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未分類 » PS4《仁王 | Nioh》人物妖怪物語簡述合集(更新DLC2) DLC2-義之繼承者

PS4《仁王 | Nioh》人物妖怪物語簡述合集(更新DLC2) DLC2-義之繼承者

DLC2-義之繼承者

日常前言廢話:看到一哥們發了一個仁王怪物的普及向帖子,我也手癢了,也來一發,僅作爲補充,不跟他的重複。給真田幸村的DLC預預熱,第一次發帖,不太會搞。
如果覺得看的麻煩也可以去B站看我視頻,覺得還行的關注一波吧,有什麼意見和建議歡迎一起探討。
B站:https://space.bilibili.com/22578113/#!/channel/detail?cid=13108

大阪冬之陣:

關原之戰之後3年,也就是1603年,後陽成天皇敕封德川家康爲徵夷大將軍,右大臣,源氏長者(源氏家的族長,家主)跟守望先鋒裏面的源氏沒什麼關係。這標誌這德川幕府正式建立。
德川幕府建立之後的兩年,德川家康辭去了徵夷大將軍,朝廷任命他兒子德川秀忠繼任將軍。相當於詔告天下,將軍這一職位必須由德川家世襲。德川家康退職之後,成爲江戶幕府時代第一位大御所。由於德川家已經當上了徵夷大將軍,成爲國家的棟樑,掌握國家的權利,表明你豐臣家就不再是天下的核心,趕緊滾蛋。武家政權—-幕府的建立,必然容不下這樣一個強大的朝廷。關原合戰後家康就着手削弱豐臣家,將秀賴的領地石高從222萬石降至65萬石,拉攏分化豐臣親番大名,並使用懷柔政策同豐臣家結親,繼續假意臣服來麻痹澱姬。也許是在半島殺孽太重,老天一定要亡豐臣家,大阪之陣前豐臣親番大名相繼故去,其中包括加藤清正,池田輝政,淺野幸長這些有力大名。
之後慶長16年(公元1612年)家康與秀賴在二條城會面。此次會晤讓家康認識到豐臣氏的財富仍然極其龐大,對自己極有威脅。一方面鼓動澱姬和秀賴大興土木,想借此耗盡豐臣秀吉留下的財富,但是確實九牛一毛,並沒有什麼卵用,因爲豐臣家實在太有錢了。另外不斷地削弱豐臣家的執政地位,並且讓自己手下的學問僧和御用文人尋找替代豐臣家的理論依據。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就差一個莫須有的罪名了—日本文字獄。
日本慶長十九年,公元1614年,豐臣家耗費巨資,歷時12年,重新建造的京都方廣寺完工。寺院特意在大佛殿建成的時候,重新鑄造一口大鐘,並且請了南禪寺的高僧文英清韓用漢文撰寫了一篇銘文,刻在種上,其中銘文起首是:國家安康,四海施化,萬歲傳芳,君臣豐樂,子孫殷昌。
德川家康拿到銘文如獲珍寶,他手下有一位叫做金地院崇傳的僧人,跟德川家康講:哎呀,這文章可不簡單吶!這是詛咒吶!你看國家安康四個字,故意把大御所您的名諱家康拆開,有大不敬的嫌疑,暗示了家康身首分離,其心可誅。而君臣豐樂,意爲豐臣爲君,子孫繁昌。意思就是家康身首分離,豐臣家上下平安。
然後繼續YY,家康此時官居正二位右大臣,銘文裏家康的頭銜寫的是右僕pu射ye源朝臣家康,這是日本官銜的唐名,僕射是中國隋唐兩宋時期中書,尚書兩省的副長官,相當於宰相。右僕射源朝臣家康本來是對德川家康的尊稱,但是因爲僕射的射寫出來與射箭的射就是一個字,德川家康的御用文人漢學家林羅山爲了附和家康,雞蛋裏挑骨頭,對他說:右僕射源朝臣家康的意思就是爲了射死你。好無語。
德川家康哈哈大笑,終於有把柄了,於是就根據這兩條莫須有的罪名,向豐臣家發動了大阪之戰。而豐臣家好無辜,天生一張嘲諷臉,世界上怎麼又這麼不要臉的人,死皮賴臉的捏造把柄。
當然在打仗前或者說是文字獄對質時就已經進行過談判,提出了三個條件:
1.讓豐臣秀賴離開大阪去江戶做人質;
2.讓澱夫人離開大阪去江戶做人質;
3.讓豐臣家交出大阪城,去別的地方做一名屌絲諸侯。
這種條件如果答應肯定是腦子有問題,這樣不就等於讓豐臣家家破人亡嗎?
1614年,德川家康集結了20萬大軍向豐臣家的根據地大阪城發動猛烈的進攻。
豐臣方以秀吉的遺產招募10萬牢人,及曾受豐臣恩顧大名和敵視幕府的武將(戰國中一般所說的“浪人”,指的是沒有仕官的武者,他們可能是從沒有仕官的菜鳥新手,也可能是離開主人家而失去地位的武士,無論是被主人趕走,還是自己主動離開主人,都直接回歸到浪人的階段。而所謂“牢人”,指的是別人對在很多戰役後,被勒令囚禁、貶爲庶民的大名、武士們的稱呼。關原大戰後被制裁,而在大阪冬夏之陣的時候活躍的“七將星”(真田幸村、長宗我部盛親、木村重成、後藤又兵衛基次、明石全登、毛利勝永、大野治房),便被稱爲“牢人衆”。)還有天主教武將明石全登,塙que直之等等。
