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推薦 » 5個超殘忍人體實驗「曾經真的發生在我們的社會」,完全就是現實版的《惡魔教室》啊!
65f8423acae2e2a55519b448e2d53e47

5個超殘忍人體實驗「曾經真的發生在我們的社會」,完全就是現實版的《惡魔教室》啊!

打開 YouTube,我們經常會看到各種各樣的社會實驗。人們設定簡單的情境來觀察別人的反應,最後得出有趣的結論。其實心理學家、神經學家早就用這種方法做過不少實驗,不過他們的實驗可不是簡單的測試忠誠度、誠信度,而是直接對受試者的精神、心理施加影響,甚至會給他們造成可怕的傷害。

下面就是5個真實發生過的「社會實驗」,看完後你可能會感覺毛毛的。

 

▼1.1967年,美國加州歷史老師羅恩·瓊斯主導的第三浪潮實驗(The Third Wave)。

5個超殘忍人體實驗「曾經真的發生在我們的社會」,完全就是現實版的《惡魔教室》啊!

 

▼羅恩想要證明,對任何人進行第三浪潮活動,他們都可能變成納粹份子。實驗開始後,他的課堂在短短3天時間裡就從30人飆漲至200人。

5個超殘忍人體實驗「曾經真的發生在我們的社會」,完全就是現實版的《惡魔教室》啊!

 

▼學生們會對那些不遵守紀律的人打小報告、霸凌沒有參與進來的同學,5天後情況即將失控,羅恩只能緊急停止實驗。知名電影《惡魔教室》(Die Welle)就是根據這個實驗改編的。

5個超殘忍人體實驗「曾經真的發生在我們的社會」,完全就是現實版的《惡魔教室》啊!

 

▼2.1971年到1989年,南非軍隊主導的厭惡實驗(The Aversion Project)。

5個超殘忍人體實驗「曾經真的發生在我們的社會」,完全就是現實版的《惡魔教室》啊!

 

▼當時還處於種族隔離的時代,軍隊強迫有同性戀傾向的軍人接受化學閹割、藥物、電擊等「治療」,希望能夠改變他們不合法的性向。那段時間900多人被迫接受了粗糙的手術,之後便被棄置不理。因為沒有錢購買荷爾蒙藥物、無法適應身體突如其來的變化,很多人絕望自殺。

5個超殘忍人體實驗「曾經真的發生在我們的社會」,完全就是現實版的《惡魔教室》啊!

 

▼3.1939年,心理學家Wendell Johnson主導的怪物實驗(Monster Study)。他在愛荷華大學對 22 名孤兒進行口吃矯正實驗,不過裡面只有一半孩子有口吃 ,其他孩子都是健康的。他將這些孩子分成兩組,其中一組只要做對就會得到讚美,做錯也不會有懲罰;另一組只要做錯就被狠狠責備,做對也沒有獎勵。第二組孩子身心受創,學習能力變慢,性格也被影響,很多人直接產生語言障礙。2007年時,第二組中的6名老人終於獲得了遲來的精神賠償。

5個超殘忍人體實驗「曾經真的發生在我們的社會」,完全就是現實版的《惡魔教室》啊!

 

▼4.1920年,心理學家約翰·布羅德斯·華生主導的小艾伯特實驗(Little Albert experiment)。

5個超殘忍人體實驗「曾經真的發生在我們的社會」,完全就是現實版的《惡魔教室》啊!

 

▼他讓一名叫做小艾伯特的嬰兒與老鼠玩耍。剛開始小嬰兒與老鼠玩得很開心,後來只要他一碰老鼠,約翰就拿鐵鎚敲棍子來嚇唬他。很快小嬰兒就對毛茸茸的東西產生畏懼,就算沒有敲擊聲也會害怕。這個實驗引發巨大爭議,不知道那個小男孩長大後是否被影響。

 

▼5.1950年到1970年,美國中央情報局主導的心理控制實驗(Project MKUltra)。他們秘密建立了一些紀元,讓不知情的中情局人員、軍人、妓女、精神病患、普通人服用迷幻藥 LSD,然後通過監控觀察他們在妓院中的表現,希望能夠通過一些方法操控人類的思想。70年代,這個秘密實驗的紀錄被銷毀了。

5個超殘忍人體實驗「曾經真的發生在我們的社會」,完全就是現實版的《惡魔教室》啊!

 

也許在專業人士看來,這些實驗的意義重大,對人類的發展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但那些被當作小白鼠的受試者卻成為了犧牲品。他們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成為了實驗品,受到的心理創傷、精神損害無法恢復,以後的人生都將被影響。希望這樣邪惡的實驗不要再出現。

看看這個吧

2b7848a962d5765773484ae6e9966803

劉德華驚傳「泰國拍廣告遭馬重踩導致骨裂」,嚇壞的粉絲現在才終於看到他最新的發文!

55歲劉德華本週一出發前往泰國 ...

2c923501d989fa271aaaefcb86c3bb75

Piko太郎用最狂的舞台成本表演終極版《PPAP》,這一次不再覺得這首歌很無聊了!

你以為自己終於擺脫「PPA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