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皮特首次詳談離婚感受 不願跟前妻裘莉法庭撕破臉

皮特首次詳談離婚感受 不願跟前妻裘莉法庭撕破臉

皮特首次詳談離婚感受 不願跟前妻裘莉法庭撕破臉

皮特接受採訪暢談離婚後的感悟

 

 一個涼爽的早晨,布拉德·皮特給自己弄了一杯抹茶綠茶,在他位於好萊塢山的美國工匠風格別墅裏接受了《GQ》雜誌的採訪。皮特從1994年起就一直住在這裡,盡管他在其他一些地方也擁有不動産,例如位於法國的一座城堡、位於新奧爾良和紐約的豪宅,但他卻對這一處住所情有獨鐘,因為「這裡一直是孩子們的家」。盡管現在孩子們已經不在這裡了,但他還是決定留在這裡,這對他很重要。今天這處豪宅裏非常安靜,僅僅能聽到他養的那頭鬥牛犬雅克的呼嚕聲。

  這場訪問並不涉及多少電影相關的問題,皮特袒露心聲,從他的童年講起,一直到前陣子與裘莉那場震驚世人的離婚之後,講他的生活狀態,如何挺過這個痛苦的階段、以及對於未來的看法。

  採訪+撰文:Michael Paterniti 攝影:Ryan McGinley

  因篇幅關係,文章後段有少量刪減

皮特首次詳談離婚感受 不願跟前妻裘莉法庭撕破臉

  ·讓我們從頭開始,在你童年時,長大成人是什麼樣的感覺?

  皮特:我小時候生活在密蘇里州的斯普利菲爾德,那裏現在已經是個繁華的地方了,而在我們小的時候,我們生活的地方周圍都是玉米地。說起來這還挺古怪的,因為我們小時候吃的反而都是些罐頭蔬菜。我一直到現在都弄不明白這是為什麼!不管怎樣,你一旦開出城鎮十分鐘的路程,你就能看到森林、河流還有歐扎克山脈。非常漂亮的田園風光!

  ·所以你擁有一個哈克·貝利·芬恩(Huck Finn)式的童年?

  皮特:一半的時間確實是這樣的。

  *哈克·貝利·芬恩:馬克·吐溫小說《哈克·貝利·芬恩歷險記》中的主人公。

  ·具體是怎麼樣的生活?

  皮特:我在洞穴里長大,我們那裏有很多很多洞穴,非常漂亮的岩洞。我從小在第一浸信會的環境下成長,第一浸信會是更純凈、更嚴格、更依照慣例的基督教宗派。當我進入中學時,我的朋友們都參與了靈恩運動,要求你說方言、舉起雙手、還有其他一些規定。

  ·所以那時候你也這麼做了?

  皮特:是的。我當時還不是演員……我認為人們都相信靈恩運動,他們通過這個釋放一些東西。天哪,我們真是一種複雜的生物。

  ·所以你是從這些培靈會裏領悟到了表演方法?

  皮特:他們確實是會做一些表演。不過當時我還是孩子,那些故事本身對我吸引力很大——它們超越我們所知、不同於日常生活,此外還有擁有不同視角的故事。值得一提的是,我在電影裏也找到了這樣的故事。電影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生活對我而言如此陌生,這才是吸引我投身電影行業的原因之一。我不知道如何清晰地描述故事,我絶對不是一個好的演講者,我坐在這裡很難講好一個故事,但我演電影時就可以地講出故事。

  我記得當時我去看了幾場演唱會,盡管很多人認為搖滾演唱會是邪惡的。我們的父母還是讓我們去了,他們在這方面很開明。我感覺到了幻想、愉悅、洋溢著的情感,甚至是侵略性,我感覺看演唱會和去培靈會是同一回事。一邊是吉米·史華格(Jimmy Swaggart)*,一邊是傑瑞·李·劉易斯(Jerry Lee Lewis)*。一邊是神聖的,一邊是邪惡的。然而實際上都是一回事。感覺我們像是被操縱了一樣。我最記憶尤深的是,他們的說法都是:「你其實一無所知……」

  *吉米·史華格:佈道師,認為搖滾是「毀掉我們聖潔的價值觀、毀掉青少年的、色情的、退化的污穢之物」。

  *傑瑞·李·劉易斯:知名白人搖滾樂手

  ·你的人生倒是沒有因此被搞得一團糟?