大戰之前,豐臣家內部關於戰術進行了激烈討論。最終澱姬拍板決定固守大阪城,事實證明這是很傻逼的戰術。幸村只有一個真田丸的的提議得到支持。這座被稱作”真田丸”的建築物是一座扇形的城砦,三面挖掘了壕溝,樹立了雙重的柵欄,城中設置了箭塔、瞭望和樓閣,每一點八米就開了六個槍眼,是一座堅固的防禦工事。真田丸的建造,不但彌補了大阪城南相對薄弱的防禦力,同時爲大阪軍出城野戰之時,能夠迅速的佔領城南的篠山高地創造了便利條件。
大阪冬之陣初期豐臣軍敗績連連,鮮有亮點。直到幸村派出小股部隊襲擾德川軍,甚至親率精銳試圖狙殺家康。德川軍不堪其擾被誘至真田丸前,前田利常,井伊直孝,鬆平忠直等一起準備展開攻城。幸村決定以逸待勞,同時派士兵戰在城牆上罵陣,衆將都壓抑不住怒火,從壕溝中攀爬城牆強行攻城,但很快被真田軍密集的火槍射擊打退,德川軍死傷無數。
發現真田丸,戰鬥打響,德川聯軍中的井伊直孝與鬆平忠直兩軍也不甘落後,向真田丸西側的八丁目口方向進軍,並突破了城外的第一重柵欄。此時大阪城內發生爆炸,內應也趁機活躍,與之相結的藤堂高虎隨即向大阪城發動進攻。隨着藤堂、井伊、鬆平三路人馬開始攻擊,大阪城南駐紮的德川聯軍各路人馬也紛紛展開總攻!
但名軍師後藤基次早已預料到了德川軍的進攻路線,並預先做好了兵力調配和防守計劃,成功守禦了攻勢!戰鬥中木村重成大活躍,率隊與衝至真田丸第二重柵欄之前的井伊、鬆平兩軍先鋒交戰,甚至親自跳進護城溝豪中與敵軍的士兵廝殺。同時,井伊軍的側翼也遭到了來自真田丸的狙擊,以至於腹背受敵,不得不狼狽撤出柵欄,留下了五百多具死屍。大阪城中的後藤基次、長宗我部盛親、明石全登等隊與真田丸的守軍一起以猛烈的火力向城外反覆射擊,德川軍死傷甚重,灰頭土臉的撤退。這一戰,德川軍戰死超過兩千人,大阪方士氣大振。
真田丸攻防戰結束後,真田信繁的武名在德川方士兵中留下了恐懼的烙印。家康也意識到強攻大阪城很難奏效,把戰術方針改變爲圍困。戰事從此陷入了膠着狀態,雙方都不願主動出擊,而是靜靜的等待。
德川家康其實非常憤怒,先是把井伊直孝叫過來痛嗎一頓:你老爹井伊直政那麼厲害,怎麼生出你這麼個玩意?你爹要死還活在,早一耳光上去了。(井伊直政因爲關原之戰被島津家打得那一槍舊傷復發去世了),罵完了直孝,接着就是鬆平忠直:你老爹結城秀康跟你大伯德川信康都是我喜愛的兒子,怎麼到你這輩就這搓樣子,要不要晚上你老爹到你牀前顯靈?而罵到德川秀忠就沒法罵了,因爲自己就是他老爹。之後拍拍肩膀:你還是在一旁加油助威喊666吧,不能給你去禍害了。
之後由於幕府軍人多勢衆,火器先進,打了一個多月,豐臣家在大阪的外圍的防線被幕府攻破,全軍撤回大阪城。
在大阪之戰之前,日本的內戰很少動用火炮,頂多是火繩槍,日本人稱爲鐵炮。幕府軍緊緊包圍大阪城之後,動用兩門從葡萄牙搞到的大炮,也有說法說是三浦按針牽線,從荷蘭還有英國購買回來的,總共17門,還有說是300門,幕府軍管它叫國崩,用大炮直接轟擊豐臣家的遺孀澱君和她兒子豐臣秀賴居住的天守閣,施加壓力。但其實大炮炮彈裏面沒有火藥,就一個大鐵球,遠程發射沒有殺傷力也就嚇唬嚇唬他們。
戰事進行到兩個月的時候,兩方都面臨着後勤供應不足的問題,尤其是被幕府軍圍困的豐臣家更是面臨着巨大的壓力,被對手白天約炮晚上策反的打法搞的神經衰弱,再加上小概率事件-澱姬侍女被炮擊死掉了,壓斷了她最後一根神經,不顧衆人的反對,硬是要與德川議和雙方達成協議:
1.幕府保證豐臣秀賴人生安全。
2.赦免城中豐臣家招募的武士。
3.豐臣家拆毀大阪城的二丸和三丸,僅僅保留本丸,並且填平大阪城外的護城河。
什麼是丸呢,丸有圓的意思,在戰爭中丸就是日本式城堡內被石牆,土壘等包圍分割成一塊塊區域,稱爲“丸 ”,也叫“曲輪”。主君住所的地方叫做本丸,其他附屬設施分別是二之丸,三之丸。(姑且打個不恰當的比方:大北京的紫禁城當作本丸,然後一環,二環都被拆了。)此外,還有一些以方位或特別名字命名的“丸”,比如大阪城“西之丸”,還有以真田名字命名的“真田丸”。其實說白了就是把城牆拆到三歲小孩都能爬上去的程度。就這樣大阪冬之陣結束。

