年正月,她的苦日子才熬到了頭。表姐夫最後同意把小瞿送回景寧。

3月25日,小瞿向溫嶺市城東派出所報案。據小瞿說,報案後4天,表姐的弟弟打來電話,說給她40萬元,求和解。

「我不要錢,我要的只是一個公道!」小瞿說。

寫微博的是她的小姑父

這條長微博,其實背後的真正寫手是小瞿的小姑父,他說ID名字是因為寫錯了,把瞿寫成了翟,一字之差,「小姑娘就姓瞿」。

昨天他在電話裡告訴記者,他們知道小瞿的事後,很氣憤,他花了20多天進行「調查取證」。

事實上,這條微博第一時間發布是在4月11日晚上8點40多分,但第一條微博並沒引起很多重視,小瞿的小姑父就參考現在網路上@微博達人的做法,他也@了很多微博達人和官方微博,直到昨天中午,這條令人揪心的微博才被打撈起來,隨後很多人轉發。

直到今年年初三,小瞿的二姑媽接到季××——小瞿的表姐夫的電話,「我跟他說,叫小瞿今年回來過年,他同意了」。

這才有了小瞿被騙4年多的第一次回家,但就在她回家前,還被表姐夫強迫接客。年初七那天,小瞿回到景寧,去二姑媽家住,「晚上就跟我睡」,然而半夜裡,二姑媽聽到小瞿的動靜,「她翻來覆去睡不著」,「又突然在喊救命啊救命」,二姑媽一問,小瞿就哭了,可什麼也沒說,「我以為是她這幾年在外面吃了苦,等過幾天再說吧」。

二姑媽有個女兒比小瞿大幾歲,還沒有男朋友,二姑媽說自己把小瞿和女兒換下的衣服放在一起洗,「洗著洗著,我發現她的內褲有東西,不像是姑娘家的」,二姑媽喊小瞿,小瞿正在客廳裡看電視,一看二姑媽的表情,就哭了。

「大聲的哭,什麼也不說,我只好先穩住她,叫她好好說」,小瞿抱著二姑媽哭了很久很久,才說起了自己被人折磨的那段日子。

「我聽了,難過死了,真的,抱著她哭了三天三夜」,二姑媽擔心小瞿這幾年會不會感染了什麼疾病,不及時治療人就毀了,就帶著小瞿去麗水醫院檢查。

醫生說小瞿長期吃避孕藥導致了內分泌失調,而且還感染了梅毒等,需要治療,二姑媽說小瞿回來後,一直在吃藥,做調理,現在比剛回來時好多了。

這些日子,小瞿的臉色漸漸好起來,但心裡的結卻永遠在了,她已經很難忘記心靈蒙受的羞辱和傷痛,所以她堅持去報案。

警方已成立專案組調查

在微博裡,小瞿講到「在接客過程中曾幾十次被警察抓到城東派出所去,總以為從此可以解脫了,沒想到一進去不問不理地關你幾個小時,簽個字就叫季××來接我走了,一次次的解脫希望,變成了一次次的失望!因為我聽見表姐和表姐夫討論說他們在派出所拉關係花掉了幾十萬元,還經常和一名叫小黑的警察聯繫。」

小姑父說,這些是他聽小瞿這麼說就這麼寫的。

溫嶺市公安局宣教科範科長說,他們關注到這條微博後,十分重視,目前已經成立了專案組,專案組成員有城東派出所、刑偵大隊還有紀委的民警。針對微博中提到的「小黑警察」,他們還在調查中。

另外,小瞿是不是被拐賣被迫賣淫遭遇強姦等事實,也需要進一步取證。

天天接客吃避孕藥從來不敢正眼看男人一字一句都是淚

得知小瞿的遭遇是在4月10日,她已經從麗水景寧縣到了餘姚三七市鎮,小瞿的小姑媽在鎮上的市新東路旁開了一家服裝商場。

午後小鎮的集市並不起眼,沒什麼人氣,以至有個陌生人出現,都能引起街坊的警覺,小瞿的事情足以在鎮裡稱得上爆炸性新聞,路邊賣菠蘿的、削甘蔗的都能說上一二。

老遠看去,小瞿的家人就等在商場門口,見面後首先核實身份,看記者證,之後把店內的客人清空,再用一把鋼鎖往玻璃門把手上一插,歇業避客以防任何人的打擾。

在這件事情上,這家人的態度是矛盾的,希望曝光讓所有人都知道,時而又希望冷處理,畢竟家醜不可外揚,何況目前看來傷害小瞿的也是自家親戚。主要操辦這事的是小瞿的小姑父,他說自己起初並不想插手,實在是對方太缺德給逼的。