  皮特:並沒有,只不過小小年紀就想出了一些值得思考的問題而已。

皮特首次詳談離婚感受 不願跟前妻裘莉法庭撕破臉

  ·最好的演員能夠和角色融為一體,考慮到你現在的知名度,現在要融入角色應該會很難了吧?

  皮特:除了這張臉,我還有很多其他招數。(例如姿態和動作)

  ·在新片《戰爭機器》(War Machine)裏,你發覺一些細小的動作可以讓格倫·麥克馬洪(Glen McMahon)更加立體形象,例如他跑步的樣子,那真的很滑稽。

  皮特:對於我而言,跑步的方式非常重要,它可以在不知道自己真實外表的情況下幻想出自己的偉大之處。

  ·格倫這個角色的聲音也很有特點,這是從何而來的?

  皮特:這有些老生常談了,不過我真的樂在其中。首先,巴頓將軍肯定是一大創意來源。還有就是我在塑造角色時腦子裏一直擺脫不了斯特林·海登(Sterling Hayden)*的樣子。我對他非常著迷,不管是電影裏的形象,還是鏡頭外的樣子,我擺脫不了他的影響。格倫的聲音裏還有點克里斯·法利(Chris Farley)*的矯揉造作。另外基伏·薩瑟蘭(Kiefer Sutherland)*在《怪獸大戰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裏的卡通配音也給了我一點靈感。

  *斯特林·海登:知名演員

  *克里斯·法利:演員、諧星

  *基伏·薩瑟蘭:知名演員,《24小時》系列主演

  ·你有沒有覺得自己應該多涉足一些政治領域?

  皮特:我可以在其他方面多努力。我可以通過電影來傳達一些特定的信息。我必須要被一些事物所觸動——這我可沒辦法裝出來。我成長於歷來不信任政客的歐扎克人家庭*,所以我還不如在新奧爾良給人捐點房子*,或是推動一些本來沒法上映的電影成功上映。

  *歐扎克地區:密蘇里州南部和阿肯色州北部的山地,這裡的人會說歐扎克方言

  *這裡指的是卡特琳娜颶風席捲新奧爾良后,皮特為那裏的人捐建150棟房屋

  ·你很擅長飾演那樣的角色,那種對於自己沒有真正清晰認識的人。

  皮特:我身上的任何缺點都來源於我的狂妄自大。我隨時隨地都可能惹麻煩——起碼我自己認為這種情況還挺常見的。我經常大嘴巴說錯話,我經常說出錯誤的話,身處錯誤的時間和地點。我沒有說話的天賦。我最好還是用其他藝術形式來說話。不過我在努力做得更好,我真得在努力這麼做。

  ·電影也展現了這點,是吧——美國式的狂妄自大?

  皮特:如果我身處麻煩之中,那一定是因為我的自大。如果美國身處麻煩之中,那一定是因為美國國民的自大。我們總認為自己更有頭腦,這就是所謂的美國例外主義*,我們認為自己在很多地方都與衆不同。我確實這麼認為,但我們不能把這個想法強加給其他人。我們不能産生這樣的想法。這就和如何做一名好父親一樣。我們應該展示自己的原則和理念,給出自由和選擇的權利,而不是強加給孩子,過度保護孩子。當然這是另外一個話題了。讓我來告訴你一些非常悲傷的事情吧。有這麼一部處於宣傳期的戰爭題材影片,當這部影片在歐洲發行時,歐版海報裏背景裏出現了美國國旗,當時市場部的反饋是:「把國旗拿掉,這玩意在我們這裡(歐洲)並不吃香。」這就是我們給美國這個品牌帶來的影響。

  *美國例外主義又叫美國卓異主義,這是一種理論和意識形態,認為美國是個特殊的國家,和其他國家完全不同。

皮特首次詳談離婚感受 不願跟前妻裘莉法庭撕破臉

  ·你演過身處痛苦之中的角色。對你而言,什麼是痛苦?