真田幸村:

首先倖存這個名字由來,根據《真田三代記》,幸隆,昌幸,到了信繁格式不太一致,所以取了「幸」字,而「村」這個字,一種說法是從他姐姐的名字村鬆殿而來,還有說法是來自妖刀村正,因爲村正是德川家康非常痛恨的刀,從他祖父開始三代人(不包括家康這一代)都是被村正或死或傷。
牢人們都是些倒黴孩子,比如關原之戰失敗一方的家臣們,還有因各自亂七八糟理由被將軍剝奪領地的大名和家臣,都成爲了失業的武士。這些人成千上萬,數量很可觀。並且他們的失業或多或少跟德川家康有關係,對德川家康就十分痛恨。而且他們真的是沒什麼事情可做,只有自己性命這唯一的價值,橫豎一條命。別看他們空有一身武力,卻只能去討飯。他們本身有罪,除了殺人放火搶銀行基本上沒有其它生存技能,身上又沒有幾個錢,一時間就連吃飯也是問題。在他們前胸貼後背的時候,有人提出:我們去賺錢吧。可惜沒人會,沒人有其他本事。那麼去要飯吧,只能這樣了。但是這時候豐臣家開始招募他們,於是他們就浩浩蕩蕩進入大阪城,萬一贏了可就盡是榮華富貴了。真田信繁就是其中一個。當他第一次知道招募的時候,其實他是拒絕的,因爲他並不是一個貪圖富貴的人,並不是要你的黃金200枚、銀30貫和十萬石的領地,可是思考了以後,一顆不服輸的心,一心渴望超越父親真田昌幸,立刻加入豐臣家。而豐臣家招募他也很簡單,因爲他是昌幸的兒子,而昌幸是惟一一個兩次擊敗過家康的人,就算不能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半斤八兩總可以吧,實在不行七八成的還原度,再怎麼說老鼠的兒子都會打洞。於是委以重任,將一支數千人的部隊交給他指揮,並且清一色的大紅色鎧甲,就像遊戲中的這樣,效仿武田信玄的赤備騎兵,稱爲真田赤備。就是一個個鮮紅的活靶子。
真田信繁其實並不是看上去的那麼帥,而是一個廢柴大叔,滿臉的皺紋白髮,四顆門牙掉了倆,說話漏風,身材矮小的大叔騎着馬,身後跟着幾十個人,大致就是這樣。而信繁也並沒有傳言的那麼厲害,在之前大半輩子裏也就打過兩次大仗,並沒有太多作戰經驗,更別說名將了,不過他對兵法戰策還是有着極高的造詣。
真田信繁來之後第一件事就是發現大阪城南邊工事薄弱,而已還有塊寬闊的平地,防禦薄弱,因此在那裏建造了一個城巖,稱爲真田丸。既能防守也能出去野戰。事實證明真田丸還是不錯的,體現了真田信繁的軍事能力。
這裏有個插曲:建立真田丸的策略很快就通過,不對應該還不能叫真田丸,只能叫出丸,因爲當時由哪個人修建起了爭執,後藤基次和真田信繁二人互不相讓,都要求由自己來建造。這個時候關於信繁的謠言開始變多,因爲德川軍中也有真田軍,有真田信繁的親戚,大哥真田信幸雖稱病未到,但還是派出了兩個兒子,也就是信繁的的侄子領兵來到了大阪。然後就傳出謠言說懷疑信繁想要守備出丸,目的是方便和侄子們聯絡。不過後藤基次這人還是非常的正直,“信繁出城守備乃是爲了更好的向敵軍挑戰,通敵之類的謠言真是癡人說夢!”爲了團結同事,停止謠言,既然你最後支持我們堅守大阪城的決定,那麼我就立刻退出爭奪,主動把修建的任務讓給你信繁。真田信繁果然不負衆望,很快就建造好了真田丸。
真田丸攻防戰這一戰,德川軍戰死超過兩千人,大阪方士氣大振。也體現了真田信繁的作戰能力。而遊戲裏面信繁有大谷吉繼的守護靈,可能是因爲信繁娶了大谷吉繼的女兒安歧。
不過豐臣方沒有趁勝追擊,最終大阪冬之陣在談判下結束了。