一切小心翼翼地佈置之後,家人才把小瞿從樓上陪下來。儘管我有預想過如此遭遇的女孩會是什麼樣的狀態,但見她的第一眼,還是令人吃驚,或許是長期服用避孕藥導致內分泌失調,她長了一臉的痘痘,還有疲憊、害怕、慌張的神情,穿了一件粉綠相間的外套,一條故意磨破打補丁的牛仔褲,雙手插在兩腿間默默地坐下,沒有任何招呼,迴避與人對視,難以想像眼前的女孩只有17歲。

家人向小瞿介紹了記者,告訴她放心把事情講出來,我們是來幫助她的。接下來除了家人的講述之外,偶爾問她,就只是一問一答,每個回答都只有「嗯」、「是的」、「不知道」、「忘記了」。

家人解釋,從正月初七回到家之後,他們就發現女孩已經變得完全令他們陌生,印象里活潑開朗,現在卻沉默寡言。

小姑父說,在餘姚的10多天裡,她沒有主動找家人說過一句話,哪怕一起吃飯的時候,有人問她便答,但很多時間都是低著頭,坐得遠遠的,心事重重。家裡把10多個平方米的小房間給小瞿,為了讓她有安全感,還讓二姑媽陪她睡,但小瞿從沒睡好過,凌晨四五點就醒來了,家人認為這跟她之前的作息有關。

在跟我一字一句的對話中,女孩時不時掉下眼淚,將家人遞過來的紙巾不斷地揉搓著,有時直接把頭埋在桌子上,或者背對著你,回憶成了她極不情願卻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小瞿說,她工作的環境非常簡陋,只有一張床,她被要求穿上暴露的衣服和絲襪,站在店門口主動招攬客人。說到接客的數量時,她哭了出來,從晚上6點到第二天凌晨兩三點,長達幾年的時間裡,難以想像每天最後一件事,都是用一粒避孕藥來結束,然後躺下等待第二天開工。

令人難過的是小瞿說,每次接客定價為80-100元,也有少的給50元,這些錢小瞿收來之後都要上交,一分不許留;她被要求每次時間都必須控制在15分鐘之內,最好2分鐘搞定,超時5分鐘加50元,超時10分鐘再加100元,但小瞿說她都不願意加收人錢,她還會故意拖延時間,這樣意味著同一晚上能夠少接幾位客人。

我提出想和小瞿單獨說會話,隨後到了二樓一個客廳,就只剩我和她,氛圍略微輕鬆了些。我說,你似乎講話的時候都不願意看著別人。她說,她害怕看到男人,家裡幾個姑父她也害怕正眼看他們。之前在台州,那些客人她也從來不去看面相。在之前的幾年裡,她曾因為跟客人講話而遭到毒打。

小瞿說,幾個月前見到了精神病院裡的母親,她用在超市當收銀員來搪塞這幾年的經歷。而母親除了說自己不願意住院之外,沒有再多關心女兒什麼。

在小瞿表姐夫發給小瞿的簡訊中這樣說道:我帶你出去做是我的不對,我對你如何你心裡要明白,這幾年來總是我在關心你,你生病的時候總是我帶你去看,你媽那也是我帶你去看,做這一行的人很多,不是我們一個,我也是希望你能自力。

在跟家人的辯解中,小瞿表姐夫說,「就是我一個人的錯嗎?如果你們管過她,也不會送到我這裡。」

根據家屬反饋,因為媒體的關注,警方開始重視這個事情,小瞿情緒也好了點,似乎看到了希望。之前令這家人氣憤的是,小瞿說自己十幾次被帶去派出所,每次被關24小時,一聲不吭。家人覺得女孩明顯看起來就是未成年,為什麼從來不問清楚解救女孩。

看到網上幾千次的轉發有點擔心她今後的路該怎麼走,哪怕討回公道。 

以上轉自網路,如有侵權,告知後刪除

source : http://tw.gigacircle.com/4379855-1

看看這個吧

《上癮》小鮮肉被爆姐弟戀 黏單親美女畫家熘狗

  黃景瑜與美女畫家傳出緋聞。 ...

韓女團熱舞到一半「大走山」 網看傻:超尷尬

▲(圖/翻攝自(左)、(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