  皮特:是的,我確實演過不少這樣的角色。我認為那更像是對於痛苦的一種粗淺經歷,一定程度上是某種逃避。我曾聽到過失去9個家人的非洲母親放聲大笑,她笑得比我知道的任何人都要響亮。這算是什麼?最近我也生平第一次接觸R&B音樂。R&B其實就來源於巨大的痛苦,但它卻是一種慶祝。對於我而言,痛苦就是擁抱你所失去的東西。就好比那位非洲婦女,在失去家人之後,卻能夠發出我有生以來聽到過的最響亮的笑。

  ·你從何時起有了這樣的感悟?你在聽哪些音樂?

  皮特:我聽了不少弗蘭克·奧申(Frank Ocean)*的歌,我覺得這位年輕人非常特殊。他的作品直面血淋淋的真實。他也是一位非常誠實的人。他非常非常特殊,我找不出他有任何一首不好的歌。很諷刺的是,我也聽了馬文·蓋伊的專輯《Here, My Dear》。

  *弗蘭克·奧申:pbR&B的代表人物之一,還不到30歲,相當年輕

  *馬文·蓋伊:著名靈魂樂歌手,《Here, My Dear》是一張關於離婚的專輯。

皮特首次詳談離婚感受 不願跟前妻裘莉法庭撕破臉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過去六個月的經歷並沒有發生,你是否還會處於現在的狀態?

  皮特:我覺得不管怎樣,過去六個月的事情還是會發生的。

  ·人們把這種情況稱之為中年危機,你覺得和你正經歷的是一回事麼?

  皮特:並不是這樣。我將中年危機解讀為對於衰老、死亡的恐懼,趁現在趕緊出去走走,買輛蘭博基尼什麼的。(停頓了一下)事實上,仔細想想這些做法倒還挺適合現在的我!(大笑)

  ·那你將來可能會買好幾輛蘭博基尼!

  皮特:我倒是有一輛福特GT。(大笑)在我的人生道路上,有一些時間節點,讓我徹底厭煩自己。現在就是這麼一個時間節點。這些時刻往往會成為促使我轉變的重要因素。我也心懷感激。大學畢業之後,我每天都得喝點酒,抽點大麻煙卷什麼的。香煙這樣的東西,就跟安撫奶嘴一樣,戒不掉了。有了這些東西之後,我會失去感覺。我非常非常高興可以戒掉這些東西。我開始組建家庭時,其實就已經戒掉酒之外的東西了。然而即使這樣,喝酒也讓我在去年發生了我自己不願意發生的事情。我喝的太多了,這成了一個問題。我很高興半年之前,我開始戒酒,重新找回了感覺。我覺得這就是人類面對的挑戰的一部分:你要麼一生都對它們堅決說不;要麼你面對它們給出答案,然後做出轉變。

  ·戒掉大麻難不難?

  皮特:不算難。當我還吸大麻的時候,我一直都想嘗試把傑克(Jack)、史努比(Snoop)、威利(Willie)*放在一起吸個痛快。要知道當你是個癮君子的時候,你會有非常愚蠢的想法。

  *大麻的不同品牌,其中一款名叫傑克閃電,一款名叫史努比,一種名叫威利·尼爾森。史努比是知名說唱歌手Snoop Dogg建立的大麻品牌,威利·尼爾森(Willie Nelson)的名字則源於同名搖滾歌手。

  ·那麼戒酒難不難呢?

  皮特:要知道我們自己有一個葡萄酒莊。我真的是非常非常喜歡喝葡萄酒,不過這方面我真的是過頭了。說實話,我可以把一個俄羅斯人一起喝伏特加,最後把他灌倒。我曾是一個職業酒徒,我的酒量很好。

  ·所以你就這麼戒掉了?

  皮特:我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了。

  ·酒精的替代品是什麼?

  皮特:蔓越莓汁和起泡礦泉水。我可以向你保證,現在我擁有全洛杉磯最潔凈的尿路!糟糕的是,我總是傾向於把一件事情做的非常徹底、非常極致。這也是為何有些事情被我弄得結局很悲慘。

  ·你認為這是一個問題?

  皮特:所有事情我都這麼做,我做的很徹底,直到筋疲力盡,然後離開。我做事情,經常是用季來劃分,一做就是一整季……有時不止是季度,還會是半年,一個任期……

  ·真的嗎?所以現在就是戒酒喝飲料的季節……

  皮特:(大笑)是的,就是這麼蠢。我記得我還有過《席德和南希》季,那是我剛剛來到洛杉磯時候的事情了。

皮特首次詳談離婚感受 不願跟前妻裘莉法庭撕破臉

  ·所以一件事情做到極致之後,你就會停下來。不知道怎麼,我突然想到了一棟房子,你是怎麼「重新裝修」你自己的呢?