日本第一兵:

這個稱號是島津忠恆提出來的。
大阪城打得熱火朝天,島津忠恆並不在場,整個薩默島津家都沒去,他們以改革沒空爲理由拒絕了家康的邀請。而日本第一兵是島津忠恆在戰後聽別人講真田信繁的故事,就像聽天橋底下的說書人講各種演義一樣,聽到高潮處忍不住站起來鼓掌,不住的讚歎:真乃日本第一兵也。
江戶幕府需要一個形象代言人來爲他們代言,展現武士的忠,發揚光大,教育老百姓,而真田信繁就是最符合的人。而老百姓們也是很崇尚英雄,真田信繁是唯一一個能夠跟兩代領導人家康和秀忠扳手腕的人,還把他們逼上絕境,簡直神一般的存在。於是被推上去成爲一個傳說。包括這麼多小說,這麼多無雙。

猿飛佐助:

虛構的成分很大很大,所以就隨便看看。他是一個居住在鳥居山麓的鄉士鷲尾左太夫之子。由忍者戶澤白雲齋收爲弟子,學習甲賀流忍術。三年後忍術學成,達到免許皆傳的級別,相當於韓宗的水平。之後侍奉真田幸村。大阪之戰時候潛入德川軍探聽軍情,不幸犧牲。也有說法大阪夏之陣之後跟隨幸村隱居到薩摩。還有更狗血的說他是武田勝賴的次子,武田信勝之弟,其母爲小田原夫人。源自柴田煉三郎《真田幸村》。

真田丸:

大阪城南邊工事薄弱,而已還有塊寬闊的平地,防禦薄弱,因此在那裏建造了一個城巖,築起高高的土牆,稱爲真田丸。既能防守也能出去野戰。能夠迅速的佔領城南的篠山高地創造了便利條件。
真田丸方圓縱橫百間(大約一百八十米),面積約爲一萬坪(一坪大約相當於3.3平方米),大概能夠容納下一個現代棒球場。
幸村在真田丸四周築起土牆,每1.8米開有六個鐵炮銃眼,配置了三挺火繩槍。土牆外面掘有深溝,溝底安防了兩層尖柵欄。在各處望樓之間,築有猶如屋頂一般的攻擊用井欄,井欄之下有長廊連接,可供兵士自由往來。井樓上配備有火繩槍,便於居高臨下狙擊外面的敵人,用以彌補大阪城最大的弱點。
真田丸在大阪冬之陣的戰爭中起到了重要作用,抵抗住了南面軍隊的攻擊。