  皮特:我想你首先得移除掉所有的裝修和裝飾部分,只剩下最原來的結構。喔,我們可是做了不少隱喻啊……(大笑)

  ·能給我們描述一下你的住所麼?你是從去年9月開始就一直住在這裡麼?

  皮特:一開始的時候,住在這裡我感覺太傷感了,所以我搬到了朋友家裏,那是聖莫妮卡的一棟小平房。我偶爾會回這裡,因為我的好朋友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就住在這裡,他家的大門永遠對我敞開。我在西區有很多工作,所以我在朋友家裏住了一個半月。我在那裏的寄居生活一直到某一天才結束,那天早上5點半,一輛監視車停在了外面。他們並不知道我和他們只有一墻之隔,他們就把車停在了那裏—這是個漫長的故事—然而他們的行為比TMZ的狗仔隊可要嚴重的多,因為他們黑進了我朋友的電腦。現如今他們能做到的事情真的是令人難以想象……所以我的妄想症有點犯了,我決定離開那裏,回到這個住所。

  ·你現在的生活有什麼不同?

  皮特:這棟房子以前一直是嘈雜而瘋狂的,每個地方都傳出聲音和碰撞,而現在,如你所見,這裡非常莊嚴肅靜。我覺得每個人在某種程度上都是很有創意的。所以我去了一個朋友的雕刻工作室,在那裏消磨了很多時間。我的朋友托馬斯·豪斯雅戈(Thomas Houseago)是一位嚴肅的雕塑家。我在他的工作室裏蹲了足足有一個月了,我簡直玷污了他們的雕塑聖堂。

  ·所以你開始做一些雕塑活了?

  皮特:是的。我其實十年前就想嘗試這個了。

  ·具體一點,你的作品是什麼樣的?

  皮特:我什麼都做。我嘗試過黏土、石膏、鋼筋、木頭這些材料。我要試著了解和學習這些材料。這讓我自己都很驚訝。不過這是一個非常孤獨的活,涉及到很多體力勞動,這對於現在的我而言很有好處。周圍擺著很多很多的黏土,被拉扯、被截斷、被移動和清理著。昨天我一直難以靜下心來。我産生了很多混亂的想法——試著想明白我現在的處境,而我過去做的事情並不是有約束、平衡和完美的。

  ·所有這些糟糕的事情,你會把它們加進你的故事中去麼?

  皮特:這些糟糕的事情開始持續出現。我已經53歲了,才開始陷入到一些問題中去。有一些事情,過去我覺得自己一直控制的很好。我記得一年還是一年半以前,當別人遇到一些醜聞時,我還想著:「感謝上帝,我永遠都不會碰到這樣的事情。」我過著自己的生活,有著自己的家庭,做著我自己的事情。我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情,我沒有擋著別人的道。大衛·福斯特·華萊士(David Foster Wallace)*有句名言叫做:真理會最終給予你自由,但是你首先得忍受真理帶給你的各種麻煩。

  *大衛·福斯特·華萊士:美國知名作家,代表作為《系統的笤帚》和《無盡的玩笑》

  ·雕塑是不是一件西西弗式*的工作,把石頭不斷地推上山丘,用行動來擦去你所有的思考?

  皮特:實際上我認為這恰恰相反。雕塑更像是你手頭的一項任務。在雕塑時,你需要在晚上把東西揉成一團,在第二天,你則帶回秩序,消除混亂。我覺得這是一次讓我自我反省的好機會。不過我也要特別仔細,不要走得太遠,讓自己被隔絶起來。我非常善於把自己隔絶起來,這一直是個問題。我需要變得更好接近,特別是對於那些我愛的人而言。

  ·你之前提到了你在《戰爭機器》裏飾演的角色,還有所謂幻想的概念,我們需要創造我們自己的神話、我們自己的故事,來解釋我們自己並不自豪的東西。

  皮特:但也要付出真正的代價。

  ·你怎麼讓自己不陷入幻想之中呢?我擔心——

  皮特:你不用擔心這個。幻想可不是能夠輕易擺脫的東西。你會被狠狠打臉。作為人類,我們會構建這樣的捕鼠夾心理游戲,以徹底擺脫它。有時候我們實在是太聰明了。

  ·如果一個人能夠將人生中所有糟糕的瞬間變成幻燈片,那他一定不願意讓別人看到這個幻燈片。然而你過去生活的方式,使得你的幻燈片向大衆開放。

  皮特:然而其中只有很少一部分是準確的,我實際上避開了絶大部分糟糕的瞬間。這是一場漫長的游戲,而我希望我的意圖和我的工作能夠為我正名。不過有時候你的一些特定的事情被拉出來放在公衆面前,還被扭曲誤解,這確實挺糟糕的。我更多地是為我的孩子們擔心,他們遭遇到這樣的事情,而他們的朋友們會因此得到一些錯誤的信息。這麼做的人顯然不會小心謹慎、洞悉真相,他們這麼做就是為了出賣這些信息,你知道越轟動的消息就賣的越好,這是他們的目的,這讓我很痛苦。現階段我更擔心的是我孩子們所擁有的那些幻燈片,我需要確定它們是和諧的。

皮特首次詳談離婚感受 不願跟前妻裘莉法庭撕破臉

  ·你如何理清楚過去六個月發生的事情,讓自己的人生繼續下去?

  皮特:家庭永遠是第一位的。將死之人不會談論他們的成就或是獎勵,他們談到的總是他們愛的人,或者是他們的遺憾之處,這就像是一個慣例。我是站在一個工作狂的角度來說出這番話的。孩子們太敏感了,他們可以吸收一切事物。他們需要你抓住他們的手,給他們解釋一些東西。他們也需要你去傾聽。當我進入瘋狂的工作模式,我就不能傾聽他們的話了,我希望做的比以前要好。

  ·當你開始組建家庭,我認為你想要創造的是另外一種家庭,其中融入了你已經擁有的美好事物,還融入了你沒有,但你想要的東西——

  皮特:我試著把一些東西放在他們(孩子們)面前,希望他們能夠吸收進去,這些事物將來對他們會有意義。就算是在現在,他們還是會對此不屑一顧,不過未來的某個時候,他們會明白這些意義。另外大人和孩子也身處不同的世界裏。我們知道的更多,我們也更專注於心理狀態。我以前生活的地方,當你擦傷、割傷或是有些小毛小病什麼的,人們壓根不會提起,而是就這麼忍受了。然而這也有不好的一面,那就是當你情感方面有了傷痛,你也不願意展現出來。就我本人而言,如果去盤點、弄清楚情感方面的問題,那我是很遲鈍的。我更擅長於遮掩這些問題。我出生於一個父權至上的家庭,父親被認為是最厲害、最強壯的,而我們其實並不了解這個男人,不知道他也有著自我懷疑和掙扎。這次離婚對於我而言就像是直接打臉一樣,告訴我一個事實:我需要做得更好。我需要為他們付出更多,我需要展現給他們看,這方面我做的並不好。

  ·你現在是否明確知道自己和孩子相處的時間麼?

  皮特:是的,我們現在正在商量這個事情。

  ·有段時間你無法確定什麼時候能探訪孩子,那對你而言一定非常艱難——

  皮特:當兒童與家庭服務部參與其中時,我真的是給自己找了個大麻煩,被束縛在了一個系統上。離婚後,我們一直都致力於找出一個解決方案。我們都在盡自己的全力。有一個律師對我說:「法庭上根本沒有贏家,只有受傷害少的一方,和受傷害多的一方。」這個說法看起來沒錯,你花了整整一年時間找證據,就是為了證明你的論點,為何你是對的,為何對方是錯的,這簡直就是在刻薄和仇恨上做投資。我是拒絶這麼做的。幸運的是,我的夥伴(裘莉)也同意這一點。這次離婚對於孩子們而言還是非常糟糕,他們的家庭突然就分崩離析了。如果有人留心的話就會注意到,我們共同撫養孩子時會特別仔細小心,一切都會圍繞這個方針展開。

  ·你要怎麼把離婚這件事告訴你的孩子們?