炎駒:

“麟之青曰聳孤,赤曰炎駒。”
按照五行學說,東西南北中各有一種異獸
東方聳狐,見之國內生草木之妖;
西方玄金,見之國家爆發戰爭;
南方炎駒,見之國內多發旱災、火災;
北方鹿端,見之國內多發水災;
中原麒麟,見之民富國強、繁榮興旺。

滑頭鬼:

據說這種妖怪是妖怪的大首領。不過他做的事情沒什麼領袖風範。傍晚人人忙得不可開交,他便會不請自來,走進家裏,隨便坐在客廳喝茶。家裏人也會尋思這到底是哪位,但是終究會因爲太忙而分心,未能看透他的真面目。這種妖怪的特點就是專門會在這種時候出現,很善於鑽人心的空子。
他會走進富豪的大房子裏,拿起主人的菸斗吞雲吐霧,隨後又消失得無影無蹤,不夠細心的人便會很難察覺。另外也搞不清楚它到底會做些什麼事情。它的外表有時像個僧人,但是更多的時候像個商人,好似一個豪門大老爺那樣不緊不慢地踱步。
傳說和歌山縣的山廬中曾經出現過這種妖怪。這個山廬的主人是名叫太田信衛的學者,一次,一位貴人想向學者請教問題,便親自前往山廬。請教後,急匆匆往外走,發現一個身穿短褂,臉色青得像堵牆一樣的男人站在那裏。
貴人問:你是哪位?這個男子嘿嘿嘿地傻笑:我乃滑頭鬼。就自顧自走進山廬裏了。貴人問:滑頭鬼到底是什麼鬼?學者回答:他是山裏的妖怪,總是在日落之後趁着山裏人忙碌的時候出現。

稻荷神:

自古以來人們就認爲狐狸是稻荷神的使者,或者是神的僕從。能召喚狐狸上身並宣佈神諭的人叫做稻荷神的替身。
在奈良縣,就有這樣一個替身,能讓狐狸聚集在一起。然後狐狸會跟衆人一起一邊跳舞一邊唸唸有詞。
山口縣的宇津賀村,人們逐出狐狸時只驅走死靈,並不會驅走生魂。因爲據說驅走生魂會危害其他人。
刻着俗稱稻荷先生的狐狸石像的小廟,已經深深融入日本人生活中。稻荷無處不在,成爲一種信仰。
有一陣子,瞌睡蟲這個遊戲風行一時,也是關於召喚狐狸的。如果被狐狸上身,會特別想吃炸豆腐。如果狐狸上身時間太長,會對人造成精神損害,這很可能是靈在起作用。
日本人相信,當太陽下山的時候穿上新的草鞋的話就會變成狐狸。所以不論是拖鞋或是皮鞋,如果要穿上新鞋一定要選在早上的時候,傍晚時分是不可以穿新鞋的,假使非穿不可,要記得在鞋底塗上一成煤灰或是沾上了墨汁等到幹了之後纔可以穿。
稻荷神是日本神話中谷物、食物之神的總稱,包括倉稻魂命、豐宇氣毘賣神、保食神、大宜都比賣、若宇迦賣神、御饌津神等。
他主管豐收,傳說他有時以男人形態出現,有時以女人形態出現,甚至會變化成蜘蛛等其他形態。他有兩個隨從,是白色的狐和狸貓。
傳說稻荷神原本是日本秦氏的氏神,相傳秦氏爲秦始皇族裔或前秦王室族裔,間接經由新羅入日本,爲日本渡來姓之一,“秦氏率一百二十七縣之人經百濟歸化”。秦氏族帶來了先進的絹織技術,對於國家建設有很大的幫助,因此朝廷厚待他們。
中世紀以後,工商業逐漸發達,而主管豐產的稻荷神,也開始象徵財富,被工商業界敬奉。
稻荷神社的鳥居的顏色是統一的紅色,如果某些企業效益很好,會向神社敬獻一座鳥居。

看看這個吧

台南海報手繪師太神「連國際大導都分享」,現在外國網友都紛紛跑來戲院朝聖!

現代電影海報的設計總是光鮮亮麗 ...

這個爸爸偷偷跟4歲女兒一起拍下這段表演影片,吸引300萬人看完連媽媽也發現了!

Cole LaBrant和四歲 ...