  皮特:有很多事情要告訴他們,因為他們要理解未來的情況,理解現在的情況,理解為何我們會走到這一步,這也會帶出一系列我們之前沒有討論過的問題。所以我們的目標是,讓所有人都變得比以前更加堅強,成為更好的人。

皮特首次詳談離婚感受 不願跟前妻裘莉法庭撕破臉

  ·事實上,你們雙方前景的方向並不常見,通常都會上法庭。如果你們最終對簿公堂,那會是一場驚人的惡夢。

  皮特:絶對是這樣。這樣的情況隨處可見。這樣的仇恨和痛苦會延續很多年,摧毀彼此的生活。如果你上了法庭,什麼事情都會圍著訴訟轉,什麼事情都會變得無關緊要。這真的太糟糕了。我最喜歡的電影之一是《血色將至》(There Will Be Blood),除了導演保羅·托馬斯·安德森(Paul Thomas Anderson)和主演丹尼爾·戴·劉易斯(Daniel Day Lewis)的景仰之外,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愛上這部電影,我就是喜歡它。不過有一天早晨當我醒來時,我突然醒悟到,天哪,這部電影講述的不就是一個人的仇恨麼。拍出這麼一部有關仇恨的電影實在是太勇敢了,不過在生活中,我卻覺得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令人噁心了。我看到過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我的朋友身上——夫妻中的一方竭力要和另一方競爭,希望能夠摧毀對方,通過這種行為來為自己辯護,把很多年時間都花在了仇恨上。我不希望過上這樣的生活。

  ·過去的一周裏有什麼東西能給你極大的愉悅麼?你現在還能感覺到這種愉悅麼?

  皮特:快樂對於我而言實在是難以捉摸。過去的一周更像是痛苦的一周,而不是普通的一周,只有特定的一些事情發生了,不過我可以看著窗外感受快樂,我可以看到棕櫚樹的影子,看到我某一個孩子臉上的表情,離別的微笑,我也能從黏土上找到一些幸福的瞬間。要知道快樂無處不在,只是有待你去尋找。在我的經驗裏,快樂可以源於非洲母親的笑聲——先得有憂鬱布魯斯,然後才有R&B。

  ·你會寫本書麼?

  皮特:不,寫書對我而言太費勁了。

  ·你是不是擔心別人描述你的文字?

  皮特:丘吉爾是怎麼說的?歷史會對我很友善,因為歷史是由我書寫的。我知道寫書會很費勁,因為會由我自己來寫。我並不關心別人怎麼去寫我。每當我有些悲觀時,我都會進入「沒事的,總歸都會過去的」思考模式。我知道有人愛著我,了解我,這就已經足夠了。

皮特首次詳談離婚感受 不願跟前妻裘莉法庭撕破臉

  ·還記得自己做過的夢麼?

  皮特:是的。幾個月之前我做了一些惡夢,我有意識的狀態下躺在床上問自己,我怎麼能擺脫這一切,我從中能夠學到些什麼?因為我知道,我現在並不處於這個事件的開頭,也並不處於結尾,而是正在經歷著這件事。我他喵的正卡在中間,我不希望躲閃,我就希望站在這裡,敞開衣服,接受懲罸,然後看著這一切。

  ·我覺得這顯然包含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痛苦,就像是死亡時一樣——

  皮特:是的。

  ·這需要一個過程——

  皮特:沒錯,對於所有人都是這樣。對於孩子是這樣,對於我也絶對是這樣。

  ·你有沒有一種強烈的衝動,試圖要——

  皮特:我第一時間湧起的衝動是抓住不放手。

  ·接著呢?

  皮特:就像那句老話:「如果你愛一個人,那就給他/她自由。」現在我知道這句話的意思了,也真切地體會到了這句話的含義。這句話意味著愛,不應有佔有欲。愛,應該不求回報。不過這句話說起來簡單,斯汀(Sting)唱出來時聽著也不錯,但是它對我毫無意義,直到你親身經歷到這一切。

  這也是為何我永遠都不能理解為何要伴隨著基督教教義長大——不要做這個,不要做那個——教義裏一切都和「不要」有關。我覺得如果你不找出自己的界限,你又怎麼知道自己是誰,能做什麼?你需要跨過去,才能知道這個界限在哪裏。

皮特首次詳談離婚感受 不願跟前妻裘莉法庭撕破臉

  ·你之前在一周裏去了三個國家公園,拍了一些照片,這聽上去像是一次boondoggle。

  皮特:什麼叫boondoggle?

  ·就是一場有些荒唐的冒險旅程——

  皮特:聽上去非常歐扎克式的一個詞語,聽上去我應該知道這個詞,但實際上我並不知道。這是場很棒的旅程。攝影師瑞恩·麥克金利(Ryan McGinley)讓我們跑進大沼澤國家公園裏。我覺得如果《原始生活二十一天》(Naked and Afraid)*裏這麼拍的話,我還挺願意這麼乾的。然而這次他們開著一輛破舊的牧馬人吉普,手裏拿著一根捕蛇杖,那根捕蛇杖上面有鉤爪,就像是祖母從架子頂端拿東西用的工具。不過沒事,他(攝影師)之前來這裡考察過,他沒有被野獸吃掉,那我應該也不會被吃掉。

  *《原始生活二十一天》:探索頻道的一檔節目,一對求生者要在沒有食物、水和衣服的情況下在叢林度過21天。

  ·接著是白沙國家公園?

  皮特:是的。我從沒有見過這樣的景緻。那些沙丘就像是雕塑一樣,現代、簡約、廣闊、有著難以置信的形狀。白色的沙子,反射出白色的光,天空看起來都比地面要暗淡。這是一個古怪而美麗的地方。

  ·第三個呢?

  皮特:我們還去了卡爾斯巴德洞窟國家公園。

  ·經歷了這一切之後,作為一位演員,你是不是感覺到了很多束縛?

  皮特:不,我真的不認為自己還是一位演員了。現在演戲這件事情佔據我很少的時間和注意力了。演戲對於我而言是一種簡便的方式,用來處理那些痛苦的感受。不過現在已經不起作用了,特別是我為人父之後。

  ·如果用餅圖來分析演戲的比例,大約能佔到多少?

  皮特:只能佔到非常小的一塊。

皮特首次詳談離婚感受 不願跟前妻裘莉法庭撕破臉

  ·你認為自己算不算一個成功人士?

  皮特:真希望我當初換一個名字。

  ·這樣你就是一個全新的人了?

  皮特:就像吹牛老爹(P.Diddy)*這個名字一樣。我可以起名叫帕費(Puffy)什麼的。我感覺布拉德(Brad)這個名字是拼寫錯誤,讓見鬼的布拉德閃到一邊去把。

  *吹牛老爹:著名說唱歌手

  ·你什麼時候會對演戲失去興趣?

  皮特:用一個更具喜劇性的比喻,這就像是在賭博一樣。我最喜歡的作品恰恰是我演技最爛的一部——《神槍手之死》(The Assassination of Jesse James)。如果我深信一件事情是有價值的,那麼我知道它在將來也會有價值。有時候我也會非常的憤世嫉俗。我在設計工作上花了很多時間*,也包括現在正在學的雕塑。會有一天這一切都歸於塵土,那麼這一切的意義何在呢?我就是這麼一次次地循環下去,你知道麼?那麼意義何在呢?

  *皮特早在幾十年前就涉足設計行業,還設計過傢具

  ·這個問題可不好回答。

  皮特:我其實有答案。意義在於去溝通,去聯繫。我認為我們都像是一個軀體內的細胞,都是同一個構造的一部分。盡管我們中的一部分是癌細胞,但大部分都是有益的細胞,會互相幫助。

皮特首次詳談離婚感受 不願跟前妻裘莉法庭撕破臉

  ·接下來的計劃如何?

  皮特:我急切地想要趕到雕刻工作室去。畢卡索曾經說過,當你看著一個物體,在帆布上作畫的一瞬間,藝術就此誕生了。對於我而言,當我的手指尖感受到情感時,就是類似的一瞬間。不過我還沒辦法把情感應用到年塗上——還沒辦法突破這層窗戶紙。所以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現在我只知道體力勞動對我很好,我也會了解材料的價值和界限。我需要從頭開始,從底層開始清理,你懂麼?

source : http://tw.gigacircle.com/4578510-1

看看這個吧

韓女團熱舞到一半「大走山」 網看傻:超尷尬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50歲王祖賢保養得宜 托腮賣萌皮膚白皙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